徐震:就你的水平不可能看出我有什么问题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1   浏览数:910   最后更新:2018/09/06 08:43:12 by YuHall
[楼主] 点蚊香 2018-06-28 10:54:28

来源:Hi艺术

文|张朝贝

摄影|董林

图片提供|香格纳画廊


艺术家 徐震


徐震的新作中有几件油画作品,乍看上去像绿色和白色组成的神秘隧道,极具纵深感的架上作品,却如漩涡般很容易将人吸引进去。仔细看,那漩涡是由一环环翠玉镯子组合而成,怪异的是,这些幻觉并非由于镯子的抽象而产生,因为它们逼真得几乎与照片无异。事实上,作品的制作过程正是徐震的团队根据其创作好的图片转换为油画,以精确到每一个像素的程度进行描摹。而处于这个“漩涡”中心的徐震,既是艺术家,又是没顶公司老板,还是徐震品牌创造者,在整个谈话过程中常常语出惊人,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陷入他那个如翠玉镯子般绚烂的漩涡,但最后似乎仍然陷进去了。




徐震品牌位于上海松江的展厅


▶  不怕争议,需要的就是争议


徐震的工作室位于上海松江,我们按照地图导航过来,可以看到其定位是“没顶公司”。这是由徐震在2009年创办的一家当代艺术文化公司,这也是他的昵称“没老板”的来历;2013年,由没顶公司出品的“徐震”品牌宣布创立。而即将与我们进行访谈的对象,既是一位艺术家,又是没顶公司老板,还是徐震品牌创造者。

距离上海市区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与其说这里是艺术家的工作室,不如说它是徐震作品的加工厂和陈列厅。在几乎看不见任何创作痕迹的展厅里,摆放着其各个时期的作品,从“永生”“进化”到“金属的语言”“天下”,再到最近展出的“异形”,以及尚未展出的最新系列的雕塑作品。那些取材自全球各个博物馆里的中西方无头雕塑被重新嫁接组合,五颜六色的油画颜料像奶油蛋糕的裱花一样排列于画布之上,数件不同类型、大小的艺术品则被成套地装在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内……在这个人迹罕至的郊外展厅里,他们以不同于美术馆或画廊展厅的姿态,冷静而肃穆地陈列着,某种程度上,让我们更能清楚地听懂徐震的语言。

徐震品牌展陈列着各个时期的作品,包括唐朝人俑侍女与非洲面具结合的“进化”系列(前)取材自全球各个博物馆里的中西方无头雕塑被重新嫁接组合的“永生”系列(后)

徐震品牌展厅内黑色的奶油蛋糕裱花作品“天下”系列(前)、装在巨大行李箱内的不同类型、大小的“艺术品套装”(后)

徐震品牌展厅的墙上,由国外政治漫画组成的“金属的语言”系列作品


从1998年开始创作以来,徐震的艺术生涯恰好经历了20年。1998年,还仅仅是艺术家身份的徐震,在人满为患上海街头大喊一声,引得路人纷纷惊讶地回头张望,这便是他的第一件作品《喊》;同年他还创作了《彩虹》,记录了一个人的背部在拍打声中慢慢变红的过程,然而影像里始终没有拍打者的出现。

尽管创作媒介已不同于早期的影像作品,但他后来的作品在观念上却一以贯之地带着徐震式戏谑。2005年,他登上珠穆朗玛峰,并和一组专业登山者锯掉了与自己身高相等的1.86米峰顶,这件作品便是《8848-1.86》;值得一提的是,同年我国对珠穆朗玛峰的海拔进行了重新测定,并将其修正为8844米。2007年,徐震的巨型装置《恐龙》直接复制了达明·赫斯特的《鲨鱼》,他将一只“假恐龙”泡在福尔马林液中,代替了原作中的动物标本。同年,他将只出售商品被抽空的包装外壳的《香格纳超市》开到了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

对于与此而来的争议,徐震并不介意,甚至坦言:“肯定会有争议,需要的就是争议。”他似乎非常乐于搅乱当代艺术的一些既有定义,却又不急于赋予其更新的意义。


徐震品牌展厅内为2018年博福特海上三年展创作的《永生—波塞冬,乳鸽》,这件作品被永久陈列在比利时德汉的海岸边

徐震品牌展厅内,一件小尺寸的《永生—释尊涅槃像、垂死的高卢人、法尔内塞赫拉克勒斯、夜、昼、受伤的阿喀琉斯、波斯战士、酒神女祭司、克里斯托弗·德的陵墓雕塑、跳舞的农牧之神、蹲着的阿弗洛狄忒、那耳喀索斯、垂死的斯巴达、坠落的伊卡洛斯、河、克罗托那的米罗》局部


展厅内另一件“永生”系列作品及其局部


▶  我不需要证明我不是一个骗子


作为艺术家的徐震产量极高,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我列举他不同时期的作品时,他及时打断并补充说,在没顶公司成立前,大概就有三四十件面向不同问题的作品。2009年徐震创办没顶公司,2013年公司又创立“徐震”品牌,徐震的艺术家身份经历了一个从隐到显的过程。而同样是在这个过程中,徐震的工作模式不再是他所描述的那种“一年画十几张画,画完做一个展览”的常规节奏,他的创作是没顶公司及徐震品牌团体密切配合的过程。

就在与我们进行谈话的展厅一墙之隔的两间厂房,一个是“天下”系列的秘密基地,一个是雕塑作品的加工车间。但即便是如此真切的创作现场,也并非徐震作品的第一现场。严格来讲,徐震的工作室应该是他进行草图创作的那台电脑,或者他的大脑本身。

展厅一隅,被窗边光线照亮的《异形2—沉睡的赫马佛洛狄忒斯、西汉陶抚瑟女俑》(局部)

与展厅一墙之隔的厂房内,正在制作中的《异形2—沉睡的赫马佛洛狄忒斯、西汉陶抚瑟女俑》(局部)


在最新的展览“异形”,无论是创作初衷还是创作方法都可以追溯至2013年的“永生”系列,他将中西方经典文明中的形象以一种既冲突又融洽的方式并置。在“永生”系列中,中西方无头雕塑被嫁接为一体;“进化”系列则将距今近两千年的敦煌壁画与非洲面具共同绘制于油画布上;而“异形”系列则为汉代女俑跪姿女俑进行橙色处理,并巧妙地呈现于两个不同的语境之中。

在《异形1》中,女俑跪像的橙色外衣被裹上现代囚服意味,它们头戴耳机、口罩,并置身于铁丝网牢房内。事实上,这件作品还原了关塔那摩监狱的情景,这是美国军方于2002年(阿富汗战争后)在古巴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所设置的军事监狱,宣称拘留的是被俘获的敌方战斗人员。而《异形2》中,橙色的汉代女俑则与来源于希腊神话中的“雌雄同体”神并置,并产生某种介于影射与暧昧之间的呼应关系。

2018年5月,“徐震®:异形”香格纳展览现场


可即便如何巧妙,仅以简单的挪用与冲突的并置来隐喻“殖民历史、国际格局与全球化未来”,难免令人怀疑其手段过于简单。然而,在徐震那里,作品从来都是无需言说的,因为它们多是不言自明的,“哪怕观众说他看不懂,至少你可以提供给他猜测的空间。”

我们最后不可避免地谈起观念艺术的问题,这一在他看来早已解决的问题,“我觉得这种质疑一点也不尖锐,而且已经很老套了。今天当代艺术家的工作内容,已经包括了如何去面对被观众认为你是骗子这种任务。”

展览现场《异形1》作品局部

《进化—莫高窟254窟西壁画、塞努佛面具》200×135cm 布面油画 2017-2018


▶  我一直觉得作品是不用这么言说的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最新的“异形”系列与之前的“进化”“永生”系列看上去都是挪用的原理,在你自己看来有哪些不同?

徐震(以下简写为徐):“永生”系列更强调以形式为主导,比如上面的佛像和下面的希腊雕塑这两种不同的审美冲突;“进化”系列是将非洲的面具和中国女俑或壁画进行拼接,有点像外星的奇异生物;“异形”系列更多在针对政治正确的问题,有一点像思维圈套,它表达的是我们对一种新文明的警惕性,比如我们在崛起过程中,如何去面临像关塔那摩监狱一样的灰色问题、权利问题等。

Hi:在《异形2》里,汉代女俑和希腊“雌雄同体”神并置看不出这些隐喻。

徐:可以说《异形2》表现的是一种比较暧昧的关系。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我不会这样去考虑问题,我的角度就是选择这样一种颜色和替代关系,它背后应该会产生一些象征性的文本,就OK了。至于这些象征性文本是怎样的,不同的人会提出不同范围的解读。所以像《异形2》,将坐俑抚的古琴置换成希腊双性神,我觉得这个关系挺暧昧的,挺好的。

《异形2—沉睡的赫马佛洛狄忒斯、西汉陶抚瑟女俑》矿物复合材料、丙烯、不锈钢
2017-2018

《运气09:06》直径250cm 布面油画 2017-2018


Hi:所以你并没有打算通过作品反映什么,而只是去呈现什么。

徐:对,其实我觉得艺术很大的作用就是一种号召和引领,它不一定要提供很具体的内容,说的太多反而会让观众丧失审美能力。

Hi:但是这样的呈现方式,比如符号的挪用和嫁接,会不会显得过于简单?

徐:简单是对的,难度就在于它既简单又能涵盖很多问题。就像我们提问和采访时创作者对于作品内容的解释,由于时间限制,我只能用十秒钟去说清它。但我一直觉得作品是不用这么言说的,这样的言说更像是一种媒体表演,其实作品远远不止媒体表演的内容。说白了,我们说的很多内容完全可以套在一个很差的作品上,所以我不是很在意言说的丰富性。

Hi:那你更在意的是什么?

徐:就是作品本身。哪怕观众说他看不懂,至少你可以提供给他猜测的空间。

徐震《喊》4分钟 单路视频 1998

这件作品曾亮相2001年威尼斯双年展,并使其成为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最年轻的中国当代艺术家

徐震《8848-1.86》彩色喷墨打印 2005

徐震《8848-1.86》400×350×300cm 小型雪山、制冷机 2005


▶  艺术行业很土,听不懂“徐震”是一个品牌


Hi:最新的“进化”系列和“运气”系列,都是极似照片的油画作品,据说是你的团队所完成的。为什么选择油画不直接使用照片呢?

徐:我觉得绘画还是有种绘画感,和打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因为我们有一套画法,我们的团队会按照电脑图稿,每天画一百万左右像素的画面,所以看上去非常精细。

Hi:那么你的工作是什么?在作品创作过程中扮演了上面角色?

徐:我的角色就是创作者,我出创意,然后交由不同的技术团队配合完成,雕塑的创作也是这样,我觉得现在很多艺术家都是这种模式。

Hi:今年在香格纳的展览用的是徐震®,这和之前的徐震-没顶公司出品有什么不同?

徐:其实没什么区别,就是要说明“徐震”是一个品牌。因为艺术行业很土,你跟他说这是个出品品牌,他们听不懂,就只能把®先放在后面。



只售卖被抽取实质的商品的“香格纳超市”,成为日后“徐震超市”的雏形


Hi:你曾经做过很多戏谑性的作品,比如仿达明·赫斯特做的《恐龙》,这个作品不会有争议吗?

徐:肯定会有争议,就是需要它有争议。《恐龙》就是讽刺中国艺术家对西方艺术家的集体崇拜,好像他们做什么都是对的。

Hi:除了艺术家的身份,你还是没顶公司的老板、徐震品牌的创立者,此外还创办ArtBaBa艺术社区,你是如何应对这种多元状态的?

徐:我倒觉得这为艺术家提供了一种新的范本,也就是说今天的艺术家必须同时去做一个管理者,一个了解商业规律和媒体推广的人。所以不是说我的身份像大家说的那么多元,而是说我认为一个艺术家的状态就应该是这样的。

Hi:那么没顶公司是你的作品,还是说你是这个系统中的一个品牌?

徐:差不多十年前刚组建没顶公司的时候,大家会说它就是徐震的一个作品,但今天看来,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没顶公司是一个系统,一个平台,各种信息、艺术家、钱、资源都在上面交融。

徐震《恐龙》296×200×1012cm×2 钢材、钢化玻璃、玻璃钢、硅胶等 2007

一只“恐龙”被一劈为二,分别装在两个10×2×3米的透明玻璃柜里。恐龙的外型由雕塑的手法制作完成,被剖开的部分艺术家将真的牲畜内脏安放其中,观众克穿行其中观看。


▶  就你的水平不可能看出我有什么问题


Hi:提到观念艺术,国内还是绕不开这是否是在行骗的尖锐问题。

徐:我觉得这种质疑一点也不尖锐,而且已经很老套了。其实这些问题早就解决了,只是一些专业性不够的人还在纠结。就像有些人说你的作品有问题,我会觉得太扯了。我很谦虚,但对不起,就你做作品的水平不可能看出我有什么问题。更何况,我觉得画国画的骗子比观念艺术多多了。

Hi:那你是怎么证明自己不是骗子的?

徐:这不用证明。那些骗子过得比我们好多了,因为我们民众的审美的确开发得还远远不够,所以今天当代艺术家的工作内容,已经包括了如何去面对被观众认为你是骗子这种任务。



2014年,“徐震:没顶公司出品”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2015年,“徐震艺术大展” 龙美术馆展览现场


Hi:有人觉得你的创作方式是恶搞,你怎么回应?

徐:恶搞不会那么有生命,往往就是一次性就过去了,而我们做的东西能够流芳百世。

Hi:你觉得正在做会被写入艺术史的作品?

徐:不只是写入艺术史,我一直觉得我们在做的不是上海文明或北京文明,而是一种更宏观层面的人类文明角度的延续和创新。

[沙发:1楼] YuHall 2018-09-06 08:43:12
啧啧啧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