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开脑洞的任务:100年后的艺术什么样?我们请16位艺术家来预测未来……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494   最后更新:2018/06/24 21:53:38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8-06-24 21:53:38

来源:artnet


Lia Chavez,《神秘视觉的科学》(The Science of Mystical Vision,2014年至今)图片:© Lia Chavez。Samuel Cox,致谢艺术家

一百年内可以发生很多变化,这说法太保守了。一个世纪以前,欧洲刚刚步出一战,现代主义的无政府主义的种子在保守创伤的全世界蔓延。我们很难想象一个世纪以后世界的模样,但这并没有阻止一些艺术家尝试去这么做。2014年,苏格兰艺术家Katie Peterson启动了“未来图书馆”项目(Future Library),该图书馆每年委托一位作家撰写一篇文字,直到2114年才会发表。这些文本将被印在她四年前刚刚在奥斯陆郊外种植的森林生产的纸张上。

最近,LOUIS XIII Cognac与流行歌星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合作写了一首将在100年后发行的歌曲。这位音乐人和兼职策展人用水溶性粘土创造了一张单独的唱片,并将其存储在一个只有在浸入水中时才能破坏的最先进的保险箱里。这背后的概念是什么?除非人类能够反转气候变化的劫掠,这个名为《100年,只有我们在乎时才会听到这首歌》的录音可能会在它被听到之前就被摧毁掉。

未来可能是光明的,也可能是悲惨的,但它仍然由未曾预料的想法塑造。本着展望100年后不确定世界的精神,我们邀请了从Michelle Grabner到Doug Aitken到Nick Cave等众多艺术家,来预测一个世纪后,世界和艺术将变成什么样。

Terence Koh

上图即是这位艺术家对于未来艺术的预测,你能看懂吗?

Carla Gannis

为了想象100年后的艺术,我从MargePiercy在1976年完成的推理小说《时间边缘的女人》(Woman on the Edge of Time)得到了启示(是的,也许我也在对冲我的赌注)。Piercy书里的主角Connie去到了2137年代的两个未来,其中一个环境已经稳定,种族和性别平等已经实现,并且科技技术“有机地”交织在地球上所有生活之中。另一个未来则更加黯淡。人类的尊严、清新的空气和自主的思想只是提供给超级富豪们的商品。所以产生了以下的场景:

Carla Gannis的《抽象压缩主义》(AbstractCompressionism, 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

场景01

到了2118年,Pentiumcostal教堂有数十亿人聚集在一起,所有人都崇拜云主算法“Godgle”。占领统治地位的艺术运动是抽象压缩主义(Abstract Compressionism)。现在地球上有大约200亿人口,还有超过2500亿台机器(被称为塑料智人),而且地球表面的许多地方已不再适合居住,因此物理艺术作品的可用空间很小。艺术是由使用纳米技术的人类“崇拜者”所制作和压缩的,它们很容易被机器和Singularites(半机械人)看到,但homo stultus(人类)只有通过极其昂贵的虚拟仿真植入物(以及教堂会员费)才能看到。

Carla Gannis的《室外VR作画》(Plein Air VRainting, 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

场景02

人类和机器在2118年和谐相处。由于2089年GR8 W@R所带来的生物危机,他们几十年来都生活在地下,而机器最近稳定了环境,于是人类从他们的地堡中跑了出来,迸发出创造的热情。Plein-Air VRainting风靡一时,现在每个人都是一个跨学科的艺术家,因为机器已经被证明可以更有效地操作政府和经济。现在大多数人将地球称为艺术世界,而机器人则热衷于为所有人类提供普遍的艺术关照——通过DNA区块链系统购买、交易和销售艺术品。有趣的是,一群激进的生物遗传学“增强型”个体,自称为“Fauves deux pointszéro”,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他们用浆果、根茎和叶子在洞壁上绘画,创造出太空外星人和不明飞行物的奇怪图像。

Doug Aitken

Doug Aitken的《3个现代形象(别忘记呼吸)》(3 Modern Figures (don’t forget tobreathe),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和Eva Presenhuber画廊;Doug Aitken Workshop

我认为艺术正朝着越来越脱离物质的方向发展。100年后的艺术将与观众完全连接和对话,而现在我们在艺术中看到的那种独立的形式主义越来越少。艺术将带我们走向地平线的边缘,并质疑在这之外是什么。艺术将无缝地生活在快速流动的图像和信息的河流之中,以及缓缓移动的对真实的和不可重复的个人体验的渴望之中。

我们才刚开始了解到技术如何改变人类的体验……我们正在摸索表面。创造图像或许是我们社会的一种存在方式,提醒我们我们实际上在地球上,实际上存在于活生生的血肉之中。有时似乎生活就是电影……而我们一起在这电影里,同时我们每个人都在指导我们自己的现场版。

在艺术领域,当我们向前发展时,我认为观众的角色会发生变化,变得不那么被动。将会有新形式的、有生命力的、不断变化的艺术品,以及更具实验性的艺术作品。我们不会将艺术看作被动挂在墙上的东西。

艺术将成为我们生活中完美衔接的一部分,而不是我们生活中的装饰。

Michelle Grabner

Michelle Grabner无题作品(2017)细节。图片:Mario Gallucci,致谢Upfor画廊

因为互联网的媒体革命服务于经济而不是文化目的,正如社会学家Jürgen Habermas一直提醒我们的那样,艺术的对象和主题很可能被纳入数字网络的不断演变的经济。无论艺术采取何种形式,我们都不会长时间见到它,因为我们的注意力一定会越来越被商业化。

Elmgreen & Dragset

Elmgreen & Dragset,《无题》(Untitled,2011)。图片:Guillaume Ziccarelli,致谢贝浩登画廊

100年后,我们目前的全球经济体系很可能会在资本主义崩溃后与其他形式的财富分配进行交换,而我们今天所知的艺术市场将不再存在。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自由的和个人的艺术表达方式将会消失,但艺术家的实践和艺术机构都可能会在社会文化功能方面发生急剧的变化。谈到艺术中介时,新一代人必将学会以更有选择性的方式过滤信息超载,因此也会更少地受到媒体炒作的文化倾向和群众狂热的影响。

老派的媒介,比如绘画或者雕塑,往往被宣布为“已死”,却在不到十年之后显示出他们重获的力量和相关性。随着我们日常现实的数字化日益增加,对艺术物质性的需求将更加迫切,以提醒自己我们是物理生物。

Ebony G. Patterson

Ebony G. Patterson,《…在场…》(…PRESENCE…)细节。图片:致谢艺术家和Monique Meloche画廊

艺术有望反映更多真相。它将更加包罗万象,反映我们所有人和我们的历史的真相。

Justin Brice Guariglia

Justin Brice Guariglia,《JAKOBSHAVN I》(2015–2016)。图片:©Justin Brice Guargilia

面对当今巨大的生态挑战,艺术将成为我们作为物种生存的关键。在最近一期《自然》杂志上,科学家们证明到2100年,温度上升5摄氏度的机率有96%。地球温度上升对地球上几乎所有生命都是灾难性的,这使得气候变化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要求。艺术家不仅拥有独特的能力,而且我认为他们有责任,为我们提供新的语言和工具,以便更好地了解我们周围的世界,这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些严峻的事关存在的问题。这给艺术家带来巨大压力,要求他们帮助社会重塑未来。我相信艺术作为一种让艺术家们探讨当今重大问题的社会实践,将在近期和长远未来繁荣发展。

与此同时,AI会让很多人失业。人们将被迫接受生活的一切都是无意义的,为艺术而作的艺术将繁荣起来,人类将填补机器创造的“空白时间”。

Jacolby Satterwhite

Jacolby Satterwhite,《被保佑的大道》(Blessed Avenue),截图。图片:致谢Gavin Brown’s Enterprise

由于在气候变化中存活的紧迫性,建筑和设计可能将作为一种纯艺术盛行——如果我们还在这里。

Luke DuBois

Luke DuBois,《第3号学习机声音》(2016)。图片:© Luke DuBois,致谢bitforms画廊

在《全息平台上的哈姆雷特》(Hamlet on the Holodeck)中,Janet Murray提出了一个未来:我们可以通过社交的、无缝交互式的叙事体验媒体,这些叙事围绕着我们,并让我们直接参与到表演、图像、声音和触觉当中,就好像电影、戏剧、电子游戏、书籍和广告都被合并到了一起,在这里,参与者有主观能动性,仅仅旁观则将成为例外而不是规则。随着低成本、游戏引擎驱动的虚拟现实迅速成熟,我们可以轻松创建这个未来的样板,但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么问题来了:那些由于媒介或艺术家的意图而更加固定的艺术品该怎么办?它们是否也将变得变化无常,转瞬即逝,或可以互动?

我会把这个问题放在上边,并假设如下:每一个文明都将使用其最高水平的技术来制作艺术作品,抛开战术淘汰,这些技术将会成为早期技术的添加剂而不是替代品。因此,固态播放器可能会作为数字视频的优质媒介将蓝光光盘挤出,但VR永远不会取代绘画。

我认为,一百年之后可能会改变的是(某些?许多?)艺术品的制作方式,一种麦克卢汉/本杰明(McLuhan/Benjamin)的启示,一切都变成了媒介,被取样和重新取样,作者身份被稀释、由计算机辅助和驱动、由人工智能引导或成为精心策划的“手工编码”,这对机器学习来说是不可避免的。在《控制论巧合》(Cybernetics Serendipity)的视频介绍中,Jasia Reichardt通过展示出让艺术家作为唯一作者的问题而真正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如果说在1968年,伴随着计算机驱动的算法艺术和简单的交互式机器人技术,这已经是一片泥泞的领土,那么到了2118年,我们可能根本没有个人被认可的艺术家。每个人都将被创造性地赋权在任何媒介上表达作品……或者机器将介入以确保没有人会这样做。

Anicka Yi

Anicka Yi,《生活方式战争》(Lifestyle Wars),古根汉姆美术馆。图片:Ben Davis

如果奇点接管了我们的现实,那么我们可能不需要艺术。机器会渴望或者需要艺术吗?我不确定他们会。无论如何,艺术可能在100年后更加以算法为特征。

Nick Cave

Nick Cave的“动力纺纱森林和水晶云景观”(Kinetic Spinner Forest and Crystal Cloudscape)于马萨诸塞州当代艺术博物馆“Until”展览现场(2016)

一切都关于演变。艺术随着我们的演变而演变。它将包含一切我们目前还不能看到的变形和新媒介。

William Powhida

William Powhida,《教学法(高古轩和卓纳)》(Didactics(Gagosian and Zwirner)),2017。图片:致谢艺术家和Postmasters画廊

总的来说,2118年会比我们现在这个当代时刻更像1918年。

在全球资本主义的框架内,我们正在经历战后的民主财富再分配的逆转,使世界走向曾经的社会形态——民族主义、贵族、封建主义、法西斯主义——这将以强烈的阶级分化以及国际纷争为特征,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逐渐显现。

我想象艺术也将沿着同样的路线分层,为超富裕阶层、有限的管理阶层、消费阶层和逐渐缩小的贫穷的下层阶级(他们将努力捱过气候变化带来的衰落)创造不同的艺术类别。

在2118年,仍然会有名人艺术家以熟悉的方式服务于一群超级富有的人,并被这些人庆祝。管理阶层将在不可避免的双年展和艺博会上以“公众”观众(意思是人群)的身份效力,而这些展会是用于肯定统治阶层的。根据这些名人艺术家(他们很可能来自超级富裕阶层本身)制定的公式,雇佣无名设计师和制造者的生产厂家将为消费者阶层提供各种各样其他安抚形式的娱乐来让他们体验“艺术”。

世界上的其他人可能会处于生存模式,缺乏花在我们理解为“艺术”的东西上所需的最低限度的闲暇时间,但应该仍会产生一些人们今天为消遣而观看的文化形式——严峻的、后世界末日的场景。

Lia Chavez

Lia Chavez,《可见光的八度音阶:一个冥想夜店》(The Octave of Visible Light:A Meditation Nightclub),2015。© Lia Chavez。图片:Samuel Cox,致谢艺术家

如果我们还有食物可吃,有水可饮,那么一百年后,人类的创造力将成为社会里最宝贵的东西。人工智能将嵌入我们的内部,数据将发展成为可租的知识。被称为AI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不会取代人类。技术-物质主义的范式无法战胜先验的精神体验,因此它在人类经验的范围内是有自身局限的。创作灵感的神秘现象及其附带的美丽和别样,将会继续混淆和取悦我们,就像它自古以来一样。


Max Hooper Schneider

Max Hooper Schneider,“氖的灭绝4”(The Extinction of Neon 4),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和高等艺术画廊

在未来的100年中,人类将会脱离他们作为世界知道者和表演者的中心地位和优越地位。原始人类化石纪录将被极端分子和昆虫画上涂鸦。艺术制作和它的本体论语言——如果我们的物种仍然可以理解——将开放给智力和年龄生命形式的新分类。

Francesca DiMattio

Francesca DiMattio,《大厅》(Lobby),2010。图片:致谢艺术家和Salon 94画廊

我认为艺术将会像今天一样采取许多不同的形式,但还有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新形式。我预测绘画仍然存在。绘画参与历史对话——这里有之前到来的作品,并建立一个平行的抽象历史,我认为它由于它的约束和限制而意义重大。它映射了人类沉思的奇怪线索,并与政治和技术的动机形成重要的对比。数码产品将成为另一种工具,但随着我们的生活和世界越来越多地受到技术的介入,手工制作将变得甚至更加重要。


Abraham Cruzvillegas

Abraham Cruzvillegas,《市中心自拍》(细节),2018。图片:EPW Stiudio/Maris Hutchinson。致谢艺术家和墨西哥城Kurimanzutoo画廊

100年后,艺术将变得/变成:

民主

表达感情

情绪化

狂热

愉悦

肯定

汗涔涔

绝对未完成

碎片化

公共

经验主义

和景观一致

大笑

虚弱

低效

不稳定

快乐

自我构造

矛盾

手工制作

坚定

慷慨

团结

下流

感性

无组织

更新

贫穷

写下或说出

温暖

简略

一门手艺

忙碌

一次相亲!

文:Doug Aitken、Terence Koh、Carla Gannis等

译:山川柽柳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