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 哪里有极简主义的石墨创作?遥指曾经的煤矿小镇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728   最后更新:2018/06/23 20:51:37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8-06-23 20:51:37

来源:艺术世界


展览现场图,©The Turnpike


恍若惊鸟飞绝


玛丽•格里菲斯:荒野蜂蜜

英国曼彻斯特|The Turnpike

2018 年 4 月 14 日―5 月 26 日


琳达 · 皮特伍德(Linda Pittwood)| 文

莫梦雅 | 译


关闭的地下煤矿是大地的一道伤痕,人们用泥土和围栏将其填补封存。煤矿关闭给附近居民带来的创伤显而易见,毕竟几代人的生计都是依靠小镇的煤炭工业。而治愈疗伤,则需要更久的时间。


玛丽 · 格里菲斯(Mary Griffiths)的个展“荒野蜂蜜”(Wild Honey)正在利镇(Leigh)的 Turnpike 画廊(The Turnpike)展出,小镇距离曼彻斯特市中心约有一个小时的公交车程。该展览和 Turnpike 画廊都与英国煤炭开采行业的夕阳时期息息相关。因此,“荒野蜂蜜”成为这家不久前重新开业的现当代艺术画廊举办的第二个展览。


壁画作品《荒野蜂蜜》(Wild Honey)无疑是本次展览的焦点。格里菲斯与她的团队将石墨涂抹在与画廊等宽的墙面上,直至外墙表面开始脱落,无法承受更多的石墨。这项工作,耗时近一个月。完成图层工作之后,用汤勺背面将其打磨至镜面般光滑。格里菲斯用利刃在石墨层进行划刻,锋利的白线象征或连接着工业化的过去与数字化的未来。作品《荒野蜂蜜》将永远留在 Turnpike 画廊的墙壁上,即使有时可能被短暂覆盖,但它依然等待观众的发现。


本次展览展出的作品是格里菲斯在阿斯特利·格林煤矿(Astley Green Colliery)进行为期一年的驻地计划时所创作的,该煤矿位于利镇郊区,已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关闭。随即,利镇政府委托兴建一幢粗犷主义建筑风格的市政建筑,内有画廊和图书馆。威廉 · 米切尔(William Mitchell)为建筑入口上方设计了独特而又抽象的浮雕作品。在其近 50 年的历史中,Turnpike 画廊跌宕起伏。2017 年,它在新一届管理者的领导下终于重新开业。而画廊的员工热衷于将煤矿的关闭与画廊的开张紧密相连,这表明艺术始终能够为无法经济自立的小镇注入新鲜活力。世界已经改变,也许仍在改变。


格里菲斯在煤矿区进行绘画创作,她同样创作了迷你版本的壁画,狂野而富有张力,冷峻且不失理智。她还为矿区的鸽子绘制了速写作品,它们以矿区为家。这些绘画作品有序地悬挂于墙上,但它们似乎又不在那里。艺术家的速写笔法恍若惊鸟飞绝,唯独留下片羽和鸟儿掠过的痕迹。


石墨是煤炭的一种形式。格里菲斯用石墨进行壁画创作已有些时日,此前,她曾与研究石墨和石墨烯的大学机构进行合作。因为格里菲斯对煤炭和后工业场景有长久的兴趣,所以此次驻地计划是她停留时间最长的一次。正是Turnpike 画廊的负责人海伦·斯托克(Helen Stalker)女士邀请格里菲斯在煤矿附近进行驻地计划,为画廊展览寻找灵感。因此,她将自己对煤矿象征意义的浓厚兴趣,对煤矿的运营历史的追溯以及对矿区现状的观察糅合在一起,展开驻地创作。


极简主义引导人们关注细节,关注飘落在镜面般光滑的石墨墙上的尘土,关注绘画作品周围的留白和画廊内的白墙,以及由艺术家从矿区带回并陈列在简易展柜中的残破物品。画廊本身也属于极简风格,是一个丝毫没有任何现代化元素的专属空间。然而,白色空间可能表示更多意义。


艺术家与她的团队都是女性,在展览说明中附有一张她们的集体照片。身穿深蓝色连体工装裤,脖子上挂有防护面具,她们是艺术家工程师。而其身后是尚未完成的壁画,银色的灰尘布满画廊,以及她们的脸颊。斯黛拉·霍克亚德(Stella Halkyard)表示,照片体现了一种女性力量,而这与历史上的被称作“坑锵女工”(Pit Brow Lasses)的女性矿工有着丝缕联系。她们身着工装裤,违规在阿斯特里煤矿工作,饱受争议。这些“坑锵女工”不为人知,但格里菲斯和她的团队以及她们之间的情谊,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愈发重要而可见。


“荒野蜂蜜”作为展览的名称,就某些方面而言,这是一个奇怪的选择。格里菲斯发现蜜蜂在阿特斯里·格林矿区搭建蜂窝,因而选择以此命名。“蜂蜜”让人联想到稠腻、甜蜜,以及未被开垦、罕无人迹的田园乡土。然而,画廊内既没有蜂蜜,没有青草或其他绿植,也没有自然光。格里菲斯在此简述了一个由人类构成的故事 —— 关于人类与自然界的互动以及我们如何利用自然资源,关于人类社会结构的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如何与混凝土、煤炭和石墨遥相呼应,关于煤矿关闭所带来的创伤如何在鸽子遁逃时翅膀的扑棱声中回荡。

展览现场图,©The Turnpik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