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早朝》:尼采的孔雀、宋代八角塔与“比较文化”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305   最后更新:2018/06/20 10:44:24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8-06-20 10:44:24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文:袁佳维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拍摄现场

图片来源于杨福东及香格纳画廊


在同名电影与展览《明日早朝》中,杨福东采用棚内拍摄的大片场制,于龙美术馆(西岸馆)的展厅空间内进行实景搭建,组合出不同建筑体量与比例相互穿插或叠加的装置,呈现了他十多年来所期待的一次将电影工业之标准还原为活动影像之行为的实践。伴随着持续的场景切换,艺术家把尼采的文字——经过挑选的约三百句语录——分配给不同演员作为台词,并且直接插入实播与回放的静帧中作为旁白,以此假设一个他者的他者,即参照尼采的外部视角来区分由宋代社会这个差异系统得来的内部他者——皇帝、皇后、皇子、妃子、宫女、宦官、文臣、武将等构成的话语系统,对彼此之间的尊卑位置、政治关联、性别互涉作出定义。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拍摄现场

图片来源于杨福东及香格纳画廊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拍摄现场

图片来源于杨福东及香格纳画廊


在这个脉络中,权力意志的流转借由典型的历史纹理得以表现,然而历史本身化身成“前现代”的文化景观,仅仅被描述为一种被架空的现实秩序,最终的落脚点依旧是人性问题。显而易见的是,观众无法透过西方格言和悖论中的语言要素推断古代东方后宫与朝廷生活中每种角色背后个人立场的复杂性。但是,如果将角色之间的人物关系设置看成是通过视觉情调传达的显性文本,那么被指派为旁观者与叙述者的尼采虽然处于故事外,却凭借权威、有说服力甚至是专制的口吻与角色融合,着重指出了该隐性文本中潜在的评论姿态。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尼采语录屏


演员谭卓塑造的皇后形象


既然任意角色都是受述者,缺席的“我”就是为正在建构中的个体的他性(alterity)投射的对象。尼采的卓越贡献在于他试图揭发现行体制所拥抱既有价值观的根本,并强调人的动物本性与欲望驱使在型塑其行为的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以一个镜头为例,由演员谭卓塑造的皇后从中景位置缓步向前,颔首低眉,站定后随即侧身向其右后方轻瞥一眼,最后衔接尼采在《善恶的彼岸》(1886年)中写道的一句话:“许多孔雀藏起尾巴,不让人们看——这就是孔雀的矜持。”(Many a peacock hides his tail from every eye—and calls it its pride.)尼采在此提供的是全知视角,让演员的形体表演在语言表演之外同时服务于“皇后”这个(电影)人物的“逼真性”以及“皇后”这种(社会)角色或她所代表的在极权形态下居于被支配地位的女性(身份)的“被观赏性”。孔雀作为一个特殊的性别意象明确交代了“皇后”的自尊与戒备心理,她回头看的是自己,也是站在自己对立面上的他者。这种操作是《明日早朝》所特有的文本规范之一,外表即独白式的结构。


一座复合的纪念性建筑物“生命之塔”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拍摄现场

图片来源于杨福东及香格纳画廊


另外需要提及的是贯穿整个展期而始终存在的一座复合的纪念性建筑物,一半是被缩小至二分之一左右的八角塔模型,一半是其中三层平座部分(由斗拱悬挑出各层塔身外而形成的眺望台)的原比例实体,且从外部堆砌楼梯使得后者层层相连。作为展览中能见度最高、构造性最强的空间符号,这座建筑物见证了《明日早朝》所依附的宋代世界里的现象变迁,维系着宫廷内部的生存伦理与集体逻辑。基于内景与外景的并置,不同角色围绕塔内外走位而占据的位置与针对情节营造的氛围更迭——或奢华、铺张,或荒芜、萧条,一并串联起具体而完整的时空崇拜。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于杨福东及香格纳画廊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拍摄现场

图片来源于杨福东及香格纳画廊


杨福东的创作路径在本质上是“文化的”以及“比较文化的”,古老之地的隐喻在今天只是用来阐述当下的一种方式,不再可能是纯粹的本位文化。极端抽象的宋代在艺术家手中成为无限趋近于形式的时空概念,反复出现的红柱不免叫观众联想到现代国家意识形态大厦的滥觞。这一切发生的基础来自美术挂空间之于电影时间/时限的意义。前三十六天的摄制周期替代了成片时长而促就电影自我推移的进程。所有工作人员与观众同进同出,即使是后台状态下的演员亦能进入观众视野。而电影后期的剪辑工作也被交付到观众手中,他们在各种片段里接触到的经常不过是自己的另一个命运、另一些性格,片段原就没有时序,因此不会为了适应现实而改变。场面调度被艺术家扩大到了更宏观的层面上。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于杨福东及香格纳画廊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