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建造,故可以被毁灭;我先瓦解,所以无坚不摧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384   最后更新:2018/06/13 22:19:42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8-06-13 22:19:42

来源:空艺术  文:殷雅迪


本文以非虚构的方式,记录了艺术家Matt Hope户尔空间XC.Hua Gallery的展览“整·合”,基于展览前后采访艺术家、拜访艺术家工作室所见所闻的发想而作。

Matt Hope, WechatIMG1459

初见Matt Hope ,他四肢修长,站在户尔空间中央,六月初的北京已经乍然炎热,空间门外临时堆放着形似废弃物的钢制作品,室内则显得有些凌乱。

Matt Hope, fragments

据韩冰的介绍,Matt 刚刚花了几天时间将房屋建筑的承重柱替换成自制的钢柱,在实施此危险动作之前,由于找不到合适的支撑架,他先是亲手打造了一根圆柱以临时支撑房梁。


和Matt有关的一切,从一开始就离不开“手作”和“自制”。而他本人稍显害羞,吐词缓慢却坚定,一幅hard core 模样。

Matt Hope 在户尔空间XC.HuA Gallery 的个展“整·合”现场

很少有人和建筑的承重柱过不去,何况不止一根。“一层空间的两根柱子太碍事了,我实在想不出好办法安置作品,于是我想,既然这两根柱子如此重要,干脆用我的作品代替它们,让作品从功能上成为这幢建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Matt向我介绍道,其中掺杂着几个熟稔的中文词语,描述他是在北京哪些市场买到的材料。



Matt Hope 个展“整·合”现场

如此“偷梁换柱”的想法实在是太妙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偷梁换柱”原本用以比喻在暗中玩弄手法、以劣代真,Matt却用最困难、最缓慢的方式,手工打造了一条铮铮铁骨,代替了原本的工字钢。


被卸下来的工字钢横陈在地面上,“在中国,由于钢铁产量巨大,这些材料粗劣加工后就被投入使用,在生产作业中又遭大量浪费”,Matt瞥了一眼地上的工字钢说,“我用各种各样淘来的材料做作品,同样的金属料,价格比在欧洲购买便宜太多了,做工却不尽如人意”。黑桥拆迁时,弯折的钢材成堆的裸露在待被清理的工地中,Matt就骑车去捡材料拿回工作室加工。

Matt Hope在中国生活已余十年,这里对他而言更像是一个激发场,他携带着自身成长背景中的文化因子,循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在中国安家。我猜想,中国在他心目中,或许既像是对后工业革命的疯狂演绎,又具有当下时代不同层面的“异国情调”。Matt没有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混迹其中,而是有所保留的选择以自在的方式,在“另一个”语境的激发下及时做出反应。他采取的绝非是沉默抵抗的姿态,而是游戏般的、始终怀着对于逝去事物的淡淡伤感。

Matt Hope 的空气过滤自行车(图片来自网络)

2013年,Matt Hope制作的应对雾霾天气的自行车被国内媒体以“老外自制‘净化空气单车’ 应对北京雾霾”为题报道,这台车实际上是一辆空气过滤自行车,使用一个宜家穿孔垃圾桶、摩托车头盔、战斗机飞行员呼吸面具、轮动力发电机和家庭空气过滤系统,通过蹬车发电并激活设备,过滤掉阴霾并提供清洁空气。他希望自制的“空气过滤自行车”能够将空气污染对人体的有害影响降到最低。




Matt Hope 羡煞世人的工作室

Matt的思维方式随着对他的深入了解,变得不断清晰起来:他采取行动往往出于某种需要,这种需要首先是基于好奇或是审美需求,甚至是对于更务实层面的考量。无论是工人的费用太高,或是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及时知道什么时候风将吹动一大片云朵,那一瞬的光线是怎样变化的。


为了前一个原因,他自己动手制作机器,据Matt所说,那台机器可以代替三个工人的劳动;为了后一个的原因,他设计制作了一件元件,通过放大太阳能电池板产生的电流声,从而显示出光线的强弱变化,最终得以对于云的飘动进行“观测”——用耳朵——只需要把这件装置放在太阳底下,然后仔细聆听电流单音“哔”就可以了。


与科技产业下的发明不同,Matt 的“发明”不是为了解放人类的双手、取缔人类的劳动,以至于将人类的命运不得已置于与自然相悖的道路上;而是为了让人与自然的关系重新恢复亲密。若果以生物概念相比喻,他不是野心勃勃的复制人工智能,而是让电子机械回归自然界的单细胞状态。


Matt说,“有人会向我感叹,哇你是位发明家,不过坦白说,我到现在都没有过什么发现,所以我也不会自称是发明家。我会创造一件事物,然后不断完善它、进入新的思考,至于我对事物的态度,就像是玩儿,又或者是好奇的都给拆了,只是自己干自己喜欢的事儿。反正我就是一直前行,事物也跟着发生变化。”

像乐谱一样优美的太阳能云朵飘移感应装置,也是组成Matt 的作品《Solar Oralizer》中的一个元件

Matt Hope在空间二层位于前部展出的两件雕塑,容易让人联想到和他同样出生于英国伦敦的前辈艺术家Richard Deacon,如果你恰好在前不久看了这位透纳奖得主在北京的个展“新雕塑”。 Matt的雕塑援引了平面雕塑的概念,让它们看起来既像马列维奇的画作那样,并且随着观看角度的转变而改变不同块部之间的构成关系,又于近看之中呈现出微缩建筑的体量。


Matt Hope 个展“整·合”现场

由金属条块拼接而成的雕塑,依循艺术家设定的逻辑构建出环状镂空的结构(近似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建筑外形),呈现了此种既平面又立体,既闭合又开放的物质“意识形态”。后侧的两件雕塑作品同样游戏着物质空间的封闭与间隙,这四件雕塑可以说是对于“正统”雕塑艺术自现代性以来一脉相承的思考。

Matt Hope, open loop

 下  Matt Hope, closed loop

由于中间的装置需要昏暗的展示环境,二层空间尽可能削弱了光源。作品《blind infinity》通过极小的发光板,经过四周玻璃的重重反射,猛然增强了微小光源的亮度,一旁的显示器实时播放着观众在镜头中的画面,置身于一片强光之中。


Matt Hope, blind infinity

这件作品,可以作为了解Matt Hope作品另一种面貌的引子。他一方面像塑造陶土那样质朴的切割钢铁、将之抛光,在表面留下手指的痕迹、有的放矢的重塑金属的形态,这些工作特质让他的创作始终围绕着 “材料”展开;另一方面,艺术家通过对最为基础、却及其重要的科学原理的运用,以自然系统的方式运转物质所创造的“机电雕塑”,则是Matt Hope作品的另一条线索:让空间、物质、自然和人,像阳光、空气、水和土壤那样,成为自然规律运行下的一个环节,甚至,通过他对某一自然现象的放大,骤然激起物质的戏剧性。纵然他的作品从外观上看起来总是冷冰冰的,却始终留有人的温度。

Matt Hope, noise section H  

 下  Matt Hope, Noise section V

很遗憾我错过了展览开幕,听说Matt 和他的朋友在开幕party上成功“掀翻”了一家酒吧。他们用Matt设计的音乐设备,轰炸着现场调试出的硬质电子音乐。从开幕留下的照片来看,我敢说他们甚至有点洋洋自得,因为除了严肃的思考之外,快乐就只是快乐那么简单。

全文图片致谢艺术家Matt Hope 以及户尔空间XC.HuA Gallery

马特·霍普:整·合

Matt Hope | Sum of the Parts


开幕 | Opening:
2018/6/2, 16:00, Sat

展期 | Duration:
2018/6/2 - 2018/7/15


地点 | Address:

323-A6 Caochangdi, Airport Side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100015
中国北京市朝阳区机场辅路 草场地 323—A6  100015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