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司机的世界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208   最后更新:2018/06/11 23:17:29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8-06-11 23:17:29

来源:凤凰艺术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所处的世界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同时,我们所处的世界所受的影响也比我们想象中更大。一个与我们生活如此遥远的群体,可能完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如果我们漠视那些与我们看似相去遥远的群体,那我们就是在漠视自己的生活。关于中国长途货运上那些艰辛的卡车司机的故事,以下是“凤凰艺术”带来的独家报道。


在欧洲,墓地往往就在教堂的附近,而那些钟声,也往往笼罩着这些墓碑。十七世纪英国诗人约翰·邓恩(John Donne)曾写过一首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如果有一块泥土被海水冲刷,欧洲就会失去一角,这如同一座山岬,也如同一座庄园,无论是你的还是你朋友的。无论谁死了,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 央视为卡车司机发声,视频来源:央视

▲ 中国货运司机的艰辛生存,图片来源:钛媒体


这首诗经海明威在其小说《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中的引用,而广为人知。中国卡货车司机的生存状况,近些日子里受到了央视等官方媒体和自媒体的广泛关注。中国有全世界最巨量的高速公路,也有全世界人数最多的货运司机(3000万)。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国物流业总体仍呈现增长态势:全国社会物流总额由2009年的96.65万亿元增长至2015年的219.2万亿元,其中公路货运占了整个中国陆地货运物流的75%。他们每年运送330亿吨货物到你我的身边,服务4.3亿个家庭。一年有近300天见不到子女、一日三餐不进是常态,货难找、车难开。

▲ 中国货运司机的艰辛生存,图片来源:钛媒体


而正是构成了中国大动脉的血液流动中的货运司机,他们的生存景况却如“蝼蚁”一般。在高油费、高路费的压力下,货运司机常常不得不使用非常手段,风餐露宿、用劣质柴油、规避高速公路等方式来从这亏本生意中赚取微薄的收入,尽管如此,也不得不轮流守夜来躲避那些3分钟就能把油箱抽空的偷油贼,同时,据中国物流行业协会统计,物流行业一年运费的1/10都是罚款,算下来一年的罚款就是4000亿。

▲ 王久良《塑料王国》

▲ 王久良《破碎山河》


曾拍摄过纪录片《垃圾围城》、《塑料王国》和《破碎山河》的自由摄影师王久良曾说过,他要去探寻我们围绕着我们生活的那些寻常物品,究竟都来自于哪里?正如他之前从未想过,这些寻常物品,将他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和人们联系在一起。我们的世界是网状结构的,而我们仅仅只处在这张巨网中的某一小段。我们都说艺术介入社会,我们应当怎样介入社会?这是一个模糊体,同时也是一个踏着警戒线的模糊体。

▲ 水系计划的空间脉络和7个工作点的分布


来自艺术家曹明浩和陈建军的《水系博物馆》,讲述了关于都江堰水系的故事。艺术家通过田野调查的方式,看似在研究关于都江堰水系对周边环境及人们生态的影响,实则上是在挖掘和揭示关于正在被时间所遮盖的权力、城市变迁和生态变化的故事,在这里,人们的生活被改变了。我们关注那些边缘的群体,并不因他们最近被媒体曝光进而才关注他们,我们需要自发地去关注那些正在被遮蔽的群体,正如我们早就应该关注中国货运司机的故事了。

▲ 熊文韵《流动的彩虹》,行为装置艺术


国人仿佛更关注于生态。在《流动的彩虹》中,艺术家 熊文韵以川藏线为载体,探讨了关于环境资源的保护。我们常常关注了自然生态,也往往忘记了人文生态,但是自然生态的结果也往往是人文生态所造成的。由于大量的乱砍乱伐造成长江上游严重水土流失,致使道路被山洪频繁冲毁,更引起车祸不断。在各地区交界的地方,常常出现的抢劫、杀人也使得这条通向世界屋脊的道路艰难重重,危机四伏。这些故事的背后,难道不隐藏着更为深层次的人文生态吗?


或许,我们更应当把目光转调,从关注自然,关注到人身上来。正如我们将目光从卡车身上,转移到卡车司机上一样。或许,只有关注人,才能真正成为关注我们自己的一面镜子。

▲ “风从北京刮过——杨千个展”展览现场


艺术家杨千的“风从北京刮过”系列,让人们往往很容易联想到去年冬天北京所发生的事情。艺术家将拆迁区域的弃物封存在树脂的柱础中,直接象征于这些被离开的人口,包括艺术家的生存危机。在这些遗留下的废墟物中,我们可以看到曾经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生活,里面都是他们日常生活和使用过的物件。那里曾经是他们的温馨,曾经是他们的快乐和他们温暖的小家。这不仅是简单地记录了一次社会事件,而是通过与事件直接关联的现成品,经过思考、转化和处理为现实境遇中的直觉感受,尤其是提示出具有现实观照,乃至揭露、批判的立场与态度。

▲ 中国货运司机的艰辛生存, 图片来源:钛媒体


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孤岛,正如中国3000万货运司机所展现出来的社会现象。货运的费用,将直接影响到我们所有的消费品的价格身上,正如作为纳税人,除了要交纳你个人的税费外,你买的所有正规商品,都有一个含税价一样。任何一个产品,从大山中开采出来的原材料开始,它所经过的每一道工序的费用,最终都会形成价格的一部分。

▲ 赵半狄《蝴蝶》,油画

▲ 赵半狄的熊猫公益广告,行为艺术

▲ 赵半狄《让熊猫飞》,电影


如果我们不关注货运司机的生存状况,就意味着我们不关心自己的生存状况。如果货运司机的生存状况恶化,那么我们的生活也会不同程度地恶化。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地方存在着不公,那么这个世界便是不公的。而艺术家们,他们所关注和介入的边缘世界,也是一种努力改变世界不公的力量。正如那些还在关注云南山区的留守儿童的艺术家,为他们建立书院,为他们提供美育资源,为他们带去爱。也正如艺术家赵半狄的熊猫公益活动,当他拍摄《让熊猫飞》时,也促成了一座孤老院的建立。艺术家曹明浩说,艺术具有一种翘板的力量,它可以把世界翘起来。花费数年时间做四川水系的调查,值得吗?曹明浩说,这是值得的,因为它可以让人们警醒,审视自我的生活,正如苏格拉底所说:“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人们追寻幸福的生活的前提是:审视自己的生活。

▲ 海明威


对他人的生活同样如此,约翰·邓恩说,无论谁死了,都是它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他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面。海明威在写《丧钟为谁而鸣》时,正是西班牙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故事。当时,世界各地无数国际主义战士奔赴西班牙前线,支持西班牙人民,而海明威在美国筹措了四万多美元,购买了救护车和医疗器械,亲自押运到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赶往了前线,成为一名战地记者。以北美报业联盟的战地记者身份到前线采访,向全世界报导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给西班牙的弗朗哥叛军撑腰的真相。这些来自世界各地自愿加入反法西斯战争的人们,他们被称为“第五纵队”。


▲ Metallica《For whom the bell tolls》Live in Oakland 1985


他们为何要远赴他乡,来到这片从未踏上过的土地,去保卫那里的人们?这正是我们要回答的主题,也是海明威所引用的诗句。在海明威之后,美国重金属乐队Metallica以海明威的这本小说,创作了同名歌曲《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炽热鞭挞与激流。为他人呐喊的精神正是这样被传承的。一些人说,我的力量太过于弱小,实在无力改变什么,但是,我们仍然要说,关注本身也是一种力量。


(部分图片出自网络)


撰文/李鹏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