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们是否也想当网红?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213   最后更新:2018/06/11 21:12:47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8-06-11 21:12:47

来源:芭莎艺术 张婧雅


“芭莎TOPIC”

希望邀请艺术圈内外更多杰出人士一同参与,

就当下正在发生的艺术话题、现象、趋势等各抒己见。

在“芭莎TOPIC”里,

希望折射出观看艺术的更多角度,

呈现更多鲜活的发言和思考。


此刻

让我们一同进入第一期“芭莎TOPIC

艺术家们是否也想当网红?


奈良美智《风》,布面丙烯,1999年


如今,网红早已是最令人羡慕的身份之一,不论你从事什么行业,假若在网络上具有了高于常人的关注度和影响力,你的事业因此会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而艺术家们对这件事怎么看?他们也会想成为下一个网红吗?


“网红”即“网络红人”,是指那些在网络生活中因某事件而被关注从而走红的人,也包括长期持续输出专业知识从而走红的人。当下,几乎无人不知这种身份。更夸张地,你我身边实际就“潜伏”着各怀绝技的网络红人们。


“得网红者得天下”,此话出自谁口并不重要,但着实一针见血。现实中的案例比比皆是,最好的例子想必是当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了。除此以外,最新最热的综艺“创造101”中选手王菊,在短时间内造就了一场现象级热点事件:大多数人一夜间全成了“菊外人”,并且被“陶渊明”们一波又一波亮闪闪的文案彻底“给跪”了。


在艺术界,“网红”这一概念同样发挥了它通关秘钥的作用。那些堪称“行走的流量包”的艺术家大V们,在专业过硬的基础上,凭借只高不低的网络关注度,“人气的雪球”越滚越大,跨界合作多到手软。妇孺皆知的草间弥生、奈良美智,超人气艺术团体teamLab,还有KAWS等等……哪位不是集一线艺术家、大众偶像、艺术市场宠儿、画廊美术馆法宝等标签于一身。

波点女王草间弥生世界巡回艺术展


这些网红艺术家们在如今普遍不被看懂的当代艺术的大环境下,创作了不少“雅俗共赏”的艺术作品。虽然,每每面对水泄不通的排队长龙和爆炸式的网络晒图时,我们内心不乏有些疑问,大家究竟是来看门道,还是专业凑热闹?但不管怎样,艺术和艺术家通过网络曝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关注度,至少令更多人渐渐察觉出,好的艺术其实并不全在讨论“美”,从而也有了更多认知艺术的机会。


再反过来看,艺术圈也何尝不是正在被这样的网络神力不断影响着,而这种影响背后的好与坏则各有判断。打造“网红展”、“网红艺术家”、制造“网红艺术事件”,兴许是不少艺术工作者们曾经考虑过的方案之一。甚至,还有先由某事件在网络上走红,后又介入到艺术领域的案例也并不在少数。例如早年的人大裸模苏紫紫、后来出现的望京裸奔哥等等。


除此之外,网络也成就了更多年轻人独特的艺术思考。一些更具时代敏感性的艺术家们也将创作成功地承载在网络上,这样通过网络方能生效的艺术创作在世界各地范围内还在不断涌现着。

Amalia's Instagram


例如在国外,既是艺术家同时也是Instagram红人的艾玛利亚·乌尔曼(Amalia Ulman),通过在Ins上扮演名媛浮华的生活获得海量粉丝,从而反讽了网络中普遍存在的虚荣与盲目追捧。国内的话,曾在北京“拥有”一条属于自己道路的青年艺术家葛宇路等,都创作出了得到人们广泛称赞的艺术作品。


而在普通大众眼中,艺术家仿佛都应是高冷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存在,那么这群靠“一口仙气儿吊着”的地球生物们,他们究竟会不会也有一颗成为网红的心呢?毕竟,长久以来处于精英阶层的艺术界人士,在面对“网红”这一话题时本就会产生过敏体质。但为了探究答案,我们还是将“网红”这个热点话题抛向了他们……先看一些经典发言。

“网红想成为‘艺术家’容易,

艺术家想成为‘网红’很难……”


“有网红脸就可以了。”


“一个艺术家成为网红,

和一个农民成为网红,都差不多。”


“网红是世界去中心化的一种新的流量分配。”


“网络上也需要有好的艺术家。”


“艺术家可以从画室来到街头,

就没有理由不来到网络。 ”


这些话都出自谁口,关于是否想成为“网红”、艺术与网络等问题,艺术家们具体怎么看?时尚芭莎艺术在此邀请(抓捕)了六位年轻的艺术家,就该话题玩了一次“快问快答”。

青年艺术家 童昆鸟


2015年,中央美院毕业展上一组名为《射手座》的装置作品在网络上获得广泛喜爱以及传播,那正是童昆鸟的毕业创作。在此之后,童昆鸟迅速被艺术圈内的人们所知晓,他接下来的创作也一次次为观众带来新的惊喜。近两年,越来越多的圈外人在网络上认识了他,并欣赏这位90后年轻艺术家的艺术创作。


Q:你想成为网红或KOL吗?

A:我特别想成为下一个时代的网红。


Q:为什么,怎么理解?

A:就像安迪·沃霍尔,直到今天仍旧影响着我们这个时代。网红需要有影响力、创造力和智慧,而不仅仅是昙花一现。


Q:你对“网红”这个词会有意保持距离吗?

A:不会,主要是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


Q:你目前follow的网红都有谁,他们吸引你的原因是?

A:我会看抖音,在ins上也有关注一些优质的艺术网红账号。我认为“网红”是流动性的,没有领袖,如果有那在我看来就特别僵死。


Q:你怎样看艺术家成为网红这件事?

A:我觉得一个艺术家成为网红,和一个农民成为网红,都差不多。


Q:你的艺术通过网络被更多人认识,有哪些好处?

A:这两年很多圈外的也会认识我,有了另外一个群体进入,并不仅限于艺术圈和同学圈,这让我得到很多跨界合作的机会。

青年艺术家 张子飘


2015年,毕业于芝加哥艺术学院的张子飘回到北京开始她的职业艺术家生涯。平日里只要没在画画,张子飘就会在网上,不是在刷微信,就是在看Instagram、Facebook或YouTube……那些网络上正火的言论或图像,都有可能成为她创作思考的开端。


Q:你想成为网红或KOL吗?

A:有网红脸就可以了。


Q:你目前follow的网红都有谁,他们吸引你的原因是?

A:反裤衩阵地,因为他买我的画啊。


Q:你怎样看艺术家成为网红这件事?

A:可以有啊,不过也要费点功夫,能力有限的我还是踏踏实实画画吧。


Q:你认为成为网红之后会对你的艺术带来哪些实际的好处?

A:可能找到男朋友的几率会大一些吧。


Q:你认为未来“网红现象”对艺术圈的影响的“利与弊”分别是?

A:利是更多人知道自己了,弊是然而也没啥实际意义。


Q:关于这个话题,还有什么其他想说的吗?

A:网红,to be or not to be? It’s never a question.

青年艺术家 王瑞琳


在网络上,一组名为《迷·藏》的齐天大圣雕塑的热度一直在升温,它正是王瑞琳的代表作之一。《迷·藏》不仅为王瑞琳带来了相当的关注度,同时也曾引来不少烦恼。由于网络的曝光,这系列的抄袭品层出不穷,甚至某件抄袭的作品还曾与他的原作一同出现在艺博会上,让人哭笑不得。然而,王瑞琳创作齐天大圣的发心,是想让世界看清楚东方英雄的模样。


Q:你想成为网红或KOL吗?

A:KOL是什么?!(赶紧百度)……噢,“关键意见领袖”。所以这么不时髦,要成为网红也是辛苦。


Q:你目前follow的网红都有谁,他们吸引你的原因是?

A:我关注设计、展览大V,还有机械和考古领域,里边知识量丰富;另外我也关注一些搞笑、血腥、恶心的,成为艺术家之前得先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Q:你怎样看艺术家成为网红这件事?

A:真正有好作品、有料的艺术家还是应该多些人去关注。网络上,也需要有好的艺术家。


Q:你的受到广泛关注之后有哪些实际的好处?

A:粉丝们因为喜欢我的作品而关注我,因此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有的神人不仅能找到我的微信和电话,还有直接杀到工作室门口的,虽有些恐怖,但后来也成了好朋友,他们的支持与启发让我觉得做艺术更有劲头了。


Q:你怎么看网络对艺术的影响?

A:人们在网上看艺术和艺术家生活比去美术馆方便,还真实。许多艺术家都是技术宅,人前不爱表达,但隔着屏幕就放松,甚至癫狂(我就是)。就算不能带动社会的整体审美,至少也能引起人们对艺术更多的关注。


Q:关于这个话题,还有什么其他想说的吗?

A:如果只剩最后一句话,我想对现在的粉丝们说:真的谢谢你们!给了一个年轻的野生艺术家生长的勇气。

青年艺术家 叶凌瀚


叶凌瀚的个展“LUCY 第二集”正在798博而励画廊展出中。LUCY,是叶凌瀚对于时代的思考中生发出的一个虚拟人物,在他眼中,LUCY意味着一种开始。2016年,叶凌瀚就深切地意识到一个难以改变的生存现状,即无所不在的互联网已全方位地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自那以后,他便将这种思考带入了艺术创作实践当中。


Q:你想成为网红或KOL吗?为什么?

A:不想成为网红。可能因为我不是一个很外向的人,不习惯自己时刻被人关注着。


Q:你目前follow的网红都有谁?

A:没有follow任何网红。


Q:你怎样看艺术家或艺术工作者成为网红这件事?

A:我觉得很正常,每个职业都有网红和非网红的人群。


Q:你认为成为网红之后会对你的艺术带来哪些实际的好处?

A:如果成为网红,那么最直接的好处应该是你的作品被认知的广度会急剧夸大吧,对创作本身不会有任何影响。


Q:你认为未来“网红现象”对艺术圈的影响的“利与弊”分别是?

A:网红现象其实就是一种社会需求,它会为艺术圈引来流量,更快速对大众进行艺术普及。弊的话,也许关注点过于聚焦在某几个网红身上,容易将艺术简单化,让人对艺术的认知产生偏差。


Q:关于这个话题,还有什么其他想说的吗?

A:网红是世界去中心化的一种新的流量分配,它还处于一种流动变化的状态,静观其变吧。

青年艺术家 高振鹏


一个多月前,微博粉丝仅有200+的高振鹏将自己创作的rap,搭配历时两年的装置《超级明星》所做的视频,发布在微博上。一周内,该视频被网友疯狂转发、点赞并评论,截至目前获得了189万次的点击量。没有推广、没有策划,高振鹏凭借作品本身火了一把。面对如此公平的网络世界,你若也有好的东西,为何不拿出来分享。


Q:你想成为网红或KOL吗?

A:如果网红是指在网络上很红,我想成为网红。


Q:为什么?

A:我想出名。因为某些出名的人的一句话,曾对我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我很受益,我想像他们一样。


Q:你觉得自己的作品为什么会红?

A:我觉得我这件作品里有大众喜闻乐见的东西。用具有大众亲和力的方式,承载我想说的内容。


Q:你怎么看网络对艺术的影响?

A:艺术圈有一定局限性,而网络的可能性其实非常大,它真正的能力还远没被释放出来。


Q:你怎样看艺术家成为网红这件事?

A:艺术家可以从画室来到街头,就没有理由不来到网络。


Q:你在视频火了之后思考过什么问题?

A:我觉得要小心被网友喜爱这种感觉,容易迷失。告诫自己不要为了迎合网友的喜好去创作,这个东西很危险。


Q:关于这个话题,还有什么其他想说的吗?

A: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不要因为个人局限,忽略了他人能够看到的价值。

青年策展人&艺术家 王将


近几年来,王将策划了大大小小几百场艺术展览、活动,如今他越发肯定自己对网络引发出的艺术现象感兴趣。2016年,王将一手策划了村妇艺术家王珍凤的走红事件,现在王珍凤成功进入自己的发展轨道。虽然当时不过是无心插柳,但王将从此开始了关于网络介入艺术以及背后更深层问题的思考。


Q:你怎样看艺术家成为网红这件事?

A:网红想成为“艺术家”容易,艺术家想成为“网红”难。


Q:你如何理解“网红”?

A:网红有许多维度,一个是偶像,他能影响一代人,也是我认为最好的一类;还有以事件走红,这也许会铸就偶像,但也可能马上落幕。


Q:你认为“网红现象”对艺术有什么影响?

A:网红和偶像可以成为又一个窗口,即使在公众对当代艺术还一知半解时,或多或少能让大众亲近它。


Q:怎么看明星艺术家?

A:欧美在艺术走向公众、艺术家成为明星上有更长久的传统,从安迪·沃霍尔开始。还例如,收藏家查尔斯·萨奇本身就是广告业大亨,达明安·赫斯特又深谙营销学与传播学。


Q:为什么会对利用网络走进公众的艺术感兴趣?

A:当代艺术在本质上是一种阶级固化的工具,它总有一种精英的姿态,而这样的作品具备反精英的立场。


Q:于这个话题,还有什么其他想说的吗?

A:有些人既不懂“艺术”,也不懂“网红”。艺术家若从网红这条路走,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也是在资源垄断的环境里可以获得成功的路径之一。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