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 | 如何打败川普的秘密就在欧洲
发起人:之乎者也  回复数:0   浏览数:332   最后更新:2018/06/10 11:34:39 by 之乎者也
[楼主] 之乎者也 2018-06-10 11:34:39

来源:保马


编者按


川普在对朝鲜与伊朗的态度上似乎展示出了自己的两面,但齐泽克认为,这都与其一贯奉行的“美国优先”原则并行不悖。在川普式的民粹主义版的阶级战争中,他所宣扬的策略一直是保护美国的工人阶级,不受“不公正的”欧盟竞争的影响,并以此拯救美国人的工作。较之各路专家的策略,也只有关切着下层民众想法的新左翼,才能够真正地与川普抗衡。而欧洲,作为一种全球性的想象,能够为我们突破当今民粹—民族国家的局限提供力量。


本文译自Slavoj Zizek, “The secret of how to defeat Trump lies in Europe”,原载于https://www.rt.com/op-ed/428812-donald-trump-sides-europe/。

本文经译者授权,感谢王立秋老师对保马的支持!



如何打败川普的秘密

就在欧洲


斯拉沃热·齐泽克/文

王立秋/译


川普可能也有两面。“平和的”一面,和“好斗的”一面,取决于他的情绪。我们可能已经接连看到了这两面。


就在宣布要与金正恩会面后,川普决定退出伊朗协定,因此给中东(也不只是中东)带来了不稳定和战争的威胁。


但当然了,川普只有一个,在这两个场合下,他做的是同样的事情。在朝鲜那里,他是从施加巨大的压力(包括经济制裁和军事威胁)开始的,对于伊朗,他也是这么干的,他希望,如果这么做在前一个场合有效的话,那么,现在它也会起作用。


可会吗?要是美国政府清楚地意识到,对伊朗施压不会起作用呢?要是他们准备联合以色列和沙特,和伊朗开战呢?


要推测这样的军事冲突带来的后果,是很难的。相比之下,我们更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川普的整个进路的局限上:川普会得到他的报应吗?因为俄国和中国都不会做这种事情——它们和川普一样置身于同一场游戏,并且它们基本上都在说相同的语言:“美国(俄国,中国……)优先”。


最后的希望


只有欧盟可以出手,而且新形势也为这个阵营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让它可以申明自己是一个主权阵营,并像与伊朗的协定依然有效一样行动。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就抓住了这个机会,他说,应该用一个更加强力的、独立的欧洲外交政策,来反驳川普逼着欧盟加入美国对伊外交政策的提议。“我们应该在欧洲搞好合作,以保卫我们欧洲的经济主权。难道我们想成为(它)服从、听话的部下吗?”


听起来不错——但欧洲有足够的力量和统一去这么做吗?新的东欧,后共产主义的轴心(从巴尔干国家一直延伸到克罗地亚)会跟随欧盟抵抗美国吗,还是说,它会向美国屈服,并因此而提供又一个证据来证明,欧盟快速东扩是一个错误?


而让事情更加复杂的是,欧洲本身也陷入了它自己的民粹主义叛乱了,触发这场叛乱的,是这样一个事实:人民越来越不信任布鲁塞尔的专家统治,认为它是一个没有民主合法性的权力中心。


最近意大利大选的结果是,疑欧的民粹主义者掌权了,这在发达的西欧国家里,还是第一次。再加上,退出伊朗协定,只是美国的三个反欧法案中,中间的那个:之前还有不顾欧盟的强烈反对,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至耶路撒冷;之后还有通过决定对从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的钢铁和铝制品征收关税,而打响了与这三个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的贸易战。


别的看法


尽管我们大多数人都同情欧洲的反应,但我们也不应该忘记(作为一个被忽视的常态)美国决策的背景。为理解这个背景,让我们转向另一个可能看起来完全不是一回事的话题,那就是当前美国因为脱口秀明星罗珊巴尔在推特上发了一条种族主义的信息,而突然取消她在ABC的热播电视脱口秀《罗珊》这件事情引发的争论。


在专栏文章《罗珊巴尔走后,美国的工人阶级会从电视上消失吗?》中,乔安·威廉斯论证说,终于,左翼应该开始听听白人工人阶级的话了。她清楚地注意到,在这件事情里,一个关键的事实,是如何被忽视的:取消这个节目“从美国电视那里夺走了它在过去半个世纪里——换言之,也就是自有电视以来——仅有的几个以同情的态度描述白人工人阶级生活的声音之一。”


威廉斯明确地支持因为发布种族主义的推特而开除巴尔这个决定——但她补充说:“话虽如此,种族也不是唯一的社会等级。对工人阶级白人的不敬想象,也是文化不敬的一部分,而正是后者,为像川普那样的煽动者铺平了道路。”工人阶级白人的可悲困境,以最清晰的方式,展示了美国梦的破灭。


“几乎所有出生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美国人赚的钱都比他们的父辈多:而今天,只有不到一半人能做到这点。引发英国退欧和川普上台这两个事件的锈带叛乱,反映了腐烂的工厂、垂死的城镇,和半个世纪的空洞许诺。那些被抛在后面的人非常、非常愤怒。川普就是他们的中指。他越是激怒住在海边的精英,他的追随者也就越为他们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而感到得意。终于,他们被注意到了。”


在这个背景下解读川普对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发起的关税战争,是至关重要的:在他的民粹主义版的阶级战争中,川普的目标(也)是保护美国的工人阶级(而且,难道金属工人不也是传统工人阶级的典型形象之一吗?)不受“不公正的”欧盟竞争的影响,并因此而拯救美国人的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所有的公共官员和经济学家的抗议,以及他们提出的对策,都错失了目标:他们还在顺着WTO的自由国际贸易的逻辑思考,而只有一个想所有那些被抛在后面的人之所想的新左翼,才能够真正地,与川普抗衡。


在某个深刻且经常是模糊的层面上,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者认为欧盟是敌人。这个在公共政治话语中受到控制的认识,在其地下爆发,变得双倍的下流——变成了极右翼的基督教基要主义的政治想象,及其对新世界秩序的过度恐惧(还要加上那些像是奥巴马秘密勾结联合国啦,国际势力将干涉美国,把所有真正的美国爱国者都关进集中营啦等那样的阴谋论)。

罗珊巴尔


冲突的理念


解决这个困境的一条路,是强硬派的基督教基要主义的路,这在黎曦庭和他的伙伴的作品中得到了明确的表达:那就是,毫不含糊地,使第二个对立从属于第一个。黎曦庭的小说的题目就指向了这个方向:“欧罗巴阴谋”。所以,美国真正的敌人,不是穆斯林恐怖主义者,他们只是欧洲世俗主义者秘密操纵的傀儡而已,后者,才是真正的反基督势力,才是那些想要削弱美国,并在联合国的支配下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的人。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这个认识是对的:欧洲不仅是另一个地缘政治权力阵营,更是一种全球性的想象,它从根本上说,与民族国家是不兼容的。


这就把我们带回到川普和普京那里去了:他们中的一个公开支持英国退欧,另一个则想要英国退欧(西方人相信他有这个欲望)。这两个人物,都属于“美国/俄国优先”的保守主义-民族主义路线,这样的路线,当然应该认为一个统一的欧洲,是它最大的敌人(哪怕普京公开说过相反的话,且许多俄国人怨恨的也是被排除到欧洲计划外这件事情而不是统一的欧洲这个概念本身)——而且他们也都是对的。


对欧洲来说,问题在于如何对其解放的遗产保持忠诚(如今,这个遗产遭到了保守主义-民粹主义的猛攻)?在《为定义文化而作的笔记/朝向一个文化定义的笔记》中,伟大的保守主义者T.S.艾略特评论道,有这样的时刻,当人们面临的唯一选择,是异端和不信仰之间的选择,在这样的时刻,使一个宗教活下去的唯一一条路,是搞一次脱离主体的教派分裂。这就是今天要做的事情:唯一一条真正打败川普、拯救自由民主中值得拯救的东西的道路,是搞一次脱离自由民主主体的教派分裂。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