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加布里埃拉·伯克哈尔特:游乐场的策展人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18   最后更新:2018/06/06 20:23:12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8-06-06 20:23:12

来源:艺术界LEAP


玩乐般的艺术空间与传统博物馆之间是否可以相容以达成平衡?策展人加布里埃拉·伯克哈尔特(Gabriela Burkhalter)通过“游乐场的策展”这一概念来进行思考,试图探讨游乐场审美价值认识的范式转变孩子在公众空间中的身份认同她的“游乐场项目”(The Playground Project)是一个巡回展览项目,更像是一个鼓励孩子畅玩其中的试验场,将轻松愉悦的游戏互动引入严肃的档案工作中。

“游乐场项目”展览现场,苏黎世美术馆,2016年

The Playground Project

摄影:安妮卡·怀特尔

致谢苏黎世美术馆


LEAP:起初你是因为什么开始研究游乐场的?


加布里埃拉·伯克哈尔特:我是一名城市规划师。我为杂志写稿的时候参考了一本书,叫做《美国游乐场重振社区空间》,是美国艺术史学家苏珊·所罗门(Susan G. Solomon)写的,她的研究工作涉及了游乐场的主题。当时她正在研究路易·康(Louis Kahn),发现了他曾经与野口勇一起设计过游乐场,但是从未建成。发现这本书的时候我很是惊喜,后来就开始自己做一些研究。对我来说这是一种休闲,背后并没有什么专业的思考。慢慢地,我积累了非常多的材料,后来就创办了儿童建筑Architektur für Kinder)网站,把它当作是一个在线的档案资料馆。

“游乐场项目”展览现场

波罗的海当代艺术中心,2016年

致谢波罗的海当代艺术中心


LEAP:Architektur für Kinder,也就是儿童建筑,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指代游乐场的词。为什么你选择了这种特别的表述?


伯克哈尔特:我们在巴塞尔有一个项目,在公共空间里做,那年夏天我们有一块空地。我们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圆顶建筑物,做了文化活动,其中有一个专门给孩子做的活动就叫做儿童建筑。也就在那时我发现了所罗门的书,开始了我自己的研究。它启发了我要看一看这种与孩子一起的活动在公共空间里会产生什么。

设计于1972年的乐子虫

匹兹堡卡内基博物馆现场照片


LEAP:现在说一说你的巡回展览游乐场项目吧,我好奇是什么让你决定把一些东西更加档案化,而为另一些东西引入更多的互动?为什么既纳入了实际的游乐设施后来又加入了书本的展示?


伯克哈尔特:这个展览源于我们在匹兹堡的经历。当时我的丈夫被委任为2013年卡耐基国际展的策展人。匹兹堡是一座非常工业化的城市,经历了许多结构性和经济体系的变化,因此在那种状况下,博物馆有一点儿迷失了。我们有了一个想法,要在博物馆建一座游乐场。我们认为游戏活动能够改变城市的现实状况。他们接受了在博物馆的前面建一座游乐场的想法,然后我们又决定在游乐场上做一个小型的展出。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应该放什么。后来我们在博物馆外面安装了一个游乐设施,而博物馆里面是展览。一切都很顺利。那个游乐设施特别受孩子和家长的欢迎。那是一个相当独特的结构,叫做乐子虫Lozziwurm。它是1972年由瑞士人设计的,现在还在生产。你可以订购。我们把它从瑞士运到匹兹堡,后来我们在苏黎世做展览的时候又把它放在了展厅里。通常孩子们在博物馆里不大受欢迎,因为他们太吵了,也不知道该把他们放在哪里。在那个展览上,孩子们可以玩耍,父母就有一段安静的时光。这是一项实验,说明你不需要把人群分开,成年人应该待在这里,孩子应该待在那里,他们不应该打扰彼此之类。


“游乐场项目”展览现场,苏黎世美术馆,2016年

摄影:安妮卡·怀特尔

致谢苏黎世美术馆


LEAP:乐子虫如何成为了重点展品之一?你是如何根据你的研究把握和理解它的?


伯克哈尔特:乐子虫在1970年代的瑞士非常流行。公共空间里有,购物中心里也有。每个孩子都知道它。直到本世纪初还能看到不少乐子虫,后来就慢慢地被拆掉了,因为使用的材料太老了。现在想要找到一个兼具美感又好玩的游乐设施可不大容易了。从各个方面来说,乐子虫都非常棒。如果你打算在游乐场上做展览,当然想要放一个类似于乐子虫这样的东西,不过这相当困难,因为再也找不到了。或者它们是水泥做的,没法搬走。能够找到乐子虫真是件幸运的事,因为它还在生产。


“游乐场项目”展览现场,苏黎世美术馆,2016年

摄影:安妮卡·怀特尔

致谢苏黎世美术馆


LEAP:你曾经写道,自从19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社会的发展使得游乐场的设计越来越标准化,而且甚为平庸。然而你也提到过一些例外。时至今日,你在哪里还能看到那些例外呢?


伯克哈尔特:许多设计师离开了这个领域,因为大公司进入了,设计师不再承受得起那些必须被遵守的新标准。在欧洲,我们有更多的天然游乐场,有树林、各种植物还有景观,游乐设施倒是不多。有一些相当不错。这么说吧,1980年代是个人设计的游乐场的终结。随后大公司接管了。

“游乐场项目”展览现场

爱尔兰卡洛当代视觉艺术中心(Visual Carlow),2017年

图片来源:Visual Carlow


LEAP:你提出了从1900年代早期,到1930年代、1960年代,再到1980年代,游乐场的设计经历了五个范式转变。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认为第五个范式转变正在发生,或者将要发生?


伯克哈尔特:我希望如此。要考量你正在生活的时代总是相当困难的,因为你身在其中,无法从更远的立足点把握。不过对游乐场的兴趣正在增加。现在我们的社会对孩子有一套新的价值认知,每个人都想给自己的孩子最好的教育。二十年前,游乐场设计基本死掉了。没人谈论游戏。不过兴趣又回来了,现在有许多关于自由玩耍的研究,而且游乐场上的玩耍能够促进社交技巧的发展。也有许多新的设计事务所非常活跃。例如,在德国,新的设计风格是使用更为自然的木制梁架。在北欧,有大量的资金被投入到游乐场的设计。不过我们不会回到1950年代或者1960年代那种实验性的游乐场设计。现在我们更关注安全和风险。一切都要符合标准,但也能在基础上做一些超越。新的游乐场可能更受孩子喜欢,不过对研究没什么贡献,因为它们的背后没有个体的艺术家或者建筑师。


相关展讯


户外游戏项目

The Playground Project Outdoor

地点:波恩邦德斯艺术馆 (Bundeskunsthalle),德国

时间:2018年5月31日至10月28日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