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蒋志:界定是一件很无聊的事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392   最后更新:2018/06/01 09:37:39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8-06-01 09:37:39

来源:艺术界LEAP


5月初,作为“艺术家的电影”的最新项目,艺术家蒋志的作品《林中》先后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与上海補時·多余美术馆进行展映,对“艺术家电影”这一概念的讨论则伴随此次放映重新进入公众视野。在今天,影像作品的创作手段与呈现形式在极大程度上被扩宽,新概念的产生或融合使得我们对既有模式的划分规则产生疑问。就这一话题,LEAP对话蒋志,重新审视“界定”的意义。


《太初》(截屏), 2008年

彩色录像

15分


LEAP:现今对“影像艺术”进行各种类别上的区分,是因为观众善于在作品中找出差异。所以您认为现有的差异——如“录像”、“实验电影”、“纪录片”等等这样的类型——在今天还依旧成立吗?


蒋志:经过多年,艺术家们在创作中所呈现的媒介、题材、形式、手段的自由使用与融合的面貌,我们现在的确不再把诸如剧情片和纪录片,电影和录像看成各有其道的东西了,就如同现在再也无法把油画和装置、声音和雕塑等等看成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当然这种区分还在,因为在实践和观念上这些差别意识还没有完全消融。


LEAP:如何建构新的系统?这个标准在哪里?


蒋志:建构新的差异不是为了固化这种差异,而是为了解构被固化的差异。归根结底,是为了消除不断生成的成见。

《谢幕》(截屏),2009年

彩色录像

15分35秒


LEAP:那么现在强调“艺术家电影”这一概念的意义是什么?是否可以视作一种打通“录像”与“电影”的媒介?


蒋志:固见是很可怕的,很多人认为“电影”就应该是什么,“录像”就应该是什么。“艺术家电影”并非是只选择一条中间融合的路,更重要的是看能不能走出一条新路。

《颤抖》,2009年

七屏录像装置


LEAP:“艺术家的电影”这个项目的宗旨是:“用不同当代艺术家的影响观念以及语言以电影短片这种更具亲和力的方式推介给艺术圈外的更多观众”,您如何理解“亲和力”?


蒋志:其实我对“亲和力”有保留意见。这是因为我们看到很多特制的艺术与大众的“亲和力”以前是为了服务于政治,现在更多的是为了服务于商业。之所以我质疑这种“亲和力”,是因为它极容易约制和贬低人类表达和创作的自发性和自由这种最宝贵的东西。而且,我们是不是还发现越是对集权和集利的功利最大化的追求者,就越是热衷于所谓“亲和力”呢?我理解的“亲和力”,应该是完全无私的,任何出自自私和自利而制造的“亲和力”,将会败坏我们的社会。我并不排斥适当的权力和财富,但是我个人认为过分对权力和财富的集中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作品中,如果有真正能激发我们生成新感知的力量,它会让人觉得有趣但不是哗众取宠,是为了让人思想更自由而不是思想控制这种力量也会让人产生被吸引的亲和之感。

《在风中》,2016年

四屏录像

2分58秒、3分04秒、7分33秒、2分31秒

“蒋志:我们”展览现场

耿画廊,台北,2017年


LEAP:与早期录像作品相比,现今的作品创作手段更多样、班底更庞大。您如何看待人数众多、分工明确的拍摄和艺术家个人的创作拍摄这两种形式?


蒋志:多人协作和个人创作并没有优劣,多人协作可能需要更多的交际谈判的能力,要面对的事务会比较复杂,整个过程也需要恰当的控制能力。按照电影工业的模式来做,资金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它直接关系到你能找到哪个层面的合作者和机构,而且其中的自由度也会与资金多少有关系。我自己更喜欢个人创作,当没有外来支持的时候,我们只能靠自己,思想和想象的自由是无限的


LEAP:个人性的表达在多人协作的过程中是否会有被抑制的可能性?


蒋志:如果把一个导演比喻成一个船长,一个好的团队,不会压抑彼此的创造力,反而会激发出更多的可能性。催化出新的东西的可能性当然有,首先我们得抱有这样的心态。而且我觉得,“个人性的表达”本身也需要我们去突破。太拘泥于“个人性”也有可能把个人的局限放大。

《爱与知》(截屏),2016年

黑白录像

35分

《爱与知,或命运与爱》,2016年

双屏录像装置

A片35分、B片31分17秒

“蒋志:注定”展览现场

魔金石空间,北京,2016年


LEAP:作品在美术馆展映时,艺术家可以把它放在某个特定的展厅空间,可以分屏,可以采用各种手段去渲染;但在电影院,就只有荧幕本身,观众也只能进入作品的这一个时空中;在影院重温自己的作品有什么新的启发?


蒋志:环境的改变的确会带给人新的感受,我以前在家看贝拉·塔尔的《撒旦探戈》是可以快进看的,后来当有电影节放映时,在影院几个小时坐在那里,整个人都被带入长镜头所建构的时空中,有些场景甚至成了我的体验,很久之后还有深刻记忆。我就很庆幸能在影院看这部长片。

《香平丽》(截屏),2005年

剧情长片

78分钟


另外,我可以直接体察到观众的反应,多一些直面观众的经验对一个作者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在创作方面,我不会特意去考虑放映的空间。一个影片在什么地方放映,观众是谁,我们并不能去规划,每个人都会在任何一个场合被某一个镜头打动。

最后说一句题外话,其实界定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很多东西是靠实践来的,语言真的很无力。完全投入,长时间坚持,我们一定会有所收获。

《林中》(截屏),2017年

黑白有声录像

24分


采访 | 赵念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