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剩余空间 | 眼帘:邓国骞个展开幕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81   最后更新:2018/05/31 10:35:27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05-31 10:35:27

来源:剩余空间


2018528日,剩余空间新展《眼帘 | 邓国骞个展》开幕。




灯谜/Riddles of Light
装置/录象/行为,蚊帐、单频道录象、座地灯、盘香、光线、香炉、供桌、茶叶,尺寸多变,创作年份,2015
Installation/Video/Performance,mosquito nets, single channel video, stand lamps, incense, optical fiber light, censers, an altar, tea leaves, Variable, 2015

围村中秋,每年跟邻居顶楼相见。

纸灯笼忽浅忽沉的串串灰,偶然被大风一刮,顿即黑了几处,然街灯在旁配合,光芒收放间强调些脸容,刻画深刻的皱纹斧凿数十尊庄严塑像。

传统节庆在现代实践。

月饼、杨桃、灯笼,相伴礼盒、红酒、打火机;喧闹声混杂烟火和电视剧。围墙内外的现代化,没因节庆而被隔绝。

蚊帐作灯笼;盘香作灯罩;光纤作香火;茶杯倒映的天花灯作圆月。真假间,幻象概括了光芒,如黑白对比强烈的戏,既魅惑又懂掌握气氛,欺骗人一再掉进无以名状的感受。

烛光、月光、电灯光,光影转换。传统与资本,是对立;是相隔;又试图追溯;再试图交融。



高桥的右边/Right Side of High Bridge

混合媒介/装置/三频道录像、床褥、座地灯、喷墨纸本,尺寸多变,2017

Mixed media/Installation/Three-channel video, bed, stand lamp, inkjet on paper,  Variable, 2017

得见规范的边界,游走规范与自主间变得自然,偶尔甚或失去拿捏规范的能力。破除指标,处于没有凭依的准则里还有美学吗?一再思辨与观察现代文明里诸般创造意涵的典范,尤是城市建设的布局与节奏。城市相对家居空间布置,琳琅满目的日常产品自商铺延展至起居饮食的室内空间,功能联结便利及实时的欲望填满生活,一丝也没法喘息。

这里的建设,公共或私有也好,每一台机械敲击地表,如刺穿皮肤深埋权力的药。规范提倡的价值成为主流习惯,它正在维护什么?站在桥头,拍摄熟悉的;到处可见的;一个个既破落又建设中的场景。伫立于那行人络绎的桥头会被注视;待着并放置脚架及摄影机,途人会依拍摄方向观看甚或同样待一待。

敲一敲;跳一跳;还有高桥上的剪影与刺点。



今《东京梦华录》/Present “Reminiscences of the Eastern Capital”

元朗区/油尖旺区/中西区,录像/装置,2012-现在,录像投影、旧木柜,615秒,尺寸不定

Yuen Yong District/Yau Tsim Mong District/Central and Western District, Video/Installation, 2012-now, Video projection, old cabinet, 6m15s, Dimension variable

《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徽宗年间开封城的一段历史,描绘了这时期居住在东京的上至王公贵族、下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画中更提及到市中心处百多家不同店铺,相互争鸣,实繁盛一时。

现代连锁店构成的都市景观,呈现全球化及资本市场下刻板的面貌。大都会是否必然摧毁个体户?个体与大众;保育与发展;对抗与包容是必然的对立?店铺的买卖行为本质地筑起人民一大部分的生活文化,进而形成大众的价值观。这意味着,个性正从街道起被消磨泯灭。

走到街头拍下连锁店营业时的影片,也为个体店拍下关门时候的照片,并将二者结合。今《东京梦华录》的影像,是一己对香港未来街头的预示及慨叹。

基于香港是细小而高度集中的城市,故这个计划预期会走遍香港十八区拍摄十八条录像,一方面是捕捉各区的重复性,却同时极力记下还依存在各区的独有文化及景观。这将是香港这段时期整个的城市记录。



水泥/Walls against Mountains

录像/装置,2015-现在,多频道电视录像,尺寸不定

Video/Installation, 2015-now, Multi-channel video on TVs, Dimension variable

就这么一刻,居所的一隅是属于并存的另一个宇宙,或,同一个宇宙。

一种自然,初始的状态,蛰伏于每一个现代化,每一幢水泥建筑。

英泥、沙、水、砖头和钢筋,组合成室内结构,生出高高低低直立的山。

谁在爬山?在家中无意等待却偶然相遇。静默远观,早不知身处何方?



别让派对帽掉下/Don’t let your party hats drop

装置/混合媒介/录像,2017-18,双频道电视录像、彩色打印、墙纸,尺寸不定

Installation/Mixed Media/Video, 2017-18, Two-channel video on TVs/Color prints/Wallpaper, Dimension variable

「别让他知道,别让他知道啊,这场无与伦比的盛会。」

「人不能多,我要掉进流奶与蜜独享极乐的美味,替换一身腥臭的血液。」

「蜡烛用光,我们点燃脂肪;蛋糕没剩,我们烹煮花朵。」

「制作!再制作!没有其他盛会可与之比拟。」

「我的唾液,将能淘出无尽的金子。」




起草/Draft

装置/录像/行为,2018,双频道录像投影/单频道电视录像/旧床架/地毡/红双囍牌烟/烟灰缸/洗衣篮,513秒,尺寸不定

Installation/Video/Performance, 2018, Two-channel video projection/single video on TV/old bedsteads/carpet/ cigarettes of Double Happiness/ashtray/laundry baskets, 5m13s, Dimension variable

1860年,洋紫荆花首次于香港被发现,其花大而艳丽却无法结果。

1965年,香港法定通过洋紫荆花作香港市花,象征唯一和珍贵。

洋紫荆花在基本法起草阶段,将「洋」字去掉。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紫荆花被盖印五星作为香港特別行政区区旗的基础设计。

紅灼灼;白皑皑;黄澄澄。炽热的;喜庆的;苍凉的;生疏的;诀別的;帝皇的。各族群在资本社会里给传统立下相异的注脚,经历继承、转化或扭曲,却终究同样置身离散、异化、冲突的幻象、真实、极乐和险境。

烟雾弥漫,谁是头怪物,掌控了色彩的情緒,在当下表象中掺杂无尽的话语?

烈日是猛的白,斜阳的红夺目,渗杂日落剧变前的黄色。



谎园/Lying in Gardens

录像装置/摄影,双频道录像投影及彩色照片,144(H) x 258(W)cm, 144(H) x 258(W) x4(D)cm2016

Video Installation/Photograph, Two-channel video projection, color photos144(H) x 258(W)cm, 144(H) x 258(W) x4(D)cm, 2016

方园二千七百五十五平方公里,这里是受到海水淹没的多山地体,亦属典型滨海丘陵地势,山岭多平地少。有说这里蕴含两种世界。一种是太阳照常升起,动植物生死循环;一种是人类文明订定的阶层、价值与社会结构。

方园内是什么规矩?

曾以园形作万物的中介穿越两种世界重新审视不可避免的矛盾,就似电风扇送清风;天花灯像圆月。文明景观勾起的自然意象,到底是诗意的还是绝情的?

更人为的方形,从锋利的建筑旁线;齐整的都市景观;到象征权力的标志及物件;以至室内外空间各种用途的间隔方式。纵横交错的直立山境,当中揭示多少权力的边界和当权者操控人类行为的谋略?在如斯现代生活的规范中,花草虫鸟是如何存活,并构成现象及背景的一部分?

方园在现世是懂说谎的园地。绿草池畔环绕官方建筑;都市抑或乡郊的水洼都滞留官方道路及场域,能否反照可区隔出来的景象?乱世里,我们一再携同身分证名和行李箱,在文明与原野之间,在真实与想象之间来回往返。


不可以果子/Don’t blame the blossom

摄影,2015-现在,彩色打印,尺寸不定

Photograph, 2015-now, Color prints, Dimension variable

当下离散的价值观;流离失所的心灵与躯壳。在彻底系统化的处境,人们在既虚拟又实质的网络互通消息;在诸多的生活圈既遇见又分离。

街头偶遇的刺点与都市脾性,由裤袋的小机器一一捕捉。

不离开;不走进。不清晰;不朦胧。不打算;不由它。不提倡;不归咎。不专业;不生疏。不过问;不接纳。不高兴;不忧愁。不建立;不推倒。不是黑;不是白。

不知道;谁知道?


交通锥/Traffic Cones

混合媒介/雕塑,2016木、混凝土,尺寸不定

Mixed media/Sculpture, 2016, Wood/concrete, Dimension variable

远行的时候数算随行俗物;此地衰败的时候数算仅余的价值与胸襟。

有颗襟章,属于个体和此处,埋藏表象五光十色底下纷纷扰扰的意义,终究,也许象征永不休止的善恶平衡。然而树木在混凝土中结不出果实;街头的柱杆贴满消费的图腾;车辆走在曾躺下的马路绝情依样。在此等前我时觉疲累,像染上不可根治的痛症。

资讯泛滥中变得善忘,是否已忘记眼下事物隐没的某种伤感?在家随意取来一些;在街随意拿去一些。结集了并意欲记下,传统、文明及法规中不知从何说起的手势。

展览名称:眼帘

艺术家:邓国骞

开幕暨表演:2018.5.28 16:00

展览时间:2018.5.29 - 9.10

地点:武汉市武昌区宝通寺路33号403国际艺术中心


现场照片拍摄:景冰晨、程婷婷

致谢AcknowledgmentA3艺术计划ART Projects / K11艺术村K11 art village / 雅昌艺术网Artron.net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