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德谦 | 不应该体面的活在“远祖的阴影”下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282   最后更新:2018/05/29 16:34:12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8-05-29 16:34:12

来源:空艺术


刁德谦(David Diao)


纽约华人艺术家刁德谦(David Diao)近期首次在香格纳北京展出个展《远祖的阴影》,呈现了艺术家从1999年至2018年的创作。


在展览开幕前的闲聊中,刁德谦用并不熟练的中文斟酌的提到了“控制”,谈到了他对于绘画一以贯之的“专注”。现年75岁的刁德谦先生站在大家面前,气质儒雅,颇有仙风道骨的意思,面对至今仍在纽约的工作室创作的他,似乎任何一个问题都显得过于单薄。

《远祖的阴影》展览现场


刁德谦毕生的创作总是无法绕过与历史的角力,这不仅出于他性格中的反叛。历史对于他而言,似乎总是深深浅浅的烙印着民族的、家族的、个人的印记。出身于四川知识分子家庭的他,在成长过程中渐渐领悟,自己祖父辈当年某一个决定的改变,兴或将轻微改变历史的轨迹时,他形成了一种历史观,即历史不可被愚弄,却是可以用来博弈的——历史从来不是被注定的权威,而是无数偶然的复杂组合。


他因此在整个创作生涯中不断站上巨人的肩膀,并试图把巨人撵下去。对于刁德谦而言,与巨人博弈正是自己的使命,视巨人为“敌”,则是在为自己的身躯塑形。在为自己挑选对手这件事上,刁德谦慎之又慎,甚至它将决定其作品的面貌和发展。他广泛援引历史的片段,只把它们当作客观的事实和材料使用,以构成对故事的述说——通过在每一件具体的作品中体现对艺术大师的尊敬和评价、对艺术系统的反思、对自我身份的探索,及对家人和故乡的怀念。

刁德谦 《安乐椅#1》1999


刁德谦1943年出生于中国四川成都, 6岁以前的童年都在位于当时华兴东街大亨里胡同的刁公馆度过。在刁德谦的回忆中,“父亲是很西化的一个人”, 早年和加拿大建筑师设计大亨里老房时,就将中国传统庭院和西方现代主义的装饰派(Art Deco)风格相融合。解放战争时期,这幢建筑也是国民党在川西区的政治活动办公室。这座老房于1970年代后期被拆除,其作品《至上主义小监狱》和2007年开始的关于成都“大亨里老房”的一批画,则意味着他开始重拾久远破碎的童年记忆。

刁德谦 《沙发》 1999


60年代至70年代末,刁德谦的工作主要着眼对当时享有话语权的抽象绘画形式进行反思和修正。例如,在作品《国富论》(1972年)中,他使用从制衣工厂捡拾的纸筒取代画笔进行绘画,在试图钝化纯熟的绘画手感的同时,不断调整画面,直到画面出现他“喜欢的形状”——这种工作方法与当时在艺术领域达成共识的、格林伯格强调的绘画原则有所出入。同时,为抽象绘画起“无题”以外的具体题目,令其指涉画面之外的现实世界,也会让艺术家承受被批评为“媚俗”的危险。但尽管如此,此时的刁德谦还是身处于纽约抽象绘画艺术的潮流之中。

刁德谦 《永远的朋友和邻居1》 2018


整个1970年代,正值由极少主义艺术家掀起的形式之争催生了美国观念艺术的兴起,刁德谦的绘画创作也在这一过程中从对抽象表现主义的带有反思性质的充分实践,到陷入源自格林伯格的抽象艺术理论自身的局限性——他的作品在1978年登上了《Artforum》封面,两年后却中断了创作。创作的中断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抽象形式背后的危机没有通过绘画局部的调整而得到解决。当刁德谦重拾画笔时,他找到了超越早期纯粹、形式主义的突破口,启用从现代艺术史中所采集的图像和概念。

刁德谦 《未组装的柏林椅》 2018


无论是俄罗斯至上主义代表利西茨基的著名曲线,美国著名的家具品牌赫尔曼·米勒的Logo以及其生产的椅子,荷兰风格派著名设计师的椅子,以及布鲁尔UNESCO2建筑的空中俯览图等等,这些符号彼此并置于画面中。同时,还能看到刁德谦将自己祖父所写的一本书《圣学渊源》呈现在画面上,以及他在1979年回国后得到的一本书《百花齐放》以印章的形式印在画面上等等。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摒弃行动抽象绘画以来,刁德谦的作品一直以调色刀重复性刻画出的光滑的表面和坚实厚重的色彩为特点,其近期的一系列作品向一个既个人化又正式的新领域迈进。

《远祖的阴影》展览现场


如果说刁德谦的毕生工作都是在攀登高峰,他的近作中更多对个人回忆在历史中的映照,则像是一次返程:翻越重山之后,蓦然回首,调转航向,他不再朝着永恒的地平线,而是朝向自己出发的地方、回到生命一开始生长的地方。


刁先生说:尽管我在年轻时曾经一度想方设法地要成为一个美国人,但回到中国以后,我的整个家族,以及家族的历史,都唤起了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感觉记忆。

刁德谦 《外祖父的书》 2017


50余年的创作生涯,也是从宏观到微观历史的探寻过程,每一次的回溯,也都是在重塑着历史的记忆,对历史和记忆的找寻本身即是创造;在刁德谦那里,人不应该体面的活在“远祖的阴影”下,我们可以通过不断回溯和修正,改变事物的发展轨迹,创造新的历史。(文/编:殷雅迪)


刁德谦:远祖的阴影


展期 | Duration

2018.05.24 - 07.24 (Tue.- Sun. 11 am - 6 pm, Mon. Closed)

地点 | Location

香格纳北京,朝阳区机场辅路草场地261号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