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文超:艺术是一场赌博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782   最后更新:2018/05/29 11:35:30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8-05-29 11:35:30

来源:798艺术 李旭辉


《罗马之魂》 骰子,大漆,金箔,木 81×61cm 2017


人类产生第一张数字图像开始,人的视觉经验就增添了一种全新的数字化经验,其基本的视觉语言从像素到点阵,极尽所能的趋赴真实。这一系列作品正是作者对于当下世界的思考:能量、危机、希望与死亡。它时刻发生在每一个人的手机屏幕,顷刻又被另一个图像和事件掩埋,真实变成一种选择性存在,存在即言谈。艺术家廖文超选择日常生活中最习以为常的骰子(筛子)作为一种最小的语言单位构建图像,其语义丰富又自相矛盾。每一个图像、材料、色彩、符号和细节……把历史、地缘、时间纳入其中,以辩证和象征的方法生产一套语言。

《重生》 骰子,大漆,金箔,木 81×61cm 2017


艺术汇:早期你与朋友组成细胞小组,以社会调查的方法来进行艺术实践,这与此次创作有着一定联系,微观社会学的视角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廖文超:说实话我并不懂什么是微观社会学的视角。以前小组在创作的时候,多数时候是以大项目的方式展开的,并不是做一个具体的作品,而是以系列作品来回应问题和语境。社会调查只是让感受力落地的具体方法,小组关注的很多问题是社会性的,因此在社会空间中去感受现实的温度和拿捏现实的痛点成为工作中十分重要的起点。

艺术汇:赌博用的骰子集合成火焰与骷髅头的形式,那从两个形象来看骷髅头和火焰喻指的是什么、是狂热与恐惧吗?

廖文超:当我们讨论作品喻意的时候,我们实际落入了符号学的范畴,一旦我们把图像的内容视为符号,我们必然要讨论符号的意义,这样我们会得到一种关于艺术的合理解释。这种解释用通俗的语言来说就是看图说话,而我认为艺术是无法靠语言解释清楚的。

《骰阵》装置  600×90×160cm 2017


艺术汇:从你个人经验出发,你是怎样看待艺术家参与到集体经验和方法论的建构?

廖文超:我觉得建构方法论是理论家的工作,对艺术家个体来讲只存在如何出“招”的问题,无论是独立创作还是参与到集体创作。

艺术汇:赌博或者占卜,都有着人在无力了解事实全貌和对扑朔迷离的现象无论定夺时会给于未来的事物予以超验的预判,那么又是什么让普通人痴迷于此呢,就中国的现实而言这种集体性尚赌的原由有哪些?

廖文超:我用青春赌明天只能算是一种交易。

《烈焰》 骰子,大漆,金箔,木 60×40cm 2017

艺术汇:你怎样看待集体崇拜骰子这种偶然性的强力,它与你的艺术创作有怎样的关联?

廖文超:我认为偶然性和必然性是关联在一起的,偶然性给日常生活以意外。这个系列的作品最早是2016年明天文化和艺琅国际合作的成都驻留项目中创作的。那时,大多数话题都跟麻将相关。我虽生于四川,对麻将也是耳濡目染,但确实不会打。这使我有机会认真的观察麻将,从而发现了黑白骰子与像素之间的关系。李帆老师极力鼓励我继续推进,但是我对这个系列的作品一直怀有迟疑。2017年我的导师李川先生推荐这件作品在罗马展出,并有机会在罗马艺术大学短期学习。在攀爬圣彼得大教堂楼梯的时候,跨出门洞的一瞬间,我发现那种充满圣光的镶嵌画正是由眼前的这些不规则的方块拼合而成的,我看到自己的作品与中世纪镶嵌画之间的关联,所以我发现修拉的方法里面有一个镶嵌画的基因,克罗斯的肖像画里面住着一个修拉。而我的作品处理了现成品与图像的关系。这个系列的作品我迟疑了很久,直到作品从罗马运回来后,我打开包装,骰子散落一地,此刻它趋近完美了,这正是我所追求的。我开始研究如何使用大漆,使作品像器物一样简洁而坚固,在作品中保存一种劳作感。那些缺失的区域与图像之间的关系,不单纯是材料上的,它引入具体的语境。所以,这一切就是某种偶然,也像是一场赌博,用人生跟艺术做一场交易。我的导师曾经说过,今天我们做的这个事情不是我们当下的决定,而是多年前的某个起心动念和不离不弃。


艺术汇:假说有人评论你的骰子骷髅与达明安·赫斯特的钻石骷髅有某种方式上的类似,那么你会怎么看?

廖文超:事实上早就有人质疑过我这个骰子骷髅跟达米恩·赫斯特的钻石骷髅类似。首先我认为达米恩·赫斯特那件作品语言是十分精准的,他为我提供了一个思考的案例。在东西方艺术中,死亡主题已经存在几千年了,这种借鉴和挪用从未中断。作为一个吃瓜群众,仍然有了悟人生的能力,过往的经历促使我对这一主题做持续性的思考。

《火光》 骰子,大漆,金箔,木 80×100cm 2017


艺术汇:《点阵·世界》以黑白色调构成,除去和你版画专业背景有关以外,作品与之前你的创作例如《与复制无关系列》,《民生关键词系列》的关系是怎样发展的?

廖文超:这些作品始终围绕一个大问题在展开。《与复制无关系列》(2006)主要讨论了数字时代的文化身份,我主要运用了繁体中文大写数字与数字化图像的并置,数字复制技术与传统木版画复制与印刷的关系。这个作品是我最早开始关注到数字经验的问题。《民生关键词系列》(2014)主要讨论了文字与图像,可见与不可见的关系。它是对市政广告的文字进行剪裁和编织,人们远远看见了这些文字的内容,但当他们越来越靠近的时候,文字全部消失在斑斓的色彩里。《点阵·世界》(2018)主要讨论了现实与虚拟之间的关系,它运用集成的方法,将一切事物转换成由黑白骰子构成的图像。这些黑白的像素块和密密麻麻的点,跟观众之间是一种实时交互的关系。闪烁不停的色块组成的图像,其实就是集成在一起的骰子,它可以被还原到几个基本元素上,仅仅是一套算法而已。AI时代的到来,我们落入了新的技术恐惧,我实际想通过这件作品探讨变换不定的偶然,它组成了我们实际的人生。


文/李旭辉

图/廖文超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