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辰宇 新式布尔什维克青年: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524   最后更新:2018/05/25 10:42:46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8-05-25 10:42:46

来源: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凿冰:龚辰宇

Ice Chiseling : Gong Chenyu

艺术家| Artist: 龚辰宇| Gong Chenyu

策展人| Curator: 夏季风| Xia Jifeng

开幕时间 | Opening: 2018.4.22 16:00

展览时间 | Exhibition Dates: 2018.4.22-5.28

地点| Venue:

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Beijing)

地址| Add.

北京市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

E06, 798 Art District,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新式布尔什维克青年: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文/ 薛丹青

“这个时代很难再出大师。”即将满30周岁的艺术家龚辰宇这样说,彼时他刚刚完成了第二次个人画展的开幕,闪耀的镁光灯、巨大的画幅与昂贵的布展从侧面佐证龚辰宇无疑是这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战争中的天之骄子,而与此盛景形成鲜明落差的嗟叹在此仿佛一个尴尬的拮抗,能指缥缈,所指清晰。区别于设想中上升期艺术家常见的踌躇满志,光环背后的龚辰宇似乎被一股浓郁的失落笼罩,这股沉郁反应到画面语言中是无处不在的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图像符号——机敏的豹子、缠绕的鳗鱼、漂浮的心脏、簇拥的头颅、垂死的海鱼、打坐的佛祖等等,在此前提下对于艺术家长期维持着稳定创作状态的内驱力的勘测,就显得颇具典型意义。

“凿冰:龚辰宇个展”展览现场,蜂巢北京,4.22-5.28.2018

偶像-驯兽师/ Idol- Tamer

2017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50×300cm

偶像-捕鱼/ Idol- Fishing

2018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80×300cm

偶像-凿冰/ Idol- Ice Chiseling

2018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0×200cm

以作品《女神》(2016)告别成名系列“陈列物”后,龚辰宇进入到全新的“偶像”系列创作中。回头看“陈列物”系列,隐约可见新莱比锡画派尼奥·劳赫的语言范式,但是当代艺术就绘画领域发展至今,早就不再囵于单纯的语言探索,摆在艺术家面前的道路多元也极简——是继续更新语言抑或是更新态度? 狂野如毕加索,大刀阔斧更新语言,但是他依旧没有穿越西方文化中物我两分的传统,反观杜尚,干脆封笔退圈,其浑然圆融的态度似乎更接近东方式的禅的境界。实际上,语言和态度是不可剥离的硬币的两面,身为中国人,使用油画语言,龚辰宇在一开始就是手握硬币的魔术师,在凭借“陈列物”系列展露头角后,他面临了一个只在天才之间共享的甜蜜的负担——如何抵御无止境消耗并滥用天赋的惯性,在热闹升腾中最终落得出色的平庸?独一无二的矜贵远比千篇一律的成功教天才心动,最有能力的艺术家选择同时更新态度和语言。

展览现场

偶像-男神/ Idol- Hero

2017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80×450cm

陈列物-女神/ Display- Goddess

2016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0×150cm


偶像-白象入梦/ Idol- White Elephant in the Dream

2017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50×300cm

因此,“偶像”系列既是一份问卷,也是一份答卷。作为一个时时刻刻处在极端刻奇(Kitsch)语境中的艺术家,龚辰宇借由对“偶像”的阐释构建出一个枢纽,其宗旨不是单纯解释各种文化语境中关于图腾崇拜这一现象,而是以之为立足点,试图为这一普世现象提供包含图像层面在内的多重消解与重构,更为关键的是,他通过反复描摹“偶像”,以期从实际层面重新认识自身以及构建自我。不仅如此,龚辰宇对“偶像”的执迷还可以关联到对假相的警惕,这似乎可以追溯至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提出的著名的“四假相说”(Four Idols),即种族假相、洞穴假相、市场假相和剧场假相。当无处不在的假相将人置于种种谬误和虚妄中时,人们对于真理性认知的获取便会遭到阻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偶像被视作假相的对立面,如同洞穴口的光明,提醒着人们审慎清醒地生活,以防坠入“楚门的世界”。落实到创作层面的翻陈出新,龚辰宇不仅综合了绘画、挪用等不同语言,亦融合了壁画、雕塑、装置等多重媒介手段,更是将他尤为擅长的赋予画面体积感的专能发挥到新的高度——他突破了传统的通过透视法创造画面纵深感这一技术,转而利用颜料本身的物质性和质感构建出描绘对象的实存感,结果当然有赖于艺术家受过五年专业的雕塑训练,但不可忽视的是其天赋异禀的手感。

展览现场

偶像-健美先生/ Idol- Muscleman

2018

木板油画装置/ Oil on board, installation

227×120×48cm

作品局部 / Detail

《偶像》系列中的作品诸如《驯兽师》、《白象如梦》、《男神》、《牛仔》(2017)和《捕鱼》、《凿冰》(2018)等,延续了龚辰宇一以贯之的充满男性气概的叙事魅力,貌似不相干的元素被并置在一起,构成某种类似阿甘本提出的“意指层面的准地层学式的共存”。而《SM》、《洗脚》(2017)和《伊甸》、《花香啼谷》(2018)等非常规式议题似乎突显了绘画“作为潜能与实现之间关系在作品中的一种小心翼翼的地层学记录【1】”的功能。对非常规性议题作品的解读颇具挑战性,从内容上来看,如同托马斯·曼在《死于威尼斯》一书中表达地那样,“几乎每个艺术家天生都有一种任性而邪恶的倾向,那就是承认‘’所引起的非正义性,并对这种贵族式的偏袒心理加以同情和崇拜。”而叔本华认为,人类只有打破意志对于行为本身的控制,才有收获幸福的可能,因为潮水般不停涌动的欲望是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的,生命本身与痛苦相伴。

展览现场,《伊甸》和《花香啼谷》

偶像-伊甸/ Idol- Eden

2018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70×220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