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锋:换一种方式说真话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832   最后更新:2018/05/22 17:42:22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8-05-22 17:42:22

来源:日常陈述 金锋



有时斗斗嘴也是一件挺快乐的事儿!大家都知道是没有恶意的语言“撩拨”,即便说话过分了,其实分寸还是在的。我最近在群里是有意多说了许多话,借东说西蓄意装蒜,这也都是试图换一种方式在说真话。挑逗的语言,有时细腻嚣张,有时故作玄虚,冷不丁地让人难以置喙。思维在棒喝中接龙,语言在断裂中跳跃,不要大智慧,只求小心思,这反倒直接而纯粹。大家都知道,这样斗嘴,背后说的还是艺术,假如你一股脑儿地只说自己的牛逼与灿烂,就有点说不过去。混搭、串味、逻辑无中心,是这种斗嘴都特点,但能感觉到某种观念在其中倒腾,它时而到来,时而离去。


许多群经常是闹得不亦乐乎甚至撕破脸皮的,志大才疏还首鼠两端地吵,再大的学问,在我看来也是意境全无了。既然是一群人,又是各有专攻,这哪有真理在一人手上的?最有学问的人往往是最容易受伤。当真理无意识地变成私器的时候,语言就很容易暴力,这时,再好的学问也不过是一坨屎了。群里的特点是大家看不见,不知对方水有多深,惟有把一切拉平,你还能娓娓道来,算是素养。这有点罗尔斯的“无知之幕”了。有人喜欢养心宁神;有人伪装成龙蛇合一神鬼附体;有人视中医古董为前辈;有人专好政治身体;有人在笔墨中了然天下;有人就喜欢把无组织组织起来;有人什么都玩,想玩转一切;有人用快乐来坚持斗争;有人在字物之间找不对等关系;有人只会理性评判;有人只会道德运算……这样的情景,谁能坦荡?只有拉平一切还能交流的人,还坚持了自己的原则,是真当代。


换一种方式说真话,其实也是不易的。我工作室附近有数家洗脑公司,学员旅游似的来一批走一批,每天鬼哭狼嚎痉挛抽搐,外人看来是完全不正常的。但在他们的集体里,在他们的共同体中,这就是他们的语法,他们在修身出道。这几天深夜的嚎叫,我都听出了美声,还有有节律的颤音,我觉得他们是拉平了一切的,不同的人交了一样的学费,最后唱出了共同的音符。他们莫名地来,带着共同的音符又一起离开了。在他们看来,也许他们是幸福的人,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能够真正面对未来的人。想到这里,我起初的恼怒一下子就平和了,我喜欢上了他们有节律的颤音。


我只是觉得我们在群里斗斗嘴是一件快事,别人的嚎叫难道就不是快事?我喜欢的陌异感,嚎叫给了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