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不速之客” JINGART,做到“高端”了吗?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786   最后更新:2018/05/21 21:58:43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8-05-21 21:58:43

来源:Hi艺术 文:吕晓晨、张朝贝


JINGART艺览北京四日博览会落幕,甚至可以说是在众人的注目、夸赞下华丽亮相又落幕。毫无疑问,光是它的出现就为北京地区的艺博会市场注入了一针“玻尿酸”。(延伸阅读:「Hi话题」可售百万级别作品的JINGART,会是北京的那针“玻尿酸”吗?在精品艺博会成为刚需的今天,如果只是呈现一个不一样气质的博览会,JINGART几乎已经做到了。然而,百万级别的作品究竟能否售出,这个被寄予厚望的团队又究竟能否在北京做一场针对高端藏家的艺术博览会?对于初来乍到的JINGART来说,这栋高楼才刚刚打下了一个地基。


首届JINGART艺览北京博览会现场


百万级别的作品都卖掉了吗?

“可不可以在北京做一场针对高端藏家的艺术博览会?”这是不少业内人士在开幕前就对JINGART的期待;如果说北京此前的两大老牌艺博会更偏重于消费级的话,那么JINGART能不能将北京的艺博会消费水准,提升一个台阶呢?


首先JINGART的定位不是一次纯当代艺术博览会,32家来自世界各地的参展商,汇集了当代艺术、设计、珠宝、古董、钱币等多个门类,但现场并没有令人感觉到这种混搭的不和谐。正如联合创始人应青蓝在开幕前对《Hi艺术》所说:“不管哪个品类的机构,筛选的时候都机构品质是第一位,其次它们带来的作品也是最好的……在有限的机构基础上,尽量把每种类型的展商都请到。

那些常规当代艺术博览会上难以见到的珠宝、设计展位,也在首届JINGART现场


在这份参展名单中,豪瑟沃斯画廊、卓纳画廊、白石画廊、贝浩登等国际画廊近年来纷纷在香港开设了其海外空间作为亚洲窗口,并且都有参加香港或上海博览会的经历,这些画廊此番首度入京,也进一步说明对中国大陆买家甚至是北京买家的期待;而千高原艺术空间、大未来林舍、偏锋新艺术空间、长征空间、香格纳画廊等国内(包括港澳台地区)的画廊,也都是阔别北京博览会若干年后再次回到这里。毋庸置疑,JINGART这个被媒体形容为北京的“闯入者”的博览会,已经为这个城市注入了别样的活力。然而对于画廊来讲,精致、洋气并不构成必须参加的理由,而博览会能够吸引怎样的藏家、重磅的作品能不能卖出去则是更为现实的问题。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份首届JINGART销售报告(统计截止时间为2018年5月20日18时)

位于博览会现场一层入口处的耿画廊,几乎售出了展位上的所有作品,包括560万元的王怀庆雕塑作品,以及定价超百万的苏笑柏、十几万元的蒋友梅作品,而彭薇作品亦有藏家洽谈。画廊现场负责人表示,事实上这些作品销售情况一直不错,而之所以选择来北京,是希望接触一些北京地区的藏家。而那些大件的、便宜的、名家的、好看的作品买气究竟如何,则直接反映了北京市场的活力,以及JINGART所能代表的博览会层次。

而在耿画廊对面,香格纳画廊最外侧展墙上的赵洋作品售出,展位内最贵的张恩利作品(180万元)也换成了一组孙逊作品

玉兰堂画廊带来的206万元的尹朝阳作品在公众开放日前一天售出,此外展位上两件99万元的李津作品、40万-45万元的周春芽最新纸本作品均已售出。


首次试水北京地区博览会的国际画廊卓纳画廊,既有高价位的作品售出,也有亲民的作品成交,其中包括Josh Smith的大型油画,标价1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3.91万元);Thomas Ruff的大型摄影,标价8.5万欧元(折合人民币63.68万元);Oscar Murillo的纸上绘画,标价7.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6.19万元);多件Marcel Dzama和Raymond Pettibon的纸上作品,价格为5000美金至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75万元至14.98万元)不等。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总监许宇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总监许宇表示对总体销售十分满意,也接触了很多本地藏家,达到了画廊想要的效果。“021团队的展商服务一直是非常好的,我们之前没有太多机会能够在华北地区和客人进行面洽,但是这次我们的作品能被这里的客人们看到,这是非常重要的。”

卓纳画廊展位现场,售出作品的价格在5000至10万美元之间


来自日本的白石画廊有十件作品贴上红点,但相比于展位上千万级别的草间弥生,售出的作品多为定价相对便宜的艺术家作品,包括具体派的田中敦子、元永定正。截至展会结束前,画廊表示现场出售的最贵的作品在十几万美元的价位。

白石画廊售出数件作品贴上了红点,包括具体派艺术家的田中敦子、元永定正


豪瑟沃斯画廊继首日售出了一件标价为2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09.76万元)的张恩利的油画,及多件均价为3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2.47万元)的吴大羽手稿作品,据悉后三天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进展。

豪瑟沃斯画廊展位现场,豪瑟沃斯亚洲区资深总监郭慊慊女士表示:“可能大家之前都知道豪瑟沃斯的名字,但对我们具体的工作内容没有那么了解。北京的博览会必须是要来的,虽然让大家养成在一级市场收藏艺术品的习惯,或是在画廊购买高额艺术品的习惯,还需要一些时间……但这次也接触了北京的藏家,甚至是高净值人群,也有新人进场。”


然而并非所有的高单价作品都能够顺利售出:势象空间带来的1500万元的吴大羽作品,白石画廊带来的18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146万元)的草间弥生,卓纳画廊带来的8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42万元)的美国抽象艺术家约瑟夫·阿尔伯斯,贝浩登带来的2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34万元)的朴栖甫,美博带来的320万元的徐累作品,偏锋新艺术空间带来的200万元级别的吉莲·艾尔斯作品等,直至最后一日暂时处于待售状态。

贝浩登售出数件小尺幅作品,包括定价3万欧元(折合人民币22.48万元)左右的哈同作品(下图左),百万级别的朴栖甫“无人问津”

偏锋新艺术空间两件吉莲·艾尔斯作品,分别标价220万元、200万元,目前还未落定

什么作品更受偏爱?

缺席北京博览会三年的大未来林舍,在JINGART博览会VIP首日开幕不到一小时,便售出了三件均价为30万元的申亮的大尺幅作品、两件均价为16万元的赵赵的绘画作品;而在首日VIP之后,赵赵的这批作品也得到了藏家的追逐,均价10万元的小尺幅自画像也几乎售罄。

大未来林舍画廊在JINGART博览会VIP首日开幕不到一小时,便售出了三件均价为30万元的申亮的大尺幅作品、两件均价为16万元的赵赵的绘画作品;而在首日VIP之后,赵赵的这批作品也得到了藏家的追逐,均价10万元的小尺幅自画像也几乎售罄。

大未来林舍负责人 林岱蔚


画廊负责人林岱蔚除了对主办方的规划、藏家引导表示认可之外,也提到了“北京的市场一直没有问题,JINGART之所以能做得好,是因为主办团队有精品消费的服务意识,他们知道怎么服务展商和藏家,开幕前他们为展商提供了水、鲜花,这些小细节都做得很好……我会回北京也是因为对他们有信心。”

诚品画廊除了首日迅速售空的40万-50万元的刘小东最新油画外,还售出数间刘小东版画作品。此外陆亮作品以4万、6万元价格售出两件,画廊现场负责人特别提及,一位新藏家出手爽快。

艺凯旋画廊敲定了五件之前洽谈的作品,每件定价为10万-20万元。杨黎明、许宏翔、李新建等艺术家的作品受到青睐,北京有新买家出手,收入十几万元的作品,但属于艺术消费。展位最贵的丁乙、方力钧作品仍在洽谈。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参展名单涵盖老中青三代艺术家。其中价格均在10万元以内的年轻艺术家作品卖得很好,名单包括李维伊、冷广敏、于霏霏、钱佳华等。本届博览会上,李维伊的米奇不锈钢镜面雕塑很受关注,也成为“JINGART打卡作品”,据悉李维伊的影像和摄影作品均有售出;其中艺术家卜镝作品以30万元售出,而在最外侧展墙上,首次带来的张弓作品也受到很高的关注。

蜂巢艺术中心所带李维伊装置作品,标价三万元,已售。堪称JINGART的“打卡必备作品”。

在一层中庭的凹空间,一系列充满设计感的作品销售情况与作品一样亮眼。展位的灯具、桌具以几万至几十万元的价格售出,最贵、最吸睛的两件大尺寸钟表作品定价六七十万,已有卖家洽谈。


偏锋新艺术空间售出了10件恩里科·巴赫的纸本作品,每件标价2.2万元;而“大件”如价位在150万的谭平作品、200万-220万元的吉莲·艾尔斯的大件作品有藏家有意向。但现场的总体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比如章剑3万-5万元的小尺幅绘画,有新藏家询价但并未售出,相比于之前在画廊的展览时火热的销售情况,博览会现场稍显冷清。

偏锋新艺术空间售出了10件恩里科·巴赫的作品,每件标价2.2万元


美博MEBO SPACE带来的年轻艺术家几乎都有数件作品售出,价格从两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展位最贵的徐累320万元并未售出,美博文化董事长徐娟表示:“销售情况有时候和画廊所带的作品有关系,单价高的作品售出一件就够了,单价低的作品即使卖了很多也不一定有收获,但是JINGART给我们带来的感受很好。我觉得现场有很多人是带着消费的心理来的,接触到主办方带来的一些本地新客户,他们可能不是为了收藏,而是想放在家里装饰。当然,即使是老客户,平时画廊的展览可来可不来,但是他们看到博览会这么丰富的报道,可以逛很多家,这就是博览会的意义嘛。”

美博MEBO SPACE展位,销售火爆,一时人满为患

预约制尽可能保证了中产阶级的入场,显然并未限制“精致的”小资人群。东京画廊售出一件9万元的志村姐弟作品给某国内知名藏家;展位现场一件北川4万元左右的雕塑,看热闹、询价的人多,但无人出手。

千高原艺术空间售出了四五件作品,但都是老客户,作品的价格也多是中等价位,最外侧展墙上标价20万元的杨述作品售出。

势象空间售出一件林延的5万元的小幅作品(右边)——因为负责人不打折,对于藏家也很“挑剔”,所以更多作品目前只是在洽谈中;但据李大钧表示,授权给豪瑟沃斯的吴大羽纸本作品,以3万美元价格迅速售空。

Aye画廊主打贺慕群的作品,最大的油画作品定价175万元,但因为艺术家的知名度对于大众并不响亮,最终确定售出两件7万元的纸本作品。

Aye画廊主打贺慕群的作品,最大的油画作品定价175万元,但因为艺术家的知名度对于大众并不响亮,最终确定售出两件7万元的纸本作品。

HdM画廊反映销售不错,目前正在画廊展出的克洛德·维尔拉作品,定价17万元,很快便被换上新作

HdM画廊现场,朱日新的大尺幅和小尺幅作品均售出两件

长征空间展位,但展位上刘韡的大幅绘画作品换成了徐震作品,一面侧墙的喻红作品换成了一件汪建伟作品。

前波画廊换下两件作品,包括一件13.5万元的付小桐作品及一件8万元的王冬龄作品。

前波画廊换下两件作品,包括一件13.5万元的付小桐作品及一件8万元的王冬龄作品。

德玉堂带来的杨泳梁的作品持续引发关注,因为价格并不低,所以仍在与藏家洽谈;而架上作品,祁磊的绘画比展位最内侧的抽象绘画更受欢迎。


不能庸俗,也不能简单地通俗


“精品路线的博览会是刚需。”这是玉兰堂画廊负责人伍劲在朋友圈中对JINGART的评价。即便是到了博览会最后一日,现场也依然随处可见打扮入时、谈笑风生的青年男女。洋气,只是这个基因来自上海的全新艺博会带给大家的感受之一。偶遇明星、时尚达人、国际藏家这几点,也成了近几年检验一个博览会质量的指标之一。

图片来自于JINGART公众号

美博文化董事长 徐娟


毫无疑问,在颜值上,JINGART做到了。细节小到劝业场入口贴着“禁止带有色饮料入内”的标识,和随时会有安保人员耐心提醒观者不要倚靠以免弄脏大理石围栏,正如美博文化董事长徐娟证实,“毫无疑问这是北京最好的艺博会,应该是压倒性的好评。无论是在宣传上,还是装修和服务上,总有人来问你空调冷不冷,灯光调整、运输作品也很及时,包括卫生间一直非常干净,这些细节让客户有一个很好的体验。”

势象空间负责人 李大钧


没有劲爆的人流,但不少画廊主表示观展人数“正好合适”,在现场,我们已经听到过无数次“这不太像北京”,正如势象空间负责人李大钧谈到JINGART时表示:“就规模而言,它是小的,而就价值而言,它又是高的,大的,甚至是‘上’的,因为它体现的气势是向上的,可以称为是一次有未来和创造了价值的‘高大上’的艺博会……它证明了北京艺术市场具有的巨大潜力,现代化、国际化、高端化是趋势,在艺术品高端市场和艺术品消费市场都有巨大的机会,当然也不能混为一谈。但无论如何,艺术家、艺术机构作为生产和经营主体,应该得到最大的重视。梧桐树高凤凰来,艺术创作和艺术市场都有自身的发展规律、规则,不能庸俗,也不能简单的通俗。


如果只是呈现一个不一样气质的博览会,我们可以说JINGART几乎已经做到了。但它距离百万级别作品可以畅销无阻的专业博览会也确实还有一定距离,然而事实上,JINGART团队也从未如此定位过自己。对于我们所执念的北京地区的专业级艺术博览会,这个大旗如果不是JINGART来扛,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团队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