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季摆拍怪现象:旁边不站一个女人就无法理解艺术品?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622   最后更新:2018/05/19 20:27:47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8-05-19 20:27:47

来源:artnet 文:Ben Davis


苏富比拍卖行工作人员在阿德里安娜·瓦雷让(Adriana Varejao)的《蓝色桑拿》(Blue Sauna)边摆拍,于“Shake It Up Online"摄影师Mario Testino私人收藏品拍卖专场媒体预览会,2017年9月8日,伦敦。图片:Photo by Leon Neal/Getty Images


当处于拍卖季,你又有编辑写作的任务时,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是,你会花许许多多的时间看拍卖报告。你会发现自己陷入了某种故障般循环播放的艺术市场台词,说着市场如何如何稳健发展,以及收藏家如何愿意“为最好的作品支付最高的价格"。当然你还会不自禁地看很多拍卖预览的图片,这些图片才真正占据了维恩图解(编者注:Venn Diagram,又称文氏图,英国逻辑学家维恩制定的一种类逻辑图解)中重叠的空间:在这里,乏味、时髦与奇特三者同时存在。


在这些由媒体机构所拍摄、提供,并用于全球范围内拍卖报道的照片中,最常出现的场景是许多安装人员正在搬画:这为本来极度沉闷的现场图注入了些许活力。如果是拍摄例如去年佳士得拍卖的达·芬奇的《救世主》等著名作品,则你会在照片里这些重要艺术品的四周看到表情严肃的保安,或者表情兴奋的专家们,以凸显其“重要性"。


但是,“拍卖预览"类图片中真正让人注意到的老套拍法是“一名女性略尴尬地站在艺术品旁作为尺寸参照"。这真是太古怪了,而且这样的图片还源源不断。

佳士得工作人员在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救世主》前摆拍,2017年10月22日于伦敦中区佳士得拍卖行的拍照环节。图片:Photo courtesy Tolga Akmen/AFP/Getty Images


这种类型的照片引发了很多疑问:位于照片中角度的这些女性是否真的能看到她们正在观赏的艺术品?为什么摄影师居然还让人坐下拍照?每次拍照前是不是都会出现一个黑洞,吸走那些不瘦、不是白人、年龄不在23岁和33岁之间的人


我们认为这些奇怪的摆拍图片存在的原因很明显——但我们会让一位真正被拍过这些照片的人来解释。


爱丽丝·格雷戈里(Alice Gregory)2012年在《n+1》发表了堪称经典的文章,其中详细介绍了她在苏富比奇怪的办公室文化中的经历,而恰巧文章结尾就讲述了某次一位摄影师要求她在安迪·沃霍尔的一幅《惊恐假发》(Fright Wig)前摆拍的这样一个场景:


“噢,很好。她有一头金发,"摄影师说。我甩了个臭脸。“为了对比效果。"他叹气道。“你会和画里的紫色形成对比。"我听从了他的指示走近那幅画,在距离几英尺外凝视着它,和相机保持45度角。我把身体的重心轻轻地由一边转移到另一边,假装我从来没见过这幅画上的东西。站在这幅画旁边,我是一具展现“无力感"的活标本:为太多、太无意义以至于我无法理解的巨大财富而服务着。“退一点,"摄影师指示。“不,退太多了。对了,就在那。我需要你看起来很渺小。"


因此,受到Hairpin的经典帖子《捧着沙拉独自笑着的女人》启发,我们收集了几年份的这种现象作为示范。让我们来看看长久以来,艺术界照片中的这个古怪现象。


最后,祝竞拍愉快!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在摩哈瑟斯(Bahman Mohasses)的《Il Minotauro fa Paura alla Gente per Bene》前摆拍,2018年4月20日于伦敦苏富比“东方及中东艺术周"媒体预览会。图片:Photo by Chris J Ratcliffe/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在一件中世纪鸭子图案锦绣前摆拍,2018年4月20日于伦敦苏富比“东方及中东艺术周"媒体预览会。图片:Photo by Chris J Ratcliffe/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在蒙妮尔·法曼法玛妮(Monir Shahroudy Farmanfarmaian)的《记忆 I》(Recollections I)前摆拍,2018年4月20日于伦敦苏富比“东方及中东艺术周"媒体预览会。图片:Photo by Chris J Ratcliffe/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在Sohrab Sepehri的《无题(树干与村庄)》(Untitled (Tree trunks and village scene))前摆拍,2018年4月20日于伦敦苏富比“东方及中东艺术周"媒体预览会。图片:Photo by Chris J Ratcliffe/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一位工作人员在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的《红色的早晨(地狱)》(Red Morning (Hell), 1977)前摆拍,2017年9月29日于佳士得伦敦。图片:Photo by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一位工作人员在艾伦·琼斯(Allen Jones)设计的家具、赫尔穆特·纽顿(Helmut Newton)的摄影作品《Charlotte Rampling at the Hotel Nord Pinus Arles, France》(1973),以及Gaetano Pesce的《Moloch Floor Lamp》(1971)前摆拍,2017年9月29日于佳士得伦敦。图片:Photo by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一位工作人员在达明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包括20只活鲤鱼的作品《失去的爱》(Love Lost, 1999)后摆拍,2017年9月29日于佳士得伦敦。图片:Photo by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一位工作人员在一座霍雷肖·纳尔逊(Lord Horatio Nelson)大理石雕像(约1800年)旁摆拍,2018年1月11日于伦敦。图片:Photo by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两位女性在苏富比伦敦的经典大师晚间拍卖之展览中在1336年大师的《圣母的慈悲》(The Madonna of Mercy)前摆拍,2017年12月1日于伦敦。图片:Michael Bowles/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一位画廊助理在本·尼科尔森(Ben Nicholson)的《Sept 58 (Iseo)》前摆拍,2017年11月17日于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图片:Photo by Leon Neal/Getty Images

一位画廊助理在佳士得一场奥黛丽·赫本个人收藏预展时,在一组芭蕾舞鞋前摆拍,2017年9月22日于伦敦。图片:Photo by Leon Neal/Getty Images

一位佳士得工作人员在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1962年红衣主教习作,1971年第二版》(Study of a Red Pope, 1962. 2nd Version, 1971)前摆拍,2017年9月15日于伦敦。图片:Photo by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一位苏富比拍卖行工作人员与恩里科·戴维(左,Enrico David)的《我们作为一个团队》(We Work As A Collective)、可海恩德·维里(中,Kehinde Wiley)的《圣·弗朗西斯》(Saint Francis)以及由奈杰尔·库克(右,Nigel Cooke)的《最卓越的丑恶魔法(与伊基·波普)》(Scandalous Magic Par Excellence (with Iggy Pop))摆拍,于“Shake It Up Online"摄影师Mario Testino私人收藏品拍卖专场媒体预览会,2017年9月8日,伦敦。图片:Photo by Leon Neal/Getty Image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注视着Professore Rossi的白色大理石雕塑《路德》(Ruth),2017年5月19日于苏富比伦敦。图片:Photo by Michael Bowles/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一位工作人员在El Anatsui的《Earth Developing More Roots》(2011)前摆拍,于苏富比伦敦2017年5月12日的现代及当代非洲艺术拍卖会的宣传拍照环节。图片:courtesy 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工作人员在Abdoulaye Konate一幅题为《Composition No. 25 (soleil)》(2015)的艺术品前摆拍,于苏富比伦敦2017年5月12日的现代及当代非洲艺术拍卖会的宣传拍照环节。图片:courtesy 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佳士得工作人员在弗朗西斯·培根的《乔治‧戴尔肖像三习作》(Three Studies for a Portrait of George Dyer)前摆拍,2017年2月24日于佳士得伦敦。图片:Photo by Chris J Ratcliffe/Getty Images

一位女性在雷尼·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心弦》(La corde sensible)前摆拍,2017年2月24日于佳士得伦敦。图片:Photo by Chris J Ratcliffe/Getty Images

一位女性在苏富比“包括Bar-Gera前卫艺术收藏在内的俄罗斯画作拍卖会"(Russian Pictures Including the Bar-Gera Collection of Soviet Non-Conformist Art Sale)预展中站在Dmitri Stelletsky的画作《猎人》(The Hunter)旁摆拍,2016年11月2日于莫斯科。图片:Natalia Kolesnikova/AFP/Getty Images

一位画廊助理在“鲍伊/藏家"拍卖会媒体预览会上与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与大卫·鲍伊(David Bowie)合作的《美丽的宇宙男孩油画》(Beautiful Hallo Space-boy Painting)摆拍,2016年11月1日于苏富比伦敦。图片:Photo by Leon Neal/Getty Images

一位佳士得工作人员在约翰·康斯特布尔(John Constable)的《View on the River Stour near Dedham》(ca. 1821-1822),2016年5月26日于佳士得伦敦。图片:Photo by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在英国德文郡公爵夫人黛博拉·卡文迪许(Deborah Cavendish)个人收藏拍卖会的拍前预览期间与一件猫王电话装饰品摆拍,2016年2月26日于苏富比伦敦。图片:Photo by Justin Setterfield/Getty Image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在英国德文郡公爵夫人黛博拉·卡文迪许(Deborah Cavendish)个人收藏拍卖会的拍前预览期间站在Nicholas Johnson的母鸡模型旁,2016年2月26日于苏富比伦敦。图片:Photo by Justin Setterfield/Getty Image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在英国德文郡公爵夫人黛博拉·卡文迪许(Deborah Cavendish)个人收藏拍卖会的拍前预览期间站在一系列Mitford姐妹肖像照前,2016年2月26日于苏富比伦敦。图片:Photo by Justin Setterfield/Getty Images

一位工作人员站在一系列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的《爵士》版画原件前摆拍,她的倒影被摄影师捕捉其中,2016年2月17日于佳士得伦敦。图片:Photo by Carl Court/Getty Images

一位画廊助理注视着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Despues De Un Puno》,2016年1月28日于苏富比伦敦。图片:Photo by Ben Pruchnie/Getty Images

一位工作人员在一场媒体预览会上站在安东尼·范戴克爵士(Sir Anthony van Dyck)的一幅绘画《亨利埃塔·玛利亚皇后的画像》(Portrait of Queen Henrietta Maria)前摆拍,2015年12月4日于苏富比伦敦。图片:Photo by Carl Court/Getty Images

一位工作人员在弗兰茨·马克(Franz Marc)1991年的作品《Gemsen》,2015年6月19日于佳士得位于伦敦国王街的拍卖行。图片:Photo by Rob Stothard/Getty Images

一位工作人员注视着亨利·摩尔(Henry Moore)的雕塑作品《Reclining Figure No. 2》(构思于1952年),2015年6月19日于佳士得位于伦敦国王街的拍卖行。图片:Photo by Rob Stothard/Getty Images

一位访客在佳士得纽约“艺术家的缪斯:精选晚间拍卖"预览期间欣赏艺术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Femme Debout》,2015年10月9日于伦敦。图片:Photo by Ben Pruchnie/Getty Images

一位访客在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预览期间欣赏艺术家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的《Cote Chipote》,2015年10月9日于伦敦。图片:Photo by Ben Pruchnie/Getty Images

一位画廊助理在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预览期间欣赏艺术家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的《The Brigadier》,2015年10月9日于伦敦。图片:Photo by Ben Pruchnie/Getty Images

一位画廊助理仰望着2015年4月10日在苏富比伦敦展出的安迪·沃霍尔的《超人》(1981)。图片:Photo by Mary Turner/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一位女性坐在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1888年的作品《昂蒂布高原风景》(Antibes, vue du plateau Notre-Dome)前,该作品于2014年6月18日在伦敦的苏富比拍卖行展出。图片:Photo by Rob Stothard/Getty Image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在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927年的作品《红,蓝,灰》(Composition with Red, Blue and Grey)前摆拍,该作品于2014年6月18日在伦敦的苏富比拍卖行展出。图片:Photo by Rob Stothard/Getty Image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观赏卡纳莱托(Canaletto)的《Venice, a view of Piazza San Marco looking east towards the Basilica》,2014年11月28日于伦敦。图片:Photo by Rob Stothard/Getty Images

一位苏富比工作人员观赏J·M·W·特纳(J.M.W. Turner)的《从阿芬丁山俯瞰罗马》(Rome, From Mount Aventine),2014年11月28日于伦敦。图片:Photo by Rob Stothard/Getty Images

一位佳士得工作人员在胡安·格里斯(Juan Gris)的《静物与桌布》(Nature morte à la nappe à carreaux)旁摆拍,2014年1月30日于佳士得伦敦拍卖行。图片:Photo by Dan Kitwood/Getty Images

媒体预览会上的工作人员在意大利艺术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雕塑作品《Chariot》旁摆拍,2014年10月10日于苏富比伦敦。图片:Photo by Carl Court/Getty Images


文:Ben Davis & Julia Halperin

译:Zini Zh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