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青蓝×包一峰:在北京“心脏”的劝业场,JINGART能打开全新局面吗?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142   最后更新:2018/05/15 20:11:59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8-05-15 20:11:59

来源:Hi艺术 吕晓晨


中国首个双城博览会,ART021的姊妹篇——JINGART即将在毗邻天安门的北京劝业场亮相。天安门是北京的心脏,这个无论在地理位置还是建筑气质都恰到好处的场馆,也正好呼应了“艺术在心,艺览北京”的slogan。“当代艺术+设计+珠宝+瓷器+钱币”混搭的方式,也让我们不免好奇:“这将会成为中国版的TAFAF或者Frieze Masters吗?”“未来会进驻农展馆吗?”“JINGART能为北京博览会市场带来振奋吗?”“现在国内的博览会数量会过剩吗?”相信大家心里还有更多问号,我们都帮你们问了其中两位创始人了。拥有五年博览会经验的他们,非常自信地告诉我们:国内的市场是相当大的,北京不会没有我们的生存空间!

左:ART021&JINGART创始人 应青蓝

右:ART021&JINGART创始人 包一峰


首届JINGART艺览北京博览会


VIP(仅凭邀请函):

2018年5月17、18日(星期四,星期五)

公众开放:

2018年5月19 - 20日(星期六,星期日)

地点:北京劝业场(廊房头条17号)




首届JINGART展场,位于劝业场


北京不会没有我们的生存空间

Hi艺术=Hi   应青蓝=应  包一峰=包


Hi:JINGART还有一周就要跟大家见面了,此时心情和当时首届ART021开幕前的心情相比如何?

包:比ART021第一年踏实多了。当时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做过博览会,只是以前看过别的博览会。当首届ART021搭建完成之后,我们心里的石头落地一半了;第一天预览结束后,觉得基本上我们已经算是成功了。虽然我们有了五年上海的经验,但是对北京的市场来说,我们没有那么熟悉,并且也都不住在北京,包括在北京做展会的流程跟上海也不太一样。


应:有点像回到五、六年前,也是很忐忑,因为毕竟还是进入一个新的地方做第一届。但是有五年的ART021的基础作为加持,所以现在比起当时信心还是足了很多的。

约瑟夫·阿尔伯斯 《向方形致敬》 61×61cm 美森耐牌纤维板上油画 1963

© 2018 约瑟夫与安妮·阿尔伯斯基金会/纽约艺术家协会,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 《玉米穗》206×138cm 纸上喷墨打印,夹子 2017

第1版(共1版),艺术家版1版

(©Wolfgang Tillmans,图片由卓纳画廊提供)


Hi:北京这几年的博览会市场明显不如上海活跃,并且这里此前已经拥有两个老牌博览会。当初决定进入北京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可能面临的竞争以及博览会市场疲软的状况?

应:我们有考虑到,但是我们当初做ART021的时候,上海连一个当代博览会都没有,那才是真的疲软;ART021诞生后,上海出现了十七八个博览会。我觉得还是事在人为。而且北京现有的博览会定位和我们不一样,不同形式的博览会有不同的存在价值。


包:市场疲软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因素,比如这两年股票市场一直不好、国家对外汇的管控、对房屋限购等。现在国外博览会越来越多,中国藏家去国外博览会购买国际作品,可能对国内的博览会也有一定的影响。我认为重要的是画廊带什么样的作品来,或者主办方提供的服务对于藏家的吸引力有多大。北京市场是相当大的,不会因为已经有两个博览会就没我们的生存空间了。而且JINGART的定位和北京现有的博览会不一样,甚至和ART021也不一样,否则的话就相当于我们自己的两个博览会直接“对打”。JINGART并没有把“当代”二字放进去,只是强调这是个艺术博览会,因为我们也会加入更多元化的元素,能更符合北京藏家的收藏习惯。我们一直说今年第一年是先来练兵的,先把所有流程走顺,然后明年再看我们要做怎样的改变。

路易斯·布尔乔亚 《情侣》121.9 x 66 x 38.1cm  铝 悬挂式 2003

© 伊斯顿基金会 / 纽约VAGA 授权,摄影:Christopher Burke,图片:伊斯顿基金会,豪瑟沃斯)

吴大羽 《无题 122》 35.6×30cm 布面油画 约1980

摄影:李雨涵,图片:吴大羽艺术基金会,豪瑟沃斯画廊)


Hi:此前国内还没有出现过双城博览会,ART021迈出这一步的信心支柱是什么?

应:北京是文化重镇,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博览会诞生。这里的市场这么大那么好,为什么不来试试看呢?我们怀着谦虚谨慎的心情来看一看北京的市场,试试水。而且在近现代艺术、古董、瓷器各个方面,北京的地位无法撼动。所以在定位上我们也考虑了不同城市的特点做了相应调整,我们不会把ART021拷贝过来。


包:简单来说,其实是我们公司的业务要扩大,但是在上海,ART021去年基本上拿了上海展览中心的整馆,除了一楼,因为我们觉得场馆一层的整个动线、光线、层高可能都有些问题。所以从公司还是要进一步发展这个层面考虑,可能接下来就是要做一个新的博览会。我们做了很多调查,去了很多不同的城市,但最终觉得还是北京最合适。不管从画廊的数量,还是美术馆的数量、艺术院校的数量,包括藏家数量,北京是除了上海以外现在最合适做博览会的地方。

吉莲·艾尔斯 《瑞亚之钹奏响的地方》244×210cm 布面油画  1986 -1987

(©偏锋新艺术空间)

谭平 《无题》 200×300cm 布面丙烯 2014

(©谭平,图片由偏锋新艺术空间提供)


Hi:JINGART的参展名单中,除了画廊,还有经营首饰、珠宝、瓷器、钱币的机构,这种“混搭”方式是否存在利弊?又如何避免产生弊端?

应:有很多国际知名博览会,无论是Frieze还是TEFAF都是混搭的,当代艺术、现代艺术、珠宝、古董、钱币、书籍等门类都在一起,仍然让人感觉很和谐,因为所有机构的品质都是在一个层面上的,而不是把一些参差不齐的混搭在一起。不管哪个品类的机构,我们筛选的时候都把机构品质放到第一位,其次它们带来的作品也是最好的,这是我们筛选标准。第一年不想做得太大,所以严格限制了参展机构数量,数量太多也会对我们服务各方面产生更多不便。在有限的机构基础上,我们尽量把每种类型的展商都请到,比如设计两三家、珠宝两三家这样。

包:你看TEFAF,以前只有经典传统的东西,这两年开辟了当代的板块。一个如此成熟的博览会,他们都考虑要把当代部分加进去,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在当代里面加入其他的元素呢?不管钱币也好,还是瓷器也好,它的每件作品的单价相对来说都是比较高的,门槛也较高。我们是这样想的:如果让这个圈子里面的一部分人,能够同时关注当代艺术那不也很好吗?

贵芙蓉红宝双指戒-公主版

(©ANNA HU HAUTE JOAILLERIE)


北京的市场不输给上海,

我们对此有信心

Hi:JINGART公布的名单中有很多国际画廊,此前他们只参加过香港巴塞尔、ART021或者西岸,此次是第一次进驻北京。团队做了哪些努力,让这些画廊主此次能够放心前往北京?

包:经过五年的ART021,很多国际画廊也认识了很多国内的藏家,有一大部分是在北京的藏家,所以这已经建立了非常好的基础;同时北京的一些美术馆也有和国际大画廊有合作的,所以这个过程中这些国际画廊也积累了媒体资源、机构资源,他们其实非常看重北京市场。我们都认为北京的收藏家实力其实不输给上海。同时我们也做了一些相关的工作,希望能够把不同的藏家资源带到北京。


应:这得益于我们长期的积累。这么多年这些国际画廊和我们在上海合作,说明这些画廊对我们ART021的品质和服务有极大的认同。过去十几年,他们从来没有来参加过北京的艺博会,这些画廊主完全可以观察几年,等到我们JINGART做得已经成熟了再加入。但是第一年他们就和我们携手并进来北京“冒险”,说明对我们有极大的信心,愿意和我们一起成长,这种信任和友谊是我们双方相互的。

李津 《北白川美食》 53×230cm 纸本设色 2018

(©玉兰堂画廊)

尹朝阳《青绿》 80×100cm 布面油画  2018

(©玉兰堂画廊)


Hi:JINGART陆续公布的画廊剧透中,有不少画廊都带了“大货”,可以提前跟我们做个剧透吗?

应:这次的亮点有很多,比如豪瑟沃斯带来了布尔乔亚、吴大羽;白石画廊带来了草间弥生,以及具体派和物派的领军人物;贝浩登带来了单色派大师朴栖甫的作品;Blain丨Southern带来了达明·赫斯特……同时也有周春芽、曾梵志、尹朝阳等中国艺术家的重磅作品。

张弓守护真理》 160×140cm 布面丙烯2017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蒲英玮 《录影备忘录-斯洛伐克女孩》 单屏录像 2018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Hi:对北京市场的信心来自哪里?这里能消费掉西方顶级画廊带来的明星作品吗?

包:虽然大牌画廊带来了顶级的艺术家,但是这些作品并不是艺术家们最贵的作品。画廊当然也会对在北京带什么作品有自己的判断力。说实话,我们都没有百分之百地判断说这件作品一定能够卖掉。很多画廊前期已经跟我们一起做了预热工作,包括把PDF文件先发给藏家,甚至有一些他们比较定向地认为哪几个藏家可能会喜欢哪个类型的作品,就把这个作品带过来。信心其实是来自两方面的,一方面来自藏家,一方面来自画廊本身。我们也会给到画廊一些很好的建议,大家共同来完成作品的选择。


应:我觉得北京的市场绝对可以,北京有很多藏家,他们在世界各地的博览会中表现得都非常专业,并且收藏过很多大牌的作品。我觉得北京本土缺乏这样一个品牌和机会,所以这次除了北京的藏家,我们也邀请了全国各地的很多藏家。

Damien Hirst 《Shark's Jaw with White Rose and Butterflies》182.9×121.9cm 2008

(©Blain|Southern,Courtesy the artist and BlainSouthern, Photo Peter Mallet)

Jake & Dinos Chapman 《The Last McSupper I》 21.3×43×30.3cm 2003

(©Blain|Southern,Courtesy the artists and BlainSouthern,Photo Peter Mallet)


Hi:香港巴塞尔之后,不少国内的画廊主对国际资本对中国本土画廊的态度是有情绪的。所以JINGART此次需要平衡这个问题吗?

应:从ART021就可以看出,我们是立足本土的博览会,并且没有拷贝任何一家艺博会的名单,也不是要做全盘西化,我们百分之六七十的参展商都是来自国内。我觉得同等平台的对话很重要,所以我们要搭建一个公平、公正的平台,让好的画廊、好的艺术家在上面交流。

杨福东 《南浦大桥上的猎人》 150×101cm 摄影 | 彩色喷墨打印 2003

(©香格纳画廊)

梁绍基 《平面隧道》 145×145cm 装置|蚕丝 2015

(©香格纳画廊)


在北京的“心脏”

Hi:第一次亮相选择了劝业场,原因是什么?

包: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是我反过来会问,你们觉得有什么场地更合适?如果有的话,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给我建议。

因为我们自己的公关公司也在北京做过非常多的活动,要在北京找到一个地理位置合适、有足够停车空间,然后能搭出来够高够大展位的地方很难,目前为止我没有找到第二个比劝业场更合适的空间了。但是明年就很难说了。毕竟劝业场离天安门广场太近,货车进出会受限制,所以布展、物流会有很大的挑战。包括很多客人一听到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就会觉得这个地方容易受到交通管制、不方便之类,他们心理上可能会有一点点阴影。我们是一个新的博览会,又在北京这样一个中心来做,JINGART的口号是“艺术在心,艺览北京”,“艺术在心”的英文翻译是“ART IN THE HEART”。HEART是心脏的意思,北京是中国的心脏,天安门是首都的心脏。所以一定程度上,这也是我们希望能够以此表达我们对艺术的热爱,和对北京的信心。


应:首届ART021的时候,我们也是选择了一栋上海的老房子,这也是创始人的情结吧!劝业场这栋楼和我们第一年创业做ART021时有点像,而且规模正好。这栋建筑很精致,环境也比较私密的,可以让大家有深度的沟通。并且它的历史背景也让它和一般的展览地点都不一样。硬件上,劝业场下面就有一个600车位的停车场,我相信是车位足够了;并且周边的餐饮服务也都非常方便,星巴克、MUJI酒店也都有。位置就在天安门旁边800米转弯就到,路线非常方便。

丁乙 《十示-94-4》 140x160cm 布面综合材料 1994

(©艺凯旋画廊)

许宏翔 《好风景NO.7》 200×260cm 布面油画 2017

(©艺凯旋画廊)


Hi:劝业场的建筑本身就是一座美轮美奂的艺术品,这对布展和呈现效果提出了哪些考验?

包:劝业场是一座保护建筑,内部也有隔断,所以很难有太大的发挥,我们目前只能在避开所有的消防设施或者不能遮挡某些设备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把展线拉长。我们会把上海的搭建团队带来北京——其实北京我们也是有团队的,他们搭建肯定没有问题,但是他们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跟画廊建立沟通可能有点困难,所以我们还是请了上海的团队,他们已经有了五年和画廊打交道的经验,这次会和北京的施工团队共同打造JINGART的布展。虽然说成本会高一些,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质量,并且保证跟展商的交流畅通。

申亮 《2018NO.1》 241×118cm 丙烯、中性彩笔、铅粉、蝴蝶粉、纸本 2018

(©大未来林舍画廊)

赵赵 《自画像》 每张35×27cm 布面油画 2016

(©大未来林舍画廊)


Hi:首届JINGART有公众售票吗?

包:第一届我们更希望增加关注度,所以采取的是网上预约登记的方式,不售票。加上场地离天安门很近,对场地人数也有一定限制,所以不可能卖太多票。


Hi:有消息说明年JINGART会进驻农展馆,是直接和艺术北京竞争的意思吗?

应:没有,我们没有说明年要去农展馆,并且JINGART和艺术北京的定位也不一样,所以不存在竞争。

包:首先JINGART第一届暂时不考虑农展馆,我们想把今年做完以后,回去开会再梳理一下,然后再来做一个比较理性的决定。现在还不能随便说明年去哪里,包括农展馆也会有档期问题,甚至包括我们要选哪一栋楼、怎么样来做、找哪些专业的建筑师、设计师一起来做,都是需要经过深思熟虑的。

王川 《宋庄之十七》162×194cm 布面丙烯 2016

(©千高原艺术空间)

杨述 《人体2号》 90×70cm 布面油画1990

(©千高原艺术空间)


中国市场这么大,

品质好、定位对的艺博会永远不会过剩


Hi:算上JINGART,今年国内会新增四个博览会,你会认为目前艺博会数量过剩吗?又如何看待这些竞争对手?

包:今年新增的博览会其实不止四个,比如北京的半岛酒店会还会有一个酒店艺博会。过剩的问题可能要让每一个博览会的创始人来回答吧,单从我们一个博览会,不足以看到整个全盘是怎样的状况。从我们来说,首先我们是三个人自己掏钱出来做了这样一个项目,希望能够在收支方面做到基本平衡,虽然第一年肯定是不可能赚钱的,但是我们也希望未来能够有比较好的发展,并且通过我们第一届的定位,更多的藏家和画廊都能认可我们。今年我们是邀请制,明年可能就会有报名甄选的过程。从报名的数字,我们就能够看出大家对市场是否真的乐观,对我们有没有信心。只有竞争,大家才有动力,才会向前发展,这是好事。当然在竞争中大家要找到自己的定位,然后才能够共同进步。


应:过剩和不过剩基于博览会品质和定位对不对,如果品质好、定位对永远不会过剩。中国市场这么大,有那么多城市需要文化和艺术的交流。如果说过剩,未来可能会淘汰一些定位不对的,或者是盲目跟风的那种博览会。博览会之间也相互会有竞争,我觉得是良性的,如果一家独大,那么这个博览会永远做得很糟糕,有竞争才会有进步,才会促进一个好的市场。

刘小东  《小南瓜》 23×33cm 布面油画 2018

(©诚品画廊)

陆亮 《林中路》 60×90cm 布面油画 2013

(©诚品画廊)


Hi:首届JINGART都有哪些赞助?

包:目前有保时捷、宇舶表的赞助。老实说,让一个品牌赞助展期四天的活动其实是很难的,毕竟我们不是一个长达三个月的展览,四天密度太高、太强,可能说宣传期、人流量都要有一个很好的回报,品牌会觉得入驻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还有一个问题,今年因为场地有限,画廊展位都很紧张了,所以除了媒体广告置换和户外宣传,我们很难给到赞助商现场的展位空间。所以从这个考虑,我们今年没有选择太多的赞助商。

克洛徳·维尔拉 《2015-072》 97x80 cm 丙烯、织物 2015

(©HdM画廊)

郝世明 《出石No.2》 54×35×43cm 石上丙烯,雕刻 2018

(©HdM画廊)


Hi:三位主创人员在JINGART中的工作角色是如何分配的?和操作ART021相比,都有哪些异同?

应:我们三个基本保持了ART021的分工,包老师做过多年的奢侈品公关,他对高品质的展览呈现和现场活动的把控非常有经验,包括JINGART视觉上的呈现他也是亲力亲为;我要负责对接奢侈品牌和赞助商,把品牌和艺术融合在一起,这也是我的强项,以及我还要负责政府关系等;David在学术上对参展画廊及作品进行把控,加上他本身是也是藏家,知道藏家的喜好和方向。虽然我们分工明确,但是三个人的工作也是交融的,不是说这件事你干了我就不去做了,共同齐心协力把事情做到最好。

菅木志雄《无题》 54x23x4.5cm 颜料 纸板 1983

(©东京画廊)

叶剑青《微风》 150×200cm 布面油画 2015

(©东京画廊)

首届JINGART艺览北京博览会完整展商名单

· 千高原艺术空间 A THOUSAND PLATEAUS ART SPACE

· GALLERY ALL

· AYE 画廊 AYE GALLERY

· BLAIN|SOUTHERN

· 前波画廊 CHAMBERS FINE ART

· 杜梦堂 GALERIE DUMONTEIL

· 诚品画廊 ESLITE GALLERY

· 美术文献艺术中心 FINE ARTS LITERATURE ART CENTER

· 豪瑟沃斯画廊 HAUSER & WIRTH

· HdM GALLERY

·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 ANNAHU 高订珠宝 ANNA HU HAUTE JOAILLERIE

· 耿画廊 TINA KENG GALLERY

· 大未来林舍画廊 LIN & LIN GALLERY

· 玉兰堂 LINE GALLERY

· 德玉堂画廊 MATTHEW LIU FINE ARTS

· 长征空间 LONG MARCH SPACE

· 美博空间 MEBOSPACE

· 55号院子艺术空间 NO.55 ART SPACE

· 北京艺门画廊 PÉKIN FINE ARTS

· 贝浩登 PERROTIN

· 偏锋新艺术空间 PIFO GALLERY

· QIUFINE JEWELRY

· 香格纳画廊 SHANGHART GALLERY

· 势象空间 SHIXIANG SPACE

· 艸居 SOKYO GALLERY

· 东京画廊+ BTAP TOKYO GALLERY + BTAP

· ·凯旋画廊 TRIUMPH GALLERY

· 白盒子收藏 WHITE BOX

· 白石画廊 WHITESTONE GALLERY

· 正观堂 ZHENG GUAN TANG ORIENTAL ART

·卓纳画廊 DAVID ZWIRNER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