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东新片《明日早朝》杀青,唯美与废墟中遭遇困境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467   最后更新:2018/05/08 15:56:55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18-05-08 15:56:55

来源:凤凰艺术 王桦



▲ 《明日早朝》“凤凰艺术”现场报道视频



2007年,《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发行二十周年纪念版,周国平先生在前言中这样写道:

“那么,现在来出版这个纪念版,莫非是为了怀旧?显然不是。尼采所揭示的现代人精神生活的问题,包括传统价值的崩溃,信仰的空白,自我的迷失,文化的平庸,在今天并不是解决了,反而是更加尖锐了......在转型日益深入和艰难的今天,一方面,思潮早已消退,另一方面,病象业已明显,人们也许可以更加冷静也更加具体地思考尼采所揭示的问题了。”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新电影计划2018》自述

杨福东电影《明日早朝》打板,最多一个镜头拍摄了64遍

艺术家杨福东的新电影《明日早朝》,结束了在上海龙美术馆的室内拍摄工作,历时一个月的拍摄过程也已按计划得以呈现。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新电影计划2018》开幕现场

▲ 《明日早朝》主创团队亮相

▲ 从左至右,依次为艺术家杨福东、演员谭卓、演员吕律来

▲ 艺术家杨福东在展览开幕式上致辞

▲ 艺评家陈履生在展览开幕式上致辞

▲ 龙美术馆馆长王薇在展览开幕式上致辞


现场,自然是可以被设想为对过去记忆的某种杨福式的重组,而透过他的重组,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30块布满尼采语录的画布屏幕与30部“早朝日记”影像内容相并置,300多条文字与百余条影像画面循环播出,而屏幕上的某一段文字可能正是演员的对白。

▲  翻拍自《早朝日记》

“以尼采作编剧”,这是一个多么浪漫又不失幽默的妄想,与那些“差不多每一个句子都温柔地把握了深奥之义与戏谑风格”并置或交织的精致图像,最终又将呈现出怎样的视角或者现象?


北宋朝堂与尼采文本,严肃的哲学语言被导演在拍摄现场随意性抽取作为台词对白,并伴随着表演者无比投入的语气、手势及面部表情娓娓道出。如此突兀中,刺激与悬念接踵而至,荒诞,又充满蛊惑。可以肯定的是,杨福东通过对历史进行循环的再利用的方式,又一次打造出强烈的个人风格。

▲ 展静帧电影单元,龙美术馆 2楼展厅

▲  展览现场,尼采语录屏

反响之热烈出乎我的意料,读者来信如雪片般飞来,一再被列在大学生最喜爱的书籍之榜首,在新潮青年艺术家群体中也获得了众多的知音。”


——周国平


1885年,尼采在其经典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本写给所有人及不写给任何人的书》中正式提出了永恒轮回的理论,紧接着,在《善恶的彼岸》(1886年)和《道德谱系学》(1887年)这两个集子中,尼采高喊出一个惊世骇俗的口号:重新估定一切价值!杀死上帝!以摧枯拉朽之势将西方世界陈旧僵化的道德价值彻底击毁,并为超人的即将到来而铺平了道路。


一个世纪后,学者周国平先生先后出版《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悲剧的诞生--尼采美学文选》、《尼采与形而上学》三本著作,并翻译出版了《偶像的黄昏》。这些箴言警句所传递出的极具煽动、破坏、颠覆、反抗的能量有如病菌在知识阶层中传染并发酵着,像是一道闪电划破了漫漫长夜,并酝酿出一种对文化历史与道德价值的重新审视和深度批判。


在那个国门刚刚打开的年代,大量现代西方思潮的涌入,令知识阶层与青年学子贪婪地浸淫于各种理论与观念中,谈论尼采、弗洛伊德、萨特、加缪以及海德格尔渐渐成了一种时代风尚。

▲  电影拍摄中的部分照片


1971年出生的杨福东,也正是这个新潮青年艺术家群体中的一份子。尼采的那些思想或是警句,无论如何,都在他的大脑深处形成了一个又一个褶皱;而这样一个大胆的电影拍摄计划,无疑也暗示着步入成熟期的杨福东对于其自身成长痕迹的探勘与回溯。

▲  “凤凰艺术”专访艺术家杨福东

▲ 《明日早朝》拍摄现场,演员吕律来 ©杨福东

▲ 《明日早朝》拍摄现场,演员谭卓  ©杨福东


"接受这么一种必然的到来,接受废墟与荒芜,如同接受生命。"

——尼采

▲《明日早朝》生命之塔拍摄场地 龙美术馆 地下展厅 (3.24 - 4.25 )

依循《明日早朝》电影的三个结构,龙美术馆的空间被彻底打破,美术馆入口处的一层大展厅以及阶梯式下沉展厅被分别打造成"宋代朝会"及"生命之塔"两个壮观又诡异的开机拍摄场景,中间区域则以大小不等、错落有序的30块语录屏幕作为连接,在每一个空间入口处,又都别有用心设置了铁栅栏、铁门作为隔断。


拍摄期间龙美术馆转换为片场并对所有前往的观众开放,这意味着无论是拍摄过程、化妆、道具、美工、灯光甚至是导演与演员、摄影之间的交流全都一览无遗。


而观者在现场所带来的各种偶发性因素(声音的、视觉的)也将可能会出现在后期剪辑制作中,如杨福东所言:“……我们在电影院里看到的那部电影才是它的标准吗?被剪掉的是什么?什么是该留下的?我们丢掉的是什么?发生的一切他们去了哪里?……发生的,正在发生的……或许……过程即电影。”当我们将其中的电影一词置换为历史,也许不失为一条走入《明日早朝》的方便路径。

▲ 《明日早朝》龙美术馆 1楼展厅

▲ 《明日早朝》拍摄现场:沙漠之臣

▲ 《明日早朝》手稿,杨福东


随着电影拍摄的进程,“生命之塔”已被“荒芜之塔”、“雪之塔”取代,一片死寂的现场,蜘蛛网缠满勾栏,只剩下断壁残桓;威严的大殿也消失了,场景转换为草棚、马厩、校场,最终以苍凉沙漠为尾声结束了影片的馆内拍摄。


这其中,朝堂之争、百鸟朝凤与七子夺嫡、后宫争宠,以及校场比武之类的文武戏陆续登场,新老皇上、太子储君、文武大臣、太监与后宫嫔妃、宫女们在现场穿梭。在这场流动的排演中,事物的生灭变幻与永恒轮回过程若隐若现,对于过往历史、文化以及权力、欲望的想象交织着、酝酿着;在这些支离破碎中,我们似乎无比清晰地捕捉到我们的幻觉。

▲ 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拍摄现场 © 杨福东


导演杨福东此刻像极了一位现象主义者,借助感受、感觉、感知、感性的充分调动,透过耸立的废墟、荒凉的大漠,支离破碎却又格外清醒,呈现出一个偶然与必然、生命与意志、记忆与遗忘并存的现象世界。


“文化就像是薄薄的苹果皮,鲜艳的薄皮底下,包藏的是激烈的混沌感。”——尼采


电视和电影的产业化、娱乐化已将观众培养成训练有素的人,他们习惯和期待的是浓缩的叙事,紧张的剧情和酷炫的动作场面,并伴之以与我们的情感产生呼应的各类声音背景。大众文化对于我们的生活,尤其是政治、精神以及文化、审美等方面的影响已无处不在,杨福东则一直对此保有强烈的兴趣。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学界发起了针对大众文化的大讨论,在一片批评声中,《东方》发表了李泽厚先生与王德胜先生的对谈。


其中李泽厚的思想见解可谓影响深远,“当前知识分子要与大众文化相联系,......大众文化不考虑文化批评,唱卡拉0K的人根本不会去考虑要改变什么东西,但这种态度却反而能改变一些东西,这就是......对正统体制,对政教合一的中心体制的有效的侵蚀和解构。”这种认识为当时更为年轻的一代艺术家或是知识分子开辟了一条全新的思路。


此次《明日早朝》中大部分情节正是来自于近些年大众们津津乐道的帝王剧、宫斗剧等历史剧中的俗套桥段,通过这种对历史演绎的戏仿,杨福东彻底跳出了那种粘稠暧昧的、仿佛期待重返往昔的伤感浪漫和怀旧情愫。尼采语录的运用,不仅强化了作品对于社会现实的视觉回应力度;语言,也作为一种暗示,传递出图像自身难以表现的多重意义。

▲ 《明日早朝》新电影拍摄现场


《明日早朝》这种图文并茂的呈现方式,无疑激发着观众自觉或不自觉的丰富联想,图像与文字的结合自动生成出无数的有关历史的、记忆的关联。有心的观众在这种戏谑式的模仿中,必然会藉由自身的历史认知和图像经验展开天马行空的想象和诠释。


当尼采语录被皇上、太子、大臣、嫔妃、太监及宫女等等不同角色一一道出之时,是否意味着杨福东内心深处所渴望已久的大众文化与影像艺术之间的行动实验?在所有文化都已成为大众文化的当下,我们又将如何解读历史、权利、道德,如何看待欲望、人性和生命意志?尼采可曾斩钉截铁表示过,实况是没有的,一切都是流动的,抓不住的,躲闪的。在寻求对上述问题的全新阐释之际,《明日早朝》的无数可能性即由此打开。


电影的质量是由观众能够在多深的程度上发挥想象力来决定的。——阿巴斯

伊朗导演阿巴斯说过“我的电影和我呈现给观众的东西只是供人们发挥创造性的起点。通过让事物开放,就有了无尽的、深不可测的空间,供人们遐想。电影的质量是由观众能够在多深的程度上发挥想象力来决定的。太多电影诱捕并俘虏我们,它们宣扬信息或讲述现成的故事,然后要求我们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做出反应。我的电影朝任何观众想要的方向发展。”


杨福东的《明日早朝》,通过将具体时间、人物与线索的隐匿或架空,让观众获得了极大的想象与游牧体验;而语言文本与电影画面的结合则制造出诸多意料外的关联,杨福东将尼采的诗学与接受偶然性发挥至极,巨大的张力也由此形成。其中实验影像与流行文化之间的对话,为建立一种新的公共文化空间和文化场域提供了探索的可能。


最重要的是,《明日早朝》利用影像装置的开放性,赋予了观众极大的观看自由和行动自由。进来的每一位观者都可以随心所欲走向任意一块屏幕,可以否定、离开,或是回转。


如果他们/她们愿意充分调动起各自的经验为电影中的人物、色彩、画面或声响、音乐而倾注个人的喜怒哀乐,并在流动的场域中展开或连贯或跳跃的解读,那么,在这些碎片化的任意链接中,在充满差异性的想象力中,这部打破创作维度的新电影,将以收获千万部不尽相同的《明日早朝》而得以真正意义上的完成。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现场花絮

▲ 《明日早朝》展览现场的化妆间

▲ 电影拍摄团队在《明日早朝》展览现场

▲  《明日早朝》拍摄场地:生命之塔

▲《明日早朝》拍摄场地:雪中之塔

▲ 现场观展的人们,登上“荒芜之塔”

▲ 《明日早朝》拍摄现场:沙漠之臣

▲ 拍摄现场观展的人们

▲ 电影拍摄团队与观众在《明日早朝》展览现场


展览信息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海报


展览标题: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

展       期:2018.03.24 - 2018.06.03

展览地点:龙美术馆(西岸馆),上海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票       价:单联门票50元/人;双联门票80元/人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