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廊食物链要重组了吗?建议艺博会征收“劫富济贫”税只是个开始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259   最后更新:2018/05/06 17:29:16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8-05-06 17:29:16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现场,图片来源:Patch


要求大画廊承担更高的艺博会费用来支持小画廊,是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在柏林某峰会上的提议。4月25日,卓纳在纽约时报的艺术领袖论坛上建议艺博会应该向顶尖画廊“征税”,以保证较小的画廊有机会参与这类活动。“当你赚的钱多了,你要交的税也会增多,”他说,“我非常愿意在艺博会上展出时付更高的价格,如果这意味着更多小画廊能参与进来。”卓纳还补充道,艺博会为此应该起领导作用。


他的建议得到了众多蓝筹画廊主的支持。然而,参与纽约弗里兹艺博会 Frame 单元的各新兴画廊认为,虽然卓纳提议的意愿是积极的,但它过于简单,而且并未指出行业内更为艰巨的挑战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 Frame 单元,图片来源:FRIEZE


向大画廊征税难以解决根本问题


洛杉矶画廊 Château Shatto 总监奥利维亚·巴雷特(Olivia Barret)认为,保障小画廊的生存对于大画廊来说也有好处。她认为卓纳的提议是“善意的”,然而也是“现实的”,因为在艺博会上,因小画廊的参与培养的市场,最终服务于大画廊的利益

Château Shatto刚刚为艺术家 Helen Johnson举办了一场个展,图片来源:Château Shatto


巴雷特举出一个实例——伦敦藏家凡妮莎·卡洛斯(Vanessa Carlos)早前在艺博会的出席对于卓纳画廊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卓纳画廊正在代理的艺术家正是最初被卡洛斯发掘的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然而,凡妮莎·卡洛斯自己的画廊参与 Frame 单元的费用是8000美元,参与展会的总成本高达1.5万美元左右。


巴塞尔全球总监马克·施皮格勒(Marc Spiegler)对卓纳的提议感到惊讶。他告诉《艺术新闻》国际版:“至今为止,我还从未听成功的画廊公开表达过对年轻同行的担忧,并且主动为平衡艺术市场内的整合作出努力……这是一场对话的开始。卓纳在承认自己从原有制度中获益的同时,试图帮助那些未曾受益的同行,以平衡资源和机会的不均。他认识到自己是大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卓纳画廊画廊主大卫·卓纳,图片来源:The Independent


施皮格勒指出,给画廊带来巨大经济压力的不仅仅是艺博会。年轻的画廊常常会花很多年扶持刚刚开始职业生涯的艺术家,而一旦这些艺术家的事业稍有成就,就会被大画廊挖走。为了缓冲对小画廊经济上的打击,施皮格勒提出实行“让渡费”——这跟职业足球俱乐部转会的原理相同。


“目前为止,还没有针对艺术家离开时对画廊的保障制度。”施皮格勒同时表示。他还建议大画廊主动与小画廊共同签署小型企业贷款,因为小画廊单独申请贷款比较困难。藏家也可以为此尽一份力——比如按时向画廊付款、按时购买他们预留的作品。

两极化的市场


同样在画廊在 Frame 单元展出的伦敦“星期日画家”画廊创始人哈里·比尔(Harry Beer)认为征税的立场未能指出更深层的问题——那就是艺术市场的两级化。他说,两级化“归诸于许多因素,它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他也提议让大画廊在艺术家转移到中小画廊时付给艺术家一笔让渡费,这也许是更有意义的方法。比尔补充道,搬运公司应该降低对小型业务的收费。他的画廊去年的搬运和展会费用占据了总运营费的35%。

“星期日画家”画廊最近为艺术家 Tyra Tingleff 举办个展“Will always be the opposite”,图片来源:The Sunday Painter


根据《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3月发布的最新数据,尽管去年艺术市场增长了12%,市场两极化却更加严重。在拍场上,只有一百万美元以上拍出过的作品出现增值,而营业额低于50万美元的画廊收益则降低了4%。


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经济学教授蕾切尔·波纳尔(Rachel Pownall)在《纽约时报》的论坛上发表了她对于拍卖市场的调研结果:“艺术市场反映的是全球的现状,最富有的1%占据了世界上大部分资产。”

蕾切尔·波纳尔在上月末的《纽约时报》论坛上,图片来源:YouTube


中间市场的萎缩是一个“预警信号”,波纳尔说。“在全世界范围内,当中间市场被挤得太紧,代表整体的经济水平不够强劲,并会开始萎缩。我们要保证这种差距不会越拉越大,否则最终顶端也会开始崩塌。


波纳尔说:“卓纳认清了顶端和底端的差距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但她认为,卓纳提出的补助金可能不是改变现状的最佳方法。“简单的重新分配是比较过时的思考模式……在今天,我们可以找到更多创新的、注重合作的方法来支持小型画廊。”


Frame 单元的另一位参展商支持卓纳的想法,尽管他还是较为谨慎。“我们无法欺骗自己——我们正处于一个新自由主义的世界,并在超资本主义的产业下工作,在掌权者认识到改变的意义和价值之前,一切都不会改变。”他说。

马克·格里姆彻在《纽约时报》论坛上,图片来源:New York Times


然而,那些所谓的艺术界掌权者并非不热衷于改变,甚至他们可能更加理想化。佩斯画廊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同意卓纳的说法。他承认佩斯画廊曾在几年前的一个新兴展会上接受了免费的展位。但他认为设法实施征税制度是展会的责任。


格里姆彻说:“向大画廊增收10%的价格,对于小型画廊来说也许意味着50%的折扣以及经济负担的减轻。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建立什么福利制度,而是为了扶持小型画廊,从而带动年轻的艺术家。”

Thaddaeus Ropac 展位上的作品《Help Others》,图片来源:TAN


对于格里姆彻来说,艺术界“与其说是一条食物链,不如说是一个自我平衡的生态体系。”画廊界人士中,支持卓纳的“税收制度”的还有 Thaddaeus Ropac 和里森画廊的副总监亚历克斯·劳格斯戴尔(Alex Logsdail)。劳格斯戴尔补充道,“互相支持并创造新的发展机会”是所有画廊的共同责任。


“让年轻画廊有机会参与艺展会的主场,就是改变的开始。”Exile 画廊的克里斯蒂安·西克迈尔(Christian Siekmeier)说。他的画廊在柏林画廊周上推出了艺术家保罗·索哈茨基(Paul Sochacki)的个展。他说:“某些艺博会会给藏家开启主展场特别通道,以便他们光顾最有名的画廊,而这样他们就不会关注其他的画廊。我认为艺博会有责任先开始教育他们的观众。

获得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 Frame 单元 Frame Prize 的Cooper Cole画廊,图片来源:ARTNews


弗里兹艺博会主席维多利亚·西达尔(Victoria Siddall)称艺博会早在2009年就开始补助年轻画廊。“能让世界各地的画廊都出席展会,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大事。画廊成立的时间长短和规模并不在考虑范围内,”她说,“在这周的纽约弗里兹艺博会上,Frame 单元(为成立时间少于8年的画廊设立的单元)的参展者比主场区的参展者少付50% 的平方米展位费”,而‘聚焦’(Focus)单元的展位费则相较少30%。”


自2018年起, Frame 单元的展位费已经比去年降低了20%,而参与 Live 现场表演单元是免费的。弗里兹艺博会与各画廊也正在讨论如何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作出改善。未来将在洛杉矶开展的弗里兹艺博会的具体安排及展位费仍在待定中。(采访、撰文/Anna Brady、Julia Michalska、Laurie Rojas 编译/TANC)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