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t主编带你逛弗里兹:哪十件艺术品最过目不忘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275   最后更新:2018/05/05 18:45:00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8-05-05 18:45:00

来源:artnet 文:Andrew Goldstein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博会的高古轩展位。图片:by Mark Blower,courtesy of Mark Blower/弗里兹

没有哪位收藏家是一座孤岛,但有些艺博会确是(译者注:这来源于诗人John Donne的“没有人是一座孤岛”(No man is an island)),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又一次用它巨大的帐篷提醒了我们它就是纽约的“圣路易斯岛”(一座连接巴黎各区的自然岛屿)。火热吗?是的。经过精心策划?一如既往。这里有很多让人拓展思绪的艺术品,能够让你遗忘天气的燥热,同时也有来自新人艺术家激动人心的作品与熟悉艺术家的新鲜艺术品。以下是今年艺博会上值得你驻足停留的作品

Leon Golub

《Riot III》,1984

豪瑟沃斯(全球)

价格:40万美元

在艺术家Leon Golub逝世约15年后,他所表达的愤怒与狂暴的美国形象,一如既往的充满压迫感,而这幅在豪瑟沃斯展位充满震怒的作品将这种压迫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幅作品创作于1984年,也是罗纳德·里根总统连任的一年,可卡因吸食泛滥(crack epidemic)的情况刚刚开始,这幅画描绘了两个男子,一个人一手抱着警棍,另一支手放在自己的胯上(这一点并不含蓄微妙),他们正冲向一个看不见的敌人。这幅作品来自于Golub的一个抽象、无地点、充满不确定性的暴乱场面的绘画系列,他将他在这个国家所看见的怒火提炼了出来,使它回归到了本质。在这里,超越画面本身,一个自由派人士将看到两名特朗普支持者,而一名特朗普支持者将看到两个左翼抗议人士。如果你觉得这幅作品让你感到不安,你可能会想避开最近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Golub的各类作品举办的“Raw Nerve”展览。该展览深入探讨了人类的原始本性被政治力量释放出的暴力行为。

Roe Ethridge

《Teddy With I-Phone》, 2018

Andrew Kreps画廊 (New York)
价格:2.5万美元,共5版

艺术家Roe Ethridge擅长拍摄讽刺感、光鲜的生活方式的照片,兼具复古与未来主义的风格。他总是将他的艺术风格作品搭载进他为时尚杂志所做的商业摄影里,使他所搭建的场景与模特扮演双重角色。这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举动,就像是为他的观众埋下复活节彩蛋再让他们去寻找,正如时尚品牌莫斯奇诺(Moschino)将标志嵌入玻璃清洁剂稳洁(Windex)的瓶身那样。这种由时尚领域最先运用的方式将他的艺术与热门的文化敏感性结合在了一起(这张照片也许是他第一次在画廊作品中刻画坐着的跨性别人群)。他的作品闪闪发光、风格明确、充满宣传效果,就像广告和他的摄影生涯一样。令人惊讶的是,他在惠特尼双年展和纽约博览会上的作品并没有引起美术馆的注意(他只有一场美国以外的美术馆个展,那是在去年的FotoFocus 双年展期间的辛辛那提当代艺术中心)。画廊们似乎更喜爱他,他刚刚在布鲁塞尔的Barbara Gladstone画廊开幕了一个新展。

Martha Wilson

《Makeover: Melania》, 2017

P.P.O.W. (纽约)

价格:7500美元,共10版+2版AP

Martha Wilson从1985年开始扮演美国第一夫人,她的作品充斥着文化战争期间对白宫作为的不满,她扮演成南希·里根公开亮相,并发表了一段演说:“作为一名演员,我和你保证,一个公众形象希望传达的效果有时别人接收到的并不一样。举例来说,我对于第一夫人这个角色的担任一直感到不足,这是一个强加于我的角色。所以我采用各种礼仪与表演技巧来粉饰我的外表。因为只要照片是好的,那么事实就能被忽略。”多年以后,Wilson还扮演了芭芭拉·布什、第二夫人蒂珀·戈尔等期待高级政治人物的配偶(之后,她将时间抽出来投身到Franklin Furnace组织中,这是她于1976年建立的一个关于表演艺术的非营利组织,用以展示像她一样在主流之外的艺术家的作品)。


在过去的十年里,她重拾了她的艺术创作,包括她的“第一夫人”系列作品。同时,这也是一种解脱,因为从来没有哪位第一夫人像梅拉妮娅·特朗普那样“成熟”,被人深扒,她总是充满了被人追踪的疑团,而她的发言人极力捍卫着她的价值。艺术家最近声明“她从未失败过。”为了对付梅拉妮娅,曾经是艺术团体“游击队女孩”的一员的Wilson制作了一个视频,展现这张严肃、紧绷,被专业技术“保存”的面容逐渐的变得褶皱、斑白,眼睛下布满了眼袋,摇身变成一个71岁的自然老化的女性形象,而这张脸正是微笑着的Martha Wilson。如果她重新吟诵南希·里根的话,那么这件作品将更加完整。

Pavel Ilie

《Bomb》, 1983

Allegra Nomad 画廊(布加勒斯特)
价格:5000美元

一名罗马尼亚艺术家用摄影巧妙得颠覆了苏联的教条,他通过拍摄乡村的照片,把乡村刻画为一个充满了孤独的个人主义的地方,而不是劳动者的天堂。Pavel Ilie后来移居到了瑞士,之后逃到了加拿大,在那里他开始制作雕塑并努力维持生计。这件作品很好的传达了冷战军备竞赛开始升温时,他在大西洋的另一头工作时的想法,但是以一种具有颠覆性的幽默的语调呈现的。这件柏拉图式的作品《Bomb》是由石膏、粘土和蛋彩制成的,让人联想起了Ilie的罗马尼亚同伴康斯坦丁·布朗库西的标志性图腾样式。这是星球大战时代的《空间之鸟》。

Jeff Keen

《Photoplays》,1972

Hales画廊(伦敦)

价格:4.5万美元

Jeff Keen是一位在二战中驾驶过坦克的英国艺术家。战争结束后,他退回到海边小镇布莱顿开始用剩下的时间制作有趣的拼贴电影来反映他对生活的看法。他并没有进行过多少旅行,但他通过图片形象与美国文化产生了一种联系,将流行文化的的图像引入他的作品,并赋予其一种微妙的性心理学的扭曲(他的妻子Jackie多次出现在他的作品中,扮演一个名为Vulvana的角色)。他的实验电影是基于绘画而进行精心编排而成的,这些作品同时也吸收了英国的时代精神,从20世纪50年代的战后结果到60年代的文化巨变都有涉及,而且他的作品相当滑稽。作为一名画家,他很容易被与芝加哥的漫画艺术家Hairy混淆。尤其在这件作品上(容易发生这样的混淆),因为该作品就像一幅漫画。Keens现在作为英国邪典的代表人物,泰特现代美术馆在他2007年去世后为他做了一系列研究。现在,弗里兹艺博会已经成为将他的作品介绍给美国受众的重要场合,在VIP预展时他的作品被抢购一空。


Jordan Wolfson

《无题》(Untitled),2018

卓纳画廊

价格:35万美元

Jordan Wolfson的充满暴力元素的动画电影可能非常漂亮,但在雕塑中,他的语言更加平庸,借鉴了Leon Golub的侵略性(或Anne Imhof,说到这里——现在可以算作双人展)。这些墙上作品,来自Wolfson位于Glendale的工作室,部件都非常坚硬,工业钢材在闪闪发光,镶有U形环(就如同朋克皮夹克一般),并呈现出重型倒置的十字形。一条从前面伸出的钢条悬挂着一根链条,而不是一个破烂的球,最后是一张印着令人讨厌带笑面孔的圆领T恤。在右上角,艺术家显然创作了一幅自画像;下半部分印有被监禁着男子的照片。这里唯一的美感来自贴在前方的花朵图像,但它们呈现的方式近乎于严酷的嘲讽,甚至有一丝残忍。

强大、平庸,带着深深的美国风格,墙上的雕塑——即链条引用自令人不安的电子动画《彩色雕塑》,它刚刚在本周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的“大油罐”中展出——两侧是两幅类似的墙壁作品,上面印有夏洛茨维尔骚乱的图像,以及有误导性的秘密堕胎视频,右翼活动分子曾经借此诋毁计划生育(在艺博会开幕当天,这三件作品都被一家博物馆预定购买。)像Wolfson这样成功艺术家经常会将他们的幻想转化成绘画形式,这是迄今为止,他在这方面最为成功的一次。然而,他的粉丝毫无疑问将会涌向卓纳画廊位于纽约切尔西的空间,去看他的最新影片《Riverboat Song》。他们也会很高兴听到作品中有一个新的电子雕塑,肯定会重蹈我们的梦想。

Robert Therrien

《无题(折叠的桌椅,绿色)》

Notitle(folding table and chairs, green), 2008

高古轩

价格:150万美元

亲爱的,我缩小了艺术收藏家!规模的微妙转变是大多数艺术家为吸引眼球而采用的技巧;规模巨大的转变是最喜欢人群、追求神奇感的艺术家们的作品,其产生的效果往往令人愉悦。(想想Claes Oldenburg的巨大的汤匙和樱桃吧)。当涉及到具备真实感的雕塑领域时,Evan Penny和Ron Mueck两位艺术家已经建立了市场。与此同时,洛杉矶艺术家Robert Therrien则是让日常东西变得庞大,而不是卡通式的(如Oldenburg)。相反,他那些大型雕塑,就像他在高古轩展位展出的那种单调的折叠桌椅一样,除了尺寸和重量之外,与真实的东西没什么区别,当然这需要加强地板。与桌子和椅子不同,这件作品并不一定要展现出超乎想象的效果,而且它并不要求挥之不去的印象。但是,嘿!这真的非常有趣——简直就是给成人的冰淇淋博物馆。



León Ferrari

《Sin Titulo》,1961

Sicardi画廊(休斯顿)

价格:35万美元

在León Ferrari 艺术职业生涯最开始,他创作着书法绘画,即采用书面语言,并将其从语言形状中抽象成为一根弦,将其展开成为混乱自由的草书。1961年,他开始将这些绘画呈现在空间中,用金属线将它们制作成独立雕塑,并开始创作一种艺术形式,随即引起轰动。从1962年开始,这个作品就成为他最早的三维作品之一,成为了如同宝石般的存在。作品由一位巴西策展人出售,他也是该艺术家作品的主要支持者。当然,Ferrari并没有就此止步—— 事实上,很多人都因为他后来更具挑衅性的作品而认识他,比如,他在1965年的《 La Civilización Occidental y Cristiana》,其中耶稣被钉正在一架美国轰炸机上(这件作品是对越战的尖锐批评,但却被曾经布宜诺斯艾利斯大主教、现在的教皇弗朗西斯等人看作是“亵渎”。)

1972年,在加强反教会和反政权创作之后,Ferrari离开了他的国家——不久之后,他的儿子消失了,成为独裁者统治下臭名昭着的失踪案之一。自然,艺术家的创作变得更加愤怒和谴责,他将愤怒化为地狱的观念中,因为他认为它所灌输的恐惧导致了人类不必要的痛苦和邪恶的行为。看着展览中的作品,以其理想主义和以无害方式对于传统的颠覆,是一个让人感动的经历。

Sue Williams

《Hooray》, 2018

303画廊(纽约)

价格:10万美金

对于那些认识Sue Williams的人来说,他是创作柔软、喷薄以及悬崖峭壁的画家,作品以卡通色彩完成,但却蕴含一些挑衅性的政治意义。现在是再次认识Sue Williams的时候了。现在,在画布上进行了多余的干预,艺术家实际上已经回到了她对于这种媒介的最早方法,其特点是以女性主义和虐待为主题的日记记录。最近的主题是家庭生活——在家里,在厨房里和床上还有闭门时发生的事情——以及画布上巨大的负面空间使得它们显得有风险,像Michael Krebber抽象画一样未完成(偷偷摸摸的一些参考资料也很丰富,比如说似乎是指Lucien Freud著名的赤裸胖男人的背部画像,Williams已经附上了一个小小评论:“Hooray(万岁)。”)这是一幅美丽的画,它卖了但是那些更喜欢艺术家更挑衅性的一面也是幸运的- 威廉姆斯更偏执的作品,比如她臭名昭着的“9/11真相”系列,将会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即将在十月举行的展览《一切都是联结的:艺术与共谋》(Everything Is Connected:Art and Conspiracy)中出现。

Luis Flores

Powerbomb,2018

Salon94(纽约)

价格:4万美元

最近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毕业生Luis Flores是最年轻的新锐之一,甚至没有被Salon94画廊代理。但是,在画廊主Jeanne Greenberg Rohatyn看到一位藏家买下其作品之后,她被作品吸引,并将其作品包括进了这次艺博会展位中。Flores作品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编织的真人大小自画像,他穿着Levi's标志性的制服,一件T恤和Vans板鞋。然后,他安排这些人物做着大胆的姿势,比如互相舔,互相争斗,甚至进行一些令人不安的自慰行为。毫不奇怪,人们过目不忘,而画廊对来到展位的人数而感到惊讶,以表明他们对艺术家的迷恋和对他的作品的喜欢渴望,很多人询问着是否有其它版本出售。我们只是说,画廊和这位艺术家将来一定会再次合作。

文:Andrew Goldstein

译:Cathy Fan & Qingting Yu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