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美术馆礼品店——对话卡特兰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893   最后更新:2018/04/19 10:19:10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8-04-19 10:19:10

来源:艺术界LEAP


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是《厕纸》杂志的创立人之一,在宣布“隐退”艺术圈之后,他依旧活跃其中。卡特兰的最新项目“卡特兰制造”(Made in Catteland)协同“美术馆联赛”(Museum League)——为各大美术馆专门定制的围巾系列——大举进入美术馆礼品店。本期CULTURE™专栏,卡特兰将为读者介绍他最近的艺术实践,同时也分享了自己如何看待美术馆形象的变迁。

“美术馆联赛”系列围巾

LEAP:近期,“美术馆联赛”系列围巾渐渐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美术馆礼品店中。你能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吗?你最初是如何构思的?对你来说,美术馆礼品店是如何成为一个可以介入的有趣空间的?

卡特兰:这一切都起于美术馆渐渐成为社群意识,身份认同,激情与信仰发生的场域。每个人都有他/她最喜欢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他/她会感到像在家一样,会想要支持拥护这个地方并与他人分享。我认为这与球迷在体育馆里所感受到的归属感没什么区别。在艺术圈混迹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必须承认,我在大家最不认为有艺术存在的地方找到了更多的艺术:那些即将被破坏的空间,或是即将被重建的范式。正如《第六届加勒比双年展》(6th Biennial of the Caribbean)、《永久食物》杂志(Permanent Food)和《查理》杂志(Charley),还有由马西米利亚诺·吉奥尼(Massimiliano Gioni)和阿里·苏波尼克(Ali Subotnick)联合创立的错误画廊(The Wrong Gallery)一样。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申明:好艺术并不一定需要很大的空间。我们找到了一种讽刺却又同时具有批判性的方式来颠覆现有的制式,破坏现有的标准。

坐落于纽约街头,仅有一平方米且从未开门的“错误画廊”


与“美术馆联赛”的理念一样,“卡特兰制造”试图重塑美术馆礼品商店,从名字开始重新创立它们。礼品店的顾客就是美术馆的观众,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个空间与美术馆或其展出的内容无关。观众仿佛像是在加油站中一般被强制性地要求通过这里,然而却失联于刚刚在美术馆展览中的体验。为什么商店不能成为审美体验中的一部分呢?为什么把艺术家与艺术品排除于美术馆的最后一个空间呢?可能这听上去很离经叛道,但是我相信,对于一座美术馆来说,艺术应该直接贯穿出展馆出口直至街面。

《永久食物》杂志封面

LEAP:去年艺术媒体的热门话题之一就是美术馆的娱乐性【同时还有话题“大趣味”(Great Fun)】。你如何看待美术馆正在从教育性或学术性机构演变成为社交、社会机构?

卡特兰:我坚信我们应该停止将娱乐和教育放在对立位置,这是具有误导性的——娱乐与教育是“体验”这枚硬币的两面,我们不能用教育性来打压娱乐性,反之亦然。我们的体验可能肤浅或是深刻,这都取决于我们被给予什么样的工具来理解我们眼前的事物。当然了,互联网——特别是社交网络——已经改变了我们获悉这个世界并栖息于其中的方式。美术馆与艺术家的作品都需要观众——我们已经走到了这般光景,任何反抗都是无效的在2003年(第一部iPhone诞生于2007年),泰特美术馆的涡轮厅展出奥拉维尔·艾维亚松(Olafur Eliasson)的作品《天气计划》(The Weather Project)。在那个时候,这个展览是一个宛若巨石阵般的圣地,很多人前来参观——绝多大数观众都与艺术圈无关,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觉得自己应该来到这里,当时甚至没有Instagram可供观众炫耀自己来过。这一切都应当是为了观众,哪怕他们也许会随时随地掏出手机。

莫瑞吉奥·卡特兰

《爱》(1 : 28缩小复制品)

40 × 18 × 18 厘米

莫瑞吉奥·卡特兰

《错误画廊,1999年》(1 : 6缩小复制品)

47 × 29 × 17 厘米

LEAP:“卡特兰制造”系列中还有什么其他的元素?

卡特兰:我和史达芬诺·斯乐迪(Stefano Seletti)借用了博伊斯的经典宣言,共同制定了一个简单原则:“每个人都是收藏家”。因此我们制作了15个比原作品尺寸略小的复制品,这也是“卡特兰制造”项目中的一部分。至于错误画廊,我认为一个优秀创意的力量并不会根据作品的尺寸而改变。我想证明,同样一件作品,哪怕只是口袋大小的尺寸,同样的理念也可以借此传播进每一个人的家里。

LEAP:你从艺术圈“退休”之后,为什么还要维持“卡特兰”品牌。

卡特兰:跟其他人一样,我持续不断地重新认识我的身份,而且每一次改进都必须比上一次更快。私底下,我深谙自己的局限——有时候在画廊或其他展览空间内,我无法感受到自己的作品在与公众发生对话。真正吸引我的公众群体是那些在广场里散步或在美术馆礼品店里购物的人。

《厕纸》杂志封面

LEAP:你将《厕纸》杂志视为艺术项目吗?还是其他的媒介?

卡特兰:《厕纸》杂志从来都不是艺术项目,它从未涉足艺术圈,但总是(小心翼翼地)窥探艺术圈正在发生的事。商业与艺术混合的局限是:某些特定话题(暴力、战争、悲剧和社会不公正问题)会使得商品内容变得微不足道。但是另一方面,很多内容和产品不被严肃的艺术圈接受,《厕纸》这样的项目给了我犯错的机会。


译 | 赵念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