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田志穗:在展览方式上,本世代还有不受沃夫冈·提尔曼斯影响的摄影师吗?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303   最后更新:2018/04/18 20:25:45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8-04-18 20:25:45

来源:YT新媒体


吉田志穗

1992年出生于日本千叶县。2015年毕业于东京工艺大学摄影系。2014年获得第11回写真「1_wall」大奖。主要个展第11回写真「1_WALL」大奖个展,「INSTANCE」(东京、2015)、「測量|山」(东京、2016)。



被称为青年摄影师的登龙门的写真「1_WALL」摄影奖,在2014年秋天,将大奖颁给了当时还在读大学四年级的吉田志穗。

获奖作品在当时可以说是别出新意,她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图像,按照她的意图使用了这些图像,之后再用胶片相机来拍下这些经过加工的图像。这其中也有使用自己曾经拍摄过的作品,画面中带入了一种网络的匿名感,而这些曾经的图像是我们每个人都曾见过的但却在她的改变下变成了一种我们不曾接触过的摄影作品。

《log》展览现场


评委们一致称这部作品无论是拍摄上还是展示上完成度都非常高,成熟的作品却不同于她青涩的外表,因为当时她还在东京工艺大学就读,可以说她的摄影之路才刚刚开始。


之后吉田的作品一直持续着这种方式,在利用网络图像的同时也使用自己的图像,而究竟为何她会使用这样的手法来拍摄作品,也许我们可以从以下的对话中了解其中的意图。

测量丨山 2016


关于摄影行为的质疑


为什么会想到用这种方式来制作作品呢?


吉田:通常情况下,我在网络上搜索某一座山,然后就会检索出不知道是谁拍摄的山的图像,然后自身再去到现场拍摄,拍摄下与网络上检索到的图像同样的风景。

这样的经验让我渐渐开始思考,检索的图像与我拍摄的图像之间究竟存在着什么差异,是否真的还有自己去拍摄的必要。然后开始产生出将网络上的图像与我拍摄的图像混杂在一起的想法。

对于我来说,任何事情都会在网络上检索,虽然还达不到网络依赖症的程度,但是一天中还是会一直使用电脑或者智能手机,虽然我开始利用这些网络上的图像。

测量丨山 2016


在网络上检索到特定地域的图像之后是怎么做的呢?


吉田:找到合适的地点之后我会亲自到实地去拍摄,因为我还是想要自己去到哪里去看一看的,也有拍摄那里的欲望,只看别人拍摄的照片是不能满足的,我会思考如果是我的话会如何拍摄,对比着其他照片然后去思考。我拍摄的是会将移动距离也算在其中的一个过程,准备好地图,然后一边移动一边拍摄,这种过程有一种游戏性,让我觉得很有趣。

然后将拍摄的作品扫描,保留好图像数据,再思考怎样将它们组合起来使用。

这些操作都是在数码相机上完成的吗?


吉田:我习惯用胶片相机进行拍摄,对我来说我觉得用数码相机的屏幕确认画面有一些狡猾的感觉。

測量|山 2016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吉田:我觉得通过取景器看到的画面是只是一个截图,是拍摄行为中的一个环节,是可以有一个这样的截图作为拍摄的过程的。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样的图像就可以被当做一件作品被使用,当然你将这种照片打印出来的时候其实分辨率也是不够的,如果想要将它作为照片展示出来的话,那就应该让它以照片的形态来被完成。这是我自身认为的规则。


所以你认为冲洗照片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


吉田:是的,虽然我并不是以胶片摄影开始我的摄影之路的,但是在大学4年期间,我一直在使用胶片相机,是最正规的摄影教育,学习怎样自己测光,拍摄,冲洗胶卷,再冲洗照片等等。

正因为这种正统的摄影教育,让我能够将照片作品化,也许也有胶片以及相纸的物质性在其中,我开始相信事物的价值性。

測量|山 2016


你提到事物的价值,确实摄影是可以以物质的形式被观看被触碰的,那么另一方面,网络上的图像,又有什么样的价值呢?


吉田:也许它们是风景的一部分吧,检索图像和拍摄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我并没有认为因为我自身走到了现场,这个过程提升了这个图像的价值,其实这是一个一体的过程,搜索地方、取景、拍摄。

从小学时期我就开始接触手机,遇到不明白的事情都会用手机去查信息,查图片。找信息的时候就会出现图像,这对我来说已经变得很习以为常,因此从网络上面获取信息变成了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


在网络上获取的图像,经过再加工也许已经不能等同于现实中的风景了,关于这点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吉田:虽然我经常听到很多人说“摄影就是拍摄真实”,但是究竟哪种是真的事物而哪一种又是虚假的,这是我们并不能轻易意识到的,我觉得美好的事物能够成立的话就可以了。我自己拍摄的照片中,如果出现了多余的事物我也会将它们抹除掉,对于拍摄到的事物,我并没有非常在意它的真实性。

測量|山 2016


2015年在第11回写真「1_WALL」获奖者的个展中,我们看到你也有一些装置的展示,对于这样的展示你是如何考虑的?


吉田:我也曾经只在展览中展示照片,但是只是将照片挂在墙上,观看的人们很容易就从照片前面经过了。即便是再好的作品也可能就匆匆看了一眼就走过去了。所以我想要设法将观看者们暂时留在场地中,不然观看的人们可能没有办法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你究竟在传达一些什么。

放置场所也是一样,照片自身会有留白的地方,如果展览的主题是山的话,我会将其设置成像山一样的展示空间,让观众可以在空间中也出现看到远方或者放到下方的感受。

測量|山 2016


也就是让观者的眼睛动起来,是这样吗?


吉田:是的,就像活动身体一样,我们在登山的时候不是也会抬头看,在山顶的时候向下看。所以这种视觉上的移动是希望将观看的人带入到场景中的一个必要因素,有的时候也有使用直接展示照片更好的空间,所以对于不同的空间,掌握好空间内的平衡是非常重要的。


这种展示方式也与吉田的作品密切相关,展览中也反应出了一种动态元素是吗?


吉田:是的,我希望我自身的行动轨迹也可以被观看的人同样感受到,因为我觉得爬山真的很难(笑)。

測量|山 2016


展览方式,有受到哪些艺术家的影响吗?


吉田:我这个世代的从业者来说,应该没有不受到沃尔夫冈·提尔曼斯的影响的吧。让展示中的照片变得有意义,说实话,也许不是受到沃尔夫冈照片的影响,而是受到这种立场的影响更多。

除了沃尔夫冈之外,在其他展览中我也曾有“比起这个人的照片,他的展示方式更加好。”这样的想法,任何一个展览,都会有一个能够让你静下心来的地方。


你似乎很在意如何展示?


吉田:有时候比起去看作品,更像是去看展示方式的。在看摄影展览的时候,有时我的目光完全无法从作品的装裱上离开,有时候和朋友一起去看展览的时候,时常会话不投机,因为我们关注的点完全不同。

測量|山 2016


偶然步入摄影之路


用相机有意识的拍照是在什么时候?


吉田:高中时期偶然加入了学校的摄影部,之前我一直是参加运动系的课外活动部,无所事事的加入了摄影部之后,发现我意外的非常喜欢摄影,可以借到数码相机,渐渐地开始迷上了摄影。

我也不会画画,对于表现手法或者摄影技法我也不会,但就是觉得摄影非常美妙。

当时的摄影部,是会限定大家拍摄的题材的吗?


吉田:是的,当时高中各校会参加综文祭,大家为了入选或者得奖都会拍摄评委们喜欢的题材,我还意外地获过奖。

虽然那时候拍摄的照片和现在的照片完全没有关系,但是获奖也更激励了我,让我继续走摄影之路的欲望更加强烈。


所以在大学也选择了摄影?


吉田:本来我是想要去一般的大学的,但在升学前的夏天,我和很多天聊过之后觉得总之应该先去考试,没想到就成功进入到了大学,东京工艺大学的考试很有趣,是关于自己拍摄照片的阐述。

大学时期学习的胶片摄影真的非常有趣,经常练习自己冲洗照片,也是在不断磨练我胶片摄影的技术。

測量|山 2016


具有画面感的摄影


一直以来以你都以胶片摄影为主,是什么时候开始使用数码图像的呢?


吉田:大概在大学2年级的时候,我想要将我的照片变得更有趣,于是想到了拍摄画面感的图像。


12年开始,你持续这种创作已经有5年左右的时间,网络世界也发生了很多改变,并且AR、VR技术也在不断创新,之后有什么想要挑战尝试的吗?


吉田: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想要尝试的,但是我对古典技法非常感兴趣。在拍摄过程中,我觉得添加一些其他要素在其中是非常有趣的,比如我在网络上查找其他照片的要素。

Log#16 2014


「shiseido art egg」看到更多可能性


参与「shiseido art egg」的作品是如何构成的?


吉田:展示空间有两个房间,进门的房间中我放了山的作品,由几张照片组成的一张大幅照片。更里面的小房间中是以《砂下的鲸鱼》为题的作品。

測量|山 2016


《砂下的鲸鱼》和以往关注的山的题材似乎略有不同?


吉田:我想要拍摄海边的照片,然后在Google Map上搜索,在地图上发现了不寻常的边框,经过调查之后发现是海边埋葬着体长超过3米的鲸鱼。

然后我来到现场,正好是强风过后的日子,沙滩上留下了漂亮的砂纹,纹路很像是鲸鱼的皮肤,让我感受到了我站在的地方的地下埋葬着巨大的生物体这种实感,之后也就诞生了这部作品,我在空间内用砂石覆盖在展示台上,呈现了这个作品。

砂下的鲸鱼 2017


你的作品多是以风景为主题,有想过拍摄城市或者人物吗?


吉田:完全没有想过拍摄城市,我觉得拍摄中的游戏性,也就是对我来说通过地图查找,搜索画像,移动着去拍摄这些过程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城市太贴近我们的身边了,可能无法做到这样的拍摄。


我成长于千叶县的乡下,那里连高山都很少,20岁以前我都不曾见过雪山,因此我想要去拍摄我没有见过的事物,我对那些不曾见过的画面还抱持着一种憧憬。

当我可以自由前往各地时,我去了各种地方,高山或者火山等等。

学生时代时,老师常说去拍摄一些不曾见过的东西,这些话我至今记得,也对我影响很大。我想摄影呢,没有被拍摄到的地方几乎不存在,没有见过的构图方式也不存在,因此唯有用摄影去超越摄影,对此我们还需要思考很多。

砂下的鲸鱼 2017

砂下的鲸鱼 2017

砂下的鲸鱼 2017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