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院的学生连“吐槽”母校都如此带感!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930   最后更新:2018/04/17 21:56:50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18-04-17 21:56:50

来源:Hi艺术 采访:吕晓晨


母校就是那个你可以一天吐槽八百遍但却不准别人说它一句坏话的地方。恰逢中央美术学院建校100周年,作为母校的一份子,在这个契机对美院表白再合适不过了。我们采访了十余位此刻在央美就读的本科生们,让他们来谈谈自己眼中的央美——尽管这些学弟妹中的80%以上都不约而同用了化名,尽管也有吐槽……但是谈到母校,谁都无法否认对央美的爱和自豪感。


中央美术学院一百周年校庆宣传片(©中央美术学院)


那些年,黑白照片中的中央美术学院和一个个身影。

中央美术学院校史照片(图片来源:中央美术学院官网)


以下是本次参与采访的在校生们,大多数是匿名。此时此刻看到这条微信的央美学弟学妹们,或许下面这些人中就有你朝夕相处的室友或同学。你们能猜出来有谁吗?


造型学院:考神(b.1993)

中国画学院:胡若辉(b.1995)、low 究(b.1994)

建筑学院 :Z文件(b.1996)

造型学院:臭屎怪(b.1995)、王肚(b.1997)

人文学院:马远(b.1995)

设计学院:NH(b.1998)

城市设计学院:屁唧唧(b.1997)

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李雅文(b.1998)、Mei(b.1997)



1、你来自哪个省份,考中央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央美”)考了几年?


考神(b.1993造型学院):大山西!考美院考了5、6年吧,这是个暴露年龄的问题( ̄∇ ̄)目前在16级造型学院。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河南,应届,2014年就读中国画学院。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15级建筑学院,来自湖北,考央美考了一年。

你还记得刚来到学校的那天吗?



臭屎怪(b.1995,造型学院):河北省考生,考了两年美院。2014年入学,目前在造型学院就读。

胡若辉(b.1995,中国画学院):来自河北省,应届考上央美。2014年入学,就读于中国画学院。


马远(b.1995,人文学院):北京考生,虽然复读一年,但只考了一年美院。2014年进入央美,目前是人文学院学生。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来自山东,考了一年央美,2016年进入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

美院学子福利,再热门的展览都免费观看



王肚(b.1997,造型学院):湖南省的,一年就考上啦,2015年进的美院,现在在雕塑系。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湖南应届考生,2015年进入城市设计学院。


NH(b.1998,设计学院):来自山东的2016级的应届考生,目前在设计学院。


Mei(b.1997,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我是来自山东的考生,考美院考了一年。现在在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

每次校运会,都是各路神仙云集的时候(图片来源:中央美术学院官网)


2、为什么会考央美?当时填报了其他志愿吗?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因为弟弟在同一年考上了央美附中。当时超级想去国美,因为景色超美。

胡若辉(b.1995,中国画学院):从小的梦想,七岁开始学画。中学时曾想考央美附中,但擦肩而过于是励志考上央美。填报志愿时没有考虑过其他学校,因为央美从小扎根于我心中,无法替代,若没有考上我会选择继续坚持!


NH(b.1998,设计学院):当时还考了清华,不过清华没过,现在看来很幸运选择来美院,美院的学术氛围更加自由包容,既尊重每个学生的个性,又给学生提供了更宽广的视野,感觉美院不只是个学习的地方,它让我发现在我认知范围之外还存在许多可能性,给我提供不同的视角工我自己选择,我觉得这是美院的优势。


Mei(b.1997,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当时就只报了央美。因为文化课和专业考试的证都有了,觉得上央美没问题了,所以就直接报了。毕竟是提前批,然后就上了。

百年共创千秋业,五代同堂四月天(图片来源:中央美术学院)


马远(b.1995,人文学院):说实话是因为爷爷在2013年高考前去世,爷爷是个老艺术家,一生愿望就是我能考上央美,所以就放弃了当年考取的学校复读,但是画画实属搁置太久,所以报考人文学院修习美术理论和美术史了。

考神(b.1993,造型学院):就是觉得央美很牛逼,你知道有种感觉叫做“越是不想要你,你就会越坚持的倔强”哈哈哈。老实说我填了其他的志愿,这些年也有很多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每次都会纠结到这个学校报道的那一天,然后最后默默的选择复读。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因为央美是国内最好的美院,所以我就把它当作我的目标,当时还考上了四年制的国美建筑系。

无论是雪中的央美、夜间的央美,都是我们最爱的样子(图二:糖越)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不为什么啊,只能上一个大学,那就上央美咯。没有填别的志愿。


王肚(b.1997,造型学院):因为央美最优秀呀,还出了很多很厉害的艺术家。当时还报考了国美、清华和川美。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因为央美附中的,感觉必须要上就考了,填的别的志愿也是应付的吧,现在也忘了。

去年的瓜田,你当时抢到西瓜了吗?


3、你对央美的第一印象是什么?这里和你想象的差距吗?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报道那天到学校(后沙峪校区),第一印象是这学校真小,跟我小学差不多大。能想到的任何方面都比想象中的美院差太多了,哈哈。


马远(b.1995,人文学院):因为家庭原因,我和美院接触的第一印象要早过自己上美院十余载,当时美院对我来说意味着最酷的哥哥姐姐们所理想和追求的地方。央美比我想象里的要有序很多,大家都抱有着最新鲜的想法互相融合和学习,而不是一个天之骄子们倨傲的撒野地,我以为大家都对彼此怀有轻贱之心,但事实是谦虚交往的人占了绝大多数。

雕塑系于凡老师的课堂上(图片:王肚)


王肚(b.1997,造型学院):第一印象是挺庄重又不失活力。没有以前想象中那么深不可测吧,专业学习上很多事情其实简单直接又顺其自然。

考神(b.1993,造型学院):说实话的话就是感觉神圣,不是一个吹嘘的词,而是真的觉得有朝一日能进来画画就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差别的话就是有文化课,我以为上课美院整天就是昏天黑地的画画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文化课。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刚来的时候是夏天,很热,空气也不是很好,第一印象反而有种朦朦胧胧的感觉,美术馆很凉快。没什么差距,反倒是不停刷新我的认知。


胡若辉(b.1995,中国画学院):第一印象便是我考上了梦想中的学校,这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但又不是每个人所最终做到的,身边很多同学也许考上了一所自己并不是很满意的学校,属于被迫去读书。上了大学跟之前的想象确实有所不同,以前认为大学很轻松但第一年并非这样,出于对学校的新奇与热爱第一年时间过得很忙碌,那一年也是课程最多的一年了。而且第一次住宿舍略带兴奋与期待,与同学刚刚接触相识很快乐!

男生寝室,一起逃过课、一起挑灯夜战朝夕相处的兄弟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灰色灰色灰色,美院灰再加上雾霾。但是比想象的好太多嘿嘿,表白美院。


NH(b.1998,设计学院):最初印象是美院应该是学术范围特别浓厚的地方,来了之后发现美院比我想象的更有活力,也更自由。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央美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思想前卫的,基础是扎实的,走在潮流顶尖的艺术学府,至少亚洲没有任何美术学院可与之匹敌的。学习生活和想象中差距确实很大,之前以为美院教室应该很是宽敞,没想到来了确实教室空间有限,稍微有一两个人画大画地方就不够用了。之前以为老师听起名字来都很崇高,结果上来却是很容易交流。


臭屎怪(b.1995,造型学院):第一印象不太清楚了,现在感觉学习环境还是有点保守,面子活太多,不够务实。

中央美术学院“直面名师”系列讲座,潘公凯、尹吉男、徐冰、谭平、李帆老师们的讲座(图片来源:中央美术学院官网)


4、学校给你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马远(b.1995,人文学院):美院权威、不断电断网等等是我一直跟其他院校朋友炫耀的资本,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在美院结识的不论老师、同学,都是相对应层面里面全国最尖儿的人了,跟这些人的思想交流与观念碰撞,我认为才是美院最值得称道而且我获益最多的地方。


胡若辉(b.1995,中国画学院):学校的环境与教学都非常棒,这就是它所独特的自身魅力。央美的环境在身处北京高校中与众不同,更加充满了艺术气息,显得更有文艺范,这也是很多人会来到央美的校园留下影像,在其他学校估计不多见。在学校的各个地方也都有摆设装置与雕塑,极具特点。教学的地位更加撼动不动,因为汇聚了国内最优秀的师资力量,其中有一些老师已经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中的顶尖力量或中流砥柱。这一点也是央美的强势之处。学校宿舍不断电不断网确实令人称赞,尤其后来还加装了空调更加舒适,这一点也是我在跟高中同学们聊天的谈资。

雕塑系的同窗们(图片:考神)


NH(b.1998,设计学院):最满意的是美院的任课老师都非常认真负责,对学生都很真诚。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风格,可以跟不同老师学到不同的思路。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不断电不断网。

未来媒体工作室的课堂上,老师在放实验电影(图片:屁唧唧)


考神(b.1993,造型学院):只要你想做、你想画,都可以找到能满足你愿望的制作地点和制作方式,没有约束,就看你想不想去做。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学校有个特点:虽然有那么多在校生,但是大多数时间你觉得学校里没人,这就挺好的,很自在。


王肚(b.1997,造型学院):还是自由吧,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想学的。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有听不完的讲座,以及美术馆对学生免费开放。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去美术馆不用交钱。

夜晚的徐悲鸿雕塑,差不多每个人毕业典礼都会和老校长合影


5、哪位老师是你的男神或女神?


臭屎怪(b.1995,造型学院):姜杰,因为长得挺好看。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西川,书读得多,课讲的也好,也没什么架子。


Mei(b.1997,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女神老师是杨好,教外国美术史。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美院老师刘金贵、陆燕是我的男神和女神,画的感觉牛逼,造型的理解深入,真正的国画艺术家。

雕塑系工作室的同学们(图片:考神)


马远(b.1995,人文学院):男神的话应该是王正红大爷了吧,嬉笑怒骂、敢爱敢恨的性格让他在学校里面独树一帜且卓尔不群,尽管同辈都列入了更高级别的职称,王大爷仍旧保持着本真的愤怒和“刺儿头”不为所动,这就是我眼里最爷们儿的活法了。女神的话可能不是老师,但是是个全院的熟面孔,cafabar酒吧的老板娘军姐绝对是我一辈子的女神!爽朗的性格和细致口味的调酒对我来说是可以比拟世界上任何东西的魅力。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当然是美院人的共同男神王正红王爷爷啦。

永远可爱、永远活力四射的王正红老师(图片提供:李雅文)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我觉得电影系郭刚老师是很好的老师,第一天上课他进教室点根烟说:“我从不记考勤,凡是我这门课上的学生我都保证你们每人能及格,其他的你们想翘课就大胆地翘,我从不认为一个大学生能在一个学校里完成大学教育。”而他的每节课教室都坐满了人,甚至还有过来旁听的学生。

版画系铜版课,李荣明老师技术示范(图片:臭屎怪)



6、哪个食堂的饭菜最对你的口味?


考神(b.1993,造型学院):一食堂,因为我觉得麻辣香锅是我在美院吃到过的最好吃的东西(虽然要等很久)。


马远(b.1995,人文学院):两年没吃食堂了,非要说的话是二食堂,改版之前的羊肉米线和麻辣香锅堪称绝妙,就是油烟味大,改版以后离宿舍近的优势依然不能磨灭。

貌似小编毕业时,食堂的“花样”还没这么多,现在的同学们太幸福了



臭屎怪(b.1995,造型学院):二食堂风味伙食不错,一食堂基本伙食不错,而且很便宜。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二食堂,虽然离宿舍很远要跨越整个校园,但是地下食堂的广东美食和汤锅等等都让人吃了有无比的幸福感。


王肚(b.1997,造型学院):二食堂地下。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一食堂二楼。


Mei(b.1997,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最喜欢一食堂二楼。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城院就一个食堂。

CAFA Bar,晚上小酌一杯的好地方,白天也照样美(图片:low究)

突然有点想念央美的食堂了……


7、最不喜欢哪门课?逃过最多的是哪门课?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最不喜欢西方文学史,老师讲得让人想睡觉。打发时间用的课,无聊,仅有打分用的价值,是我逃课最多的。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最不喜欢的是一门课是大学生心理健康,因为我觉得教这门课的老师挺……呵呵的,逃过最多的一门课也就是这门课。

夕阳西下的操场(图片:胡若辉)


马远(b.1995,人文学院):最不喜欢的可能得算英语课,讲道理学不到太多英语知识而且很难翘课。逃的最多的课不如问我上的最多的课,因为逃课实在有点太多了……不过负责任的说,逃课时间一半以上都是进行讲座、展览这种我认为“比一堂课能学到更多”的事情。幼稚归幼稚,但也是美院自由所赋予的独特优势。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大一上学期的英语,因为八点上课太早了起不来,经常迟到希望英语老师看见表打我。


Mei(b.1997,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最不喜欢思政课(马克思理论、毛概等四本书都不喜欢去),逃过最多的是英语。


考神(b.1993,造型学院):悄悄地说:英语。因为我也不大能听得懂哈哈哈。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最不喜欢英语,因为教得烂。


王肚(b.1997,造型学院):二年级下学期的泥塑课,原因是与老师的教学观念不合拍。


NH(b.1998,设计学院):软件课感觉会有点枯燥,而且目前我们都是短期课程,难以在课程内学会一个软件,所以压力有点大就不太想上。


胡若辉(b.1995,中国画学院):对于众多艺术生来讲最不喜欢的还是当属文化课吧!我也在这其中,每当有文化课时都有所抵触,并且逃课最多的也全是文化课,因为画画带来自己的乐趣更大,当然这样想是不对的,但懒惰有时会影响你的行动。

体育课,那些绿茵场上驰骋的身影(图片:TK)


8、什么课是你特别想上的或者学校目前没有的?


马远(b.1995,人文学院):胡丹洁老师的策展课!条理明晰、体系清楚,绝对对现行的艺术体制有所作用!要不是今年没开课我肯定二刷!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特想上的课是社会实践下乡类的课程,老师和同学们充分接触,能培养创作对生活的感悟,激发绘画灵感。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这个就不做评价了,毕竟学校的课我只上过一小部分。


王肚(b.1997,造型学院):想上的课基本都有哈哈。


胡若辉(b.1995,中国画学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应该更多接触一些其他系的课程,如花鸟山水书法,提升综合的修养,即使每年都有开设并且有选修课,但还是过于少并且选修课不易抢到满意的课程。也应该可以多给些时间学习其他学院的课程,对于学生基本的电脑操作也应该大力支持,教授简单实用的各种软件的使用,我想这是新社会尤其信息时代所需掌握的基本技能。

每次都会以功夫熊猫做结束的可爱的葛玉君老师(图片:李雅文)

艺管的小伙伴,不看脸能知道这是哪位老师么?(图片:李雅文)


9、你知道哪些出名的艺术家和你是校友


胡若辉(b.1995,中国画学院):任教于央美的老一辈艺术家徐悲鸿、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贺友直等人,虽然有些并未毕业于美院但都将毕生精力致力于美院的教育上,我同样将他们看作央美人。


马远(b.1995,人文学院):徐悲鸿到刘小东,从江丰到张路江,从吴作人到张立辰……一天一宿都说不完啊。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学校的老师比如徐冰、喻红、刘小东、展望;还有方力钧、刘野、赵半狄、向京……年轻一些的王光乐、胡晓媛、王思顺;“80后”的曹雨、杨心广、厉槟源。


王肚(b.1997,造型学院):这个太多了,徐冰、刘小东、展望……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刘小东、喻红、靳尚谊、詹建俊、黄永玉、李天祥……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刘小东,徐冰,陈丹青等。

大学生就业创业指导课(图片:胡若辉)


10、猜想下老美院是什么样的?现在的我们和过去的前辈们有哪些不一样?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三五个人,一间教室,一位先生,流流汗,笑一笑。年代不一样了,大环境也影响人的价值观,可能那时候心里想的事情没那么杂,前辈们更专注些,做的东西也纯粹。


考神(b.1993,造型学院):应该是那种学术气氛很强、老师手把手教。现在我觉得越来越缺乏那种耐心和耐性了,但是同时也多了想法和创意。


王肚(b.1997,造型学院):应该是一个特纯粹的小地方吧。这个应该跟整个时代的差别有关,时代变化快,大家面对的问题不一样,精神自然也不一样。

画过的工笔画


胡若辉(b.1995,中国画学院):老美院由于我未身处其中不可多谈印象,但猜想到是有很多。比如可以与自己崇拜的艺术家相识及请教,因为我们熟知的很多近现代及当代大家都毕业于、任教于老美院,这种穿越的机会给我,我一定不会浪费。

最大的差距还是在于自身的学习上吧。老前辈老校友他们身上的精神值得我们年轻人去学习,能在那种艰苦的条件下取得那么高的艺术成就这就需要我们去深思,现如今我们衣食无忧,环境更加开放,这一点我们应该牢牢地把握住。但如今的社会太过浮躁,令众多学子无法安心学习包括我也在内,艺术上没取得老前辈的成就,连文化上也有较大差距。所以建议大家多读书,这是文化强国的根基。美院的传统也在一点一点的改变,许多传统的技法也在慢慢流失……

那些年的老美院,那时的他们就是现在的我们,为了艺术而来,但彼此的人生轨迹又各不相同

马远(b.1995,人文学院):从李可染、侯一民那辈儿开始,美院就是一个家国天下的激烈群体,而到了徐冰、刘小东的年代,随着艺术趋于个人化思考与表达,美院人们也在循序渐进地分支了不同的但都堪称优秀的派别。

我曾见过靳尚谊先生痛心疾首的说“美院把会画画的拉进来教成了不会画画儿的!”也见过潘公凯先生对学生展览的赞许点头,包括今时的范院也在全身心的把老一辈的精神流传下去,这其实并不矛盾,我们未必继承了老一派的技法与潜心研究,但为自己内心所遵从的方向呐喊讴歌则是一百年的传统,我们变得不集体了、更各色了,但我们仍旧是最美院的。

市场的浮躁催化了很多徒具其型而未带真意的艺术家,而故弄玄虚之辈则沾沾自喜与一城一池不思进取,躺在巨人肩膀上睡觉乃至拉屎,就是我们最大的差距。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师生、同学之间有一家子的感觉,有几撮很纯粹地喜欢画画的人聚在一起交流。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我想象中的老美院基本功非常扎实,创作造型水平很高级,审美品味非常高,学生之间天天探讨艺术,人生,哲学,相互比的是对意识形态的理解而不是衣食住行这类物质的攀比,走在世界艺术前沿,学校师生氛围融洽,老师们专心搞教学,引导学生创作,学生们专心搞专业……我们比老前辈们的见识多了,眼界也拓开了,可艺术创作本领却渐渐变小了,失去了纯粹的艺术精神追求,多了更多的世间选择。


臭屎怪(b.1995,造型学院):与老前辈比较最缺少的是个人的品格与学识。



11、现阶段你对母校有哪些建议或吐槽?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网速过慢了,社会实践课不够多。


臭屎怪(b.1995,造型学院):希望能经常有大师的展览,而不是一些泛泛的展览。希望能经常有研究性的讲座。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我室友王小伏:实名辱骂选课系统。

至于我:尘土飞扬的学校北区与世隔绝啊,活在工地里还有就是艺管“女儿国”的称号怕是摆脱不掉了,本科生至今为止累计男生五名,想要多点学弟。


考神(b.1993,造型学院):我强烈建议不要把美院百年来的好作品都放在仓库里落灰了!百年的学校不应该有一个常设的展厅嘛,好的作品应该不仅仅让我们看到图片,更是应该拿出来展览不是吗?我们应该看我们的前辈们做成什么样子,然后才能学习、去超越。

当年选课系统崩溃,不知哪位同学做的图。“鏈嶅姟涓嶅彲鐢ㄣ€”,这句话选过课的小伙伴都不陌生吧?

NH(b.1998,设计学院):想吐槽学校的教务和效率,效率可能是多方面原因导致的可以理解(比如修了两年的南门……),感觉教务的老师们不太为学生着想,有时候去办什么事会碰到教务老师踢皮球,或者尽可能能省事不帮学生办就不办的情况。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搬到新校区(燕郊校区)后,对学校的硬件设施没什么意见了,有一点不太方便的是宿舍的无线网只能登陆一个设备,导致我每月的流量用得特别快。


马远(b.1995,人文学院):网管天天踢球肯定网速慢;空调根据课业时间肯定不尽其用;食堂连明火都没有就别谈香了;澡堂大爷练字间隙水能升高到五十多度;男生天堂的男女比例,但是同性恋又有四分之一……选课系统崩溃倒是让我占到了甜头。


王肚(b.1997,造型学院):选课吧,学校服务器太差了。


Mei(b.1997,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最想吐槽美院总是在修修修。

一直在修修修的美院(图片:NH)



12、你毕业后想做什么?


马远(b.1995,人文学院):振兴家族画廊;把我爷爷至少捧到比史国良单价高;最重要的是当一个独立策展人。


考神(b.1993,造型学院):还没想,我总觉得一步步来,到时候该来的会来的。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我现在的想法太俗了就不好意思说了。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自己画画。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做策展吧。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毕业后等着失业,走一步说一步。


臭屎怪(b.1995,造型学院):我毕业后能做什么?

跨领域创新设计分享(图片:NH)



13、母校百岁生日,各路大神校友云集,你想说些什么


考神(b.1993,造型学院):你们多来上上课啊、开开讲座啊!


马远(b.1995,人文学院):美院人走到哪儿都是最尖儿的,别人都问你要去哪,但千万别忘了自己是打哪来的。


屁唧唧(b.1997,城市设计学院):祝中央美术学院百岁生日快乐。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一日美院人,一生美院魂。


李雅文(b.1998,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只想说我爱美院。

毕业,一个遥不可及但又近在咫尺的话题(图片:TK)



14、最后留下一句你的心声。


考神(b.1993,造型学院):我希望我可以坐着轮椅,在央美二百年典礼上坐到第一排。


Z文件(b.1996,建筑学院):真想多学点东西。


low 究(b.1994,中国画学院):美院啊,你是个人口流动场,我不过是这其中的一个匆匆过客,进了美院那一天就注定终归要毕业。事实上加上我的高中,再填上未来三年的研究生,足足十一年,它就成了我的生活。不想到毕业,我知道在毕业离开学校那课,意味着迈出了这校门,就离开了我的生活。


臭屎怪(b.1995,造型学院):希望食堂以后饭菜都打五折。


马远(b.1995,人文学院):我爱我的朋友们

每一个身边儿的漂亮姑娘

每一个跟我喝到酒醉归巢的老友

每一个看我幼稚撒野也咬牙陪伴的亲人

每一只援手和每一个拥抱

甚至包括每一记黑脚和每一次中伤

那又如何

我爱你们所有


注:因篇幅问题,部分回答有删减。

感谢每一位参与的美院学弟学妹

特别鸣谢:苗普、许宏翔、郑姝、朱国良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