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点》关于《陈界仁声明》的声明
发起人:号外号外  回复数:0   浏览数:106   最后更新:2018/04/10 17:49:26 by 号外号外
[楼主] 号外号外 2018-04-10 17:49:26

来源:燃点


陈界仁先生(下文均用陈先生代替)对卞卡(下文均用卞代替)发表在《燃点》的《现实、诗学和谱系,然后呢?》一文的指控,我们感到遗憾。


至今,我们对陈先生的质疑高度关注,并在过去半个多月的联系通信中不断追问陈先生对文章的态度和致使他愤怒的原因。经过无数次思考和会议,我们必须说这是一场值得讨论的误会。因为从本质上说,陈界仁先生、作者卞卡和编辑桑田在纷争的核心方面,立场相距并不遥远,都是给予艺术之社会相关性的切实关注。


针对《陈界仁声明》中的误会,我们有必要通过回溯事件,即《燃点》对于自身编辑思想/伦理原则的践行来理清。

编辑工作通过内容与主题联结人群,所以《燃点》将自身编辑实践视为“艺术的民主实践(社会性艺术)”。

一,选题、约稿、作者主体性

燃点内部最高决策机构“编辑部会议”定期会议确定一些可能选题。同时承认“好文章不易得,看作者、看状态、看展览。”视作者为艺术家,从而达成文字的批判性。一般以“作者提议,编辑享有否决权”为原则,向作者约稿。

编辑部选题标准——不批评“装睡的人”——具体实践如下:对只为了商业市场的艺术家/机构不做批评;对方法固化的艺术家/机构不做批评;对功成名就艺术家(established artists)少做批评;多评论本身有交流需求的艺术家/机构。《燃点》对“功成名就的艺术家少做批评”的原因是:功成名就的艺术家一般会有大量媒体报道,“不缺我们这一家”;而且功成名就的艺术家通常就是前一条“方法固化”的艺术家,很多时候就是明知道自己的问题,但为了其他因素所困的“装睡的人”,没有评点的价值。除非他们的工作方法值得学习,这种方法论还不足够为人所知,或者正在转型中,就值得覆盖。

邀约卞卡撰文,是编辑部认可卞卡的写作能力及立场,认为他这样成熟作者通常都有自己的研究关注方向,我们不应指定。2017年末,“驱低时期”(expulsion of "low-end" population in Beijing),编辑桑田向他约稿时只问“有什么想写?“。


卞卡的撰文则超越编辑部的期待:不但谈及艺术家的方法论,更站在目前国内的语境来讨论这些方法论(因为展览发生在同样有许多关系社会实践工作者的中国)。这又涉及到编辑《约稿函》的“只搭台,不唱戏“的标准,就《燃点》编辑桑田对社会性艺术的粗浅理解,在博里欧、毕晓普、格罗伊斯和朗西埃等人的理论以及相关艺术实践舶来影响下,意识到国内正在经历的社会实践性艺术的转折。早些年,从艾ww的《借据》、《东湖计划》至《夜走黑桥》大量涌现关注社会的事件型艺术,到《不在图像中行动》此类项目暂时的陷入了低谷。后来的《5+1》、《居民》群体、”激烈“群体、以及”上阳台“群体所涌现出来的新方法仍需要观察。(注1)


卞卡由于长期目睹并参与实践(主要指”华贸一楼“以及与满宇共同策划的展览活动)能够从中得到详实信息,又保持一定距离。以上便是编辑桑田答应卞卡选题的理由,从近五千字的初稿,经过多次编辑、面谈,到最终读者所见的版本,经过了三次重写,显示了作者走向深度的坚强意志与高标准要求。写作是向艺术家学习的过程,作为实践先行者,作为相关工作的前辈,陈界仁的展览多少激发了卞卡的写作和学习热情。

二,事实检查、意见自由

编辑桑田用两个白天的时间编辑卞卡的文章,进行尽职调查,参考了黄孙权的文章、李博文的访谈以及artforum长篇的五百字(2016)等,观看和阅读了卞卡提到的作品。必须承认事实检查(fact checking)是仅限在文章内提到的,无法延伸到文本之外的。


非常重要的是,卞卡的评论文章所针对对象基于社会性相关的艺术在展示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是在长征画廊的展览《中空之地》(2017)内陈界仁先生的作品,而不是针对乐生运动、乐生疗养院,以及一切为此付出的人。


关于《陈界仁声明》提及的事实性错误——艺术家语“引用”的“移花接木”,燃点编辑部的结论是:“艺术家语”的使用,并非引用作证,其作用是通过重复其原话达到诙谐(反问\设问\质疑)的修辞效果。双方对于同一句话未能取得同一层面的认识,深表遗憾。此处写作与“不应以‘移花接木’的‘污蔑’方式书写评论的最基本道德原则”(引自《陈界仁声明》)无关。(参见附录一)


对功成名就艺术家的调查工作是困难的,艺术生命越长就会有越多的作品和评论。当然这也是对批评家很大的一个挑战,4月1日晨,编辑桑田发给陈先生、随后被严词拒绝回应的采访提纲中,就有这么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去理解一个艺术家?过往的方式可能是观看研究他/她的展场和作品。但是观念艺术发生之后,艺术家的文本显然也是一个必须阅读的部分;在行动主义背景下,艺术家的行动和事件也变得越来越重要。评论者的调查任务变得越来越重,是否会导致评论的畏难消失?” 原本挺期待陈先生的回答,期待一个成熟艺术家对于整个生态链中批评的位置理解,但遗憾被陈先生回绝。

意见自由对于民主政治的重要性此处无意重复,于艺术生态而言,意见自由就重要在对于整个生态的维护上。《燃点》文章通常都是集中在讨论与观点,按照德国美国法学实践,区分价值判断(Werturteil)和事实主张(Tatsachenbehauptung)的言论,归属于价值判断言论,是言论者对自己思想的表达,享有较宽的表达自由。(注2)

三,编辑的工作形式


1.    看展确定选题,选题讨论,约稿沟通,文章批注,尽职调查,是编辑的常见工作形式。


组织论坛(纸上展览、派对)也是编辑的份内工作。论坛/座谈作为一种不在纸上的专题约稿,快速、简便,与会者可处于放松状态,能够碰撞出写作难达到的真实与深度。3月24日晚的《《Ran DianTalk转折时期的社会艺术论坛》聚集了十几位重要的思想者和实践者,讨论此事件背后的语境差别、艺术的社会属性、空间生产与言论空间的模式,讨论新的高压情况下可能的形势变化,以及讨论各自的实践方法论。(参见附录二海报,及微信。)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论坛召集的起因便是在3月19日燃点编辑桑田与陈先生以及中间人通过语音的融洽讨论、经由陈先生同意、并约定的《和解三条款》。条款内容包括:一、《燃点》检查陈先生所提事实性错误是否属实,并承诺无论错误大小均会予以澄清;二、通过采访的形式由陈先生自陈观点,清除迷雾;三、再进一步,借由这个事件召集论坛并《燃点》组稿文字讨论。遗憾的是,由于家庭原因,陈先生并未最终出席论坛。

2.    在“作者群博客”发展至今的独立艺术平台《燃点》,作为“看门人(gatekeeper)”的编辑角色在“媒介更新”大潮中不断面临危险。采用私下的微信之类的即时工具;twitter、instagram、微信群之类的半公开讨论;facebook、网站或纸本全公开出版物的登载,以及公开实体讨论、语音会议之间的选择和结合,也都经历着阵痛。比如被人指责为不重视微信,这些问题我们承认,但我们需要思考和改变。“媒介更新”并不是脱离语境的,人情社会和媒体监控这两个因素时时困扰着我们。

必须承认,我们在此事件中的最大失误在于没有第一时间将讨论引入公共领域,而是遵循了当下艺术圈的风气,通过微信、邮件、私人会面等常被认为“具有诚意”的平台和交流方式与陈先生进行非公开的沟通。这反而制造了许多不必要的质疑和误解。但《燃点》必须澄清的是,这些非公开的讨论和尝试不应并不能被曲解为“一再以各种理由推诿其责任”。


最后,《燃点》再次重申,我们以及作者都无意以任何方式对陈先生的实践进行歪曲。同时,《燃点》编辑部需要保护我们的作者,鼓励他们表达自己的想法并直言不讳,确保《燃点》能持续为批判性的思考发声代言——这是我们的使命。如过往邀请陈先生参加我们的论坛、接受我们的采访或者其他形式的回应,我们的邀约仍旧不变。


诚挚的,

《燃点》杂志编辑部


注1:此处只是粗略列举,并不表明没有列举到的不重要,只是编辑视野及篇幅所限;欢迎留言说明。

注2:《清华法学(第二辑)p160,2005,以及参见中国最高人民法院1993年《关于审理名誉权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八条对于名誉保护与行使自由的关系所做的原则解决。》

附录一(《所谓事实性错误的分析详情》)


附录二(《RanDianTalk转折时期的社会艺术》论坛海报)

http://mp.weixin.qq.com/s/ygfrSvK0iTG2PCE1979cBQ

附录三(《陈界仁事件重要时间节点及文件表》(暂不予公开))


附录四(近期相关讨论链接):


陈界仁谈《残响世界》在东京的放映与演讲表演

http://artforum.com.cn/words/9186

Ran Dian 展评 | 现实、诗学和谱系,然后呢?

http://mp.weixin.qq.com/s/SpE9R8D7LpfP6Z9d0qke9w

陈界仁声明:关于燃点《现实、诗学和谱系,然后呢?》一文,“污蔑”事件的六点说明

http://ccjstudio.net/20180403-statement/?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别指望陈界仁,我们得靠自己

http://mp.weixin.qq.com/s/B64QV9tCzy5xRDhdf7JWKQ

当政治正确并不正确的时候

http://artforum.com.cn/slant/11201

评《当政治正确并不正确的时候》

https://mp.weixin.qq.com/s/aqvPWfPzbUvyqP8mE-JLvg

最近艺术圈的三件小芝麻事儿

http://mp.weixin.qq.com/s/9ZVmRH9k_CN6la8kByL3dg

送分题|“逼歉”风波:陈界仁是哪种精神错乱?

https://mp.weixin.qq.com/s/vnisXx2qHQpiJsolRu6vyw

凤凰艺术 | 黑匣子:由皮力、宋轶、陈界仁、卞卡及相关媒体话题所想到

http://mp.weixin.qq.com/s/C2YnGVc4OjaAC665TdirVA

由陈界仁、皮力引发的风波所想到的

http://mp.weixin.qq.com/s/AJnn5X_iHrOdsYNCtWZKDA

陈界仁

http://artforum.com.cn/archive/search=%E8%8B%8F%E4%BC%9F/11064

展评 | 一个反抗者的妥协

http://mp.weixin.qq.com/s/jkamb1hyw9FPaOwmwgOmUA

陈界仁Chen Chieh-jen

https://www.artforum.com/print/reviews/201802/chen-chieh-jen-73713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