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香港,到底是谁的主场?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259   最后更新:2018/04/02 18:18:39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8-04-02 18:18:39

来源:Hi艺术 酒仙桥一姐



香港巴塞尔史无前例的热闹,再加上正在进行的苏富比春拍,连续两周,香江热闹非凡。巴塞尔灰常卫星频放,德·库宁、毕加索、赵无极,超千万元大货一件接一件成交。对一级市场来说,尤其是强势的西方一线大画廊,真可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当然,对画廊主看似惊诧的表情,和夸张的惊喜无需过于认真。来香港前若没点实锤,这些比猴精的生意人才不会心甘情愿地肩负高昂保险运费把这些大货一件一件运到香港来。


亚洲最近经济政治局势震荡,国内货币不断缩紧,为阻止资本外流,绿卡、户口都要二选一了。急切的资本如铁笼中的困兽,红着眼睛寻找任何可乘之机。历来与金融勾肩搭背的顶级艺术商人怎会不了解亚洲的迫切?从他们毫不气短的明星作品策略来看,那是准备得相当充分,脉搏切得相当准确。不透明的一级市场在这方面本就拥有巨大优势。那一张张毕加索、赵无极,就如同阿拉伯半岛战争孤儿眼中一艘艘开往希腊、意大利的小艇——“兄弟们,上啊。”当然,这波难民富得流油。

Lévy Gorvy画廊,微软创始人保罗·G·艾伦 (Paul G. Allen)家族收藏的德库宁《无题Ⅶ》,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在VIP首日售出,成为香港巴塞尔有史以来最贵作品

香港巴塞尔现场,与德库宁同时亮相的“中国德库宁”赵无极的抽象作品

高古轩展位上两件装裱精致的毕加索作品


这个春天在香港,西方话语的强势权再次凸显。欧美一线画廊依靠老道的市场控制和成熟体制的支撑,仿佛自带抗震层,拿出流通力/抗跌力双强的硬通货饲喂蠢蠢欲动的投资客,再顺道拔升一下自己新艺术家的市场价位,过了名利双收的一周。与其说他们卖的是作品,不如说卖的是画廊的品牌,是西方代表的国际市场的稳妥,是背后保险的交易机制。在这一点上,我们连跟他们互撕的资格都没有。


不光是藏家,还有创作人本身的不安全感。很多兢兢业业,深耕本土的画廊,受市场体系混乱的牵累,无法拢住优秀的艺术家,只能眼看他们远嫁。而自己尚倾力扶植的青年艺术家,作品再好,也因缺乏成熟艺术市场的体制保护,充满了极高的风险和未知。他们价格不贵,远谈不上硬通货性质,更为依赖消费性藏家的青睐。可政治经济动荡很可能会进一步导致本来就发展缓慢的纯消费性艺术交易的大幅减少。这对深耕本土的当代画廊来说不是个好消息。在初春的狂欢中,这些画廊仿佛海面上的水鸟,眼看着庞大的沙丁鱼群被鲨鱼和海豚圈到水下,狂暴猎食,自己只能见缝插针,拾掇一些翻腾在水面的膏腴。


“摆脱西方话语的钳制,不做他人案板上的鱼肉,建立属于自己的话语体系”的高调唱了这么多年,一遇跌宕,资本各方拔屌无情,扬长而去的现实仍是这么残酷。令人欣慰的是,看着别家沐浴着阳光,吹着暖风,自家却遭遇倒春寒,还被停了暖气的本土画廊,仍在辛勤努力地做着该做的事:跑场子,搞展览,卖画,养艺术家。如果说有朝一日,我们真的拥有了自己的话语体系和稳定的市场,比起现在头也不回,一路向西的资本各方,这些画廊人更配获得军功章。

2018香港巴塞尔,主画廊单元高古轩、贝浩登展位现场

2018香港巴塞尔,主画廊单元之外的艾可画廊、东画廊展位现场


再来说说拍卖。昨晚苏富比现当代夜场结束。这是林家如小姐离开后,苏富比第一场当代大拍。寺濑由纪女士小爆冷接手主管后,日韩板块比重明显增加。在现代和当代分开的情况下,当代夜场38件拍品,日韩14件,占比36.8%;成交134,777,000港币,占比33.86%。对比去年同期,四月现当代夜拍当代板块,日韩不过5件,且都是奈良美智、村上隆、草间弥生这样品牌式艺术家。可这次,咣咣咣一连串新鲜生疏的日本名字后,搭配着几个略熟的韩国名字,日韩板块初生牛犊,跟西方当代艺术逐鹿中原。中国当代存在感明显下降。

从上面两个表就可以看出,如今的香港,到底是谁的主场。西方当代超越中国当代,以12件作品,上升为夜场第二大门类。并在价值上超过数量第一多的日韩,贡献了41.76%的成交额。成交前十位中占六位,以美国艺术家劳森伯格3897万港元拔得头筹。日韩紧随其后,前十占三位,草间弥生《红色无限网NO.2.A.3》3558万港元,稳坐头把交椅。而中国,前十作品仅有刘炜和余友涵两人。从数量上看,中国当代板块也只有7件作品,占比18%,总成交额21%。而在林家如掌门的去年同场,在跟现代艺术分享的59件夜场席位中,中国当代板块仍以14件作品,占到23.7%的比重。

劳森伯格《卡通》,以3897.45万港元的成交额领衔2018苏富比香港春拍(当代艺术夜场)美国艺术家成交

草间弥生《红色无限网NO.2.A.3》以3558.75万港元的成交额,稳坐2018苏富比香港春拍(当代艺术夜场)日韩板块艺术家的头把交椅

2018苏富比香港春拍(当代艺术夜场)成交额前十中,中国艺术家仅有刘炜和余友涵两人。其中刘炜《革命家庭系列:云游时光》(双联作)以3558.75万港元成交,余友涵《抽象1988-1》以1572万港元成交


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便作品数量最多,中国当代板块所贡献的成交额却差强人意,8114.5万港元的总成交额尚不足西方9件作品成交额(1亿6千6百41万港元)的一半。而仅上拍五件作品的日韩板块总成交额却能达到7260万港元,仅比中国当代板块低一张曾梵志的价格(854万港元)。拍卖是收割场,当一块田地产出乏力,雨水阳光很快就会转向其他更高能产出的地域。西方和日韩板块就这样在香港的土地强势扩张。林家如的离职原因至今无人知晓。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离去伴随着苏记香港当代艺术走向的重要改变,也伴随着中国当代从华贵妃到年答应的无奈处境。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