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锋:“绘画”通过“图画”而确立自身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829   最后更新:2018/03/29 21:10:21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8-03-29 21:10:21

来源:日常陈述 文:金锋



“绘画”通过“图画”而确立自身

绘画是极易陷入死循环的,不断会回到原点,尘归尘,土归土。绘画又极易产生心理快感,像屁一样飘渺。绘画像哲诗:“我们往往因为过于自恃而失之于大意,远不如缺陷能带给我们益处。”绘画似乎是怎么说都行,又好像怎么说都不对,绘画的魅力就在于纠结。

“绘”跟“画”在汉字中是互解的,就是俗语“画画”而已,远不如“图画”两字值得探微与玩索。绘画离开了“图”就只指向表现了。而“图”表示的是规划一件事,这是件不容易的需要慎重考虑的事儿,它的本意是谋划,反复考虑。所以,画画的不易在于“图”的不易。是由于“图”在不断的追问中,才让陌异的思想逐渐清晰,让对象从无论是断片、图谱、档案,还是现实、异议、疑惑中逐渐显出,哪怕它是一种奇怪的失却,它也是作为对象与目标而呈现。而画只是作为方法紧随其后,辅之以相应的手段。“图”是问题对象,“画”是方法手段,“绘画”通过“图画”而确立自身。

在对象与方法之间,在对象所带出的棘手问题与了却这问题的相应手段之间,需要一个巧妙的链接,一如幽暗处的通道。这个链接往往是姗姗来迟的,有时是某种尖锐到达了极限,它就径直地到来。就像贸易战与北朝的列车一样,这是用手段的形式告诉了我们。实际上,这手段没有到来之前,问题对象的麻烦在内部已经纠缠了无数次了,它不过就是在等待一个巧妙的链接。这个链接就是“观念”。问题对象不棘手,或问题对象不够魅力,这就不需要观念。观念是智慧之思,只有它才能把聪明弄到恰到好处的程度,并让棘手的难题得以过渡。

在“图”与“画”的关系上,是“图”先“画”后,是折腾在先,表达在后,观念是用来过渡的。观念是思想,也是技术,观念通过手段而呈现。

在绘画中裹乱,用神秘感勾人,假装歇斯底里,但画面分裂得煞有介事,这些都是专业而不是忽悠。绘画的自由决定了绘画桀骜不驯的本性,它总是在迎接着一种尚未到来的意义。由于尚未到来,所以追问不息。

今天的看画,实际也是在“图问”。这里拼的是一切,包括演技,否则“图”什么呢?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