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巴塞尔成交快报 | 西方现当代艺术频频高价成交
发起人:服务员  回复数:0   浏览数:492   最后更新:2018/03/28 11:01:51 by 服务员
[楼主] 服务员 2018-03-28 11:01:51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3月26日,第6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 VIP 预览首日已人山人海。作为亚洲地区每年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艺术品一级交易市场,香港巴塞尔在第6年已完全进入了成熟期,发展出了稳定的交易市场与系统,并且成为参展画廊与藏家建立、巩固关系的重要场所,并为它们展示、推广各自艺术家提供了绝佳的机会。VIP 首日的交易盛况反映出西方现当代大牌艺术家在亚洲市场的强势表现,而越来越多不同国家与地区的藏家面孔出现在展会中,也证明香港巴塞尔已完全演进为国际性艺术交易市场。此外,这也是西方画廊寻求与亚洲,尤其中国大陆及香港的艺术机构合作的平台。


西方现代大师“硬通货”受捧


从香港巴塞成立开始,我每年都会参加,今年是第5年。我看到藏家数量在步增,同们对战艺术和美国艺术趣愈厚,这也是以亚洲藏家传统审美为导向的。我也看到市场对西方艺术的兴趣呈现持续增长的可喜现象。” Lévy Gorvy画廊主之一多明尼克·李维(Dominique Lévy)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表示。这个代理了众多战后及当代艺术大师作品的画廊在此次香港巴塞尔高调带来了标价3500万美元的威廉·德·库宁《无题XII》,并在展会开始不久便成功出售给一位私人藏家。此外,画廊第一日还售出了4件来自帕特·斯蒂尔(Pati Steir)新系列“为了香港”的作品,每件标价50万美元,买家为亚洲的基金会及私人藏家。

Lévy Gorvy 展位现场


一贯在香港巴塞尔销售状况良好的 Galleria d'Arte Maggiore G.A.M 于首日以逾100万欧元的价格出售了一件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的水彩创作、两幅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的绘画(每幅价位在3-7万欧元间)以及一幅毕加索的重要蚀刻版画,版画的买家为亚洲一私人藏家。

第2次参加香港巴塞尔的 Luxembourg & Dayan 展位现场


在纽约和伦敦都设有空间的 Luxembourg & Dayan 是第二次参展香港巴塞尔,去年,画廊带来了十几件封塔纳的作品,销量良好。今年,画廊展位上也均为西方现代大师作品,毕加索、巴尔蒂斯、莫兰迪、皮卡比亚等等,吸引了大批观众。据悉,展厅外墙上的两幅画作,一幅是标价1450万美元毕加索的《Joueur de flute et mangeur de pasteque》,另一幅巴尔蒂斯的《Study for Le Salon》也价格不菲,后者已被售出。

标价1450万美元毕加索的《Joueur de flute et mangeur de pasteque》(上图左)与巴尔蒂斯的《Study for Le Salon》(下图)


该画廊总监 Amalia Dayan 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提到,“毕加索、莫兰迪这些名字都非常为本地藏家熟知,他们也显示出对我们这次作品很感兴趣,实际上今天我们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好几件作品都已被预订。对比去年,今年我能感到这里更加充满活力,有更多人,并且很多都来自欧洲。参加香港巴塞尔对于我们意味着更多新藏家,他们不仅仅来自中国,还有韩国、日本这些国家,同时我觉得,这里也为亚洲藏家提供了不用去巴塞尔、迈阿密也一样能够遇到很好作品的机会。 ”

Mazzoleni 画廊“策展角落”现场(上图)与已被预订的乔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的作品《Le Muse Inquietanti》(1951年)(下图)


1986年创建于意大利都灵市的 Mazzoleni 画廊今年第5次参加香港巴塞尔。这间专注于意大利战后艺术的画廊今年吸引了更多买家,展位上的一幅乔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的作品《Le Muse Inquietanti》(1951年)已经以70万美元的价格被香港本地买家预订,位于“策展角落”的福斯托·梅洛蒂(Fausto Melotti)的众多作品中据悉也有被预订。该画廊的总经理 Mira Dimitrova 透露,“从最初参展开始到现在,我们能够看到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去年相比,今年藏家对我们作品兴趣增长很快。”

高古轩画廊带来的两件毕加索作品


此外,高古轩画廊今年带来了两件毕加索创作于1971年的作品,标价分别为1200万与950万美元,销售状况未知。


蓝筹画廊热卖西方当代艺术


对于国际一线画廊来说,知名西方战后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已经成为画廊在亚洲的销量保证。豪瑟沃斯画廊的画廊主伊万·沃斯(Iwan Wirth)表示:“在过去的10年内,香港的艺术品市场——甚至整个亚洲的成长都非常惊人。特别是在过去这几年,来自这个地区收藏家贡献的销售额同比2013年已经增长了一倍,而现在中国收藏家贡献的销售额占比12%。”

豪瑟沃斯展位现场


豪瑟沃斯在首日出售了一件标价57.5万美元的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雕塑、一件松谷武判的作品以8.5万美元出售,两件的买家都是来自亚洲的基金会;一位香港藏家以21.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件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的作品。来自洛杉矶的 David Kordansky 画廊同样售出了一件拉希德·约翰逊的作品,标价15万美元;这间画廊以几万至几十万不等的价位于今日出售了十几件作品。

卓纳画廊展位现场,今年带来了多件杰夫·昆斯的作品

杰夫·昆斯在卓画廊展位现场


卓纳画廊从2015年开始的每一年都会在展区派一位其代理艺术家作为代表,2015年是劳赫(Neo Rauch)、2016年是博伊曼斯(Michaël Borremans)、2017年是图伊曼斯(Luc Tuymans),今年则是杰夫·昆斯(Jeff Koons)。虽然画廊未透露预展首日昆斯作品的销售状况,但上述几位艺术家的作品皆销量良好:劳赫的一幅油画以100万美元售出,博伊曼斯的两幅油画分别以60万美元售出,而提尔曼斯的作品也有数幅售出。“我说不出现在到底什么作品最受欢迎,因为这里收藏家的品牌真的太多元化了。我们的收藏家当中有些曾多年追捧具象绘画,也有些只收藏摄影作品和影像作品,这也正是我喜爱亚洲和香港的原因。”画廊主大卫·卓纳向《艺术新闻/中文版》表示。

里森画廊展位现场


里森画廊今日以各72.5万英镑的价格售出了2件卡普尔(Anish Kapoor)的作品;一位亚洲私人藏家以2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李禹焕的油画,此外,一件加州艺术家柯斯(Mary Corse)、一件乔伊斯(Joyce Pensato)以及数件斯坦利·惠特尼(Stanley Whitney)的画作也已售出或被预定。

Kukje 画廊展位现场


来自首尔的 Kukje 画廊也带来了卡普尔、李禹焕的作品,其一件卡普尔的镜子作品售价65万英镑,目前的销售状况未知;而李禹焕创作于1987年的《With Winds》以150万至170万美元的区间售出。此外,Kukje 画廊预展首日还带来了数件金容翼、梁慧圭、河钟贤的作品,其中多件以几万至几十万美元的价位售出。“像博物馆一样呈现作品”是画廊此次布置展台的目的,其带来的一件大型白南准装置作品吸引了很多参观者的注意。画廊执行总监宋普暎正任香港巴塞尔评审委员会成员,她向《艺术新闻/中文版》表示,尽管根植在亚洲,香港巴塞尔的西方藏家却非常多:“从亚洲语境下,重新审视并解读当代艺术生态的机会,我想,这正是吸引众多西方观众前往香港的原因。”

白立方展位现场,翠西·艾敏(Tracy Emin)的两幅作品均已售出


其他重要画廊在预展首日均有售出多件作品。Galerie Thaddaeus Ropac 以55万美元卖出了一件卡茨的油画、以55.5万美元卖出了 Georg Baselitz 的一件作品,并以65万美元卖出了 Robert Longo 创作于2017年的新作《无题》。伦敦的赛迪 HQ 画廊在预展首日售出了 Ugo Rondinone、Sarah Lucas、Laura Owens、Wihelm Sasnal、Daniel Sinsel、Lawrence Lek 各一件作品,价格区间在1.5万至50万美元之间;白立方带来的翠西·艾敏(Tracy Emin)的两幅作品《I felt surrounded by you》(2017)和《Grotto》(2014)都已卖出,其中《I felt surrounded by you》售价为30万英镑,《Grotto》价格稍低。Lehman Maupin 以几万至十几万美元的价格区间售出了至少10件作品,其中包括艺术家柯斯、McArthur Binion、OSGEMEOS 等人的创作。泰勒画廊今年带来的卡茨的重点作品以50万美元售出,此外,画廊还售出了一件标价28万美元的 Jean Dubuffet 画作,以及标价2.5万美元的 Kiki Smith 的纸本作品等。阿拉里奥画廊今年带来了数件博物馆级别的作品,据画廊透露,目前已售出2件印尼艺术家 Eko Nugroho 的作品,每件标价4万美元;另售出杰拉尔丁·哈维尔和名和晃平的作品各一件,前者售价7万美元。

赛迪 HQ 画廊展位现场

佩斯画廊展位现场,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另外,佩斯画廊首日的销售状况也较良好,这间已经在亚洲地区深耕10年的国际画廊拥有着优秀的亚洲艺术家资源。预展首日,佩斯带来的多位日本及中国艺术家的作品都有售出。奈良美智的纸本作品《In the White Room》以75万美元售出,张晓刚的一幅油画以30万美元售出,仇晓飞的一件作品也以16万美元被售出。除此之外,画廊还成功卖出了两件 Loie Hollowell 的作品,以及 Tim Eitel、Adam Pendleton、Prabhavathi Meppayil 的作品各一件,价格均在数万美元。


香港巴塞尔的“后柏林”时代


过去,巴塞尔艺术展瑞士主场的遴选委员会几乎全部由柏林的画廊主组成。这一切可以归咎于这座城市在艺术层面的“早熟”特质:柏林拥有数百家画廊,并且因其便宜的租金和颓废的夜生活成为了来自世界各地艺术家的温床。而今年,数家有名的柏林画廊落选香港巴塞尔,而保留“柏林气质”的几家比利时、瑞士甚至希腊画廊则日渐崛起。

标价70万美元的古尔斯基作品(图右),由 Sprüth Magers 带来


在重返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的数家可谓“大到不能倒”的柏林画廊中,Sprüth Magers 如同其他许多德国最成功的画廊。Sprüth Magers 代理了一些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而它近期的扩张正不断加速。画廊此次带来的古尔斯基的一件作品标价70万美元,销售状况未知。Esther Schipper 画廊最近搬到了坐落于柏林市波茨坦大街画廊区的一个更大的新空间,它代理的最著名的艺术家有 Pierre Huyghe、Liam Gillick,Philippe Parreno 和 Angela Bulloch。此次,画廊带来了一件售价22万元的刘野作品已被人预订。

Esther Schipper 画廊带来的刘野作品,标价22万元,已被预定


近年来,像布鲁塞尔和雅典这样的其他欧洲国家的首都已经对柏林形成了强大的竞争,而艺术家们也已开始离开柏林。对欧洲艺术格外感兴趣的人在今年香港巴塞尔上可能要转移视线,多关注来自瑞士和比利时的艺术画廊。Bernier/Eliades 画廊后柏林时代欧洲艺术首都布鲁塞尔和雅典两座城市均有落地,专营一系列20世纪中期至晚期的艺术流派,例如大地艺术贫穷艺术极简主义和观念主义另外,安特卫普也有其活跃的艺术现场:Zeno X 画廊自1981年起就成为了安特卫普艺术市场的中心代理了一系列比利时的杰出人物,例如 Michael BorremansLuc TuymansRaoul De Keyser 等。

Bernier/Eliades 画廊带来了意大利贫穷艺术作品


Bernier/Eliades 画廊的画廊主向《艺术新闻/中文版》表示:“我认为亚洲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好。亚洲买家现在知道了更多欧洲艺术家的名字,但是还是更熟悉那些品牌艺术家。亚洲市场会不断发展,现在有画廊既有中国艺术家也有欧洲艺术家。”今年的展会,画廊带来了意大利贫穷艺术作品,艺术家 Pier Paolo Calzolari 的作品价位在20万至50万欧元。


Zeno X 画廊此次带来的主要艺术家为博伊曼斯,画廊负责人表示预展第一日的销售状况尚可:“因为展会有两层所以总会有这样的问题:一层有很多大型的画廊,很多人到达三楼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所以今天比较慢。但是根据前两年的经验,很多人明天会专程来三楼。我们在这里面对很多年轻的收藏者,他们挖掘很深入,也做了很多的研究。亚洲买家普遍更为年轻,资金实力也更雄厚。”


抽象艺术与新水墨自成一体的华人世界


此次香港巴塞尔,多家背景不同的画廊都带来了战后和当代的海外华人艺术。除了市场向来坚挺的赵无极,“东方画会”的成员在近两年也颇受欢迎。来自台湾的亚洲艺术中心首次参加香港巴塞尔,总监李宜林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表示:“香港巴塞尔借由地利之便,成为东西藏家交汇之处,但主力还是来自于国际。近年来,除了中国藏家与欧美藏家的竞争浮上台面以外。展品也是出新立异,所有收藏群的喜好都可以在这里得到满足。传统介质的油画、国画向来能得到实力雄厚的藏家青睐,而近几年的收藏风向朝战后艺术史前进,亚洲抽象逐渐成为藏家圈的新秀。”亚洲艺术中心此次的目标是站稳脚跟并挖掘潜力客户,本次以回顾的方式重探台湾现代艺术的历史,聚焦“东方画会”的朱为白(b.1929)和“五月画会”的冯钟睿(b.1934),两位台湾现代抽象绘画艺术家,朱为白1984年的作品《无门之簾》售价18万美元。

▲  德萨画廊带来Bernar Venet 作品《12条直线》,售价8.5万元美元,已售出


自2013年第一届香港巴塞尔起每一年都会参展的德萨画廊创始人、画廊主 Pascal de Sarthe 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时说:“亚洲的艺术市场在过去几年内成熟了许多。香港巴塞尔由50%的亚洲画廊和50%的西方画廊组成,由此成为了来自亚洲的藏家选择东西方艺术品的最佳目的地,同时也大量吸引了对亚洲艺术越来越感兴趣的西方藏家。在刚结束的纽约军械库艺术展上我们销售成绩很不错,我认为今年的艺术市场将是蓬勃的一年。”开幕首日,他们带来的赵无极作品中有的成功售出,画廊香港空间总监 Willem Molesworth 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对赵无极感兴趣的藏家很多,亚洲、欧洲都有,法国人尤其对他的作品感兴趣。

▲  耿画廊带来的赵无极《12.89-02.90(四联屏)》售价超过2000万美元,有重要藏家正在洽谈中

▲  耿画廊以“经典的下一步”为题,带来艺术家彭薇的作品参加策展角落 Kabinett,首日即全部售罄


每年都参加香港巴塞尔的耿画廊本次带来赵无极《12.89-02.90(四联屏)》,价格超过2000万美金,有重要藏家正在洽谈中。负责人耿桂英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说:“近年来香港巴塞尔稳健成长,每年都会认识到新的藏家,并且都具有国际的视野、对艺术敏锐的眼光及涵养。”此外,在本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策展角落 Kabinett,耿画廊以“经典的下一步”为题,带来艺术家彭薇的三联拼作品《一夜之间:第一夜》、《我就在这》及六张绘画册页《再次努力画花开的果园》,首日即全部售罄。

▲  墨斋带来的郑重宾《无题1号》售价5.8万美元,图片来源:Ink Studio

墨斋画廊是第三年参加香港巴塞尔,“根据我们的观察,中国大陆对于能够贯古通今的艺术品的需求正在快速扩大,特别是水墨艺术。对于每位有兴趣收藏当代亚洲艺术品或策划展览的人士来说,香港巴塞尔无疑是一场每年务必出席的盛事。”画廊总监雷澄泉(Chris Reynolds)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时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将目光瞄准中国,并制定开拓中国市场的策略,我们可以看到在此驻足的当代艺术策展人和博物馆总监与日俱增。而近来发生的最大变化是大量中国大陆藏家的涌入,他们同时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提升到资深藏家的水准。我们最近观察到的一个趋势是,曾经一度涉猎国外艺术品的中国大陆藏家现在可以说是回归故乡了——他们更多地将中国艺术纳入自己的收藏范围。”墨斋画廊带来的郑重宾作品《Untitled No.1无题1号》售价5.8万美元,杨诘苍1987年的《Untitled 无题》10.4万美元,展会首日所带每位艺术家作品均有销售,其余则有藏家预定。

▲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带来梁铨《倦勤斋的紫藤花之一》售价42万元人民币,首日已售出


蜂巢艺术中心本次共带来六位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区间从几十万到上千万人民币。其中梁铨2017年的作品《倦勤斋的紫藤花之一》售价42万元人民币,首日已售出,尚扬的三联作品《剩山图-8》售价1400万元,首日多位藏家正在洽谈中,其中包括一个来自澳洲的美术馆,夏季风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说:“第二天(花落谁家)应该就会尘埃落定欧洲藏家与亚洲藏家对尚扬作品的兴趣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他的表达带有东方性,但总体语言还是国际化的。西方藏家见到与自己美学系统不同的作品,吸引度更大,英国的内政大臣就收藏有两件尚扬的作品。”


内地画廊力推85后新生力


一个显见的现象是,中国的本土画廊在渐渐选择深耕85后以及90后的年轻本土艺术家,而这一现象在本届香港巴塞尔也尤为明显。刚在去年迎来10周年生日的东画廊,今年是首次参加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2016年底巴塞尔艺术展的评选委员会访问上海时看到东画廊举办的艺术家张如怡(b. 1985)个展,便邀请该画廊申请参加本次香港展会。在本次展会上,张如怡的个人项目“轮廓”根据东画廊展位的空间创作了特定场地的雕塑与装置作品,东画廊相关负责人表示,选择以不同于传统艺博会展位的方式呈现作品是对艺术家作品语言本身的尊重。

▲  东画廊展位现场,图片来源:东画廊


同是首次参加本届展会的胶囊上海带来艺术家冯晨(b. 1986)的个人项目《光的背面—色彩》。胶囊上海成立于2016年底,与冯晨的合作自开幕首展就已开始,在2017年推出冯晨个展后不久,胶囊上海便申请参加本届展会并邀请冯晨为展位创作特别方案,制造引发艺博会观众迷失感的沉浸式体验。胶囊上海的总监里柯(Enrico Polato)称,自己合作的大都是出生于1980年代之后的新锐艺术家,并特别关注曾经在国外接受教育或有在两个不同国家之间移民经验的艺术家。

▲  空白空间展位现场


空白空间本次展会带来的艺术家中有四位出生于1985年之后,空白空间总监张迪称,空白空间从2013年首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就开始参展,随着香港展会的发展壮大,收藏家也呈现出日渐年轻化的趋势,出生于1985年之后的艺术家的视觉经验与前代艺术家不同,更多来自网络与屏幕上的图像,有一种数码感,年轻藏家会更容易进入这种视觉经验。

▲  北京公社展位现场,图片来源:阿特小报


北京公社作为代理年轻艺术家最多的国内资深画廊之一,在选择与艺术家合作时表现出开放同时审慎的态度,北京公社总监吕静静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表示,画廊代理了很多年轻艺术家,但一般不会在艺术家刚开始创作或刚从学院毕业时便决定代理,而是选择先进行一定时期的观望,这种观望并非针对艺术家的市场价格的变化,而是艺术家是否有持续创作的执着。因为画廊与单纯的展览体制不同,它与艺术家的关系是一个立足长远的合作关系,艺术家职业生涯的持续性与画廊的发展息息相关。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