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锋:艺术的异感需要处心积虑的纵深逻辑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1027   最后更新:2018/03/26 20:05:26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8-03-26 20:05:26

来源:日常陈述 文:金锋



艺术的异感需要处心积虑的纵深逻辑

在错觉里面打转,还能做到乐不思蜀;说他们是亲兄弟,而长相却天差地别;还有,即便是胡扯,也能胡扯出一片光芒来!这都是异感。异感就是逼迫出某种“放生”来,进入到表面紊乱实际是依然被秩序化了的现实中去,并扰动出某种新感性,使得原有的感性移位抑或让位。假如这是蓄意而为之的策划,异感就成为了谋略,一种理性实践。

朗西埃说到审美/政治时,他是把审美包涵着政治的,而不是政治大于审美。假如说,政治是一种现实感,那么,审美是异感的,是异感大于现实感,而不是相反。这话不好理解,还得要拉到现实的秩序中来才能摆出两者的关系。在生活共同体中的共识并不是轻易就能扳倒的,故而,艺术/政治,在同一个共同体中就成为了永远牵扯、互不相让的两个对手。比如,政治要秩序,艺术偏不;政治要和谐,艺术就扰乱着这样的和谐。不然,民主在里面就没有了地盘,我们就只能在政治的共识中被政治秩序化了。按照朗西埃的意思,是艺术在到逼着政治走向新政治,这样的拉扯艺术才够得上劲,才有活力与灵魂。所以,某种意义上说,艺术就是超越政治的异感,审美大于政治。异感是用来扰动、扰乱共识的。这对于我们时常坚持理性的人来说,异感也能使得理性得以调整,异感迫使理性作出应有的自我批判的姿态,并为新感性重新“配方”。

新感性需要新配方。这里,异感也可以理解成,用理性的方式为感性垫底,告诉大家,某种“错觉”其实是虚晃一枪,它是有备而来,而且一定是发生在现实的秩序之中。

但是,今天的政治玩家还是棋高一筹,现实中,还是政治孔武有力,政治已经先于艺术而异感,他们率先做到了异感+。不消说,我们已经生活在了一个异感时代。这是一个没有天机可泄露还得让思绪在飞的时代。所以,在手段的创意上,今天是政治的异感大于艺术的异感,艺术的异感反倒变得畏首畏尾束手束脚了,朗西埃的审美/政治在我们的语境也完全不顶用了。艺术还能何为?一条路,艺术的异感配方只能重新来过,用所谓的道德善来对它重新配方,重新升级,并准备好接受政治异感的再次恶心。

还好,艺术是不格式化的,艺术还是有艺术自己的花头经。也许批评与作品需要多一些膻味,让臊气渗透到假甜美的缝隙中,使得被渗透的部分中和、消解,或像下棋吃子那样,占领假甜美的地盘。实在不行,收拾细软,走!换个地方,再来一次。

面对政治异感,艺术的异感需要处心积虑的纵深逻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