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杨福东《明日早朝》:美术馆中的空间电影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1   浏览数:2033   最后更新:2018/03/24 22:42:19 by guest
[楼主] 聚光灯 2018-03-24 22:22:26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Laura Xue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海报


上海。3月23日,中国影像艺术家杨福东的大型个展《明日早朝》在龙美术馆(西岸馆)隆重开幕。作为杨福东自2009年起开始系统构思的“美术馆新电影计划”发展近十年后的呈现,艺术家及其团队此次在龙美术馆一层展厅内布置了巨型的红色立柱和大幅背景彩绘,其中摆放了包括宫灯、烛台等设施,将龙美术馆的一层展厅转换成了“宋代朝会”发生的盛大现场。

《明日早朝》美术场景效果图之一


在“宋代朝会”的“大殿”背后,杨福东还放置了一座半开放的“生命之塔”,这座塔既是装置,开放的部分又是上演戏剧的舞台。按照艺术家的计划,在展览对公众开幕后的连续30天内,艺术家将与包括谭卓、吕聿来,以及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徐才根等知名演员进行合作,在展览进行的同时为观众逐渐展示共计为期30天的30部“早朝日记”。在时间的推移中,艺术家将用镜头记录下宋代文武百官与君王每日进行“早朝”的盛况。与此同时,龙美术馆所处的当代语境与每日前来参观的观众也将与艺术家及其创作发生碰撞。


在当代美术馆中营造一出“宋代朝会”

杨福东,《第五夜 之一》,2010,七屏幕录像装置,黑白、立体声、35毫米胶片,图片来源:oneworldexpo

杨福东以往的作品中时常可见以人工搭建的设施作为拍摄场所,例如《第五夜》中使用的真实电影制片厂作为片场、为《新女性II》搭建的梦幻般的人工沙滩。与此相对应还有取景自然的拍摄场地,比如《竹林七贤》中的黄山、《我感受到的光》里的挪威,或是《雀村往东》中的故乡等。在美术馆里拍摄电影,尤其是此次尝试拍摄具有明确年代划分的“宋朝大会”,杨福东在策划阶段经历了怎样的思考和决策?

《明日早朝》手稿,杨福东

杨福东肖像


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专访时,杨福东首先谈到了09年时最初的计划。“那时候想得比较多的是内容,会根据博物馆的藏品作为构思手段。”当时,杨福东同时考虑了四五个美术馆电影计划,其中不乏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样的机构。然而由于计划庞大并且对于各方面支持的要求很高,对于杨福东而言,现在的想法反而更加开放,“重要的是在合适的地方,把合适的想法做出来。”

龙美术馆(西岸馆)


然而对于一座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处于当代的美术馆,与其试图表现的、具有明确时间框架的“宋代朝会”故事大纲,艺术家是怎样看待它们之间的关联呢?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


美术馆新电影计划有几种倾向。这次的倾向里,美术馆更相当于是电影的片场一楼(展厅)所营造的气氛就是按照片场的气氛营造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片场装置,并会在现场呈现。”杨福东解释道。

“生命之塔”拍摄现场,图片来源:TANC


当观众步入展厅之后就会发现,展厅的一侧是进行拍摄的摄影机和工作人员,而经过布置的“大殿”内每日上演一出出“宋代朝会”。“大殿”的背后是“生命之塔”的拍摄现场,红色的三重塔共计七层,从中间剖开,建筑本身的一半保持着塔的原貌,另一半则呈开放的状态,恰似戏班表演的舞台。“生命之塔”部分的拍摄将以面对两种格局的角度进行拍摄。


美术馆“空间电影”与身份“变化”


此外,艺术家强调美术馆空间的特殊性也为观众和剧组提供了进行任何形式互动的可能,因此让美术馆电影获得了“空间电影”的这一别称。无论美术馆对于拍摄的功能如何,杨福东在采访中坦言,他认为,在这样的拍摄过程中,每个参与的人的身份都会发生变化。“关键词可能是变化,”杨福东对此次展览和拍摄做出了如此预测。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ANC


“变化”或许是杨福东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次数颇多的一个词,而此次展览观众内心的变化对于影片的完成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按照艺术家的计划,在拍摄的30天内,观众将以在外围观看的形式进行参与。事实上,为了进一步给观众营造身处宫殿的切身感受,展厅内还设立了多道呈宫廷内常用的红棕色的铁门。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


对于时常运用意料之外的现象或因素进行即兴创作的杨福东,旁观的观众将怎样参与并影响此次的拍摄计划?“(产生的将是)观众心理上的变化。观众看了展览之后会怎么想?展览会触发他的什么情感?”即便观众在拍摄中并未被邀请加入拍摄的剧组,心理的转变及其触发的情感和解读也因此得以让观众成为杨福东的电影的“第二导演”。“他们每个人都自己剪了一部电影。”杨福东这样阐释道。


图片与影像创作:过程即电影


当影片正式开拍后,在拍摄的过程中,展厅内的若干块屏幕将轮流播放当日“早朝”的盛况,以及与之交叉播放的、或作为演员台词的尼采语录。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投射在展厅墙面的投影之外,展厅内特别设置了若干台2:35:1电影画幅的显示器,用于展示剪辑更为完整的素材和片段。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ANC


那么在艺术家看来,展示在这些正规电影画幅荧幕上的素材是否才是真正的电影?以不同形式呈现的影像之间是否有何区别?杨福东关于《明日早朝》的一段自述或许将有助于观众进一步理解这位“拿摄影机进行绘画”的艺术家的意图:“......我们在电影院里看到的那部电影才是它的标准吗?被剪掉的是什么?什么是该留下的?我们丢掉的是什么?发生的一切他们去了哪里......发生的,正在发生的......或许......过程即电影。”

杨福东,我感受到的光 8》,2014,摄影,120毫米黑白胶片,黑白C-print,150x150cm

展厅的二楼展示了22幅艺术家的摄影作品,其中包括《我感受到光》、《新女性I》、《断桥无雪》、《竹林七贤》以及《第三次祷告来临之前》等系列的摄影作品。艺术家希望通过引导观众观看这些摄影作品——或者说,杨福东眼中的“单帧摄影”,从一层的拍摄现场中暂时抽离出来。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


“作为图片记录影像创作过程中的某些瞬间,单帧影像的成立,是切入了另外的视角和另外的表现方式,给观众另外一种解读的可能......单帧画面的捕捉和记录,可能是单帧的摄影作品,也可以是某部影片的单帧电影。只有一帧画面的电影,它是最短暂也是最精彩的。”杨福东曾经在谈到“图片即电影”时表示。

杨福东,《竹林七贤之四》,2006,摄影,黑白喷墨打印,120x180cm

不过对于更具体的拍摄计划,无论是每日拍摄的时长还是剧本的具体内容,一向以非叙事性影像作品而著称的杨福东目前似乎并未发展出详细的计划。“(现在)有大方向,”他如是说。

▲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ANC


但作为一位善于回应偶发事件并对其进行即兴创作的艺术家,开拍前的准备未免不是刚刚好。正如杨福东在接受采访时所说:“明天早上开拍。”这似乎是“明日早朝”的另一种表达形式。“时间的变化会成为一切问题的解,或无解。”重要的、未知的,甚至是偶发的事件,都有可能在未来的30天内逐一发生。(采访、撰文/Laura Xue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

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

展至6月3日


如无特殊标注,本文图片均来自

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

[沙发:1楼] guest 2018-03-24 22:42:19

来源:雅昌艺术网 谢媛


龙美术馆变身电影拍摄场 杨福东 “明日早朝”发生什么?


开幕式现场 杨福东介绍《明日早朝》主创团队


2018年3月23日,艺术家杨福东大型影像个展《明日早朝》在龙美术馆(西岸馆)揭幕,这也是其首个美术馆新电影计划。

  作为最具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影像艺术家之一,杨福东在他的作品中削弱了传统电影的线性叙事结构,以多重的文化透视、复杂的时空错觉、诗意的剪辑风格,营造出远离现实生活的虚幻境界。

艺术家 杨福东

杨福东于2009年首次萌生了在美术馆拍摄艺术电影的想法,经过近十年的酝酿这一计划终于在龙美术馆盛大开启,未来或将在更多艺术场馆以不同的主题呈现。杨福东及其团队将在龙美术馆(西岸馆)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摄制,整个拍摄过程将突破性地延伸为一场大型的现场表演艺术展。艺术家将邀请观众一同见证影像创作的重要过程。

  此次展览中,艺术家根据龙美术馆独特的结构特点,史无前例地在美术馆一层、阶梯式展厅创造性地打造出“宋代朝会”以及“生命之塔”两个颇为壮观的拍摄场景,它们同时构成了此次美术馆新电影计划的最核心组成部分。

当美术馆变成电影拍摄场域,让人不禁非常好奇,这30天,杨福东的 “明日早朝”里会发生什么?

  而历时一个月的拍摄完成后,观众将继续有机会在展期中通过这30部“早朝日记”见证朝会上的兴盛荣衰。

  参与此次美术馆新电影计划的有知名演员谭卓、吕聿来等,上影知名老演员徐才根等也将随拍摄进程的展开而陆续加入。

  纵观历史,宋代是一个文明成就接近现代的时代,经济繁荣,艺术盛兴,人民富足而自由。历史学家黄仁宇形容中国自宋朝开始“好像进入了现代,一种物质文化由此展开”。宋代朝会上,君王与官员共商国是,官员上朝启奏,君王在早朝公布。追溯历史,观照现实,反思当下。一千年前的北宋朝堂和一千年后的今天,将在美术馆产生时空碰撞。


龙美术馆的一楼大厅变身成为主拍摄展厅 明日早朝的场景

《明日早朝》手稿 杨福东


龙美术馆的一楼大厅变身成为主拍摄展厅,明日早朝的场景,营造的是重殿之城,皇宫的气氛。有如古希腊神庙般的宫殿柱子、火烧云背景既象征着热火朝天的议事气氛又仿若风云变幻的皇城。



皇宫内外就是一出戏 尼采的话串联起语言的黑色通道


   主拍摄展厅的后方,无影墙的摄影棚设计,仿佛让人感觉皇宫内外就是一出戏,而尼采有意思的七句话,则串联起语言的黑色通道。

  展厅现场的还设有一个直播间,杨福东说,想做的感觉,就是让你很难确定什么是真实的现场,什么是拍摄中的现场。



香格纳艺术总监施勇设计的化妆间


由香格纳艺术总监施勇设计的化妆间也同样出现在展览现场,可以看到演员在化妆、或在休息……它由此变成一个现场装置与展示空间的情境。


早朝日记


   展厅的另一侧,伴着早朝日记开篇随着尼采的话语,变化成为各种拍摄场景,既是早朝日记,又是另一个早朝的视觉开放广场,台词可能来源为尼采的话语。而2.35:1的画面屏幕,最后会呈现的是电影的标准尺寸,也会成为电影画面的呈现。

  杨福东试图将严谨有序的拍摄与观者的偶发性参观相融合,使观者游走在时间的流动中,并多维度地感受艺术家所建构的超影像世界。

  30天的摄制过程将被艺术化地剪辑为30部“早朝日记”,每日一部逐日呈现在美术馆30块各具特色的屏幕上。

  屏幕上原有的指代欲望、权利和社会理想的尼采语录,逐渐与现场拍摄完成的影片交织或同屏出现,文字中所传达的抽象概念逐渐被具体的视觉画面所诠释。


龙美术馆的下沉展厅 电影计划的另一个重要情境 生命之塔


龙美术馆的下沉展厅,象征着祥和的生命之塔的设计也是电影计划的另一个重要情境,剖面图的设计,一半是真塔,一半是戏台,30天,或许,人生的悲观离合在此上演。



龙美术馆二层同时呈现杨福东“一帧电影”图片展


   而龙美术馆二层同时呈现杨福东的“一帧电影”图片展。作品选自其在2005年至2014年间拍摄的多部重要的黑白影片:《我感受到的光》、《新女性 I 》、《竹林七贤》等。

  “一帧电影”意在用最短暂、最精彩的画面,传达出艺术家本人对人类生存现状的理解和阐释。这些静止的、记录性的作品在展览中与拍摄的现场艺术和影像作品形成了完美的呼应。

我感受到的光 8

竹林七贤之四


   在杨福东看来,一帧静止的画面即一部电影的时空浓缩。从原初的语境以及情节关系被抽离后,每一帧画面如同一个个叙事的截面,又构成了不同的想象世界。这些画面继承的电影的主题以及风格,与此同时脱离了这部电影而形成独立的语境空间。

  此次展览不仅颠覆了传统意义上艺术作品的创作方式与观看方式,将作品的边界延伸到观众的切身体验,并且引发观者思考历史、关注当下以及展望未来。

Q&A 杨福东快问快答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想在美术馆里做这个项目,这是艺术作品还是电影?

  杨福东:这里面有一个电影的标准,大家可能去电影院里看两个小时的电影才是标准么?两个月、半年……其实我觉得有时候可能过程即电影,这可能也是电影很大的进程中的变化。

雅昌艺术网:拍摄过程中演员和观众会有一个互动关联性么?

  杨福东:这两个部分都会有一种不可逆的过程,你无法决定什么是电影的标准。在美术馆里是什么?还是他们在美术馆里生活一个月,这里面有很多变化。这种变化是很有意思的选择。几种拍摄形式:一种是完全正规的、常规的标准的电影拍摄,一种是真正电影的形式在记录,这可能会有创作团队、演员、观众、现场成员。这是一种新的拍摄形式。

雅昌艺术网:所有的拍摄是没有剧本的?

  杨福东:剧本有一个明确的大的方向,比如说我们选择的背景是宋朝,有皇帝、有大臣、有一些事情和背景。同时这里面有一个潜在的编剧,就是尼采。尼采作为一个哲学家的话语,对片子进行引导。从拍摄角度,这像一个自由场,因为演员在,我们就可以一起创作。

雅昌艺术网:它是否会有故事性串联其中?

  杨福东:会有一些断章取义似的叙事。

雅昌艺术网:观众在现场,看到你们的工作,他会看得明白么?

  杨福东:这里面从设计上我们做了一个宫殿式的场景,这一个月当中其它很多场景会变。虽然这一个月,每个观众可以每天来,可能看到的都不一样。有时候会看到我们在拍戏,有时候看我们工作人员在打灯,有时候看到我们演员在休息、聊天……观众在适当的时候,也可以参与其中。有点像把这个将公共领域变成一个议会电影,这一个月看不到完整的姿态,这里面会有一个想象与变化,很断裂的感觉。

雅昌艺术网:十年之前为什么就有这个想法?

  杨福东:当时十年前有这个想法,不单只是“明日早朝”,相当于一个比较庞大的美术馆电影计划。当时想的不单是在国内、可能会在欧洲或者其它艺术空间,有不同的叙事主题。

雅昌艺术网:这个展览是让观众重新思考“什么是电影”么?

  杨福东:这里面会有影像本身的叙事,什么是故事,什么是电影,通过现在这个社会语境,我们怎么去了解我们的审美趣味,很多东西都引发在大家重新思考。

雅昌艺术网:这些三十天的影像记录是否会留存下来?

  杨福东: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就是过去就过去了,没法确定是不是会留下来。

雅昌艺术网:投资、设备上的要求是否很高?

  杨福东:这目前可能是我目前代价最大的作品。但大家可能也知道,很多大的电影,投资都很大,我们可能做不到那么“疯狂”的投资,我们尽我们所能,尽量能够靠近我们表达的想法,能做到这就已经不错了。很多东西不是你用最先进最贵的标准,就合适去做我们合适的事情。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