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彤:从郭德纲到苏文茂看廖国核到谢南星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1   浏览数:578   最后更新:2018/03/22 11:36:47 by guest
[楼主] 橡皮擦 2018-03-20 09:42:55

来源:scope艺术客


世界上的理,在哪儿都没有区别,如同佛学的圆觉大法,不管你是声闻,还是禅修,总能挨着边。艺术看多了,我也渐渐悟出点门道,凡是觉得像的背后,总有纠缠不清的逻辑。

谢南星  X  廖国核


喜欢听相声的,今天一定不会错过郭德纲,而早二十年,则肯定知道苏文茂,对于那个当下而言,这两者都属于改革派,只不过一个是让普通俗人直接快活,而另外一个则是想把下里巴人上升到阳春白雪。从这个角度去看,廖国核和谢南星,真的能凑合到一块儿去讨论。

谢南星《香料No.1》

布面油画 220 x 300厘米 2016

廖国核《无题(福 女人 正义 天使)》

布面丙烯 220x236厘米 2014


批评现实,特别切中广大人民的要害,好多平常说不出,想不到的事儿,经过郭德纲这么一加工,马上就能有所体会,廖国核的功效也是如此,就是他把那些喜闻乐见的各种杂七杂八,变成调侃的图像,里面透着的黑色幽默,便不知不觉地渗出来,他从来不走雅的那条路线,看上去就是俗到家,可想要说的事儿,却没有一丝一毫懈怠。而反观谢南星,怎么琢磨都别扭,想方设法让评论家找不到北,那个方寸没法拿捏,比如这次的展览,每张画多多少少里面都有美术史著名作品的痕迹,可仔细去研究,没有一张一目了然。

谢南星《香料No.2》

布面油画 220 x 300厘米 2016

谢南星《香料No.3》

布面油画 300 x 200厘米 2016


喜欢听相声的,去听听苏文茂的红学百科,批三国,里面那些对于经典的调侃,把赵云的家庭出身,张飞他妈的姓氏,都变成学术研究的一部分,其本质的可笑和扯蛋,以及让人捧腹的笑料,都没有脱离相声的范畴,甚至脱离了一点边界,把无厘头的学术研究,变成笑料和佐料。与之相对,谢南星的香料系列,也有不少相似的地方,都是把过去的经典,变成今天画家的深思怪想,可其中的笔墨和着色手法,却没有丝毫脱离绘画,图像抽象的背后,在所呈现的内容里,全是艺术本体,没有一笔脱离开探讨绘画,可怎么看,图像都跟正经的美术史无关。

廖国核《无题(坦克鞋 正 骆驼鞋 义)》2016

廖国核《无题(眼泪 金钱 福 珠宝)》

(系列:无系列作品) 布面丙烯 2017


就相声来讲,很难说郭德纲更好,还是苏文茂更精妙,可起码我们能看到两个方向的追求。郭德纲的相声,不去探究文学的经典,而是将眼前的各种光怪陆离变成笑料,让每个活着艰辛现实的人们哈哈一笑,把所有的不容易忘掉。廖国核的作品,也和老郭如出一辙,他每幅作品,都有着明确的指向,把人们眼前的种种,都变成调侃挖苦的佐料,直接而有趣,如果你想要用笔墨和构图来衡量,则根本没法理解他的用意,即简单的力量,才是感动的关键。

谢南星《香料No.4》

布面油画 200 x 300厘米 2017

谢南星《香料No.5》

布面油画 220 x 300厘米 2017

谢南星《香料No.6》

布面油画 220 x 380厘米 2017


相反,谢南星则反其道而行之,他的作品,每一幅都充满笔墨,把过去美术史的著名作品当成佐料,用隐喻、覆盖等手段,重新歪曲诠释,全凭借当下的感觉。可每一笔,却不离开写生的质感,在工作室自然光的照射下,一笔一笔地找到相互之间的关联,而原本美术史佳作的图像,就在用笔和用色的考量下,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知所以。可与此同时,绘画本身的每一笔之间的相互联系,却不自觉的建立起来,整体性越来越明确,最终这个过程的每一个下笔,都变得不可分割。越看他的作品,越觉得像苏文茂的相声,每一个包袱,都在分解过去四大名著的原本意义,比如说到怡红院的女子排球队,怎么听都匪夷所思,可这个笑料让喜欢听的人,觉得相声不再是原本习惯的说法,可仔细研究。每一个小拐弯,每一个小趣味,都是相声的一部分,特别是其整体的可笑,突出了相声不仅仅能下里巴人,还能把喜欢古典文学的人们用另一个无厘头的角度,重新解构耳熟能详的文本,并且将其变成雅俗共赏的当下观看。

廖国核《无题(纸本29)》

纸上油画 380x520厘米 2010

廖国核《无题(蒙脸女孩)》

布面丙烯 50x60厘米 2010

廖国核《利奥波德二世的橡胶园》

布面丙烯 206x209cm 2015


当代艺术的复杂性,绝非一个评论家的文字就能盖棺定论的,特别是对于没有什么知识背景的人们,怎么去欣赏,我想对比也许是最好的方法。我这篇文字,就是想给所有那些太当回事儿的人,开一个脑洞,别用太多专有名词,让本来就晦涩的艺术追求,更难以理解,而是降低身段,让普通喜欢其他门类的粉丝,也能或多或少,去参悟一部分艰深的内容,试着去理解和喜欢当代艺术。

谢南星《香料No.7》

布面油画 220 x 300厘米 2017

廖国核《正义(蓝 圆球 麦克凯利屁股)》

布面丙烯 50x60厘米 2013

廖国核《科技失败浅析》

布面丙烯 200x240厘米 2009


总体来讲,越纯粹的艺术越接近没有尽头和出路的象牙塔,看谢南星的展览,就我的感觉而言,特别接近贾斯博琼斯,其骨子里面的抽象思维,和他与刘野访谈中的说法一样,全是纯知识分子的自圆其说,可却并不是无的放矢,只要明白的人,具有和他们一样喜欢艺术的感悟者,都能领会艺术本质的不可说,但是,作为一个希望更多人能够管窥门径的我来讲,把苏文茂的相声与之衔接,更能展现对他的理解,当然,有些人会讲,这最终还是鸡同鸭讲,也许确实如此,但只要尝试,也许就能让多一个人,喜欢和了解他的作品,从而爱上当代这些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所做所为,作为理想,这是不是值得去尝试呢?还希望大家给个了断。

[沙发:1楼] guest 2018-03-22 11:36:47
当代艺术本身就充满着争议。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