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波:我是皮三,谁来互动
发起人:ZZ  回复数:3   浏览数:3018   最后更新:2008/10/08 00:40:32 by guest
[楼主] ZZ 2008-09-29 11:57:19


2008年5月北京天安当代艺术中心的开幕展上, 动画影像作品“白日梦”引起了观众的笑声:夸张而形容生动的动画人物混杂在人流不息的街道真实场景和真实人群中。每个出场人物都有其身份转变的快速闪回,企业老板, 农民工,中年夫妇,时尚小姐,公司白领和蓝领的前生今世…… 这件作品的作者是王波(皮三最新作品: 白日梦 -> 点击观看 )。

2008年5月北京天安当代艺术中心的开幕展上, 动画影像作品“白日梦”引起了观众的笑声:夸张而形容生动的动画人物混杂在人流不息的街道真实场景和真实人群中。每个出场人物都有其身份转变的快速闪回,企业老板, 农民工,中年夫妇,时尚小姐,公司白领和蓝领的前生今世…… 这件作品的作者是王波(皮三最新作品: 白日梦 -> 点击观看 )。

与王波(皮三)约见的地点,在北京市区的一个社区里。本以为将见到宽广的工作室,却发现那里是一个有众多年轻人忙碌的办公室。开门的正是王波,这家网络动画公司的所有者,于是我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次“叛逃”艺术的谈话。

1971年出生于山西中条山铜矿的王波语速极快。1996年山西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在渡过和别人一样的画画、卖画的“正常”生活后不久,喜欢变化的他就感到了枯燥,“是绘画和我之间出了问题,我觉得不够愉悦。” 1999年从太太和朋友那里,王波发现了flash这个神奇的动画软件。那便捷的操控性和交流性给了他极大的震撼。很快,从一个仅会电脑基本操作的入门汉,王波变成了一个flash动画制作者。而同年他的第一个作品,《D版赤裸裸》以同样的快速制作完成并上传到网络上。网络传播的快速,便捷,以及交流的广泛,让他尝到了网络时代最初的愉悦。

2000年左右,正是flash动画从兴起到热潮的快速发展时期。那时的主流还是单一技术主导,艺术甚至网络艺术的概念还根本没有形成。与“闪客”先行者老蒋、小小算同批出道的王波,在第一个作品之后,却并没有继续制作当时颇为流行的动画MV、三国、阿桂一类的动画,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当时尚未揭开面纱的网络深层属性:互动。《皮三七日》、《连环梦》的出现,都是他对与网络及动画互动性的深入探索。“以前的艺术方式观众都是被动的,而flash的平民化,使一般人都可以掌握它,更适合交流。”那一阶段的王波,参加各种展览,举办个展,并以多媒体艺术家身份参加了2002年首届广州三年展和上海双年展影像展,将小小的flash动画的艺术潜质发挥的淋漓尽致。可是,他也渐渐发现了传统艺术展并非动画艺术的真正舞台。在一个动画与其它艺术作品共存的展览环境中,观众常常对于需要时间去体验的动画、视频等作品投入不深、走马观花。“很少有人在这种展览上深入的关注你的作品”,在创作了一个长达200分钟的互动flash动画后,王波停止了这类动画的创作,他感觉对于这类作品的探索已经到了尽头,并且,动画作品需要新的展示载体,“也许艺术网站应该承担起这个展示的任务,”王波笑着说。

2004年,中央台推出了第一个电视动画节目《快乐驿站》,总策划之一就是王波。作为为flash动画另辟蹊径的实践之一,王波先后策划了《快乐驿站》和《爱画电影》等电视动画栏目,观众的反响也非常不错。作为对从小认识哥们的友情帮助,他还为贾樟柯的电影做过动画,孟京辉也曾为了自己的电影找他合作。开辟了电视/电影新阵地,王波的动画似乎做的有声有色。而与老蒋的合作,也让他得到了业界最顶尖团队的支持。不过,体制下的工作环境却并未让他坚持太久,“权力收买创意,”他的总结简单直接。作为绝对强势的电视媒体,能够轻易将个人智慧成果收归囊中。当我们的体制无法为新兴的艺术形式给予雪中送炭的帮助时,王波不得不放弃了这一中途的短暂转移。为了获得更加宽松、自由的环境,他需要打造自己的平台。

这时的网络环境,已和世纪初不同,web2.0悄然进入人们的视野。更加年轻更有实力的动画从业人员进入到网络大环境中打拚。而这时的王波,也回归了当初给自己带来原始激情的网络环境。多年的丰富经历,让他意识到,国内的动画及其配套环境仍然相当不成熟,很多地方都存在不规范,传统媒介的打压并不能为网络及动画艺术带来良性的发展。
传统动画产业仍旧被主流意识和惟商利是图所左右,而王波现在走的路,却要将商业运作与网络艺术的界限彻底模糊,他成立了自己的网络动画公司——互象。很快,他推出了自己的动画符号“哐哐哐”和两部“哐系列”的动画片《炸学校》和《一毛钱》。这两部洋溢着校园热血和青春激情的动画片在网络上轻易获得了上百万的点击率,不过同时,里面的动画暴力场面不出意外的得到了一些网络卫道士的热情关注。“我只是想一开始要做个有冲击力的东西,”王波说自己的想法挺简单,而且以如今的网络环境,无论艺术家还是网站所有者都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访问人群。他没想到,以70一代童年环境作底的这两部动画,得到了80后甚至90后的热切反响。“暴力只是表现手段,”王波甚至提到了水浒中的暴力描写,这种描写被动画化以后,却被人无法接受。“我们没有宗教感,所以很多人缺乏道德底线,”王波对这种情况有着透彻而理性的理解,“我只是把我们平时在书本上可以读到的暴力场面变成了动画,这其实是一种语言试验,我喜欢语言试验。”而“哐哐哐”作为一个王波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将着重推出的一个流行符号,仅从目前的两部动画短片来判断他的全部价值体系显然是不恰当的。他下一部动画将描述爱情,据他说会变得温情。“哐哐哐”将是一个系统,一个大众文化符号, 是王波对于自己童年的怀旧和消化。著名策展人陆蓉之女士认为“flash的平民化及普及对中国有特别的意义。虽然中国目前还没有较成熟的网络艺术,但是在未来,作为艺术家一个更加开放的沟通和传达的渠道,flash将有非常开放的前景。既然整个网络艺术的未来都是如此开放和包容,我们也希望在未来能看到王波这个系统的全貌,那时给于一个全面的评价才是合理的。”

不过显然王波对于“哐哐哐”投入了自己真心的爱,而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以及艺术和商业直接求得平衡也决非易事。正如OCT当代艺术中心主任黄专先生所说“网络时代是一把双刃剑。作为技术民主时代的产物它一方面确实拥有扩大艺术领域的能力,另一方面却也因沾染了大众文化而使自身批判性减弱。而很大程度上这也取决于艺术家本身。” 而王波是“将自身观念智慧和技术结合的比较好”的一个。但王波说他从来没有卖出过任何Flash作品. 一则是自己有动画公司,所以“没指望着靠卖这个活,” 再则“好像也没有藏家关注这种东西。”

尽管当代艺术市场的火热似乎并没有波及动画影像艺术这一领域,但王波依然认为这是他最爱的艺术形式。王波接下来将要推出一个以“哐哐哐”为主题的充满互动元素的网站,看来他还是那个皮三,在网络世界安心等待着他的访客。

皮三最新作品: 白日梦 -> 点击观看
















来源 中国艺志
[沙发:1楼] 大混蛋 2008-09-29 15:04:38
flash这种东西太垃圾食品了,只配给中央电视台配配相声段子
[板凳:2楼] guest 2008-09-29 18:17:07
楼上的你智商怎么这么低,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