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美信:没有殖民主义就没有人类文明
发起人:ZZ  回复数:2   浏览数:1765   最后更新:2008/09/29 12:34:53 by guest
[楼主] ZZ 2008-09-28 11:24:01
关于性的文艺批评与学术讨论,常常演变为一种道德骂街和学术抓奸。无论是右派还是左派,老派还是新派,只要遇到“殖民”和“后殖民”式语,学术真理让位于民族主义道德表现。为此,我不得不说:没有殖民主义就没有人类文明。文明史就是殖民主义的扩张史,也是所有帝国主义的共同发家史,包括华夏帝国的文明史。


(一)
在新石器的晚期和农业出现的同期,泛中国地区的早期文明已遍地开花,黄河流域的所谓“华夏文明”只是其中之一。如南方出现了河姆渡文化在发展水平上,绝不逊色于黄河上游的仰韶文化。此外,至今在南方地区发现了许多史前文化遗址,它们出现充分证明了“华夏”作为泛中国文明发祥地的假说。浙江的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江西的背山文化和筑卫城文化;两湖地区的屈家岭文化、大溪文化、彭头山文化;广东的石峡文化、福建的昙石文化、湾芝的山文化。最有说服力的是三星堆文化,它进一步推翻了史前文明华夏中心说。重要的是,三星堆文化在冶金技术上绝不次于同期的中原青铜文明,在艺术形态与精神气质上跟中原文化毫无直接关系,这是它神秘而颇为争议的地方。
中原华夏文化的崛起,除了自然土质与金属工具的使用之外,它的另一个重要作为就是殖民和扩张。黄河流域的土质对于发展早前农业可谓得天独厚,加之金属工具的使用,使黄河流域农业与人口获得迅速发展(目前不清楚冶金术是由中国不土发明或外来传入,但中国地区在使用金属的年代较晚于两河青铜文明两千年,比印度也晚一千年左右,所以有学者认为中国青铜器技术是由外来传入)。小区域范围的部落利益冲突开始源源不断,最终不可避免引发征服与扩张的殖民战争不断蔓延,意味着“华夏文明”作为新兴帝国主义而崛起

华夏文明的兴起不仅在农业方面的发展,传说中“炎黄之战”为我们提供一种推论依据,同时洞察到华夏帝国初始阶段与殖民扩张的关系。其中征服与杀戮、强权与同化均是不可缺少的,这些都是在旧石器时代所不可想象的。生产工具、兵源武备、组织力量,这些都为青石时代(新石器与青铜早期)的中原地区各部落之间提供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征服与掠夺主要目标是土地和奴隶。苗族早先居住在黄河中下游的一个中原族裔,与黄帝部落发生战争,失败后退入长江中下游,形成部落,到以尧、舜、禹传说时代,北方华夏同盟帝国又发动战争征服结果导致“三苗”分崩离析,留在的被奴役同化,剩下南逃。由于汉民族不断中兴扩张,没有被征服同化的苗人最后迁徙西南山区。  殖民与扩张必然加强了氏族领袖、军事首领、祭司们的权力,这无疑促进国家上层建筑的确立以及阶级结构的出现。从中原地区发掘的城堡废墟、乱葬坑、众多武器,它说明了华夏帝国初始阶段的剧烈痕迹,绝不是后来学者所标榜的道德礼仪成就“华夏文明”。在人类迈入文明的前夜,扩张与殖民是处于一种愈演愈烈的高潮状态,最终形成一种国家、文明、民族、阶级的高级形态。可以肯定:殖民主义在文明和国家的形成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没有这一血火交融的洗礼,不可能有人类的文明历史,中国古代文明也同样不例外。



(二)
人类的初始文明均与农业紧密在一起。相比于后来的海洋文明和工业文明,农业文明显得极为内敛与保守的文化性格。这显然是一种历史的错觉,只看到了它的成熟衰老,没有见到它的青春焕发。农业社会如果不是征服游牧社会,它便不可能成为人类世界的第一阶段的初始文明。然而,真实的历史在长期文明演变过程种被遮蔽,如统一后的中国总受到西北部游牧民族的骚扰侵犯,为此,历代统治者均修固长城,后期帝国几乎落入了异族统治之下。正是这些,使人相信农业社会的生性的内敛和保守,缺乏进攻型的好战雄性。实事上,农业社会最初与游牧民族过程中,表现得极为主动好战。从犹太先民的记述中,我们得知埃及早先的征服殖民史。
在动植物驯化之前,人类是过着游猎与采集的生活,农业的发现与发展,意味人类开始过上定居生活,它促进农业部落人口的迅速增长以及对经济活动区域的需求不断扩大。定居生活不仅表现于安全舒适,也是积累与建设的必要条件,对繁衍后代更为有利,并充分发挥了老年人的分工价值,他们此前一直是原始社会的沉重负担,在许多民族当中都兴作将老人抛弃的原始习俗,如北极爱斯基摩人,一旦陷入食物危机,首先将老人丢弃。农业社会之所以普遍具有尊老遗风,那是他们在照看小孩、料理内务、传教知识等方面,为后人做出了卓越贡献。这一点,充分说明了农业社会比游牧社会的优势与进步。在征战方面也如此,农业社会不再拖家带口地上战场,军队显得更为专业化和组织性,尤其政治联盟这种方式使农业社会迅速建立地域国家。
另一方面,农业社会的开疆扩土,不仅缩小了游猎部落的活动区域,并破坏了动物成长生态,同时阻断了游猎民族循环的流动经济区。两种不同生产方式的文明冲突,终于引发人类文明史首次大规模的殖民主义浪潮,它是资源与生存、文化与发展的较量。结果是具有生态的游牧生产方式让位于新兴的农业文明。地球上凡是适合发展农业的地区,最终都成为农业文化扩的张殖民地。随着耕作技术的发展于农业人口的增长,尤其金属工具的使用,具有原生态的游猎民族丧失原有的生存空间,每当牧区遭到自然灾害,他们都必须铤而走险,用武器与流血换取生存机会。中国西北游牧民族每遭天灾,必定向东南地区发动战争,它最初不具政治性的征服目的,仅是生存危机下的冒险行动,为了确保部族繁衍“种子”。历史上最辉煌的游牧帝国应属蒙古人,他们的结局却无法超越历史上游牧民族的必然归宿,不是败亡便是被同化;或者转化从事商贸经济活动。文明需要在稳定基础上不断建设,胜利对于英勇善战的游牧民族只是一时而已,因为他们缺少文明所必备的稳定基石。
农业社会在长期稳定和地理屏障的保护状态中,必然出现了文化性格变异。如苏美尔和中国的早前奴隶制时代,代表了新兴农业文明的霸权,扩张疆土和掠夺奴隶成为了国家有组织行为,从而导致非农耕社会的人口与疆域的萎缩。农业社会在人口、组织力、战斗力和防卫力等诸多优势方面,它之所以扩张性的文明类型,使得游牧民族成为地球上的“流寇”类型。古埃文明如同中国文明一样,后期均倾向一种内敛的文化性格,没有新兴的海洋文明和工业文明那具有进攻性。当农业文明在埃及与中国都发展到极限,地理屏障优势同时也成了封闭城墙,最终迫使它逐渐走向内敛的文化性格。否则,想稳定而内敛都不可能。苏美尔文明便是一个典型例子,它地处两河,缺乏类似埃及与中国的自然保护屏障,使它保持着一种好战型的农业社会。此外,埃及的宗教集权与中国的宗法集权,从本质上毫无两样,是文明发展成熟的必然表现。当埃及人遭到新兴的海洋文明的冲击,它一度表现出极端的仇外和好战,直到最终文明被外来文化所消灭。近代中国的情况也大抵如此,当它遭受西方工业文明的重创,史无前例的不堪一击,屈辱与愤怒激活了中国人的好战基因,强国梦成了国家集体重要意志,所谓“当裤子要制造原子弹”。它都说明文化性格是可塑性的,民族文化性格不是一成不变的。
中国面对被征服的厄运相对较晚,在欧洲现代文明没有抵达中国之前,华夏文明在很大程度上没有遇到全面的强大对手,蒙古人和满清人均属军事机会主义,缺乏在文化上可以征服华夏帝国的综合实力。西洋文明的情况不相同,它代表一种全新的现代文明。除了现代科学技术之外,其制度与文化都是农业文明所无法匹敌的,它不仅彻底打破了自然地理屏障的作用,同时引发人文地理的大突变,使古老中华帝国一下子成了新世界的落后“蛮夷”,对中国人的天朝心理构成重大打击,并引发集体意识的扭曲,直接表现在于盲目排外和极端民族情绪。中国要成为一个未来的文化大国,它必须在现有世界文明体系的基础上,创造出的全新的技术、观念、制度、艺术,否则只是一个文化上被动的发展中国家,不可避免的被文化殖民。



(三)
对后殖民的大批判,在中国最糟糕的表现是变相为一种文化内耗。这应该引起全体中国学者的谨慎。首先,在理论认识上忽视了殖民主义对历史发展与文明进程的实质作用;其次,过度的道德评判导致“后殖民”成为内部抓奸的口实。“殖民”一词在中国社会语境里是一个道德概念。因此,评判西方殖民主义和文化殖民(后殖民)成为中国式的道德胜利法。
这里必须阐清,西方学术上的“反殖民主义”文化批判,绝对不是为第三世界或弱势国族专门设定的辩护词。如果听到福科和义赛德的声音,感到委屈或义愤、凉爽或发热,这些全然是多余又多余。首先,他们对西方自身文明的批评同样是基于一种正义的道德逻辑,或者说继承了苏格拉底哲学的反思与否定的评判精神。这一点,中国理论界必然认清,保持清醒头脑,切不可陷入一种道德阿Q的精神状态。其次,对自身文化必须加强建设性的反思与评判。
历史始终是强者的系谱。在我们以道德名义疯狂的抨击“殖民主义”和“文化霸权”,竟然没有勇气去承认历史与文明的本质。在中国便机械地出现“后殖民”评语,它的泛滥一个重要前提无视一切历史本质。同样,后殖民现象是历史与文明的新整合,用道德评判显然无法抗拒大历史运动的秩序。
譬如,后现代建筑作为一种艺术风格而风靡世界,无论在沙漠或高原、寒带或热带均见它的影子。因此,后现代建筑艺术招致民族主义的痛斥与批评。很少有人从材料与技术去看待后现代主义建筑风靡全球的“扩张性”和“殖民性”,如果没有温度调控技术的发展,世界范围内要风行后现代建筑几乎不可能。假使按照中国反对殖民化的文艺主张,北京都盖些纸窗四合院,拒绝空调,不然就兴建大庙顶的高楼大厦,体现出民族建筑风格。很显然,“后殖民”批评泛滥的根源,它无疑基于狭隘的道德偏见与扭曲的文明民族主义。反西方、反文化殖民,不应该停留在消
[沙发:1楼] guest 2008-09-28 22:24:07
写得好!最近最傻逼最搞笑的一个展览就是“与后殖民说再见”。
[板凳:2楼] guest 2008-09-29 12:34:53
靠,你就抄吧!这种毫无价值的话题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