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金石 | 无界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258   最后更新:2018/03/10 21:33:58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8-03-10 21:33:58

来源:798艺术 王薇


朱金石“时间的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一空间展览现场

朱金石“拒绝河流”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二空间展览现场


在朱金石以绘画及装置为主要形式的创作中体现了对物质性的强调及对二者固有定义的瓦解。颜料的堆积使其绘画作品在平面上形成了一种由物质构成的三维立体空间,而部分装置作品中对绘画媒介的运用及同样厚重的物质实体则显示出这两种形式在其创作中的内在相关性。艺术家正是通过否定、突破既有的美学及形式边界,从而不断激发、寻求艺术上新的可能。

《天池》100×225cm 布面油画 1985年

《地中海》180×160cm×3 布⾯油画 2017年


艺术汇: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举办的个展“时间的船”、“拒绝河流”将展出您自80年代至今创作的部分绘画及装置作品,能否首先介绍一下此次展览的整体结构?


朱金石:一共展览的作品也不多,其中有两件八十年代的抽象绘画。唐人第一空间适合装置作品,可以和纽约成为擂台。第二空间是专为绘画淮备的。郑林的考虑很有魄力。


艺术汇:从此次展出的绘画来看,对比您前后时期的作品,颜料的由“薄”变“厚”似乎是画面最为直观的变化。这种物质性的逐渐增强以及随之产生的创作工具的转换反映了您对绘画理解的怎样一种变迁?


朱金石:我会把绘画当做装置去看待,也会把装置转换为绘画。这样就避免了东西方比较的纠缠。油画在传统上是薄的,即使在二十年前也是如此,把它厚起来需要从材料的角度从新认识绘画,包括工具的改变。


艺术汇:通过颜料的堆积,作品在平面上形成了一种空间,这有别于我们在谈论绘画作品时所说的透视空间,而是纯粹由物质构成的三维立体空间,一种属于雕塑的语言似乎被您有意引申至平面作品之中?


朱金石:我们对空间的理解本来就是错的,无意被透视误导,透视是一种传统科学,符合古典主义风格。抽象起始于现代,从透视走了出来,但被纯粹精神迷惑住了。所以绘画是什么在于我们的理解,绘画可以是厚的。

《不要曲解空白》180×160cm 布⾯油画 2016年


艺术汇:在作品《不要曲解空白》中,您以相对轻薄的颜料塑造画面,并留下较大区域的空白,这似乎是一次对您画面中空白作用的有意提示。事实上,即便在那些被颜料填充得相当饱满的作品中,依旧可以看到您有意在画面中留下的空白或镂空区域,这些区域与薄厚不等的颜料堆积共同形成了画面空间的层次纵深,这是否正是您画面中空白的意义所在?


朱金石:九繁一减是我给自己制定的规定,大量的借用写意、空白是使绘画失去意义,这就象极简主义带来的危害。空白的意义愈少愈好,这样才能增加绘画的难度,才能使我们换一种方式理解绘画。依赖于传统是偷懒的办法,艺术家要尽力从自己个人的体验中寻找答案,这需要否定即成的美学,突破美学让绘画瓦解,这样才痛快淋漓。


艺术汇:您作品中的颜料具有一种物质自言性、内在性及扩张性,譬如有些时候它们会毫无征兆的坍塌、滑落。与此同时,您对画面的把控和干预也是显而易见的。创作过程是否是在一种您与作品之间的互动中以相对开放的方式推进的?


朱金石:画面中的偶然特征更容易吸引视线,而且引起争议。如果我信任绘画的偶然,让它任意主导画面就会错失更重要的挑战。让偶然成为语言就象捕捉,把不固定的建立在固定之中,这体现着技艺,如同演奏。画面的无征兆偶然就象气候一样可以预测,但正像你看到的,“灾害”被有意为之,成为绘画的方法。

《油墨》250×20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艺术汇:对颜料块的分割、叠加,以及色彩关系的措置均体现了创作者在画面中的个体融入,即使在《油墨》这种单色且相对平面化的作品中也依旧可以看到类似“笔触”的痕迹。这是否可以理解为是脱离了传统的手绘方式后对所谓绘画性元素的另一种方式的留存?


朱金石:绘画与装置并行不悖,它们之间的分界没有确定的标志。正像西方1950年代的抽象绘画改变了我们对书法的认识,我也尝试通过颜料在画面的厚度改变人们对油画的看法。


艺术汇:尽管您的作品在表征上具有一种抽象特征,但不难发现它们始终与现实世界保持着某种紧密的关联,这在作品名称上有所体现,其所对应的现实可以是一种景象、一句诗词,或是一种思想,它们在整体上呈现一种偏于感性的表达,这似乎印证了您的抽象创作并非仅仅是一种对形式语言的探索,而是涵盖了一种具有感性特质的形而上的抒发?


朱金石:除了反感二维空间的绘画理论,其次就是不喜欢给作品放一个什么编号,如果能让艺术多一层想象,抽象更应如此。西方精英主义是一种传染病,故弄玄虚至今不衰,艺术不应因为思考断其源头,感觉最为重要。抽象绘画只是仅仅没有形象而已,并非要堵上所有路口。

《用颜料抗拒颜⾊》180×16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艺术汇:装置是您除绘画之外的另一种创作形式,事实上在您的一些装置作品中也可以看到二者的交集,譬如从《空气的墙》中可以看到绘画与装置在形式上的融合,而《权力与江山》中厚重的颜料则显示了绘画材料的渗透。您如何看待自身创作中装置与绘画作品之间的关系?


朱金石:我非常喜欢理查德·塞哈的钢铁装置,他对空间、材料的挑战引人瞩目。他的艺术检验出时代的声音,相比于此,我们更需要提升对艺术的认知。《空气的墙》是我非常满意的一件作品,它由十块2米乘2.5米的画板组成,画布上的黑色颜料三公分厚,这使每块画板的单体重量在二百五十公斤左右。在中间美术馆展览时,它们置放在铁架上,斜穿过整个空间。Blum&Poe画廊主Tim现场看过作品后,半年后把它们空运到了洛杉矶他的空间展出。


我对颜料有特殊的感受,不管是绘画或是装置,只要能够激发出更大的可能,我都会试著尝试,这样就看不到终点,因为有更多的限度需要打破。


艺术汇:此次展出的装置《时间的船》是以宣纸为材料创作的作品,实际上,您在1996年的作品《无常》、1997年的作品《宣纸道》以及2012年的作品《船》中均使用到这一材料。宣纸自身所具有的何种特质或意蕴促使您在装置作品的创作中反复对这一媒介加以利用?


朱金石:我的第一件装置作品就是一立方体宣纸,之后就有了不解之缘。《宣纸道》完成之后有近二十年时间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宣纸装置,2012年在上海展览作品《船》时几乎没有人去看。艺术门林明珠非常喜欢这件作品,把它相继介绍到伦敦、迈阿密、旧金山、香港,甚至不惜代价,在香港为了做这件作品预算已经过了一百五十多万,我想放弃但她还是坚持到底。


宣纸装置更具有东方气质,但又是在对传统的叛逆中重归家园。完成这件作品需要很大的耐心,从特制防火宣纸到龙骨细竹的加工,工艺过程很象是对传统生活的田野考查。宣纸经防火处理后变得非常容易脆损,在干燥的环境中经手揉捏就会成为纸屑。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寻找一个能够循环的方式,使宣纸不同的状态下都能够产生艺术的感觉。


艺术汇:不难发现,无论是您的装置抑或后期绘画作品,它们很多时候均显示出一种在其所能承载范围内近乎无以复加的物质重量感。您在部分作品的创作中是否亦有意探知这种对物质性承载的极限?


朱金石:你的分析非常准确。轻抑重从物质的特性去看是一种限制,也是两种极限的终点。突破极限就会打破规则,改变事物的意义。当代艺术的含义全在这里,但这并没有给我们提供无限,相反,我们变得更加狭窄。当我逐渐意识到这样的困境,感觉超越极限只是一种心志锻炼,更多时候应该回归平常,在简单的方式中寻找平衡。

朱金石“时间的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一空间展览现场

朱金石“拒绝河流”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二空间展览现场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