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特拯救市场于危难?
发起人:ZZ  回复数:0   浏览数:2287   最后更新:2008/09/28 10:53:44 by ZZ
[楼主] ZZ 2008-09-28 10:53:42


赫斯特作品  《鲨鱼》

 
  2008年9月16日真可谓是一个戏剧性的日子,就在纽约股市因联邦储备局向AIG融资850亿美金的消息影响下大跌4.06%的前几个小时,伦敦苏富比宣布其赫斯特专场拍卖大获成功,223件作品全部售出,在连续两天拍卖会上卖出的作品,成交额加起来高达1.11亿英镑!

 
  这个数字就在美国政府首次不得不紧急援救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的生命而花了美国纳税人850亿美金前几个小时发生!

 
  这个数字就在全球媒体大谈我们是否重新进入1929年世界毁灭性经济危机阶段之时发生!

 
  世界到底怎么了?

 
  AIG的创立者之一Sir Edwin Manton 是一个著名的收藏家。他生前曾将价值5000万英镑的英国艺术品赠送给美国Clark 艺术学院。这个在中国建于1919年的保险帝国,就在6月份还拥有1.04万亿美金的资产,现在,这个在全世界有着130个国家7400万客户的帝国,顷刻间失掉了70%,而其79.4%的股份已经无可挽救地被美国联邦拿走。比它更惨的全球最大的经纪人公司雷曼兄弟,就在几天前彻底破产,联邦政府大概早就知道只能救一个了。

 
  我们知道从去年夏季开始的次贷危机,大口大口地吃掉了近7年来的经济成果,金融泡沫在银行方面的损失就让人喘不过气来:

 
  美国花旗银行 551亿美金

 
  美林证券 522亿美金

 
  瑞士联合银行 442亿美金

 
  汇丰银行 274亿美金

 
  Wachavia银行 227亿美金

 
  美国银行 212亿美金

 
  华盛顿互惠银行 148亿美金

 
  摩根·斯坦利银行 144亿美金

 
  德国IKB银行 144亿美金

 
  JP摩根银行 143亿美金
 
 
 
然而,艺术基金、艺术基金会、艺术博物馆却在今年创收。就在今年6月,塔特现代艺术基金会仅仅为一个新的艺术创意构思就弄到了429亿美金的预算;雷曼兄弟CEO Richard Fuld太太,是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管理委员会的成员,雷曼在那里可没少投钱;波士顿美术馆上周宣布拿到Norman Foster 5亿美金的捐款。

  这真是一个在金融危机中艺术欣欣向荣的世界!
 

为什么会这样?

  疯啦!艺术又不能吃,又不能用!怎么这么牛?帅过银行,帅过钱了?

 
  不是吗?就是帅过钱了!算算你10年前的钞票,今天能值多少?算算你在股市上没出来的投资,你赔了多少?而如果你在10年前买了艺术品了呢?即便只是在3年前投资了艺术品了呢?只要不是假艺术品,只要不是“疯”着买来的,没有不升值的。

 
  股票期货市场,谁惹得起?那些大鳄们,操纵着数千亿的资金,不动声色地打着金融战争、石油战争和大宗商品交易战争。没有任何理由,石油在几天内上升或下跌30%。你又能猜测到全球最大、最有信誉的保险帝国会在一夜间一败涂地?而他的创建者的艺术基金会却蒸蒸日上!

 
  如果你能超越市场的控制,如果你能主导你自己的投资,这恐怕是投资者的梦幻境界了。如果你能操纵“小”金融市场,而无视大市场的存在,你就是这个小市场的霸主,跟索罗斯有什么不一样呢!

 
  艺术市场就是这样一个理想国。它绝对是由这些艺术“爱好者”创造、发展和控制的。瑞银艺术银行行长Schweizer先生很哲理地用了“Subjective (主观地)”这个词来形容艺术市场。

 
  首先,艺术的欣赏就是主观的,但艺术的价值不由任何“喜欢”或者“不喜欢”决定。其次,艺术品的价格也是主观的。新的艺术家拿着自己的作品到一个主观上认可了他的画廊去出售,画廊按自己的主观判断为艺术品定价。然后,艺术品有一天被某个博物馆“伯乐”主观看中,艺术品在展览后意味着学术界的承认,于是乎有了拍卖的价值。最后,拍卖被主观上认为对艺术品有投资或收藏价值,于是公开的拍卖就为艺术家定了个市场“透明”价。在这个过程中,拍卖就是作品价格的绝对领导者。

 
  赫斯特专场拍卖上的“孙子兵法”

 
  天时:赶在整个秋拍前,先下手为强;

 
  地利:伦敦———赫斯特的老家,经济好过其他地区;

 
  人和:主攻摇滚乐明星、风流富豪和已经上岸的华尔街精英的老客户,强攻买大画家的小价格作品新客户,更重要的是赫斯特的人脉。

 
  这几乎是天衣无缝的计划。伦敦苏富比可是市场“老油条”了,知道如何操作。不管人们如何议论,媒体如何担心,在White Cube这里没卖出去的赫斯特的藏货,苏富比聪明地选择了主要三类作品:一是媒体早已议论的作品,二是新作品,三是价格少有的低的作品。于是,有两万多人来看了预展。图录卖到50英镑一本(听说原本是29元英镑),发放了656个竞拍门票。

 
  赫斯特当然是和苏富比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了,哪能不使出浑身解术?他早就是个市场老手,不比任何人差。时代周刊著名的艺术批评家Richard Lacayo在当天对这个专场会评论说:“赫斯特是少有的极会推销自己的艺术家。即便今天他没有Larry Gagosian和Jay Jopling 做他的经纪人,他也能把自己卖出去。”

 
  就在拍卖前的周六之夜,一个极具炒作嫌疑赫斯特专场的私人晚会在一家俱乐部热热闹闹地开了。来者全是赫斯特的捧场人,无不腰缠万贯,且不怕雷曼兄弟倒闭,他们是:著名收藏家、广告业巨头Charles Saachtchi、 俄罗斯富豪Roman Abramovch、娇娆的画廊女老板Dasha Zhukova、一曲万金的摇滚乐指挥家Kevin Spacey、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的情人Aria Zhukova、红得发紫的爱尔兰摇滚明星Bono、美国明星Flea……

 
  实际上,赫斯特的人脉圈子已经让苏富比对此专拍有足够信心了。在拍卖结束的当天,穷追不舍的记者们就死活想要竞拍者消息,被缠得无可奈何的苏富比只好给几个数字让记者们填填文字游戏:35%不懂当代艺术、18%的老客人、16%的新面孔、25%来自俄罗斯、阿拉伯和亚洲。
 
 
 
赫斯特何许人也?

  伦敦人,帅哥,会侃,最会领导“时尚”,能让当代艺术与永恒的死亡联在一起,超时代的人。

 
  这个出生于1965年的家伙是个市场天才。1986-1989年在伦敦学习美术期间,他已经组织了自己和同学的第一个展览“霜冻”。展览在1988年2月举办,当时经济萧条已见初端,可是他弄到了重要的房地产公司的资助,把钱花在具有影响力的设计家Tony Arefin和著名的艺术评论家Ian Jeffrey身上,因而引出了Saatchi这样的广告巨头和Tate 艺术馆馆长Norman Rosenthal。这是两个对赫斯特有历史性影响的人物,前者称为赫斯特的赞助人,后者让赫斯特在1994年获得了特纳(Turner)艺术大奖。但是,真正让赫斯特成为焦点的是2000年在纽约举办的展览,艺术市场开始空前泡沫性的发展之时。他的“动物标本”让市场哗然。死鲨鱼、死斑马等,天晓得艺术投资富豪们为什么不去援助绿色和平,而花天价弄个标本在自己的客厅。当然,他也很喜欢那些色彩斑斓的圆点点,倒十分有规矩。

 
  以下来自Artprice的赫斯特指数,能让你对他的艺术市场“价值”有个大概的了解,可以看看要不要跟风。
 

 
以后会怎样?

  无论全世界的网友们如何鄙视赫斯特的艺术,大声呼吁“不要买赫斯特的作品”,也无论伦敦国家艺术馆的馆长开始酸酸地筹划,如何让赫斯特帮他出资购买梦寐以求的、已经挂在艺术馆多年而不属于艺术馆的提香的作品Diana and Actaeon, and Diana and Callisto,赫斯特的成功将会对即将开始的拍卖市场产生非常大的影响,Artprice的艺术市场信心指数升了1.98%!

 


来源 : 《中国证券报·收藏投资导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