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驰的“不固定地址系统”让选择住在街上的现代人免遭歧视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289   最后更新:2018/03/02 21:48:17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03-02 21:48:17

来源:创想计划


当古代游牧民族受制于自然条件不得不反复迁徙,现代人却因为科技加持得以摆脱固定地点的限制,在世界各处自由移动,“当代游牧民族”因此而诞生。然而,我们的社会系统似乎尚未准备好迎接这一项时代产物——当代游牧民族解决了移动网络信号,却无法解决收发快递或者办理信用卡的问题,他们被现有社会体制排斥在外。

2017年,彼时正留学英国、硕士在读的设计师邱驰(CHIU Chih)关注到了这个问题。他发现,无论是为高房价所迫,还是向往自由主动选择,来自各个阶层的当代游牧族都面临着类似的生活问题——无法办理银行业务,申请工作受到阻碍,在英国,他们还因为无法填写地址而不能参与投票,更别说一个长期居无定所的人将如何顺利地收到自己的包裹。

△ 移动地址装置 ©️ CHIU Chih

邱驰因此经过三个多月的调研和创作,设计了“NFA(No Fixed Address) 不固定地址系统”。该项目为邱驰的毕业作品,并被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创新孵化器计划选中,获得 2017年 Student Service Award,并在 2017 年荷兰设计周上展出。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概念,©️ CHIU Chih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为使用者提供一个固定的邮编,连接到动态变化的地址。NFA 用户将获得一个专属的 NFA 邮编以及 NFA 装置。当用户在某个定点停留之后,即可将装置作为门牌置于任何可见的位置 ,随后使用指纹激活装置内的 GPS。装置将抓取当前 GPS 位置上传资料库,并连接到用户拥有的专属 NFA 邮编。

在社会行为中各个需要填写地址的场合,用户都可以以NFA 邮编代替,而系统也能够直接根据邮编抓取用户当前的“居住”位置,不再依赖于用户手工更新个人资料。NFA 系统同时也会为用户记录所有历史地址作为用户真实存在的证据,并建立信用纪录,方便当代游牧民族办理信用卡、贷款、保险等银行金融服务。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 CHIU Chih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 CHIU Chih

“我希望能调整现有的系统,改变社会价值观,让当代游牧族不因生活方式被排除在社会之外。多元化的社会,各式生活方式必须被尊重。 ”邱驰这样解释 NFA 的设计初衷。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运行方式©️ CHIU Chih

这一切来源于邱驰在伦敦与两位“街友”(无家可归者)共宿街头的经历。当时,邱驰正在调研街友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为了更好地理解这种关系,他打算亲自体验一次。在伦敦 Victoria 车站,邱驰遇到两位向他行乞的资深街友 Lee 和 Phil,并与他们共同度过了一夜。“我身上有 30 磅,让我在你身边待一晚,我就把钱全部给你。”就这样,邱驰住上了两人的地铺。

△ 邱驰与他的街友 Lee 和 Phil。胶片,google 街景,和真实街景拼贴而成©️ CHIU Chih

我是带着对街头生活的预想来的,包括会挨饿、会受冻、会被驱赶等等。但很快我意识到在伦敦市中心流浪,是饿不死的,甚至会吃太饱。一晚就有两组公益组织来发放食物。他们推着车,供应热鸡汤(料多!)、烤鸡翅、三明治、巧克等等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人将整袋星巴克的食物放在我们身边。Lee 和 Phil 在面对这些人时表现得很感激,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对食物非常挑剔。行善的人们离去后,他们咬了一口星巴克的三明治,嘟哝着说‘这么难吃东西!’,然后直接扔到地道上。他们太习惯接受施舍了,Lee 对我说:‘要什么开口就好了。’他很快验证了这点:他向路人要烟, 路人直接给了他一整包。

邱驰发现,社会为街友提供资助,而街友则为社会提供了“行善的机会”,因此形成了奇妙的“共生关系”。但这并不能真正帮助到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在英国,流浪者流浪街头,主要目的是为得到政府安置,“一旦在街上待满六个月……有关部门将安排相关的健康检查、程序办理,最终被安排到社会住宅中。而这漫长的六个月中,酒精和毒品是最有效帮助他们熬过一个又一个长夜的。”

△ 邱驰的露宿日记,左侧是街友写下的常用药物名称,其中有一些拼写错误。©️ CHIU Chih

这一晚的经历使他发现,街友最需要的是一个“固定住处”,这也成了 NFA 系统设计的切入点。对街友们来说,“固定住处”最重要的意义其实在于一个有效地址和一个被社会接纳的身份。“NFA 不固定住址系统”则在不提供实际住处的情况下,提供了这两项“背后的意义”。可以想像,如果在各地出差的跨国企业高层和为生活所迫的无家可归者依靠同样的系统生活,必将极大地减少人们的歧视的目光。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应用场景©️ CHIU Chih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应用场景©️ CHIU Chih

NFA 系统能够规范化当代游牧少数派的生活方式,使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这也来自于设计师邱驰本人对于多元化生存法则的尊重。项目被皇家艺术学院认为具有发展成为社会企业的潜力,但目前尚未能实际执行。然而,正如邱驰所介绍,NFA系统的目的或许不在于解决“没有固定住址者生活受限”的问题,而在于提出另一个问题——对“人必须安居乐业”这一传统社会价值观的质问。

我们同邱驰聊了聊“NFA 非固地址系统”的创作想法。

△ NFA,不固定地址系统,©️CHIU Chih

创想计划:你所做的创新设计项目(包括 NFA 系统)都是与一些当代社会问题相关的。作为一个设计师,你似乎更赞同设计不是单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希望能再引发社会文化问题的探讨?

邱驰:单纯为了已有的问题进行设计会使得结果变的狭隘,限制了很多可能。很多问题并不是明显存在于表层的。我发现了“没有固定地址”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切入点。从这个角度下,我们甚至可以去重新思考现有的体制,例如户口制度,在这个宏观的架构下再去进行细节的设计。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应用场景©️ CHIU Chih

说说你对思辨设计的理解吧。了解到你之前的经历,也有在一些网络讲堂和大家分享教授有关“思辨设计”的逻辑过程,并进行过 workshop。

其实思辨设计带给我的就是在所有事情上都尽可能的去构建更多的选项,再进行选择,而不是被动接受别人提供的选项。思辨设计通过对既有的信息、趋势进行排列组合推演,将技术语言转译为我们可以理解的场景,然后去讨论什么是我们期望的未来,什么是我们该避免的未来。这个概念其实也出来很久了,我在做这方面的事当然觉得它重要,哈哈,但我们并不应该将其奉为圣旨,它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

那在 NFA 的实施过程中,有没有类似思路上的运用,可以和我们分享下?

例如我在伦敦一夜和街友共宿的经历。我预设他们会挨饿挨冻,但其实并不然;我在进行亲历的过程中,也不是要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不采访他们,也并非高人一等,只是与他们待一夜。 也就是在这次经历后,我有了“固定地址”这个切入点。

△ 邱驰借宿的地铺,©️ CHIU Chih

你的伦敦街友共宿一夜形成了一篇非常有趣的日记,这一夜给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会极度无聊,无聊到很恐怖。街友们因为整天都在睡觉,要打发长夜很多时候只能依靠酒精和毒品。

在你的项目自述中,引用了乔治·奥威尔《Down and Out in Paris》(巴黎伦敦落魄记)中的一句话,来探讨街友和社会的共存关系:They (beggars) are a race apart - outcasts, like criminals and prostitutes. Working men ‘work’, beggars do not ‘work’; they are parasites, worthless in their very nature. 你的个人经历好像跟奥威尔也有相似之处。

哈哈,我说过一句不负责任的话:伪装无产阶级装苦卖穷。我觉得体验生活非常重要,而底层生活对我来说是比较有魅力的。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完整创作于2017年帝国理工学院毕业展首次亮相 ©️ CHIU Chih

你的硕士学位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和帝国理工学院共同开设的创新工程系,取得的是 MA 艺术和 MSc 科学双学位,能跟我们说说这个专业吗?

这个专业开设了有二十几年了,对我来说可能是把我之前有的但并不是很清晰的理念更具像化的一段经历。我比较不喜欢走别人走过的路,我一定会避开。在这个专业里面,有很多不同背景的人,大家去 approach 一个结果的方式是不同的,有工程学的人,有科学系的人,也有人类社会学的同学。你可以了解到非常多不同专业背景的顶尖同学的想法,然后去避开这些最顶尖的人在做的东西,而去创造新的思考角度和作品。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视频截图

你为 NFA 系统制作了一个视频,视频里有三首 BGM,选择中有没有特别含义?到了最后结尾处的《We Are the World》,好像画风一转,也有点讽刺的意味?

有的,每段歌词都和内容有关联(所以我才把歌词部分和旁白错开,并打上了字幕。)最后以《We Are The World》结尾,初衷并不是刻意的讽刺,而是要描述一个乌托邦(也不完全是乌托邦,因为我们的社会的确在朝这个方向进步)。 但跟现阶段存在的某些现象一对比当然是会有讽刺的感觉,这都跟观众的个人经历、理解有关。我并没有预设太多立场,但我很高兴你看了之后会自发地去想很多哈哈。

△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视频截图

NFA 视频风格很幽默啊,甚至有点在玩的感觉,很有意思,跟我们聊聊制作过程?

我觉得以幽默的形式来讲一个比较社会性的议题,才不会显得太做作。而且我懒,要实景拍摄或是从0开始制作动画太费工,所以我用了游戏侠盗猎车手和大富翁来做我的演员,他们也代表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社会身份,哈哈。但独轮车那段因为自己光想想就觉得好玩所以执意用拍的。演员没有人会骑独轮车,所以我们躺在地上拍。背景人声是用mac自带的辅助阅读功能制作的。

你对于 NFA 系统往后的应用,或者说升级演化,有什么期待吗?

有想过20年后,利用系统是否可能制定一个新的 national system。我觉得人可以自由活动,也不要被局限于单一的岗位,有点“平均社会”的概念。也许可以结合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来决定隔一段时间每个人的工作分配选择,并且是流动的,好像挺有意思的。当然很多东西暂时都没有细想过。

谢谢你,邱驰!

“NFA 不固定地址系统”应用场景©️ CHIU Chih


作者:Sam Q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