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傅丹“Take My Breath Away”回顾展在古根汉姆博物馆开幕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223   最后更新:2018/02/17 20:33:25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18-02-17 20:33:25

来源:乔空间


傅丹的“Take My Breath Away”回顾展于2月9日在古根汉姆博物馆开幕,由Katherine Brinson策展,展览展出了傅丹15年来的290多件作品。整个展览充满了傅丹式的揶揄和黑色幽默,和他不断在探讨的被美国军人主义和殖民主义破坏的历史和人性。

Danh Vo Giving Opening Speach, Photo by Mr.Qiao


现年42岁的傅丹出生于越南巴地,长住在柏林和墨西哥。傅丹出生时越战刚结束不久,越南仍处于与柬埔寨和中国的战争中,成千上万的越南人民乘坐完全没有长线航行能力的小船想要逃离越南。傅丹的父亲筹集资金购买了一艘足够大的木船并在一艘丹麦运船的帮助下到达了丹麦。傅丹回忆到:也是那个时候我母亲问我‘你是同性恋吗?’我完全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意思所以我就说了‘不是’。


之后他们一家在哥本哈根的郊区居住。高中期间,傅丹学习过一些艺术课程,毕业后他申请了丹麦皇家艺术学院,但是被拒绝了。这样的拒绝一直持续了三年,直到1998年他的第三次申请才最终被接受。


对于自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当代艺术家傅丹一直觉得不可思议,在艺术学院的一个绘画老师曾在给他的推荐信里写道:“傅丹上了一年我的课。我或许不能理解他的创作理念,但我强烈建议他退出绘画”(之后傅丹将这封信作为一件作品展出)

Recommendation Letter, Photo by the New Yorker


虽然傅丹表示了其对艺术学院老师狭隘的思想的不理解,但他在艺术学院完成了一件著名的概念艺术作品。他和他的两个朋友迅速结婚又离婚,并将他们的姓加到了自己的名字上(Mia Rosasco和Mads Rasmussen),所以傅丹的名字也就变成了Trung Ky-Danh Vo Rosasco Rasmussen。在这样一个未完成的作品里(傅丹会持续将新的名字加在自己的名字上),由此将一个社会的现象作为一个艺术创作来呈现,挑战了社会所习以为常的基本礼仪和社会准则。


这次在古根汉姆的展览包括了傅丹早期的家庭作品及之后具有政治意味的作品,而他并没有给予观众很多背景介绍。傅丹说:“我的作品是要通过装置来看的”。他的物品之间具有很大的空间,如此以来,每一件作品都需要我们进行仔细地观察,关注作品本身还有其投射出来的信息,或是与作品进行对话。


策展人Katherine Brinson在开幕式上表达了对傅丹这种对空间与物件处理方式的惊喜:“我和傅丹曾一起去弗兰克劳埃德莱特大厅散步,然后我马上感受到了傅丹的作品和我们美术馆建筑之间的吸引力。我对傅丹对美术馆的改变感到非常的震惊。这是一个有着非常私密的围墙同时又有着开放大厅的建筑,这让每件作品之间能够在视觉上相互感染”,我认为傅丹的作品和我们建筑之间的结合比我之前所能想到的还要更有生命力”。

Photo by Mr.Qiao


在这次展览中,傅丹带来的政治性的创作格外引人思考,特别是美国对他的影响——一个过去和现在都和他牵绊在一起的国家。傅丹在一面美国国旗上悬挂着不同物件,称其展示了“美国(人民)联合起来,直到美国成为一个超级大国”

She was More Like A Beauty Queen from A Movie Scene, 2009, Photo by Mr.Qiao


还有一把曾经由越战时国防部长Robert McNamara 使用过的椅子也被放置在墙边。这把椅子是傅丹拍卖得来的,并将它进行了拆卸放在显著的位置进行展示。

Kennedy Administration Cabinet Room Chair, 2013, Photo by Mr.Qiao


1973年结束越南战争的巴黎和平协定在马杰斯缇克酒店(Hotel Majestic)签署,傅丹买下了当时的三盏吊灯。纽约MoMA的策展人Christian Rattemeyer对此评价说“他找到了一种可以让他的个人经历来诉说他来自国家的命运的方式”


MoMA于2010年买下了其中的一个小的吊灯。还有一盏吊灯被纽约的私人收藏家Wagner夫妇买下并捐赠给了蓬皮杜艺术中心。另外一盏在丹麦国家美术馆展出。这次在古根汉姆展出了借展的这三盏吊灯,其中一盏被拆卸,摆放在地上展出。

Chandelier, 2009, Photo by Mr. Qiao


2009年,傅丹请他的父亲帮他抄写了一封由法国传教士Jean-Théophane Vénard在1861年被处死前写给他父亲的信。傅丹在巴黎外方传教会的档案馆阅读了很多关于19世纪法国传教士的资料,并发现了Vénard这封充满诗意的信:


A slight sabre cut will separate my head from my body, like the spring flower which the Master of the Garden gathers for His pleasure. We are all flowers planted on this earth,which God plucks in His own good time, some a little sooner, some a little later.


翻译:“细长的军刀将会让我的头身分离,就像园丁采摘春天的花朵来取悦自己。我们都是在这片土地上的花朵,上帝将我们采摘来取悦自己,一些早一些,一些晚一些。”


傅丹的父亲完全不懂法语,但他将这封信复制了超过1,200次。傅丹将复制的信卖以300欧元的价格,其中100欧元给父亲,剩下的200欧元自己与画廊平分。傅丹给这件作品起名为“2.2.1861”,也是Vénard被斩首的日子,傅丹说:“它们打破了人们对艺术作品的常规的看法,它们拥有自己的生命。




2.2.1861, 2009, Photo by Guggenheim Museum


傅丹也展示了和中国艺术家郝量合作的作品。这副作品的尺寸比稍早系列的November要小一些,但改变了其以往对人物表情严肃的刻画,这一次的刻画更加的温和。

November, Photo by Mr.Qiao


傅丹还带来了他早期的家庭的作品。傅丹保留了为过世的外婆作临时墓碑的白色木头十字架(Grave Marker for Maria Ngo Thi Ha),和2009年的作品Oma Totem -一个装饰有十字架的白色冰箱和黑色电视组成的装置。这些电器都是德国汉堡的一个移民救济组织赠送给傅丹外婆的礼物,而十字架则来自外婆常去的天主教堂。

Portrait of Danh Vo's Grandmother, Photo by Mr.Qiao

Oma Totem, 2009, Photo by Mr.Qiao


在一个玻璃盒子里展示了三件他的父亲最珍贵的从越南带来美国的财产,一个劳力士手表,一个杜邦打火机和一个美军的图章戒指。这件作品的名字取自劳力士的广告语“If You Were to Climb the Himalayas Tomorrow(如果你明天要去爬喜马拉雅山)”。同时还有他父亲在越南开出租车时驾驶的梅赛德斯车上拆除的引擎。

If You were to Climb Himalayas Tomorrow, 2005, Photo by Mr.Qiao

Engine of Phung Vo's Mercedes-Benz, 2010, Photo by Guggenheim Museum

Good Life, 2007, Photo by Mr.Qiao


出生成长于虔诚的天主教家庭的傅丹,宗教也是他的灵感来源。Charity这件作品是傅丹向丹麦国家美术馆借来的Bartolomeo Ghetti的作品。傅丹说,母乳喂养就是一种慈善行为。这也许是为什么我提到它常常回想到炼乳。 圣母像也是天主教堂喜爱的绘画主题之一。

Charity (Statens Museumfor Kunst, Copenhagen), Photo by Mr. Qiao

Inside of The Metropolitan Cathedral of the Assumption of Mary of Mexico City, Photo by Mr.Qiao


同时,傅丹还将2000年前的大理石雕像与不同的材料进行拼接。

傅丹的Massive Black Hole in the Dark Heart of Our Milky Way(巨大黑洞在银河的黑暗中心)包括了20多件厚纸板,由金箔装饰着美国国旗,可口可乐标志和德语版的灰姑娘。在远距离看这件装置十分由庆贺的意味,走进看却发现这些美国国旗几乎破裂。

Massive Black Hole in the Dark Heart of Our Milky Way, 2012, Photo by Mr.Qiao


傅丹获得Hugo Boss Prize的作品We The People的其中几件也在展厅中展示。有人说傅丹通过这件作品是想要表达世界范围内的移民和难民危机,不过傅丹却说:“我选择自由女神像是因为我认为她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我想要将一个大家非常熟悉的标志变得不那么熟悉”。

We the People, 2010, Photo by Mr.Qiao


傅丹的镜面作品Untitled则更是和他个人的经历相关。镜面上刻着电影 The Exorcist (《驱魔人》)中的台词。傅丹在他7岁的时候和母亲一起观看这部电影,之后久久不能忘记电影带给他的感受。女主人公Regan被恶魔Pazuzu所附身之后她的头能够360度旋转,但同时她只能说真话。她以不同的人的声音,不同的语言,像镜子一样展现了在场的人的欲望和罪恶。这些刻在镜面上的台词配合上观众的身影投射在其中,更加深了电影带来的毛骨悚然。这部电影近年来也成为了傅丹经常参考的灵感之一。

Marian Goodman with Untitled, 2017, Photo by Mr.Qiao


傅丹在2012年参加了一个在墨西哥的群展后爱上了这个地方,并于2014年买下了一套房子。在房子的入口处的地板上,镶嵌着一根大概有7尺长的铁的杆状物,感觉十分特别。这是葡萄牙艺术家Leonor Antunes的雕塑作品。艺术家在屋顶开了一个洞,然后将这个实心标枪穿过屋顶自由落体坠下。



Danh Vo's House in Mexico, Photo by Mr.Qiao

Danh Vo's House in Mexico, Photo by Martyn Thompson


傅丹说:我在柏林是为了工作,在墨西哥是为了发现。这是在欧洲和美国之外你能找到强烈的现代气息的城市。我对亚洲很有亲切感,但那对我来说太亲近了。墨西哥是一个很好的平衡”。

Danh with Mr.Qiao in his house in Mexic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