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对话 | 宋拓 x 新美术馆三年展Carrion-Murayari:当艺术家想当策展人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457   最后更新:2018/02/16 20:13:18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8-02-16 20:13:18

来源:artnet


新年伊始,进行一场“开年对话”,是artnet三年来的传统,也是用最为直接的方式,来破解对于过去和未来的密码。

在中国送旧迎新之际,纽约新美术馆的一场展览也拉开了大幕。这场备受关注的三年展,已经走到第四届。如果说这个三年展最大的特点,那就是“从未听说过的艺术家名字”。这次以“破坏之歌"(Songs for Sabotage)为名的三年展已于2018年2月13日开幕,并持续至同年5月27日。由阿列克斯·加藤菲尔德(Alex Gartenfeld)和新美术馆克劳斯家族收藏策展人加里·卡利恩-穆拉亚力(Gary Carrion-Murayari)共同筛选出的26位、来自19个国家、年龄跨度从25岁到35岁不等的新兴艺术家,名单中包括三位来自中国的艺术家——黄炳、宋拓和沈莘。


而2018年首次“开年对话”,则在艺术家宋拓和策展人加里·卡利恩-穆拉亚力之间展开。这两位以往多在Skype上交流的人,再次因为artnet开始了一场隔空对话。

艺术家宋拓。图片:致谢艺术家

新美术馆第四届三年展策展人:(右)阿列克斯·加藤菲尔德(Alex Gartenfeld)和(左)加里·卡利恩-穆拉亚力(Gary Carrion-Murayari)。图片:Credit Nicole Adsit/New Museum


artnet x 宋拓

去年这个时候(还要早一些),我们派记者跟你做了一场采访,但是后来展览被取消了。后来这一年里,你主要在忙什么?什么状态?

宋拓,《The Fighting Boys》(截屏),2016。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Beijing Commune

宋拓:哈哈放心我还一直有在做创作,2017年我还做了一件新作品,叫:谁人、何物、嫣思、涅槃。


宋拓,《谁人何物焉思涅槃》,多媒体空间装置,2017。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Beijing Commune


近年来你的作品里,除了对生活的取样和观察,很多都是以戏谑方式来对政治和制度提出思考。作为一个88年出生的艺术家,这种对于制度体系天然的关注是从何而来?


宋拓:政治是题材。今天的政治就是个标配,就像过去的宗教题材或者梅兰竹菊。

能谈谈这次新美术馆三年展上你的作品吗?


我们最后决定展一件旧作,那是2014年我叫了一小分队(32员)南海舰队的战士来征用了广州长隆欢乐世界里最猛的那辆过山车使用了一圈。


宋拓,《谁是最可爱的人》(截屏),2017,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Beijing Commune

春节有什么计划吗?


说不定除夕-初一那个时间结构是在坐着飞机。在携带喜庆笼罩人间、幸福之神荫及大地之日,也是我正在上面徐徐飞过来降临祖国之时(开玩笑,戏多了不好意思),对,那两天正在旅途中反正,我也不清楚会什么状态,有点懵逼。

artnet x 卡利恩-穆拉亚力

你能谈谈这次三年展的主题“毁坏之歌”(Song of Sabotage)吗?这一主题是如何与探索“世界各地的个人和集体是如何有效地处理图像和文化的关系,与构成我们社会的力量的联系”这一问题发生关系?

卡利恩-穆拉亚力:我们所选择的参展艺术家,他们通过作品来理解自己所面临的当地语境,无论是正式、社会还是经济环境。这些都与更广泛意义上的一张全球性权利网密不可分。艺术家们很敏锐地意识到这些图像既可以作为增强网络的工具,也可以作为开始分解网络的途径。

你和另一策展人Alex Gartenfeld的如何合作?你们和新美术馆是如何用一起工作的?能和我们聊聊选择艺术家和作品的过程吗?你们当时的考量有哪些?

卡利恩-穆拉亚力:尽管Alex和我都在不同的城市,我们还是在三年展筹备期间进行了紧密合作。我们都对全世界的各个城市都进行了广泛研究,也获得了当地的策展人、写作者和艺术家的推荐和帮助。我们也去到了这些城市,走近那些艺术家经营的空间和项目,并在过去两年内和很多艺术家进行了碰面。我们在选择作品时,非常关注的一点是使用各种媒介进行强烈的政治介入的个人创作,以及那些能对当下最紧急的问题进行回应的作品。


我们看到本次参展艺术家中有三位来自中国,分别为黄炳(中国香港)、宋拓和沈莘。你是否可以谈谈为何选择这几位艺术家以及他们的作品?你从他们三个作品中有发现什么共同之处吗?

卡利恩-穆拉亚力:你提到的那三位艺术家,每个人都很特别,对于展览也有很重要的意义。宋拓的作品通过将幽默感和挑衅放在了一起,探索权利和意识形态是如何通过个人和机构得到印证。沈莘的作品则更细致入微,对我们如何构建起自己的身份和科学、宗教、个人和历史记忆形成关联进行了探索。黄炳则以超现实的动画片,对目前香港人每天所经历的社会和经济危机以及相应的焦虑感进行了分析。尽管他们三人的作品风格完全不同,但我认为他们有一点是一致的:将身体想象为对更大的社会力量进行讨论的舞台。

你是否可以给年轻策展人一些建议?

卡利恩-穆拉亚力:我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年轻策展人,所以我不是很确定要提供多少条建议。如果将这场展览看作一个例子,那么我会鼓励年轻策展人不要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品味,从而停止对未知事物的探索。

宋拓问卡利恩-穆拉亚力

宋拓:三年展上绘画的比例占得很多,这是为什么?

卡利恩-穆拉亚力:长话短说,我们很喜欢画;但认真一点说我认为具象绘画是一个传递社会和政治问题的有力工具,尤其是在美国国外,而我们会在全球旅行的几乎每一个地方都看到他。

宋拓:你是否能聊一下Lydia Ourahmane的作品?

Lydia的作品和一些场域特定作品放在了同一个空间。鉴于她作品的特殊音效,和漫天飞舞的灰尘,这件作品确实需要放在一个相对隔离的环境中。我们和Lydia一起选择的空间,以满足作品的各项需求。同时,它成为了展览中一个紧张又充满戏剧性的惊喜瞬间。

Lydia Ourahmane,《The Third Choir》, 2014。图片: Courtesy the artist

第二层有那么多亮点作品!将特别的作品都集中在2楼,这是有什么考虑吗?

我觉得你会这么想是因为你的作品也被放在了2楼。我觉得展览每层楼都有很多亮点,但我也很喜欢2楼的展示,因为一些关于展览的想法能够通过不同媒介进行交流和传播。

卡利恩-穆拉亚力问宋拓

你是怎样说服人们去做如此疯狂的事情?


说服的他们的长官就好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疯狂,他们的长官未必疯狂。

你最喜欢的过山车哪个?


当然就是片中这一台,我想给他起个名字——冰海狂獾

你最喜欢的TFBOYS的什么歌?


剩下的盛夏(The Rest of the Summer),是一些描写几个少年在夏末奋斗于考试和爱情的歌。

artnet问卡利恩-穆拉亚力+宋拓

2018年,你有什么期望?

卡利恩-穆拉亚力:三年展之后,我们将着手进行Thomas Baylre和John Akomfrah的展览。这两位都是极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创作的媒体有很多。

宋拓:聊到这我想,看来今年可能也会去做策展。

如果用一个颜色形容2017,你会选择哪种?为什么?

卡利恩-穆拉亚力:紫——因为我们为三年展画册也选了这个颜色,但我不记得为什么了。

宋拓:这样的一种颜色,像混合了梨子、水蜜桃、糖果、温暖的肌肤的一种颜色。就是很sweet。

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2017年,有什么对你影响和激励你的书和电影?

卡利恩-穆拉亚力:《逃出绝命镇》(Get Out)。

《逃出绝命镇》电影海报

宋拓:我看过一本这样的书很好看,它的背面是这样子。

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无论是否可能,你在2018年想到怎样的展览?换句话说,你梦想中的展览是怎样的?

卡利恩-穆拉亚力: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梦想中的展览,但我很期待“Outliers and American Vanguard Art”(局外人和美国先锋艺术)在华盛顿的国家艺术博物馆的展出。


宋拓:我以后策划的展览。

“Outliers and American Vanguard Art”展览画册封面


从历史或现在选一个共进晚餐的人,你会选择谁?为什么?

卡利恩-穆拉亚力:宋拓!因为我们在Skype上聊了很多,却几乎没见过。

宋拓:Francesca Altamura,但可能会只喝酒,因为我还欠这个人一杯。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