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术馆看了场日落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295   最后更新:2018/02/02 21:43:42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8-02-02 21:43:42

来源:文艺星球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道隐无名

时间:2018.03.25 - 2018.08.12

地址:红砖美术馆 | 北京市朝阳区顺白路红砖美术馆

时间:周二至周五 10:00-17:00(节假日除外)

工作日全价票:120/人;节假日全价票:160/人;优惠票:90元/人(学生、残疾人、65岁以上老年人须凭本人有效证件购票);免票:1.2米以下儿童(须由至少一名持票成人陪同)


这是黄昏渲染过的静溢,每个人胸腔里的火热被点燃,沐浴在新日之下,浸泡在空气中的余温里。


直至今时,人们谈起那日感受依然欣喜。


上古时期,天空中的十个太阳带来了巨大的旱灾。而后裔先后射下九个太阳,万物得以继续生长,而他也成为了人们眼中的神。工业发展后,人类不再靠着日夜耕耘生活,太阳渐渐成为了象征,也没有谁再牵挂黄昏黎明。

几千年后,埃利亚松在美术馆中重新唤醒了人们对太阳的重视。

那是2003年,伦敦泰特美术馆里,如同造物主送给世人的惊喜,埃利亚松在千禧年之初也创造了一个新的太阳。

埃利亚松,《气象计划》(The Weather Project)


这个作品叫《气象计划》,埃利亚松用空气加湿器打造大量的雾气,大雾是伦敦常见的气象,而后他用了数百个散发着黄光的单频灯组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光盘,还将大厅的天花板改成了镜面。

这样赫然出现在美术馆大厅中的巨大太阳,恍若梦境的景观让人难以挪开脚步。于是人们纷纷盘坐在美术馆的地面上,甚至躺下,仰望着巨大镜子和感受着昏黄的“阳光”带来的奇妙感官体验。

在这次展览,吸引的参观者数量累计达到了两百万人次。



你是否感到一种存在?现在渗透进我,就像一种受欢迎的病菌,在身体里悄悄地繁衍着。感觉到现在,我也感觉到真实在我里面成形。

——埃利亚松


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是如今最炙手可热的,享誉全球的视觉装置艺术大师。他来自丹麦哥本哈根,有着冰岛人的血统。北欧,承载着亚热带地区的人们长期以来对极光的无尽想象,那是太阳风进入地球磁场的“秘密”。

就像自然给与故乡足够多的馈赠,埃利亚松也受到了故乡带给他的足够影响,因为在埃利亚松的作品中,充满了迷雾、日光、水流、冰雪这些原始元素。

埃利亚松,Fog Assembly, 2016

埃利亚松,Waterfall, 2016


在埃利亚松的《纽约瀑布》中,他用金属支架作为主体撑起水流,用类似喷泉的原理让这个人造瀑布得以实现。分布在纽约东岸四个点的瀑布,让人们从新的角度去重新审视水的用途与价值。

埃利亚松,《纽约瀑布》, Governors Island,2008


而倒流的瀑布,更是反向展示了埃利亚松对自然恰到好处的运用。并非绝对的抄袭自然,而是艺术化地改编。

埃利亚松,Reversed waterfall, 1998


埃利亚松将这一切置于美术馆中,就像我们将春天的野玫瑰和树枝搬回家中。他认为,美术馆如同其他所有场所一样,是该拥有生命力的:


如果我们将这座村落称为美术馆,它便是一座活着的美术馆。我们会在面包店门口挂上一个扩音器、为学校加上一层色彩、将河流染成绿色。时间和空间的协议也不得不改变。我希望看到一间这样的美术馆,而中国的文人园林就是这种新美术馆的模型。园林不是一个封闭的宇宙而是大气系统的一部分。它对天气、空气开放,对整个宇宙开放。它为行星生命添上日常。它每天都变化,随游园人的呼吸而呼吸。


这些镜面里的“月亮”,住在美术馆中,不知夜晚没有星星,它们会感到惬意或是一丝寂寞?

埃利亚松,Deep Mirror (Yellow), 2016

埃利亚松,Solar Compression, 2016

埃利亚松Video still from Your embodied garden, 2013


他像是一个拾遗的魔法师,在路上捡起人类遗忘的景色,用奇妙的药水加工后,再拿到舞台上表演。而人们呢,通常喜欢说埃利亚斯是师法自然,他的老师便是山川湖海,无论是沙漠荒原还是人造园林,他都能变着花样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埃利亚松,Eye See You, 2006

埃利亚松,Die organische und kristalline Beschreibung, 1996


埃利亚松创造的作品是在文化和自然间游刃有余的精灵,科技有时也会变成他的武器。在精妙的计算下,他操控着机器,变换出神奇的光线。

埃利亚松,Your uncertain shadow (color), 2010

埃利亚松,Care spiral, Power spiral, 2016


光与空间产生的视觉效果,想必也让你想起了James Turrell,光也是埃利亚松常用的一个媒介,但他的主要心力是在各类材料中的切换,他创作手段多样而丰富,像是给人们传递着自然之神的丰饶产物,同时又是一个极其优秀的造物者。

埃利亚松,Room for all colours, 1999

James Turrell,Wide Out,1998


他极其丰富的创作已不再是传统的装置,而是杂合了多种形式,你能从中看见新媒体艺术的苗头,甚至也能找到大地艺术的影子。

事实上埃利亚松如今已较常居住在德国,他在德国的工作室已经从原先的两三人扩展到了如今的近八十人,所以在他艺术品里的精准和严密性,就像是高科技创作的范本教学。但是尽管如此,他常常也会回家去进行一些摄影创作,寻找新的灵感。

埃利亚松,Untitled (from Iceland), 1998

埃利亚松,Riverbed, 2013

埃利亚松,Big Bang Fountain, 2014


而即使是在国际上炙手可热,埃利亚松还致力于慈善事业,“小太阳”(Little Sun)公益计划,是他与工程师弗雷德里克·奥特森一起推广的,为生活在电力供应匮乏地区的人们制造及分发太阳能灯具。

埃利亚松,Little Sun , 2012


一个好消息是:红砖美术馆将于2018年3月24日推出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迄今为止在中国最大规模个展。


展览将呈现艺术家多件大型装置和雕塑,其中包括红砖美术馆的三件馆藏作品《水中摆》、《声音银河》和现置于园林区的《盲亭》。

埃利亚松《水钟摆》

埃利亚松,《声音银河》

展览标题: “Olafur Eliasson: The unspeakable openness of things”(中文译为《道隐无名》)引自哲学家、同时也是埃利亚松挚友的蒂莫西·莫顿(Timothy Morton)在描述艺术时所使用过的一句话。

红砖美术馆的各空间专注于呈现特定的自然现象——光、雾、影、水,或者是对动态的、规律性以及几何性的探索,来阐释埃利亚松艺术生涯中各个重要关注点。观众穿梭于不同的装置作品之间,从第一件特定场域作品《黄太阳》的强光中开始,渐渐走进幽暗的世界,最后在黑暗的空间内欣赏创作于2016年的《聚合彩虹》,这件大型装置通过空间内折射的光,来感受可见光谱。

埃利亚松,《聚合彩虹》,2016


其中,《声音银河》(  2012  )由埃利亚松和已离世的老搭档Einar Thorsteinn共同创作。在主要装置作品的四周,同时展出用融化的冰川冰制作的水彩画以及有关日食的作品。

埃利亚松,《盲亭》,2003


《盲亭》(2003)是埃利亚松在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丹麦馆中首次展示的重要作品,也将在展厅外的庭院中呈现。

In my understanding, an artwork is fundamentally tied to its surroundings, to the present, to society, to cultural and geographic determinants. It activates this dense texture, thereby examining the world in which we live – and by doing so, it can ultimately change the world.

——埃利亚松


埃利亚松的“魔法”是恢弘巨制的科幻片,你所能想象到的镜面世界,水光和声色,甚至是潜意识的梦境,和那些流水的瀑布,昏黄的月光,都是他箱子里的秘密。

图 / 红砖美术馆、艺术家、Google

文 / VART编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