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尼格尔·罗尔夫:在中国长城上,他从灰烬中走来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220   最后更新:2018/02/01 19:16:19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18-02-01 19:16:19

来源:凤凰艺术 李鹏


尼格尔·罗尔夫:“正当时”

红砖美术馆于2月1日至2月25日呈现行为艺术史上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尼格尔·罗尔夫(Nigel Rolfe,1950年生于英国怀特岛)的个展“正当时”,展览于2018年1月31日开幕,由红砖美术馆高级策展人乔纳斯·斯坦普(Jonas Stampe)策划。此次展览试图追溯和梳理艺术家从1973年以来的艺术实践,包括历史作品、特定场域摄影及在红砖美术馆完成的新作。除20件行为艺术图片外,展览还将展示他重要的视频作品。


2014年6月,中英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宣布2015年为中英文化交流年,开展两国文化及创意产业最高水平的文化艺术交流。“凤凰艺术”有幸在首个“中英文化交流年”接近尾声之际,承办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的 “中英文化交流年闭幕艺术活动”,为充满创意的中英文化交流年划上了完美的句号。在2016年中英文化交流年伦敦闭幕活动上,尼格尔·罗尔夫(Nigel Rolfe)以动人心弦的艺术形式与“凤凰艺术”的大茶壶艺术装置互动,令人印象深刻。


《空中鬼魂—长城》尼格尔·罗尔夫从灰烬中走来


2018年1月31日,“梅姨”首次正式访华,英伦风随之吹起。英国行为艺术老炮儿尼格尔·罗尔夫的中国首次个展也将于今天下午四点在红砖美术馆拉开帷幕。政治与艺术在同一时空发声,构建英伦景观……


这标志着中英文化交流不仅在政治和经济上,更是在文化和艺术上,迈入了新的台阶。这场艺术艺术展览是红砖美术馆建馆以来的第一次行为艺术展。尼格尔·罗尔夫此次在中国进行了三场行为艺术表演,首先于1月29日,抵达慕田峪长城,进行了一场《空中鬼魂—长城》的行为艺术,次日1月30日,艺术家在红砖美术馆园林进行了另一场《两个椅子—花园》,在“正当时”展览开幕式当天,于红砖美术馆展厅内表演了《不和谐》。


这三场行为艺术标志着艺术家与中国历史及当下语境的对话,以及与红砖美术馆空间的对话。对于此次展览,也预示着红砖美术馆在国际性、当代性、学术性方面上将进行更广泛和更深入的发展。

▲ 尼格尔·罗尔夫个展“正当时”开幕式新闻发布会现场:策展人乔纳斯·斯坦普(左)、艺术家尼格尔·罗尔夫


尼格尔·罗尔夫自1969年以来近五十年时间里,始终是行为艺术领域重要的实践者之一,此次展览试图追溯和梳理艺术家从1973年以来的艺术实践,包括历史作品、特定场域摄影及在红砖美术馆完成的新作。除20件行为艺术图片外,展览还将展示他重要的视频作品。

▲ 《不和谐》行为艺术现场


尼格尔·罗尔夫的行为艺术作品植根于上世纪60年代早期的行为艺术浪潮。他经常将身体作为“行动雕塑”(Sculpture in Motion)和绘画工具,直接与水、火、空气、泥土和木材等原始物质材料和环境进行作用或对抗,在其中寻找并建立平衡、暴力骚乱和崩溃的动态视觉过程,并显现于身体之上。譬如他的分行文本《保持现场》便很好地阐释了他的艺术实践:


“现场的感觉于我而言,意味着某种风险,一些可能或可以发生改变的进程。就在那个瞬间,在你的脑中制定计划却又随时准备好完全摒弃,这不是即兴 而是直觉。万物都有其重要性和因果规律,然而,又不尽然,进入和退出,时间点与一致性。所用的材料、身体和信念,建筑和政治意义上的空间和地点,空间无所谓好坏,快速和慢速,穿在身上的和没有穿的。非常非常着眼于当下,同时又可能并非如此。你在时间中将图像冻结,那些充满力量的画面就必然会为人所牢记”

▲ 《空中鬼魂—长城》行为艺术现场

▲ 《两个椅子—花园》行为艺术现场

▲ 展览现场:策展人乔纳斯·斯坦普(左)、艺术家尼格尔·罗尔夫(中)、红砖美术馆馆长阎士杰(右)

展览现场:红砖美术馆馆长阎士杰(左)、演员耿乐(中)


这位年近七十岁的行为艺术家此次来到北京,在长城和红砖美术馆展厅和园林因地制宜,进行现场行为,分别是《空中鬼魂—长城》、《两个椅子—花园》和《不和谐》。长城作为规模浩大的古代防御工程和人类文明史上的重要遗迹,常常成为艺术家创作的元素,尤其是当代行为艺术的生发地。尼格尔·罗尔夫以惯有的分析视角,与长城在历史进程中不断演变的多重文化内涵和象征意义进行对话,并对其在当代行为艺术语境中的运用进行反思和追问。红砖美术馆的园林是中国古典园林当代化的映射,独具东方空间美学,这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宽泛的文化语境。这三场行为在古今时空维度,和承载中国传统和当代文化内涵的场域中进行切换,为中国观众带来独特的参与体验。

▲ 《不和谐》行为艺术现场


策展人乔纳斯·斯坦普说,生命体验却是难以忘却的,我们亲身见证的那些将被记住。它们存于记忆之中。这就是为什么行动艺术在今天比任何其他时代都容易产生共鸣,因为我们所体会到的是一种关于存在的现实,一种通过在我们眼前发生的行为而实现的个人表达。


在与现实的即时相关性方面,行为艺术是一种能够超越所有其他领域艺术的形式。它具备一种能够超越现实的写实主义潜力。一切都和行动绘画有关,心理学、哲学、历史、神话、英雄崇拜等一切都和行动有关。在摒弃种种不相干的传统审美标准之后,为画布赋予意义的并非心理数据,而是一种角色感,一种艺术家在模拟的生活情境之中调配自身情绪与智识能量的方式。有趣之处在于某种如舞台般的四壁之内所发生的一幕幕,如戏剧般。以下,“凤凰艺术”采访到策展人乔纳斯·斯坦普以及艺术家尼格尔·罗尔夫,为我们深度解读《空中鬼魂—长城》。


对话“凤凰艺术”


乔纳斯·斯坦普 X 凤凰艺术


(以下为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

▲ 瑞典策展人、艺术批评家、艺术史学家乔纳斯·斯坦普(Jonas Stampe)接受“凤凰艺术”专访

Q:这次艺术家尼格尔·罗尔夫,在中国有三次演出,一次是在长城,两次在红砖美术馆,想请问为什么选择在长城表演?是艺术家的选择?还是策展人的选择?是什么原因做出了这个决定?


乔纳斯·斯坦普:这其实是我们两者共同决定的,我们希望能在这个历史遗迹进行创作,这让我们能够和世界各地的人们进行对话,这算是一种双重选择。同时,这里也是历年来众多艺术家已经做过行为艺术的地点,因此他十分希望能在长城进行演出。他非常注重细节,任何一个他做的动作都非常精准,他非常有经验,因此他做的演出都是与众不同的。


Q:作为一个行为艺术策展人而言,尼格尔·罗尔夫与其他的行为艺术家相比,在您看来,有何不同?


乔纳斯·斯坦普:你可以说行为艺术是非常特殊的,他使用的所有材料每一项都包含意义。例如今天的行为艺术,他使用的是材质非常轻的白色滑石粉,在空中可以轻易地飞扬。每一次他所使用的材料和动作都是经过审慎思考才做出的决定。另外,他也是一个例外,并不是所有的艺术家者都能像他一样工作。这次在中国三天内,他进行三场表演,由此看出他真的非常努力工作,这也是我很欣赏他的一点。还有他也是少数年长艺术家之中目前仍在练习行为艺术的一位。

▲ 《档案-绳》1983

▲ 《重放》2015


Q:这次展览的主题叫做“正当时”。在艺术家的行为当中传达了时间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概念。在这次的行为艺术中,您认为时间和他的动作各自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乔纳斯·斯坦普:在行为艺术表演当中,时间就是一切,是艺术家演出的重要概念。当他在工作或表演行为艺术时,他深刻地感受,传达时间这个概念,并且以很细腻的形式仔细地表达出来,和其他艺术家相比,从开始到结束,他每一个动作都经过极为审慎的思考,这就是他在表演中运用时间的方法。我们每个人生命中的每一刻都生活在当下,但像今日,我们去了长城,这使我们活在历史的时间之中,因为长城的历史已有大约2700年,它有悠久的历史,无数的人们在那里生活过,这就好像我们经历了一段历史。

▲ 《空中鬼魂—长城》2018


Q:我们感觉他拥有着非常优秀的控制时间的能力,在这次行为艺术的演出中,动作的影响力是非常精准的。这让人感觉像是他知道哪些时刻,他需要做哪些事,这样的感受深刻地传达给观众,影响力十分巨大。您认为他又是如何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呢?


乔纳斯·斯坦普:他有无数的行为艺术的经验累积,这个经验使他完全掌握什么时刻该做什么事,何时该做动作,何时该停止,何时他该扔掷物体,何时不该做。我认为这是经验累积的结果,但当然这也和他的心智与智慧有关,和在当下他想要怎么做有关。同时,在行为当中,他可以做到改变一些事,这是他能够带来高品质演出的原因之一。


我认为你对他行为艺术的观察完全正确,我也有相同的感受。对我来说那就像是魔幻时刻,他使用这样的材料,象征着尘埃,从尘埃到尘埃,就像在说:“我们来自尘埃,最终也将化为尘埃”。这也像是在说着生命与时间,从出生到死亡。当他在行为当中从穿着黑色服装的人变成身穿白色服装的鬼魂,这其中也具有许多意义。


什么是鬼魂?当我们看着一张照片,我们是看着一个物体。但在这里我们是看着一个人正在做一件事,我们可能对这个人产生共鸣,而这往往比图像重现让人有更多的感受。我的意思是,我能够碰触到你,而这正是人类接触特别之处。反之如果你在照片里看到一个人,你无法碰触到那个人。因此人类接触的经验能带给你很强烈的感受。


当艺术家在进行工作时,他通常会引用历史。当他在使用一些材料时,他通常会包含一些隐喻及象征。包含绳、灰烬、水、水桶,这些都包含一些象征手法。


另外,在行为中有真实的影像动作,他在每一次行为中都亲自参与制作,这好像把东西倒在自己身上,或站或爬,这是一种现实的行动。他正计划着三项强而有力的影像动作,你可以在他之后的展览中看到这样的影像动作,陷入泥沼的形象,对我来说就像是在说生命本身。在某些情况下,生命感觉像是迷失了,像是陷入泥土之中,而泥土也代表着地球,我们由此而生。艺术家许多的作品都包含引用历史这个元素,为了要了解它,我们必须去感受,你不需要拥有很多知识,你只要去体会它就能感受到。此外,主题“正当时“代表着要把握当下,把握我们拥有的生命,而不是让生命悄悄地溜走,现在就去做正确的事,我认为这也是个具有象征意义的题旨。这不仅是在表现艺术家,也是在颂扬生命。


尼格尔·罗尔夫 X 凤凰艺术


(以下为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

▲ 艺术家尼格尔·罗尔夫接受“凤凰艺术”专访

Q:当您在长城表演行为艺术之前,面向城墙沉思,而后又眺望远方,在这期间,您在思考什么呢?


尼格尔·罗尔夫:作为行为艺术前,我会先借此去感受空间以及体会空间是什么样的存在。对我而言,自己和世界之间的空间是非常重要的。对我来说,是工作之前的序曲和开场。我脊椎严重受伤后,站着成为非常不容易达成的事。我们总是忘记站着其实是需要很多的力气来完成的事情。而当你严重受伤时,站着变成一件奢侈的事。在空间之中安静地站着一阵子,如我们所知世界是一个全像投影。对我而言是一种感觉,是一种唯物主义的转型,灰尘在某种情况下是一种介于以固体存在和在空气中存在的流体状态,但又是很特定的存在。因为灰尘的轻盈特质所以灰尘飞扬在空中。


在1990年代,我不间断地工作很长一段时间,经常使用面粉创作。一种白色粉尘,更重要的它是天然的物质。所有我使用过的材料都有某种情况的隐喻,我选择特定的事物作为创作材料。


在这个情况下,从黑色转化成为白色,事实上,将自己转化为粉尘,以及我们自身的身体,生与死的关联。一种关于空气的形象,一种关于成为鬼魂,在当下存在的形象。其实上,最吸引我的并非尘本身,而是其在空气中或在身体四周的反应,例如形成云朵或是悬浮在周围。


以前的我,寻找灰尘在我周围漂浮需要怎样的条件,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如此轻的物质作为材料。我们会去风或强或弱的地点,其实是在寻找风。有三种物质,包含粉笔灰,没有味道且非常轻的工业用滑石粉,以及常用的面粉。使用面粉是因为我的妈妈以前是位厨师,小时候我经常在她制作甜点面团时站在桌边,因此我对面粉这种材料有很深的印象。面粉,它是有机的,可作为食物的材料。所有的材料都是特别的,就像每个人都不一样。当我们把面粉用作材料时,可能和牛奶或水甚至其他物质混合,这些东西都有其特别的意义。作为一个材料的工作者,如你所知,我早期使用的一些包含动作、雕塑、动态的字句,就如同事物的实质性,这些物质所代表的意义,对于我的作品非常重要。

▲ 艺术家尼格尔·罗尔夫在长城上


Q:您刚才提到控制某个特定的时刻是很重要的,你也发现这些时刻,对你来说是非常具有影响力,因此,我想请问您是如何在表演当中去精准地控制那些时刻的?

尼格尔·罗尔夫:我认为是行动的总合。信念是很重要的。我们活在表面之下,我们看见的往往是所追求事物的表面而已。我想到爱尔兰语有一种表达,是一个描写远见的诗句,重点在于把事物化作有诗意的:“今时,我们方觉光之明,而在那光明之中,白色化身为魔法”,因此我们是在寻找非常特定的事物。同时,我们也在寻找如何让某些时刻变得特别,像是保持信念,耐心等待。如果我们心中没有信念,那些时刻将不会变得珍贵。


人们希望他人与自己分享那些珍贵的时刻。对我来说,表演当中的确存在着那样的时刻,但其实当中也有一些风险,一般来说我不会练习或是彩排(至少我还没这么做过),但是这也带来风险,可能你不会发现任何特别的时刻,或者在表演中你会发现到一些时刻,而这就是表演有趣的地方。我们活在一个非常神奇的空间里,这个世界是非常不凡的存在,但是它的背后也有一些存在的背景。它并不是无神论的,反之是非常特别的存在。我认为重点在于想像力,也和人们的失败有关。但你知道,我们在最后都有一线生机,而我认为那正是使某个时刻如此有趣的原因。


我们都希望风能够带走灰尘,云会形成,而那个云会来自我。我也的确做到了。一部分是因为幸运,一部分是因为有绝佳的判断力。你知道,我很幸运,因为那可能从不发生。所以,这是产生当下特殊时刻感觉的因素。


我很喜欢这样的描述,在那些特殊时刻,时间静止,你有了这些要素,但是过了一下子就会发现,时间没有方向性,而正因如此,形象变得如此强烈。对我来说,是那样特别的时刻,它可能持续地存在,但其实它也是有限的,并不能持续很久。

▲ 《空中鬼魂—长城》2018


Q:长城的表演是关于复活和鬼魂的概念。在中国的历史上,秦朝修建了长城,不知道您是不是对长城的历史做了一些研究?选择这样一个主题是否有着特殊的隐喻?

尼格尔·罗尔夫:的确,我知道一些历史。我喜欢建筑,也喜欢包含象征意义的符号,让我最感兴趣的是因为它是一座雄伟的山,也和迁徙以及阻碍有关。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体会到路途中有一座山这样的意象。而我倾向相信政治是有意义的存在,政治不是肤浅的,它并不是一体两面或是一方对抗另一方,而是人类的一种状态。我们都是移民,我们都是流浪者,我们都在地球上耕耘努力,所以,政治对我来说当然是很有趣的,但它也带来一些问题,这是如此经典的世界奇景。


你想想看,你可以去这样一个地方获得当地的影像,这样的影像也曾被很多曾经到访的人捕捉过,作为造访一个地方的意义,这真的很有趣。在本质上我认为它是一个具有很多象征意义图像的场所。我猜想,我们能找到数百个相似的地方,对我而言,它们具有相似性。另一方面,在这当中也有一些我自己的规则,像是重新指导创作,尽可能快速地专注在真正的事物上,就像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一样。艺术家其实可以算是诗人,其可以是有用的或无用的,可以是有意义的或反之,它取决于文化如何诠释艺术。当然我希望它对于文化是具有深刻意义或有用的,而这是一个大问题。我希望内容的诠释可以是政治上的,我希望它代表的是一种自由,我虽然不了解它其中的意义,但我仍在尝试着去了解。

▲ 《空中鬼魂—长城》2018


Q:还可以再多解释一些吗?

尼格尔·罗尔夫:你知道吗?艺术家得到灵感以及灵感背后代表些什么,这些灵感来自你的经验,也来自你的想像力。对我来说这似乎很需要一个完整的轮廓,同时我也在脑海里进行许多创作,对我而言这就像是我需要贮存材料的一个空间,我希望它无处不在。为了十分快速且经济地进行创作,以前我并没有做过像这样让自己沉浸在这么多的材料中,但这似乎对我很有用。我很惊奇地发现,有这么多的内容被表达出来,好像黑色快速地成为白色似的。此外,由我自身向这个世界发出的想法,就好像是奇特的回溯性魔法。尘埃感觉好像藉由风进入这个世界,这是我脑中的想法,也是一种想像。这其实并不和人类的灵魂有关,而是空气的灵魂。空气是它的媒介,当时我想着空气。


最近我在呼吸这件事上做了很多功课,呼吸对我来说逐渐变得困难,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无法顺畅地呼吸。如果把我自己放在许多事物之中,我就无法好好呼吸或看得清楚,这其实也是一种大量应用尘埃的概念。因此这是一种很深刻的,一个人对身体或世界的焦虑,这可以是关于环境的,或是关于政治上的,更多的是关于逐渐衰老身躯的想法,但是我并不会常想到风险。风险带来的好处是失败,我也失败了很多次,然后发现成功的模型对我而言似乎很有用,好像也成真了。而其他的影像与照片,我认为比试着去做的时机还来得不重要。


尼格尔·罗尔夫:正当时


策展人:乔纳斯·斯坦普

艺术家:尼格尔·罗尔夫

展览开幕:2018年1月31日 周三 16:00

展览时间:2018年2月1日至2月25日

展览地点:北京红砖美术馆(北京市东北部何各庄一号地国际艺术区)


撰文/李鹏 采访/李鹏 拍摄/李凯 剪辑/王俊婷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