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称内装:上海漫游——机器的舞蹈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1   浏览数:109   最后更新:2018/01/31 22:28:10 by guest
[楼主] 猴面包树 2018-01-31 22:19:27

来源:McaM 上海明当代美术馆


“据称内装:”是艺术家Laura Kalauz, Maja Leo和Bojan Djordjev与艺术团体Neue Dringlichikeit合作进行的长期表演研究项目,于2017年11月到2018年1月受邀在上海明当代美术馆参展“流动者会议”。展览结束后,Neue Dringlichikeit成员Lisa Schröter 和Christopher Kriese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帮助下继续在上海做该项目的研究。音乐人孙大肆在看过他们的闭幕演出后,对该项目也深感兴趣。她本人曾有学习国际航运管理的背景,长期参与剧场表演,关注资本议题。她向美术馆介绍了从事货运代理工作的舅舅宋先生作为采访对象,随后自己也采访了Lisa和Christopher。


集装箱堆场

©艺术家Christopher提供

文:Christopher Kriese

      在明当代美术馆进行“据称内装”的表演之后,我们又在上海开启了“漫游”项目,以深入地了解上海作为全球贸易中心是如何运作的。

      这次“漫游”包括一场生动的对谈和一次港口的深度游。在这场对谈中,发起这次项目的小组成员Lisa Schröter 和Christopher Kriese,还有来自明当代美术馆的韦伟和怡菲,与音乐人孙大肆和她的舅舅宋先生(现上海申典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副总)进行了交流。我们谈及1983年引进的集装箱技术是如何改变商品在海港的流通的,以及这项技术怎样简化了过去繁琐的程序。对话给我这样一种感觉:集装箱作为有形的物体,它的到来对港口,对这个城市,这个国家,乃至整个社会的发展都产生了影响,这可与同时期进行的政治改革相比照。政治决策与科技创新之间当然有联系,但若从特定的角度来看,技术也有其自身的发展轨迹。我们在交流中使用手来释义也同样印证了这一点:手不仅用来强调说话内容,也用来移动物体(手机,笔记本,杯子)以解释港口商品的位移——对谈的参与者有时也把自己变成起重机。

采访孙大肆舅舅宋先生(中)

©艺术家Christopher提供

      技术有其自身发展轨迹这一点,也被我们第二天的所见印证。在陡峭的,无尽的港口海岸,我们俯视黄浦江,看到了机器与机器共舞的场面,它们旋转、俯身、在色彩斑斓的集装箱中移动——配合着发动机,警报和自动化的声音。这舞蹈指向着一个不远的未来:大部分的集装箱码头将会完全自动化,再进一步想象,未来的大部分经济活动也会完全自动化。那时,我们人类将不再参与这机器的舞蹈,我们又会做什么呢?

外高桥港口集装箱装船现场

©艺术家Christopher提供

集装箱运输过程

©艺术家Christopher提供

      在那天的对话里我还有另一种感受:想象上海没有海港,海运贸易下降,想象一个没有剥削大多数人使少数人富足的世界,在这里,我们很少关注物质商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精神、自然和团结上。可能这两者会同时发生:机器的舞蹈会带动经济的发展,而我们人类将会更深入的思考生而为人的处境

一行人在港口

©艺术家Christopher提供

“据称内装:”

“据称内装:穿透全球资本主义不透明的外壳”,审视商品的生产、消费和流动如何影响我们自身的思考与生活方式。2016年3月至4月,艺术家随一艘货船从汉堡到布宜诺斯艾利斯,连续24天观察物流过程。2016年5月至6月,“据称内装”团队在苏黎世设置了一个集装箱,作为对话和集体创造知识栏目“思考公共”的场所。自2016年起,“据称内装”团队已经在欧洲各国举办数场“思考公共”活动。

艺术家

克里斯托弗•克里斯(Christopher Kriese) 1987年出生于卡塞尔,在巴西和德国长大。他在苏黎世艺术大学学习戏剧和戏剧教育,现留校任教。

[沙发:1楼] guest 2018-01-31 22:28:10

来源:上海明当代美术馆


据称内装:薛定谔的猫


采访/馔文:孙大肆


1月7日,McaM上海明当代美术馆内的展览“流动者会议”闭幕,展览的两个长期项目 :思想斗争素材之二 、 “据称内装”进行了结案表演。看完“据称内装”表演之后,留给我的除了集装箱内的回味,还有“他们通过这些要告诉观众什么?”的好奇,在接下来的周三,我对团队成员Christopher Kriese和Lisa Schröter经行了采访。


SAID TO CONTAIN在明当代美术馆演出视频©大肆提供

据称内装”是由Laura Kalauz、Maja Leo和Bojan Djordjev在2013年与艺术团体Neue Dringlichkeit合作的针对全球贸易经行探讨的表演研究项目。参与成员有:Bojan Djordjev, Laura Kalauz, Paulina Kind, Christopher Kriese, Maja Leo, Rada Leu, Lisa Schröter, Stephan Stock & Miriam Walther Kohn

什么是据称内装?

Christopher:“在欧洲,印有“Said to contain”(翻译:据称内装)字样的集装箱的海关抽查率仅为2%,即使抽查结果与报关单不符,也就是罚罚款,大部分时候,谁也不知道里面运的到底是什么。”

国际立法这不知是故意或不得已的漏洞,使得打着“据称内装”旗号进行非法运输的集装箱成为航运及贸易业合法犯罪的工具——直到箱子抵达目的地被打开的那一刻,你不会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不是报关单上的货,走私货亦或是偷渡客、垃圾、人类的血液。

图片来自©SAID TO CONTAIN 官网

Christopher Kriese来自瑞士,他说,在瑞士这样一个没有港口的内陆国家,进出口贸易竟是非常发达的,而出口瑞士的第三大类主要“货品”竟然是血液。

请问你知道这个项目的源来吗?你参加这个项目的初衷是什么?

Lisa:我是学历史出身,在团队内提供一些历史脉络线索,做一些资料的梳理和整理:1945年,二战之后,德国战败,很多城市都会摧毁,并需要向战胜国进行赔偿,德国不得不暂时放弃军事领域。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战后,人们渴望重建德国,同时外国,尤其是美国对德国进行了投资,热钱进来,所以,在15到20年内,德国的经济呈现了爆炸式的增长——每个人都有工作,都能挣到钱,供得起房子和车,贸易活动也在整个欧洲活跃了起来。

欧洲国家面临的问题是从70年代末,80、90年代开始。在那之前,大部分欧洲人需要的产品都是由欧洲人自己生产的,但欧洲有很强的工会,有很全面的保护工人的权益的措施。比如,想象你是一个纺织厂,你为布料染色,而染色会有化工废料。从前,只要把废料倒到河里就行了,但后来就不行了,你必须花费很多钱来处理化工废料。在欧洲生产的产品开始变得很贵,人工开始变贵,能源开始变贵,一切都变贵,使用产品、购买产品、处理过期产品,都变得很贵。

然后,发生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欧洲的制造公司开始转移到中国,所以,欧洲失去了很多就业机会,许多产业工人失业。在德国,没有什么人是“工人”了。许多人从事各种行业,销售、经理、服务行业,建筑行业还有工人,但很贵。同时,很多人受过良好教育,并不想做“工人”的工作。

Lisa指着大宁广场一楼的Esprit说:你知道Esprit是德国的品牌吗?但所有的衣服都是在中国生产的,然后再卖回德国,所以我有兴趣到这里来看看。

请问你知道这个项目是如何开始及为什么开始的吗?

Christopher:我和Lisa属于同一个成立于2010年的艺术小组,小组的宗旨是:如何用艺术来讨论政治话题。那时,在艺术大学,我们被教如何做出好看的“艺术”,但感觉与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毫无关系。

图片来自©SAID TO CONTAIN 官网

到了2011年,“阿拉伯之春”开始,以及后来的埃及革命,我们就开始做与这些有关的项目。我们有三个主题,第一个是资本主义,第二个是华尔街占领运动,第三,是有一个新的剧场愿意免费提供我们一个免费场地,我们联合许多其他艺术稼在这个场地做了许多关于金钱、经济、和全球资本主义的探讨的项目。

然后我们有了灵感,与其说“打到资本主义”这样的口号,也许可以先来研究整个资本体系是如何运作的。“据称内装”这个演出由我和两个朋友Laura 、Maja发起。Laura认识一个叫Bojan的艺术家,我们邀请艺Bojan来到我们的艺术节来做演出,Maja、Laura、Bojan开始互相熟悉,他们开始有了一个想法——他们把自己锁在集装箱里,站在里面念台词,那是2012年。

从那时起,他们开始在苏黎世、汉堡等地做这类小型演出,针对的问题是:如何通过艺术、剧场来了解资本体系的运作。通过来讨论集装箱、讨论物流运输,使用集装箱作为一个全球资本主义的象征物品。

去年,我们得到了苏黎世的一笔赞助,使得跟随集装箱船从汉堡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旅行的想法得以成行。我们做了一个与那次旅行有关的演出。只有Bojan和Maja随船旅行,Laura怀孕了,但她直接去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他们做了首演,与大家分享了这次航程。

图片来自©SAID TO CONTAIN 官网

这次调研之后,他们回到苏黎世。我们一起在艺术学院附近的集装箱里,做了一个大的表演,我们与学习金融的学生对话,我们与物流工人对话,我们买了一个集装箱,在集装箱里放影像资料,在集装箱里进行讨论,这不只是一个最后的秀,而是一个过程。

图片来自©SAID TO CONTAIN 官网

表演本身想要告诉观众些什么呢?

Christopher:我们总是被告知,资本系统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没有人弄得懂,因为没有人弄得懂,所以没人能改变它。那我们的一个主旨是,让我们来尝试了解这个系统,看看我们能走多远,让我们来把它可被理解化,再来看看我们能改变它多少。集装箱只是一个象征,一个可用来比喻的物品

图片来自©SAID TO CONTAIN 官网


本文原载于“戏浪”公众号,感谢本文作者孙大肆授权转载。此处为原文节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