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宇:结束“甜美的梦”,点燃“太阳的火焰”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137   最后更新:2018/01/29 19:37:44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8-01-29 19:37:44

来源:凤凰艺术


卓纳画廊 | 亚洲版图

在庆祝成立25周年之际,卓纳画廊正式将亚洲纳入其版图。2018年1月27日,其位于香港中环H QUEEN'S大厦的新空间,将与比利时艺术家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ël Borremans)的全新绘画作品一起,正式亮相。卓纳画廊目前代理的50余位艺术家中,大部分来自欧洲和美国,以及少数几位日本艺术家、韩国艺术家,但仍未出现中国艺术家的身影。而正式决定进军亚洲后,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不仅择址中国·香港,同时委任了来自中国·上海的艺术经纪人许宇(Leo Xu)担任新空间总监。对于这个决定,有人为许宇放弃自己苦心经营了7年且成绩令人瞩目的画廊Leo Xu Projects惋惜,有人期待许宇能将更多中国艺术家带上更大的平台,更多人则好奇他将如何在这个成熟、专业的西方画廊体系中开展工作。在2018年1月25日的媒体预览上,“凤凰艺术”采访了这个满怀理想且目标明确的艺术青年,以下为您带来采访报道。


1991年,大卫·卓纳毕业决定留在纽约时,布鲁克·亚历山大(Brooke Alexander)给了他第一份工作,在他的画廊。后来他回忆道,“当大卫在我的画廊工作时,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克拉斯·欧登伯格(Claes Oldenburg)的工作室讨论展览方案,那是克拉斯第一次见大卫,但他过几天后对我说,‘大卫天生就是经营画廊的料(David is a natural)’。”


27年后,当“凤凰艺术”在卓纳画廊为其亚洲首个空间举办的开幕展米凯尔·博伊曼斯的“太阳的火焰”媒体预展上采访大卫·卓纳时,他同样用了“natural gallerist(天生的画廊经营者)”这个词来形容新加入卓纳家庭的许宇。


“许宇对于我们未来要在亚洲展开工作非常重要,他是一个天生的画廊经营者,因为他会将艺术家摆在第一位,而艺术交易者则是作品导向的。而许宇此前在上海创办的Leo Xu Projects在我看来是亚洲区域内最有趣的画廊之一,充分证明了他在经营画廊上的天赋。但许宇也意识到自己必须站在更大的平台上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当然,我也希望许宇能为我引荐中国艺术家,他也确实已经在做了。然而接下来的两年,我们的工作重点仍然将放在把卓纳画廊现有的艺术家带到亚洲来。我需要花更多时间了解、研究中国艺术家,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5年内,我们会与中国艺术家合作。在这方面,许宇将发挥重要的作用,对此我非常期待。”


大学毕业于西班牙语专业,后来一路从艺术家蜕变为世界顶级画廊的亚洲总监,许宇在艺术上还有哪些理想和抱负?对于已经在亚洲艺博会上展露头脚的卓纳画廊,他将如何使其更上一层?他又将如何把中国艺术家引入卓纳画廊体系?就这些问题,“凤凰艺术”专访许宇,以下为对话内容。

▲2018年1月25日,卓纳画廊亚洲空间首展“米凯尔·博伊曼斯:太阳的火焰”媒体预览上,大卫·卓纳(中)与詹妮弗·廉(Jenifer Yum)(左)与许宇(右),二人将联袂担任该空间总监


“凤凰艺术”x许宇

(为方便阅读,以下“凤凰艺术”简称Q)


Q:你在此前的采访中,曾将自己定位为“知识分子”,“不是百无一用的书生,而是可以把我的想法和能力转化成商业项目的知识分子。我希望让项目的发生变成一种具有知识生产性质的写作过程。”,加入卓纳画廊,“从我的角度来说,希望换一个环境去延续我对于当代艺术行业实践的理想吧。”,这种理想具体指的是什么会让你放弃已有的成绩再次出发呢?


许宇:最早开始进入艺术行业的时候,是作为艺术家,也有参加一些展览,后来我跳到美术馆工作。再后来又跳出美术馆,在画廊任职,直到2011年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画廊。所以说艺术行业中的各种角色我基本都尝试过了,作为创作者,作为美术馆的工作者,作为画廊的工作者,我比较了解在不同角色定位里,外界对他的期待是什么;我自身表达的欲望是什么;自身可能遇到的瓶颈或者周围环境的制约是什么。所以当我进入卓纳画廊的时候,我觉得我是有优势的,或者说有更好的洞察视角。


我认为今天整个艺术行业的发展,就是不同角色间的互动,互相角力或其他关系。对于像我这样有表达欲望、有创造欲望,以及对当今社会非常敏感的这么一个人来说,所谓的艺术理想就是通过所从事的工作参与道社会进程中,或者说用自己的发展来激活整个行业,带来新鲜的力量,并且促进不同角色间的互动。也就是说在自己的工作中,展现更大的创造力。我觉得这就是我所谓的艺术理想。


也可能是因为在经营了6年画廊之后,我能感受到一种趋势。以全世界作为舞台,我觉得是今天中国很需要的视野。在过去10多年工作中,我感觉中国的艺术界仍然缺乏信心,中国的艺术家仍然在很多大型展览里缺席,或者像熊猫或者中山装一样在国际赛场上作为陪衬。中国的画廊总是需要很多计谋和策略才能进入国际博览会,但是进入以后,似乎在“身材”上相形见绌。中国艺术家、画廊和美术馆怎么才能走向世界?如何能够找到适合自身的经营模式?我觉得这和中国体育的进程很相似。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忙着引进外源,忙着走出去,但是我觉得缺少真正意义上的经验传递。


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国外很多零售业、制造业进入中国,不管是汽车行业,设计时装,包括饮食行业,西方五百强公司或知名企业带来了不同的经验,不同的工作方法,培养了很多人才,从而给中国创造了更多的本土平台,以及消费力、洞察力和选择的可能性,我觉得其实在艺术领域也是一样的。今天,中国艺术发展到了一个很好的阶段,但多多少少已经进入瓶颈,光靠我们自己凭空想象应该怎么去突破和超越,想象西方系统是怎么运作是不够的。


在全球文化共通对流的时代背景下,西方画廊进入中国,将促进更深入、更流畅交流,这将是整个艺术行业进入下一发展阶段的驱动力。2016到17年间,上海艺术市场蓬勃发展,大众审美趣味变高了,整个行业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这时候换一个跑道,加入卓纳画廊,是很好的机会,我将获得不一样的经验。艺术行业的轨迹有很多岔口,大家在不同的时间点都会有新的默契的一种交汇,所以很多人问我说,当你关掉画廊的时候会不会可惜。其实我从来不会有这种感觉,因为如果大家都在往前行进的话,人生轨迹永远是不停地在交汇。

▲2018年1月25日,卓纳画廊亚洲空间首展“米凯尔·博伊曼斯:太阳的火焰”媒体预览


Q:卓纳画廊对你实现这个理想的意义和作用是什么?


许宇:卓纳画廊有今天最杰出的艺术家,跨越三个时代,其中有的艺术家是我在自己创作时,或者创办画廊时的灵感来源。此外,它拥有非常成熟的画廊系统,即便我觉得自己在经营画廊时得到了很多赞誉,却没有机会接触到的先进、成熟的运作模式,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经验传递和学习。站在这样一个成熟的画廊平台上,我才有机会发挥更大的能量,真正发起与亚洲的对话。


Q:当然,我们知道卓纳画廊进军香港,目标则是整个亚洲,而此前已经有不少西方优秀的画廊已经抢滩中国,而与卓纳同时,也有许多正在或即将进驻,可想而知未来竞争必然非常激烈。在这种情况下,您曾透露在卓纳负责的工作是规划未来的发展路线和方向,同时,您也认为卓纳画廊在进入香港之后,会搅乱现在的局面,激发一些什么。在您看来,卓纳画廊未来在亚洲区域内的策略是什么?


许宇:我们画廊在接下来的短期时间内,会通过不同展览,博览会,以及与不同机构、美术馆,基金会、出版机构的不同的合作,让卓纳画廊的艺术家的工作背影、方法、历史和观念能够渗透、触及到各个不同的平台里。比如说我们画廊带来的具像绘画艺术家的工作在时间轴上是怎么铺成开来的;我们画廊代理的极简主义的这批艺术家,他们在艺术史上的定义;我们画廊有非常完整的当代摄影谱系,这些艺术家如何彼此互相关联,他们独特的摄影风格,及对图像的应用,如何影响新一代的创作者。我觉得这些可能将是我们画廊在接下来的短期内需要做的事情。把故事讲清楚了,讲圆满了,我觉得市场自然而然就能理解,也会更欢迎我们,从而产生更广泛的对话。

▲卓纳画廊亚洲空间6楼,David Zwirner Book展示区

▲卓纳画廊亚洲空间5楼,David Zwirner Book展示区

▲卓纳画廊亚洲空间照


Q:Leo Xu Projects在推广青年艺术家方面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而卓纳画廊代理的艺术家都是处于上升期或者收到广泛认可且非常知名的艺术家了,对于在亚洲世界推广这些艺术家,您觉得和此前工作会有何不同?


许宇:卓纳体系的艺术家来自不同流派,针对不同媒介,所以我觉得推广工作的重点对我们来说是寻求均衡。我们会根据不同展会,不同机构的特点,重点推荐合适参展的艺术家,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方面,这几年中国收藏家对极简抽象绘画的兴趣很大,而我们画廊在这个领域有卓越的艺术家,这也是我们推广的重点。


整个亚洲,包括日本、韩国、中国有很多的优秀的摄影影像艺术家,他们在国际性展览上也非常活跃。我们会组织更多卓纳画廊代理的当代摄影艺术家的展览,让大家看到他们跟中国艺术家之间的关联。但我们在策略上会做区分。


另外,我们也会陆陆续续展开对亚洲和中国艺术家的研究和观察,不管是现代的,还是更年轻的艺术家。从中发现那些我们欣赏的、特别看好的、特别尊敬的艺术家,并把他们带到我们的展览中,形成对话和关联。也会在其中挑选个别艺术家,纳入我们画廊的项目中。


Q:挑选的标准如何界定?


许宇:首先是关联性,即这个艺术家必须跟我们画廊的气质契合,不管是在绘画、录像,或者行为表演领域,要能与我们现有的艺术家形成关联,像星座一样展现一个图景。我觉得这种默契是必须的。


另外,这个艺术家不能脱离自己的时空和传承。这位艺术家作为一个亚洲的艺术家,甚至可能是中国艺术家,他与时代和地区的文脉关系。我不是说这个艺术家必须画水墨,必须画中国的社会政治变化,但是他不能变成西方的复制品。

▲卓纳画廊亚洲空间选址香港中环H QUEEN'S


Q:卓纳画廊经过25年的发展,体系已经非常成熟,而你也曾说过,“真正好的行业体系,不是谁拿了冠军,而是所有的参赛选手都能进入不同组别的比赛里去畅快地发挥出自己的风格与特色。”相信对于一个曾经是艺术家的人来说,个人风格对你而言仍然是很重要的,那么你将如何在这个成熟体系中发挥自己的风格呢?


许宇:我觉得我的优势在于我知道很多艺术家所想,我也了解很多美术馆、机构或者画廊的处境,我也能理解收藏家在面对汪洋大海一样的艺术世界时的困惑,我能够很好地把这些点线面连在一起,形成立体的对话。


Q:卓纳画廊在刚成立时,目标是不遗余力的展示具有实验性的艺术作品,这也是你之前在创办Leo Xu Projects时的理念,现在卓纳已经是一家成功的画廊了,而你作为新力量加入后,会再次强调“实验性”吗?


许宇:我的特点不仅仅是实验性,而是更完整的经验。包括我有多年媒体工作的经验,也曾与中国媒体、亚洲媒体广泛接触,所以我知道如今在大众媒体越来越抢眼,甚至广泛渗透到社交媒体领域的时候,如何用更客观、更均衡、更冷静的方法去包装艺术家和画廊。

▲《甜美的梦(由此构成)》,2011年9月9日至11月27日,Leo Xu Projects,中国上海市徐汇区复兴西路49弄3号


Q:你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卓纳画廊亚洲总监的工作对您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许宇:我觉得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今天当代艺术这样一个世界性的图景讲清楚。比如,为什么大家觉得西方艺术品贵?或者为什么有人觉得中国艺术家估价过高?巴塞尔博览会上有成千上万艺术家,到底哪一个艺术家是重要的,哪一个艺术家与我们是有关联度的?我们如何教育藏家欣赏、消费这些艺术家?哪些艺术家值得被美术馆展览,哪些艺术家会是年轻一代的样板?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把我们的故事讲清楚,它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如何把一张美丽的绘画卖给一个中国客人。

▲《米凯尔·博伊曼斯:太阳的火焰》展览现场


Q:你曾说过你创办的Leo Xu Projects空间的首展“甜美的梦”似乎成为了这个空间和这段经历的一个隐喻,而本次卓纳画廊香港空间的开幕展带来了米凯尔·博伊曼斯的亚洲首次个展,您如何看待这个的开端?


许宇:我觉得《太阳的火焰》其实也代表了很多亚洲藏家、艺术家或艺术界对卓纳品牌的艺术家和展览的期待。我在自己做的前期调研中,我看到了很多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的中国绘画艺术家受到了博伊曼斯的影响和启发。很多人对博伊曼斯在中国,或者在亚洲地区的首次个展非常期待。


对卓纳画廊而言,这是我们与博伊曼斯合作的第六个个展,也是历年展览里完成度最高的,也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一个展览。从绘画主题到观念,都把他的整个创作推向极致。从这个展览也可以看出,哪怕我们画廊在做一个大家可能觉得市场上表现非常好、非常有潜力的具像绘画艺术家的展览时,我们也是毫无妥协地地相信艺术家,鼓励他毫无保留去尝试,并为其尽可能的提供展示机会。


Q:可否用3个词来描述您对2018的期待?


许宇:“太阳的火焰”就挺合适的。


展览信息

米凯尔·博伊曼斯:太阳的火焰

日期:2018年1月27日至3月10日

地点:卓纳画廊(香港)

         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80号H Queen's 5-6楼

开幕酒会:2018年1月27日(星期六)晚上6至8时


采访/张芳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