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香港脚:伪兽与魔咒之地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500   最后更新:2018/01/28 21:31:57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8-01-28 21:31:57

来源:798艺术 李旭辉



“香港脚”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 H Queen’s 新空间

展览现场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于2017年12月迁入 H Queen's 新空间,并于12月20日以黄永砅、沈远两位艺术家在港的首次联展“香港脚”作为开幕展。位于香港中环商业黄金地段的 H Queen's 是亚洲专业化艺术产业的新地标,24层高的垂直建筑也是香港第一个专业经营画廊与生活概念店的当代艺术聚集地。位于10 层的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新空间,占地 500 余平方米,延续了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贯的理念,打造国际化顶尖的当代艺术平台。  


此次展览呈现了沈远的“黄伞/阳伞”,黄永的“Les Consoles de Jeu Souveraines” (主权游戏机) 、“H.K/ La Peau de Chagrin” (驴皮记)与“蜡封戳”四件新作。展出作品与展览标题并无直接联系,但它表达了艺术家对香港地缘政治的关注。“香港脚”本是一种足疾,早期英国传教士发现香港人多患此疾;鸦片战争结束在香港被割让给英国后,英国驻军士兵多受感染;1937年上海居民为躲避中日战争南迁香港时多染上此病。对此,黄永隐晦地指出:“在整个全球频繁移动与信息往来的今天,‘香港脚’有了种被引申的新含义——凡是与香港有关系的便染上‘香港脚’——香港本地最大武器是使染指它的事或物都带上‘香港脚’特征。”


黄永砅

Les Consoles de Jeu Souveraines

装置

560 × 560 × 370 cm

2017


黄永2017年新作“Les Consoles de Jeu Souveraines”(主权游戏机)中的老虎食人(士兵)会让人联想到2002年创作的“乔治五世的噩梦”,这件作品来源于艺术家对西方殖民历史的关注。1837到1911年是西方殖民历史的高峰期,作为当时印度的皇帝,英国人乔治五世喜好狩猎、帆船与集邮,而每种活动背后都隐射出乔治五世对附属领土的观察、探险及对领土主权的宣扬,猎虎行为在殖民时期也成为了一种领主风尚。在作品“乔治五世的噩梦”中,黄永想象出老虎反扑大象座乘的样子,但帝王已经不在。有趣的是,大象是牛皮仿制的,而老虎也是狐狸毛假扮的。这种王权的退场与新力量的野蛮、狡诈事实上也是整个殖民潮落下之后,当执政者退位、秩序陷入到新野蛮时期的隐喻。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印度,在任何被殖民者洗去原有宗教文化秩序的地区都会存在。虚席以待的王位,期待借猛虎之力上位的狐狸,依然任劳任怨的牛皮大象,世界就像被拨过一圈的时钟,但依然滴滴答答向前走着。

作品“Les Consoles de Jeu Souveraines”(主权游戏机)中时钟依然存在,这是整个装置的底座基础,老虎食人被置于中心,悬吊着的香港地图,四周围绕着蝗虫、报纸与稻草制作的没有头颅的躯干。曾有人将黄永的圆形装置比作佛教的曼陀罗,当然这也会让人联想其早期的周易转盘与太极阴阳图。不管这些宗教意味上的形式是否存在其作品中,就此次展出的作品而言,里面无疑也是机关重重、令人寻味。


像游乐场一样的圆盘机器中,老虎扑倒的人偶是一个18世纪英国传统的列兵形象,红衫蓝裤。作为黑火药时代的象征,红衣军本由一些不入流的低下级军士、清教徒与自耕农构成。17世纪克伦威尔为阻击查理一世而建立了“新模范军”,为区别身着白色制服的国王军,新建军队统一身着红衫,被民众亲切呼为“Red Coat”。红衣军作战勇猛,很快将查理一世送上了断头台。但也因此,有弑君罪行的红衣军始终无法得到“英国皇家”的封号。

历史中红衣军以其纪律严格闻名,战场中的冷静与顽强为其赢得一场场胜利。作品“Les Consoles de Jeu Souveraines”(主权游戏机)中,士兵即使被老虎扑倒也面无惧色,有趣的是老虎腰肥体胖,直扑士兵的咽喉,但定格的一瞬间却将自己金蝉脱壳。此处黄永将暴力的角色抽空,设置了悬念。观众会思考老虎成为了什么,或什么将会成为老虎,这种虚席以待的方式与“乔治五世的噩梦”中处理空置的乘骑如出一撤,但背后的现实情境却不同了。

黄永砅

蜡封戳(局部)

综合材料

33 × 680 cm

2017


“蜡封戳”展开了一只蝗虫与香港岛屿链签订协议的时间轴,旁边还有黄永在飞机卫生袋(呕吐袋)上写下的说明。对蝗虫的借用在此展览中尤为明显,蝗祸(黄祸)的流传由来已久,这是帝国主义时代西方知识分子对历史片面总结的修辞。而黄祸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公元3到4世纪,东汉对北匈奴征伐导致其西迁欧洲,驱逐日耳曼人导致日耳曼人征服西罗马帝国,从此西方人对东方人的政治迁移就非常忌惮。黄祸也在18世纪的科学时代逐渐与人种论、达尔文进化论合流成一种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强调种族、国家间的弱肉强食。这在国内也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文明与野蛮、律法与主权在今天的香港逐渐变为更为显性的话题,当司法无法获得独立,那么将是什么主宰这一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呢?蝗虫脚下的香港岛屿像被啃食完的树叶残留,这也对应了香港现在的混乱与羸弱。


黄永砅

H.KLa Peau de Chagrin

动物皮毛,钢,麻绳

262 × 184 × 5 cm

2017


“H.K/ La Peau de Chagrin”(驴皮记)来自巴尔扎克的同名小说,小说中可以实现愿望的驴皮也会消减使用者的寿命,这同与浮士德签订契约的魔鬼梅非斯托有着同样的力量,享乐主义与对彼岸世界的焦虑构成的共响在这件作品中回荡,驴皮中心做旧的阿拉伯文铭牌仿佛真能唤出魔力。驴皮,香港脚,碎屑一样的香港岛屿,正在进食的蝗虫,这些词句相互对应、相互隐射。虽展览仅呈现了黄永的三件作品,但件件都是有的放矢,发散出的情思也令人警醒。


沈远的“黄伞/阳伞”使得人们一下从殖民历史、文学神话及地缘政治的话题转向了现实,落到地面。2014年持续79天的占中事件仿佛又回到现场,人们俯视着这些断裂阻隔的道路,上面散落着“黄伞革命”的标志物小黄伞,排列整齐的野营帐篷,自制的纸质办公区域,虽然示威最后以失败收场,但对香港之后的生活无疑是影响深远的。此次事件之后,社会明显开始分化,不同阵营的角逐在报纸、杂志与网络等媒体中展开,对于长期处于市井心态的港人而言,被纳入意识形态的漩涡当中是一种灾难。“黄伞/阳伞”将一个重要的现实节点重现在公共面前,它的神秘之处在于,鲜亮与灾难是如此靠近,而未来的方向依然在扑若迷离当中。


沈远

黄伞/阳伞(局部)

综合材料

1184 × 280 × 150 cm

2017


文/ 李旭辉

图/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