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新宇 重构的“物”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607   最后更新:2018/01/26 19:15:20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01-26 19:15:20

来源:798艺术 王薇


赵新宇“经验的疆域”深圳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赵新宇的绘画作品具有一种日常性特征,其画面的表现主体往往是剔除了人物的场景及物本身。通过对物与物关系的主观重构,形成某种荒诞的叙事。在新近创作的作品中,物体的细节被进一步弱化,画面呈现出一种带有几何感的视觉效果。艺术家以凹、平、凸三种形式相互叠加后所形成的转折构成画面空间,并利用不同物质属性的媒介颜料为画面带来更多可能性。在不断对形象做减法的同时,丰富并强化了创作的过程及体验。


艺术汇:从毕业创作的“车厢”开始,你画面的表现主体始终是去除了人物的场景及物本身,这样的创作方式最初源于怎样的一种思考?


赵新宇:从开始学画画到读大学期间大部分时间在画人物,画多了像画一块木头一样,产生了厌倦。车厢也是切身体验。刚好在毕业之前,有一次坐火车,终点站的前一站人都下车了,整个车厢就我一个人,空荡的场景与之前的嘈杂形成了巨大反差,似乎作为主体的人被隐藏了,虽然看不到但气息或者痕迹都还在,这让我开始思考物、空间与人的关系。这种不出现人,或者将人抽离出画面,来反向证明人的存在,顺着这个想法毕业创作就画了车厢系列的作品。

《组/合#6》100×100cm×2 布面丙烯、固体油画 2017年  


艺术汇:你画面中出现的场景具有一种日常性,物与物的关系及色彩的处理显然经过了一种主观的重构,通过对场景的设置及对物的重构你期望获取怎样的一种效果?


赵新宇:毕业创作之后的作品,同样描述无人的场景和物,但多了一份“故意”,这种故意是我强行编排的,通过物与物的组合形成某种荒诞的叙事,此时的物剥离了原始属性,只单纯扮演自己的角色,但同样还是发生在日常经验的场景中。也可以说我是一个“破坏者”,改变原始图像的结构和关系,语意被破坏,通过对物的组合产生新的意义,或者说不产生任何意义。


艺术汇:在深圳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最新个展“经验的疆域”展出的这批作品中,场景及物体的细节被进一步弱化了,画面呈现出一种带有几何感的视觉效果。在这个不断做减法的创作过程中,你试图接近的本质是什么?


赵新宇:这批新的作品实质上可以归纳为三种形式-凹、平、凸,它们彼此相互叠加形成转折,转折并置从而形成空间。此时,关于属性、质感、细节、情境、叙事等的“外衣”均被剔除,空间以及物呈现一种“剩余”状态。在对具象不断做减法的同时,绘画的制作、体验、过程反而得到了丰富和强化。

赵新宇“经验的疆域”深圳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艺术汇:在之前作品的创作中,你往往采用平涂加厚涂的方式,颜料在画面上形成肌理,平面作品因此具有了一种物质性。但在新作中,这种物质性似乎亦有所减弱,能否谈谈与此相关的思考?


赵新宇:在新作中添加使用了新的媒介,因为它们能带给我更多的不确定性。原有的经验和方法让我产生了匮乏感。然而单一的语言已经无法满足我在视觉上的需求,之前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已知中进行,在创作前就好像被编程了,我只需按步把它实施出来。这样我不得不摒弃原有的方法和经验,找到一个对立面。丙烯自身的特点是干的快,在短时间内可多次叠加、覆盖,最终寻找到适合的颜色,甚至通过反复叠加最终出来的是混沌的、无法明确的、不可言说的一个结果。再选择性地覆盖上厚重且有明确倾向的油彩。媒介以及自身特性的不同让彼此都是对立的,厚与薄,明确与混沌,锐与盾等等,构成此时起到了化解这一冲突的作用。


艺术汇:尽管抽离了叙事性、情节性的内容,但从你作品中物与场景关系的设置、色彩的把控等方面似乎仍然可以察觉到某种微妙的表情。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你绘制的这些看似理性的画面实际上并未完全脱离所谓感性的表达?


赵新宇:通常在创作前,我会先在画布上做一个底色,当作一种不确定的开始。所选颜色没有规则和标准,就是当时感性的判断。在涂抹底色渐渐铺满画布的过程中必然会带出些许情绪性的东西,这种情绪是自然的,真实的存在。然后再将画布分隔成不同形状的面,再塑造,最终生成图像,其中有些底色和塑造中产生的错误会被保留到最后,成为结果的一部分。

《室外#1 垂直,倾斜》200×150cm 布面丙烯、油画 2017年


艺术汇:尽管在不断简化,但你的画面始终存在明显的空间感、结构感。比起场景和物本身,你似乎更在意表现一种纯粹的关系构成?


赵新宇:我的作品在构图上大抵可分两种,正面和侧面。侧面由焦点透视带来很强的纵深感,因此分割画面出现很多不平行于画框边缘的斜线。正面则更多的是平行于画框的边缘横线与纵线。在分割的过程中我甚至会制定某种个人化的规则,比如某个物体转折的角刚好落在画面的边缘上;一条斜线与画框的直角相交;建立一个对称关系又想方设法去打破这种关系,等等。可以说画面中所有的分割与构成都是为了达到一种心理上的平衡,服务于我所表达的转折关系。


艺术汇:你对画面基本元素的表现是否在实质上指向的是一种对形式语言的强调?能否谈谈你对有关绘画性问题的思考?


赵新宇:绘画性在绘画的讨论中一直都存在,众说纷纭,各有千秋。首先我认为绘画是关乎身体的一种痕迹,这种痕迹又具有很强的目的性和有效性,我不会单独强调绘画性,任何语言都是思想的载体。当下绘画不再是绘画本身,绘画也同其它媒介一样变成了工具,再讨论绘画性是否还有意义?我不知道。

赵新宇“经验的疆域”深圳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文:王薇

图: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