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陈冠希《音术》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958   最后更新:2018/01/17 16:07:40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8-01-17 16:07:40

来源:目刻时光


《音术》。

音即是术。


北京,798艺术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陈冠希2018年最新个展,已于几日前(1月12日)开幕。


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的艺术展,但绝对是最特别的一次。22件艺术作品,各自对应他新专辑的一首歌。


新专辑名为《一只猴子 第一部曲》,封面用的是他儿时的一张旧照片,象征初始的他,有着象征恶魔的红色与尾巴。


关于《音术》,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是这样介绍的: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联合陈冠希与摩登天空,于2018年1月12日至2018年2月11日期间共同呈现展览“音术”,一同探索作为艺术的音乐。对于作为音乐人的陈冠希而言,音乐是一种重要的艺术形式,而音乐作为艺术的本质却似乎正在逐渐被遗忘。适逢其新专辑《一只猴子 第一部曲》发布之际,展览“音术”将展出22件艺术作品,其中包括由陈冠希自己独立创作或与其敬仰的艺术家合作创作的作品以及陈冠希个人收藏的艺术作品,而每一件特定的艺术作品都与新专辑中的一首歌曲相呼应。陈冠希将在UCCA的展览空间内搭建起一个玻璃房间,进行三日的行为展示,这件限时行为艺术作品命名为《自我意识》。作为引领一代潮流的音乐人,陈冠希试图在展览“音术”中突破音乐的界限,探索音乐与其他媒介艺术形式之间的互动,并展现他对“音乐作为艺术”这一命题的个人理解与其对更广义的艺术的独特思考。早在2014年,陈冠希就以对谈嘉宾的身份参与了艺术家亚历克斯·以色列在UCCA举办的展览“洛杉矶计划”相关公共项目,并于2016年与尤伦斯艺术商店(UCCASTORE)合作开设3125C快闪店,吸引了众多目光;此次展览中,陈冠希进一步拓展其艺术实践的边界,并邀请观众进入他独特的艺术世界。


展览海报也设计得很有意思:

展览中共展出 22 件艺术作品,其中包括反思狗仔文化和八卦时代的《以牙还牙》;展示了现场音乐会所蕴含的无限可能性的《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与 Nick Knight 合作设计,以探讨自我中心与不敬神等命题的装置作品《神 = 你》;以“作为殉难者的艺术家”为主题的全息投影作品等,每一件特定的艺术作品都与新专辑中的一首歌曲相呼应。


为获得最佳观展体验,展览方还建议观众携带智能手机与耳机入场观展。


最有意思,又最不容错过的是,陈冠希在UCCA的展览空间内搭建起一个玻璃房间,展览开始后接连3天,进行一场限时行为艺术作品:《我拉和吃都在这儿》。


自开展日始,人满为患,而陈冠希就在玻璃房子里,真实呈现。


未开展前的房子:

展览期间他在里面的样子:

(图片来自陈冠希和ucca微博)




关于展览,我们可以在以下对话中了解到:(对话时间:1月11日下午)

采访者薛梅女士(UCCA前CEO)。

左:薛梅女士  右:陈冠希


薛梅:我今天大概准备了9个问题,今天我的角色在这里面是一位主持人,所以我会问几个问题,在这里边可能有一些问题,希望你能够很清晰的回答出来。

第一个问题是,Etalier des Chene的来源,这个名字听起来像一个发育,但是你经常把这句话挂在你的品牌前面,在海报里也多次出现过。


陈冠希:在海报?其实因为好几年前我开始有一个Glrie请我做一个艺术展览,在新加坡。然后那个时候我刚开始真正的留意、关注艺术。我的名字是EDC,我再加上我之前学过法语,E的话是成家,所以我就换了那个A变E,用成是我艺术的名字。为什么我会用另外一个名字,是因为有可能大家知道我是陈冠希,不过在法国或者美国或者德国,他们不知道我是。所以希望可以重新一张白纸一样,重新做一个项目,就是艺术吧。所以我选了做Etalier  des  chene。

薛梅:第二个问题是如何和UCCA结缘?


陈冠希:第一次是我们在一起吃饭,你过来找我,突然过来找我说想认识我,就真正过了两年,我们在UCCA,因为我好兄弟亚历克斯在UCCA有一个展览。那是我第一次来UCCA。我到UCCA,我想不到,哇,那么大,哇,那么帅,因为其实里面有很多一些我觉得是洛杉矶新的一些艺术家,不过他全都在。然后就做完那个活动,我就跟UCCA的人讲,就你们两位吧,然后说,就开玩笑的说,我在这里可以办一个展览吗?你说,哦,可以啊。我说,啊,真的吗?然后就想了很久,就觉得这次可以配合我的专辑去做一个所谓是艺术。所以还有很多次我来过看很多展览,每一次我都觉得很惊讶,(英文名两个)每一次回家都会想,一直会看那些照片,所以觉得UCCA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有机会可以跟他们合作,是非常开心,其实他们的人对我也非常热情,飞乐(人名-音)来过我洛杉矶的家,跟我说展览。就觉得ucca是我的好朋友,跟好朋友一起工作是最开心的吧。

展场图:(图片来自UCCA)








薛梅:2016年年底,我们在UCCA做了你的摄影展,当时很多媒体没有到场,能不能解释一下,当时是我们这个展览的前奏。


陈冠希:上次在UCCA做展览的时候全部是照片,我觉得在中国,陈冠希做一个照片的展览是蛮特别的吧,所以就想给大家看一下我对拍照艺术的角度。因为做艺术其实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我们做每一件事情我都觉得是艺术,只不过我们不关心艺术,你怎么做菜,你的态度,什么都是你发出来的声音,你的态度这个已经算是艺术了我觉得。所以上次就是探热一下,看到很多人来支持,就让UCCA放心给我做今天的展览了。


薛梅:这些。我记得上一次我还在这边工作,大概我还要维持安全秩序,应该是5万人排队,寒风凛冽当中,所以你的号召力很大。


陈冠希:谢谢。

薛梅:谈一下新专辑《一只猴子.第一部曲》的来由和展览的关系吧?


陈冠希:这次用专辑我用了3—5年吧,会觉得三到五年里我的朋友有的发了七个专辑了,我说怎么做那么歌呢?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不过我觉得,我们大家对音乐的尊重其实越来越小了,只是用来做一个产品了。然后不过我做每一首歌我都会非常认真去做每一秒的音乐吧。所以我就想,这次做那个展览,强调音乐是艺术,然后我们应该尊重我们自己,音乐我不知道网络上因为很多等等的原因,如果一个专辑10首歌,他们就用心的做3首歌,其它的随便了。希望这次人家可以来看展览的时候,真正的感觉到我对我的艺术就是音乐的尊重、努力、认真的程度。我觉得这次可以让我的音乐可以变成艺术品,跟着艺术品做配合,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因为之前我想过这个事情,我上网查过,但是没有人做过,我觉得很奇怪。所以这个应该是全世界第一次那么大型的有音乐专辑跟艺术展的活动,所以想更加让我的歌迷去接近艺术,然后想更加让他们知道我每一首歌的信息吧。因为很多人会听到很多歌,然后他们只听到“哇好听啊”,不知道后面真正的意思。其实我每一首歌后面有一个故事,每一首歌有一个很直接的message,希望通过我的艺术品可以更加感觉到我想跟你说什么呢,希望每一个人看完展览、听完歌,会更加了解我的音乐、我的人,怎么下次开心一点去做一点自己的艺术吧。

展场图:(图片来自UCCA)








薛梅:谢谢。在这里面,你能不能问一下,这个可能是跟大家比较关心的,你前一段时间在纽约大学的一个演讲有关系,你在这个演讲里面不断的提到了中国制造、中国设计,那通过这个,因为在这里面同时有一个Message是说,你在这里面联想到了艺术,能不能讲一下你喜欢什么样的艺术?然后什么样的艺术给你很多的启发?


陈冠希:没有艺术品我不喜欢,每一个艺术品都有自己的特色、自己的味道,所以我会尊重,只是有可能我不会买下。不过我不知道,其实我很喜欢很多不一样的艺术品,像照片,因为其实我可以说是一个例子Teamlab,它是一个日本的团队,第一次看他们的作品是在日本,舒培让我去的。去完之后发现,哇,这些艺术家真的很特别,好像是未来的艺术家。这个不是他们画画,不是他们拍照,这个是他们从电脑的一个世界让我们去看到他们的作品。这种艺术会让我很兴奋,因为是一些我没看过、我从来没觉得一个饰品可以让我觉得是艺术,就算是一些很有名的拍照片的人,拍一个Fashion Film,我会说这个是艺术吗?这个是电影,电影业是艺术,只是它有另外一种,怎么说,meaning。所以说现代的艺术会让我兴奋。

薛梅:你觉得你这么样喜欢艺术,那同时又跟你的中国设计、中国制造结合的非常好,能不能讲讲它们的关系呢?


陈冠希:我觉得你做艺术的话,你想做的最好,而不是说随便做。因为其实艺术是件…如果我觉得媒体、狗仔队他们比较恐怖,二的世界比较恐怖吧。所以我就觉得,我没有起来说今天要代表国家要做什么,我就是要做我最好的东西,我希望真正的如果你看完我的展览,你会真的觉得这个是,这个展览可以在纽约展览,只是我最想是在中国,因为我觉得在中国展的话,会影响到比较多人,因为其实我们现在,我觉得我们中国的艺术的市场可以变年轻很多,现在做艺术家很久的一些人,有很多年轻人会到国外去,很有名现在,希望这个可以带动他们,带动一些比较年轻的人,去想想,这个也是创新艺术,我也想做,我也想参与。大概就这样吧。

展场图:(图片来自UCCA)


薛梅:你准备好了吗,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你的艺术展看展览。

你觉得世界上对中国制造的印象是什么,因为其实你的演讲非常好,但是我觉得你可能还要带现场,我希望你说的再稍微透一点。


陈冠希:我不知道世界对Made In China的微博怎么看,我只觉得我们可以做的更好啊,很多东西我们都可以做的更好,如果我们认真一点,真正的去努力学习、努力检查我们每一天在做什么,然后检讨自己。因为其实我不知道怎么讲,只是很多人会说,在中国那个东西很不错,那大家都知道,我觉得这个不够,一定要是什么人来,或者什么地方你有一个产品,或者你有你自己的作品,一定要到一个很高的level才能发出去吧,因为我们未来的日子我们太重要了,在世界的level,我觉得我们需要真正的证明给大家Made In China不是很差的东西,我在洛杉矶很多人会看很多东西,看到下面说Made In China他们会说这是不好的,我希望从音乐、电影、艺术可以证明给他们,Made In China是很好的东西,希望我可以参与,希望做好我们中国制造的一个身份吧。

薛梅:能不能讲一下,刚才在展厅里看到,你接下来要住的三天的房子,你能不能讲一下这个三天的行为作品呢?


陈冠希:没有,是跟着我的歌,然后就很简单,就让你看我,那么多人想看就给你看,其实我每一天都会正常生活,我不会怪一点,我不会假装,其实我每一天,你可以看到其实我想给你们看到我正面的陈冠希吧,其实我对工作,我对于人,我对时间,我对自己的时间,希望透过这个艺术品,你们可以更深刻的了解我吧。


薛梅:所以就是说,大家在未来的三天可以看到你的衣食住行对吗?


陈冠希:是。


陈冠希在现场导览:


“这世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完一生。”

——高桥凉介说


陈冠希曾经坦言:


“其实我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是在做艺术,我是有很明显的目标和声音的,每一件事,如果我做,我要做到最好。当然不能靠我一个人说最好,也需要旁边的人也相信这个项目。”


对于他本人而言,音乐是一种重要的艺术形式,而音乐作为艺术的本质却似乎正在逐渐被遗忘。此次展览中,他进一步拓展其艺术实践的边界,因此,这次的主题被设定为“音既是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