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囊上海 | 刘诺问蒋立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1   浏览数:438   最后更新:2018/01/10 11:03:01 by guest
[楼主] 陆小果 2018-01-10 10:59:55

来源:胶囊上海


放进去 - 蒋立个展即将于2018年1月13日在胶囊上海开幕,4-7 pm

策展人刘诺与艺术家蒋立进行了一次对谈


刘诺问蒋立

罗马 | 北京

2017.12.19


姓名

蒋立。

年龄

32岁。

特征

光头眼镜男。

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从大爆炸来,到自己中去。

你的出身对于你做一个人和作为一个艺术家有怎样的影响?

尿液和尿蒸汽的关系。

你小时候是怎样的?

比现在矮瘦。

那现在呢,是不是现在身上有一部分仍然是小孩?你把自己看作是大小孩还是小大人?

大小人和小大人这种说法过于粗糙。成年人无非“过家家”的方式更多。深信自己成熟稳重很幼稚,幼稚这个词就是形容大人的。没人说小孩幼稚,小孩非常成熟,因为他们生活在于自己的现实里。

你为何选择做艺术家?是选择还是自然而然?

所有事都是选择,全是必然。

就我来说是身无长技的必然选择。

什么是艺术?可以定义它吗?

艺术是普世性,因为人人皆有。无一例外才是神奇。艺术行为是人的活动的,活动的目的是成为他自己。

你认为在艺术行业中艺术精神会遗失吗?例如,在宗教中,宗教精神并不总能在宗教结构、戒律、规则中显现。

餐饮行业无法损害“美味”的精神,艺术也一样。行业是一种工具,使用它的是具体的人。宗教行业和艺术行业都是人组成的,业内也是鱼虾混杂的,烂艺术家可以迷惑他人,但艺术的本质不会被损害的,人没有这个能力。宗教的本质也从来没有在他们的系统里消失过,它一直存在,只是徒子徒孙们做的很差,信众也不求觉悟,导致不清晰。

为什么我们需要艺术?我们是真的需要它吗?

如果所有人需要吃,那所有人也需要艺术,它们是一件事的两种表现。艺术活动并不比进食活动要高级。相反,艺术活动恰恰要像进食那样自然才牛掰,或者说才算合格。咀嚼的动作是那么精准而又是那么的不假思索,这是很神奇的。任何人想区分两者的行为都是一种可疑的自欺,最后他们只会区分各种作品,他们崇拜作品胜过崇拜艺术本身,从来也不肯花点时间想想两者的区别。这个大师那个主义,这个好喜欢那个好高级,但是他们从来不说真的东西,可能因为真的艺术性无法刺激他们,他们只看的懂的形式上的语言。在现成概念里反复的谈一些形式,因为这个最容易,会搜图就可以了。在所谓的“艺术场合”搞那种情趣大展销,实际上全是烂知识。这样的人遍布这个行业,他们常年训练自己怎么把事情弄的晦涩复杂,以便于迷惑普罗大众,而且是比较蠢的“复杂”,以一套空洞扭曲的词汇,方便区分自己和老百姓。要是艺术行业有官阶,这些人是很乐意走上仕途的,行为艺术局局长什么的。他们不关照人本身、不观察人的活动,崇拜概念和权威。他们叫嚣着、高举着“艺术”这个模具,把一些表像塞进去,按出来一个“艺术”的形状,然后说:“看,多美多牛掰多艺术”,在我看来是一种病态。走火入魔的人多了,有人就开始充当老师,可以称为邪师。人为什么需要吃饭?真的需要么?

艺术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和一顿饭、一场雨的优点一样。

古代艺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艺术分时期吗?艺术和时间的关系是什么?

只有古代艺术品和现代艺术品,时间线上的区别而已。艺术本身没有时代,一直存在。时间也是艺术的一种。

蒋立和时间的关系是什么?

我是时间的表现形式之一。

艺术最大的确定性?

所有人皆有。

艺术最大的疑惑?

可能是你的这个问题。

关于你最能够确认的是?

还活着。

你最大的疑惑?

可能是你的这个问题。

你害怕什么吗?

死,疼,冷,饿,还有无数具体情况。

艺术可以帮助我们面对恐惧和疑惑吗?艺术能否被当作一种确定的东西?

艺术发现新的恐惧和新的怀疑。你为什么那么热衷确定性?

假如有人问你要牛奶,但是你不能给他,因为晚上你要拿来喂猫。你会怎么回答:a) 对不起我没有牛奶  b)我有牛奶,但我不能给你,因为我要喂我的猫喝。

选a),省的废话。

回答a)和回答 b)有区别吗?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都是真的。

什么是真理?

春暖花开是真理,水稻一年两熟是真理,一年三熟是真理。见利忘义是真理,酒醉是真理,佛经是真理,《杜尚访谈录》是真理,《寻找快乐的能力》是真理,《野外生存手册》也是真理,他们都携带一种亘古不变的东西,无关时代变化,这东西是恒定的。真理是宇宙法,细微到无处不在,绝对的细微就是绝对的宏大。艺术活动和文字被发明就是为了方便大家描述真理的一角。

但我会回答b),而且我肯定会说实话。所以真理是任意的吗?

你也是对的行了吧,再问只能全错了。

有对错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是随意的吗?

如果损人不利己是错,那损人利己就是对。

对错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对错的观念是很主观的。

艺术家蒋立,你的创作活动中灵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你是如何获得灵感的?

灵感通过直觉表达,最好的艺术家都是依靠直觉工作的,从不三思而后行。

如果是直觉,就是无法寻找的,你只能关照你个人的认知。硬来的那种灵感只能说是点子,是基于形式逻辑的,没意思。

你的作品很多,这当中你偏爱哪种?你是怎么选择哪种方式以及材料来创作?是先有想法再找到最合适的方式表达,还是先受到物件、材料、颜色的启发?

对我来说任何材料和形式都是一样的好,关键在于合适。废纸和金子对作品来说是一样好的材质,看你怎么用。我穷,偏爱买得起的材料。大部分的时候是想到了什么再去做。

你也写诗,它对你意味着什么?

我觉的准确简洁具有启发性的就是好文字,这种文字本自带很强的美感和力度,是真正的创造。写诗就是为了接近那种感觉,不光是诗,所有文字的表达都有这种可能性。

你的作品透露出一种好玩的,讥笑的,反讽的,尖锐的气质。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态度?

这种方式比较自然。

“现成品经由艺术家的选择,才成为一件艺术品”。你的作品《淋浴头》和《充电线》跟杜尚的现成品有什么关联?

现成品的方式很有趣。现成品从来都有,杜尚把它拎出来起了名,之后大家用这个词描述这种事。他命名了一种事物。

你最喜欢的作品或者最能代表你的作品是什么?

把它们加在一起。

有没有启发你的艺术家或者潮流?

有。

什么是自由?

是一种意志,是人内在的能力。

蒋立,你自由吗?

看心情。

艺术世界中有规则和限制,比如博览会、展览、拍卖,艺术世界中有自由吗?

规则和自由没矛盾,是一件事的两面。自由的遵循某种规则的人很多。

你认为艺术的未来是怎样的?

艺术本身没啥未来可想象。

那么人类的未来呢?

我的未来就是人的未来。大话听上去是不是有点不舒服?

蒋立的未来呢?

看情况。

你讨厌常规。但如果人保持不守常规那就意味着你还是有另一个常规。没有规则不也是规则的一种吗?

不是讨厌规则与常规。讨厌的是假,回避的是陈词滥调和装腔作势。

你心中理想的世界是怎样的?

充满矛盾的世界,每一件事都有其对反面,而且理直气壮,有权威,也有相反的权威。

你是怎样的人,你会成为怎样的人?

一个低级趣味的人,可以成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你是怎样的艺术家,你会成为怎样的艺术家?

同上。

如果可以的话你想改变自身的什么?

性别。

你有做过什么后悔的事吗?或者你有什么事情没做而感到后悔吗?

都没有。

明天你会做什么?

火锅。

最喜欢的事情

回答你的问题。

最喜欢的食物

泡饭。

最喜欢的地方

厕所。

最喜欢的时间

睡觉。

最喜欢的展览,你自己的吗?

对。

[沙发:1楼] guest 2018-01-10 11:03:01

来源:胶囊上海


放进去 - 蒋立个展


策展人:刘诺

开幕:2018.01.13  下午4 - 7点

展期:2018.01.13 - 02.28

胶囊上海:上海市徐汇区安福路275弄16号楼1层


胶囊上海荣幸宣布举办蒋立在上海的首次个展《放进去》,由刘诺策展。展览从2018年1月13日持续至2月28日。

蒋立的作品形式很多。皆产于艺术家生活中的片刻思维,梦境以及转瞬即逝的有感而发。为此时此地此人的自语。

《说谎者之死》(2012)——最知名的说谎者死于非命,晚节不保,令人唏嘘。《五环》(2008)—— 妇人体内的一点情况,令人动容。《淋浴头》(2017)—— 喝斥淋浴头立于人前,亭亭玉立。《体操》(2012)——他不会骑车却自制了一辆摩托车,瘦骨嶙峋,一盏黄灯挂前。他说只骑过一次,不想再骑了。他找到一张家庭合照,身后父母的眼光被成功吸引转向一旁,幼年儿子盯着镜头,严肃蹙眉。(《家庭合照》,1990-2017)。他在金属小便池里小便,煞有介事的拍了黑色的照片,他说过程并不轻松。(《放进去》,2017)

蒋立的作品都具有强烈的无所不在的特质:幽默,简单,反讽,不拘一格,自由,以及隐在其中的观察。他厌恶套路套话,厌恶陈词滥调,避之不及。他向往的是高的纯度和简洁的内部。他希望像蚂蚁那样前进,前进中突起阻碍,就直直的走上阻碍,行在那阻碍的背脊上,想如履平地。

他自己说,“如果我是一泡尿,那我的作品就是尿蒸汽。尿也可以汇入江河湖海的,干嘛假装玻璃瓶里的威士忌,搞那种假的浓郁。”

蒋立表达的愿望,产生于追求“真”的愿望。他指望能通过这些事情能让自己获得切身利益,获取强而简洁的观念,获得洞见本质的眼睛。艺术家对艺术的认识,说到底是对生活的认识,说到本质,是人的活动。

蒋立没资格教育我们,他也没兴趣。他只能给我们一杯水,喝可以,倾倒可以,泼人脸可以,照见自己可以,灭火勉强也可以。但这些都不是他的工作,他能做的,就是把水“放进去”。

说谎者之死Death of the Liar | 木,玻璃,玻璃钢 Wood, glass, FRP (Fiber Reinforced Polymer) | 40 x 104 x 45 cm|2012 | 作品细节 Detail

家庭照片 Family Photo 1990-2017


艺术家 ARTIST

蒋立 Jiang Li

蒋立1985年生于中国金华,现工作和生活于北京。近期个展:《淋雨人》(2017),KANYABERLIN,德国柏林;《女孩》(2015),央美国际画廊,中国北京。曾参与吕澎策划的群展:《萧条与供给——第三届南京国际美展》(2016),百家湖美术馆,中国南京。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