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韩冬绘画作品展
发起人:renke gallery  回复数:0   浏览数:175   最后更新:2018/01/07 15:41:42 by renke gallery
[楼主] renke gallery 2018-01-07 15:41:42

柳暗花明

/吴亮



韩冬的绘画主题是反复交错出现的,它们一直内在于韩冬的作品之中,那些物像,影子,投射,痕迹,残余,抹去后的再次浮现,那些物像的物像,影子的影子,正在这个深秋季节继续向寒冬退为远景,所有淡灭、无名的混沌、模糊之光、边界与可变性,一起汇成千百条涓涓细流,消逝在画的深处。


韩冬说他有一年没有去上海了,我说我相反,我已忘记了这一年来了几次扬州,如果不是为看你韩冬,我怎么会来扬州呢?旅途中的轻度劳顿,铁道线两边的景色尽收眼底的漠然欢欣,寒流将至,韩冬把下一个展览命名为《柳暗花明》,依然借助摄影,依然使用淡墨的约减法,以空间换时间,他在熙熙攘攘的扬州腹地深巷无声无息画画,没有人确切知道他在画什么,他的画是深藏不露的,他吞噬实体,仅剩薄薄一层虚像,韩冬将我们急急忙忙的旅途所见变成了一道遥远与静止的朦胧屏障。


韩冬的画要走近看,走近,再走近,他的画是空气与水的融合,只用了极少的墨色,以几近看不见的方式一丝不苟地描绘它们,那些影像,暗部,微光,波纹,微粒子,全景透视,沟渠明月...寂静,太寂静了,落叶声,风声,踏雪无痕,水掉进水中,万物即一,空诸所有...你开始退后,再退一步,杂声出现了,还有噪音,甚至远方传来的火车呼啸声,凯奇式沉默,剥落,停顿,等待,你看到了自己的抽空,你的无所思和你的漂浮,贫瘠,模糊及无所终。


韩冬说他明年就可以退休了,那一瞬,他脸上绽放出孩子般的笑容...我想起某个男人唱的歌:我一直等待,我日夜等待,我未见时光流逝,那里有许多邀请,我要回我的家,我要去画我的画,娑婆与刹那……


韩冬养了四年的大灰猫出走了,替代它的是另两只大花猫,杜尚说死的永远是别人,那么,灰猫花猫对韩冬而言就是同一只猫了,此时此刻它蹲在椅子上倾听我们讲话,难道不是吗,石榴熟了,烂在土里,人吃还是鸟食有什么分别,九九归一,惯性地生活,寒来暑往,韩冬渐渐做减法,在五谷巷尽头,太阳升起,他开始劳作,没有人看见他躲藏在厢房中画什么,他的背影移向南窗,目光底下,一个灰茫茫世界或隐或显地涌现,那微光正融化在夕照里。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