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尚、达芬奇背后的秘密:2017有哪5个艺术圈阴谋论?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155   最后更新:2018/01/04 13:56:06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8-01-04 13:56:06

来源:artnet


有一种理论认为,列奥纳多·达·芬奇将自己名字的首字母缩写秘密藏在了这幅著名的作品中

从很多角度来看,刚过去的一年都是一个阴谋论年。各种各样的虚构、按蛛丝马迹臆想出来的阴谋论都想方设法从边缘挤到了舆论的中心。这一现象也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艺术圈——当然这也非常合理,因为艺术本就是为了喂饱人们的幻想而设计。

大部分情况下,各种阴谋猜测就和最近有关《权力的游戏》的某些理论一样,都起到了勾起超级粉丝们想象力的作用。因此,去年早些时候围绕达芬奇《救世主》中的象征性而引发的大量业余猜测也一下子被大肆炒作。

艺术相关的阴谋论有时会深入到更罪恶的境地,例如此前行为艺术教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的“灵魂烹煮”(Spirit Cooking)表演经过各路推理后,竟牵连出了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团队成员参与了某邪教仪式的新闻。

无论如何,这些事情都值得我们关注。以下是五件在过去的2017年内,吸引了我们众多注意的艺术圈阴谋论事件。


蒙娜丽莎和神秘数字2

Pavel Floresco 展示了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中重要的数字2的出现

有关达芬奇这个人及其名作《蒙娜丽莎》的阴谋论,就已经需要用一整本厚厚的书来叙述。去年最新出现的一条阴谋论是来自于Pavel Floresco。他并不同意《蒙娜丽莎》是一幅Lisa del Giocondo的肖像画这么简单,而是认为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证明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理论,即这件伟大的作品表现的是艺术家的母亲Caterina,她被视为了母亲或女性身份的理想型代表。”

这个理论该如何立足?证明的方式似乎有些复杂,让我们一步步来详细拆解。首先,Floresco以意大利语字母表中的字母和若干数字为基础建立了一套数字和字母的对应图,具体如下:


A = 1 B =2 C=3 D = 4 E = 5 F =6 G = 7 H = 8 I = 9 L =10 M = 11 N = 12 O = 13 P =14 Q = 15 R = 16 S = 17 T =18 U = 19 V = 20 Z = 21

接着,他把“Mona Lisa”和“Caterina”转换成了对应的数字,并相加。如Mona Lisa的计算方式为:


MONA LISA = 11 + 13 + 12 +1 + 10 + 9 + 17 + 1 = 74


然后把数字“74”相加,得到了:


7 + 4 = 11


最后,他把最终得到的数字“11”拆开成两个“1”相加,得到了隐藏在《蒙娜丽莎》作品中的神秘数字“2”:


1 + 1 = 2


将上述步骤再次重复一遍,把达芬奇母亲的名字“Caterina”所对应的数字相加后,居然惊人地得出了同样的结果:


CATERINA = 3 + 1 + 18 + 5+ 16 + 9 + 12 + 1 = 65
6 + 5 = 11
1 + 1 = 2


当然,“Mona Lisa”这个名字实则是Vasari的昵称,而这幅画的首个主人认为画中的女性是La Gioconda夫人。不过,Floresco则提出了更多的解释:为了表现出数字“2”在画面中的重要性,Floresco将画中的各种象征主义进行了剖析:画面背景里有2个石柱;风景中的一条路呈现出了”2“的形状;人物的一只手还比着个数字“2”!(她甚至还有两个眼睛,两个鼻孔呢!)

不过,似乎证据还不止这些。Foresco还搬出了2010年的发现(这一发现此前也被认为仍需商榷),称蒙娜丽莎的眼睛里还隐藏着字母“LV”和“CE”,这些首字母缩写加起来的话,也得到了重要的数字“2”这个结果。


LVCE = 10 + 20 + 3 + 5 =38
3 + 8 = 11
1 + 1 = 2


照这样下去,不知要深挖到何时。如果你又有所发现的话,那还是留作自己欣赏就好了。


丢勒是一个神秘的犹太恐怖分子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Albrecht Dürer),《四个使徒》(The Four Apostles),1526。图片: courtesy Wikimedia Commons

任何人在网上搜索有关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人物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的信息时,都会找到这个名为Albrecht Dürer Blog的网络博客,博主是一位收藏丢勒版画的业余艺术史研究者Elizabeth Garner。她在博文中推测这位著名画家的作品背后有一系列神秘的加密信息,而这些信息则能说明丢勒是一个秘密的犹太教叛徒,决意要摧毁他的基督教赞助人。

Garner在2011年接受《Connecticut Jewish Ledger》的采访时解释了她这一猜想的源头。一切都源自于她在丢勒的版画《The Promenade》(约1498年)中发现的隐藏信息,这让她决定顺藤摸瓜地探索下去,发现这位众所周知的基督徒画家作品中到处都暗藏着犹太教的意味。她的这一发现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我现在充分相信如果丢勒所画的故事并不是真相的话,(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就不可能会发生。”

丢勒的故乡纽伦堡在1499年就正式颁布了驱逐犹太人口的命令。Garner解释说:

丢勒家族深知他们不可能停止犹太教徒被驱逐的命运,也很清楚有关他们的真实故事也会被抹去。那应该如何存活下来?他们的唯一对策就是将这些故事编进艺术作品中,这也是他们的真实故事能够幸存下去的唯一机会。当然你必须十分小心翼翼,幸好他们做到了。“丢勒暗号”分解成了一本回忆书(《Memorbuch》)和恶徒的复仇。最后获胜的是丢勒家族,是犹太人,因为丢勒的作品时至今日都将大家蒙在了鼓里。

Garner继续发展着自己的理论,其中包括一段关于阴茎的详尽长篇描述(“让我们认真讨论下丢勒的生殖器,因为它实在是太重要了”)。

最惊人的是,Garner现在还断言丢勒的背叛还不只是将犹太教的隐喻偷偷放在自己的画中。尽管现在尚未被发现,但丢勒实际上在自己的作品中用了有毒的颜料,一方面是为了惩罚任何试图解开秘密信息的人,更多地只是想慢慢摧毁他的那些基督徒赞助人。

“注意一点,这些画作的颜色几乎都是铅白、朱红、绿、雌黄和黑,” Garner和一位合著者Joe Kiernan提到了丢勒的《四个使徒》这幅作品,他将这幅画赠予了纽伦堡市的几位建立者。“丢勒事实上非常想对整个政府、市议会进行报复,因此他们就要每天呼吸着丢勒这些有毒的怒气。他捐出了这些作品,但也收了钱作画!”


沃尔特·西克特是开膛手杰克

George Charles Beresford拍摄的沃尔特·西克特(1911)。图片: courtesy Wikimedia Commons

如同丹·布朗之于李奥纳多·达芬奇的阴谋论,美国犯罪小说家Patricia Cornwall则认为维多利亚时期的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实际上是英国画家沃尔特·西克特(1860-1942)。泰特美术馆的官网上对他的个人简介为“众所周知的一位生活丰富多彩、有魅力又风趣的人物,是鼓励进步和现代性发展的催化剂。“

Cornwall声称自费花了600万美元来求证自己的理论,并以此为主题写了两本书。去年早些时候,她向《每日电讯报》表示:

过去五年中,我在西克特的艺术作品、纪念品和一些重要的原始文件、证据和技术上花了几千个小时,还投资了一小笔钱。

我和一些顶尖的科学家、艺术家专家一直保持合作,仔细筛查了成堆的档案材料,并使用了不易破坏的法医用纸和特殊的光源进行侦察。结果就是我前所未有地确认了西克特的罪行。我相信应该为开膛手杰克犯下的罪案负责,同时还有其他那些包括肢解尸体、食人、谋杀和惨割儿童的滔天大罪负责。

2013年,她甚至还买了一幅西克特的画想寻找线索,但画随后被摧毁。

Cornwall的这些推测让一群艺术史学家相当无语。“她虽然热衷于找到答案,但却连基本的调查准则都没有遵循,“2011年出版的西克特传记作者Matthew Sturgis对《Independent》表示。”这完全是对事实进行无理曲解。”


杜尚在他的艺术作品中玩着3D象棋

Serkan Özkaya的《我们等着》(We Will Wait, 2017)局部。图片:illustration by Brett Beyer and Lal Bahcecioglu,2017

马塞尔·杜尚喜欢游戏,也喜欢秘密。他很有名的一句话就是他要放弃艺术去玩国际象棋,不让人们知道他在秘密地做些什么。你永远都不知道你会在哪里碰到他。

这样任性地有些高深莫测的性格反倒是让杜尚的作品成为了培育所有猜想的沃土。确实,在去年便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土耳其艺术家Serkan Özkaya将杜尚的最后一件作品透视画《Étant donnés》进行了全方位再现。Özkaya推断,这幅著名场景中让人从门上一窥究竟的小孔其实起着投影仪的作用,会将杜尚的一幅自画像投射到墙上。(对于是否真的能看见这幅肖像,评论界说法不一,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酷的理论。)

“我认为对于杜尚而言,如果想到自己从未被以这样的方法观看过,这对他几乎是种侮辱,”艺术家对我的同事Brian Boucher表示。“作为一个阴影、光学、立体画和投影方面的大师,他绝不可能没有用这种方式进行过观看。”

当然这并不是有关杜尚的最疯狂的理论。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自由职业的学者Rhonda Roland Shearer的理论也惹恼了不少艺术史学者——他们已经确立了杜尚以“现成品”创作艺术的理念是观念主义的基础这一准则,Shearer提出了另一种假设:“万一这位法国艺术家实际上是亲手雕刻了他那些著名的现成品雕塑呢?”

“这并不是只有一个案例,“Shearer 1999年对《纽约时报》说。“这样的情况接二连三出现。你会开始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相信了他的话。那这会让杜尚这个人变得更有趣吗?答案是肯定的。他虽然已经在1968年去世了,但现在仍感觉他好像活着一样,因为我们有一整套新的物品。”

她举例说,杜尚的《胳膊折断前》(Prelude to a Broken Arm, 1915)是一把雪铲,但它不可能发挥作为一把雪铲的真正功能,因为它的把手是方的。而艺术家那件著名的小便池作品(《泉》,1917)并不像是真的如杜尚所言是从Mott Iron Works买来的商品,因为它的曲线过于优美。

顺便一提的是,另外一个关于杜尚的理论认为这位法国艺术家并不是真的自己凭空构想出了著名的现成品艺术《泉》,它实际上是德国先锋艺术家Elsavon Freytag-Loringhoven男爵夫人的作品。


那么学者们是否对这一“手作的现成品”理论买单呢?总体来说,不。那这是否重要呢?”如果Shearer的推断是正确的,“已去世哲学家、艺术史学家丹托曾对《纽约时报》表示,“我对杜尚没什么兴趣。”


Anthony Quinn预言了911事件

Anthony Quinn的版画《多面自由女神像》

无论是从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的著作还是《回到未来II》中,人们在很多地方都找到了预言9/11事件的各种阴谋论。去年,这条长长的单子上又新增加了一个名字:深受喜爱的已故艺术家、演员Anthony Quinn(1915-2001)的画作。

尤其是在这本2017年由Quinn的艺术经纪人Glenn Harte出版的《Anthony Quinn的语言图像》(The Prophetic Imagery of Anthony Quinn)中,作者声称Quinn拥有“过人的感知能力。”,并特别指出他那幅1985年创作的油画《多面自由女神像》已经预言了911事件的发生。

“这让我大吃了一惊,接着我就一直盯着这幅作品看,越是看得久就越能看出更多(911)当天的画面,其中有消防员、天空中的烟雾、飞机坠向大楼等,”Harte对《Hollywood Reporter》说道。在这本书中,Harte认为Quinn的这幅作品同时隐藏了燃烧的世贸双塔和一名带着胡须的劫机犯的指涉。

这本书收集了不少有关Quinn通灵的预知能力,包括提到Quinn有一次曾遇到了高更的鬼魂来访,地点则是1956年梵高的传记式电影《梵高传》(Lustfor Life)的片场。在Quinn的自传《一个人的探戈》(One Man Tango)中,他自己提到高更的鬼魂还教导他该如何握画笔,这让Quinn之后在《梵高传》中有了一次令人信服的演出,并以此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奖项。

对Harte的“先知预言绘画”理论并不买单的人就包括Quinn的遗孀Katherine Quinn。然而,她也表示故去的丈夫在2001年去世前确实有被什么可怕的预见性东西短暂缠绕过一阵:“他说有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而且没有人会知道它会有多可怕。”

文:Ben Davis

译:Elain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