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实录 | 中巴当代社会空间与人类活动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403   最后更新:2017/12/26 16:10:59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17-12-26 16:10:59

来源: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12月17日,俄罗斯艺术家Lena Kilina来到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为公众带来了一场关于中国与巴西当代城市公共空间的讲座。这是“对流: 中巴当代艺术展”——中巴文化对话系列讲座的第二场,以下是我们根据现场讲座内容做出的整理。


(L:Lena Kilina)


L:非常感谢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邀请和大家的到来。今天我将和你们分享我在巴西坎皮纳斯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所研究的课题。这个题目我已经修改多次了,因为它一直处于进行之中,每一个细微的发现都可以成为一个新的源头。目前它叫做“中巴当代城市空间与人类活动”。公共空间的概念是社会学的,而我本身是艺术家,所以在课题的研究过程中,会更多地以艺术的视角和语言参与其中。

The Minhocão Park位置示意图 (由Lena Kilina提供)


L:让我们首先明确两个概念。一是空间,二是与之相关的互动。我们今天将要讨论的空间是一个静止的场所。以它为基础产生的互动(interaction),我把它称作[play]。这个[play]不是单纯的玩或娱乐,而是对于人处于休闲状态的一种形容。至于圣保罗和上海的两个案例,我没有将它们进行刻意的比较,而是更在意这两种截然不同的[play]的状态是如何形成的,它们的过去、现状和将来,以及城市居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巴西圣保罗Minhocão高架桥公园(The Park Minhocão)是一条建于1979年的高架路,全长3公里,坐落在圣保罗的老城区,并贯通城市中四个最重要的区域;中国上海红坊地区(The Redtown)是一个建于2005年,现已被拆除的多功能艺术区。

Parque Minhocão, Sao Paulo (Brazil)  摄影: Lena Kilina

Parque Minhocão, Sao Paulo (Brazil)  摄影: Lena Kilina

Parque Minhocão, Sao Paulo (Brazil)  摄影: Lena Kilina


L:圣保罗是一个拥有超过2500万人口的“城市森林”,但可供城市居民休闲的公共空间却非常有限。起初,Minhocão高架桥每周日因为交通流量的原因而被关闭,但因为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即便是短暂的24小时,空旷绵长的桥面也立即被附近居民自觉开发为休闲空间而使用。他们会在上面跑步、锻练、遛狗、玩滑板、骑自行车、甚至开派对和吃烧烤,为这个空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热闹和繁华。由此可见,一个公共休闲空间与城市居民产生粘性的先决条件,是空间本身容易抵达,并能轻易开始使用。

工作日期间的Minhocão高架桥 (由Lena Kilina提供)

每周日的Minhocão高架桥 (由Lena Kilina提供)


L: 当Minhocão高架桥作为交通场地被关闭的时候,在这里娱乐的是一类人。当Minhocão高架桥作为交通场地被开放的时候,使用其交通功能的人群和娱乐的人群并不完全重合。在被规定了用途的场所进行不具计划性的活动,这是Minhocão高架桥公园被人所使用的现状,也是支持其蓬勃发展的重要动力。

Redtown 红坊,Shanghai (China),摄影: Lena Kilina


L:巴西和中国对于公共场所的定义有所不同。在巴西,公共场所是指人们聚集起来进行活动的地方;在中国,这个概念则更加宽泛。与圣保罗Minhocão高架桥的情况类似,红坊处位于上海市中心,并且对公众免费开放。它的中间地带是展览区和绿地,四周是分割而成的众多艺术空间。两者的差异在于使用方式和使用者:


L:在红坊被拆除之前,我邀请了一些声音表演艺术家在那里进行了一场表演,包括现场演奏、谈话和唱歌。一个公共休闲场所时常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这个地区的地标。当观众站在这个大环境里去聆听这些声音和对话时,便对它作为一个公共空间的身份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感受。

上海街景,摄影: Lena Kilina


L:为什么每周日的Minhocão高架桥公园成为了一个繁荣的市民休闲区,而曾经的红坊却没有?我的研究还在进行当中。目前为止,答案可以概括为[play]。在一个公共空间内,人们游戏或休闲时的状态可以反映其对于空间的参与程度,同时也就反应了这个空间被使用的能力。这种能力又可以直接反映出一个城市的健康程度。

视频截图,作者:Victoria von Pozer


演讲结束前,Lena Kilina为大家播放了她在课题调研阶段录制的一段视频。短片中Lena (L)与巴西艺术家Paulo von Pozer (P) 对于“高架桥与城市居民关系”进行了讨论:


L:圣保罗这个城市与纽约和东京相比,没有多少公共空间。

P:对,现在我们的公园实际并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被居民赋予了这样的功能、成为了这样的地方。这种自发的现象其实挺有趣的。这条路本应是车流密布,但现在我们却站在这里。这种对比太强烈了。

L:会引发出一种处于娱乐和休闲状态的概念,play,就是公共空间的互通。

P:所以说衍生了很多活动发生的潜力,比如说可以在这儿做各种事情。我也挺期待在这儿办一个生日聚会的。所以说现在它就是一个令人愉快的,便捷的公共场所。这里可以说是圣保罗最安全的地方,它体现了和平,体现了民主,并且让人们拥有无与伦比的体验。你会有空旷感。

L:你觉得这儿以后会成为娱乐区吗?

P:肯定会的。它目前的状态就很棒,作为城市交通载体的功能性越来越弱,诗性越来越强。

视频录制花絮,Minhocão高架桥公园,摄影: Lena Kilina


[问答环节]

Lena Kilina在讲座现场

观众提问


A:如您所介绍的,您根据自己的经验选择了位于圣保罗和上海的这两个地点。请问您是如何确定这样的选择就是准确并具有足够代表性的?

L: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列举这两个案例,不是为了将中巴两个国家进行对比,而是强调两个项目的差异和共性。伴随着城市的高速发展,这两个公共空间都在具有很高的动态性。巴西的每个城市都有着非常不同的身份和背景——圣保罗是城市丛林,里约有悠长的海岸,另外萨尔瓦多也是临海城市,海边有很多小广场,很像欧洲南部的样子。圣保罗这样的城市本应拥有大量的公共空间,但事实却并非如此,Minhocão高架桥公园可以说是其中很大的亮点。红坊的情况就有所不同——在我的调研进行到一半时,这里突然被计划拆迁,随后我便更倾向于把对这里的研究作为一种记忆的留存。

A:在演讲中您多次提到“一个空间最终的用途与原先的规划有所不同”的情况,其实这是非常普遍的,您对此有什么更为具体的解释吗?

L:我只是去观察这些现象,然后思考,人类活动和公共空间,哪一项充当了规则的角色?例如在圣保罗,起初Minhocão高架桥只是每周戒严一天,但城市居民下意识的“开发”使它变成了一处自由高地。在中国,除自家以外的地方都可以叫做公共场所,同时会被规范禁止做哪些事情。在这两个案例中,城市居民的意识和城市决策者的观点分别做为空间用途的标尺,这也是我对它们进行深入研究的原因。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