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广州不会让我们失望——艺术家曹崇恩的公开信
发起人:号外号外  回复数:1   浏览数:594   最后更新:2018/01/01 19:00:58 by guest
[楼主] 号外号外 2017-12-18 19:36:35

来源:打边炉DBL 作者:曹崇恩及其家人


近期广深两地分别举行了广州影像三年展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相关外围展览活动也陆续开幕,珠三角成为年底中国艺术界最被聚焦的一个区域。


但在这样的热闹景象之下,广州艺术家曹崇恩和他的家人一直在为保留位于广州南郊的曹崇恩雕塑园而奔走和吁告。这个曾经作为广州文化名片的雕塑园,开园16年后,被告知必须“限期撤场”。曹崇恩称,近期遭遇到的不公正不合理的事,让他这个进入耄耋之年的艺术家感到愤怒和担忧!


《打边炉》获得授权全文发布曹崇恩先生的公开信。他的两位女儿(曹丹和曹斐)针对此事也吁请各界一起捍卫一名艺术家的权利和尊严,曹丹和曹斐在共同署名的文章中称:“我们希望如父亲这一代艺术家们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



我是曹崇恩,雕塑家,今年84岁。1956年于中南美专(广州美术学院前身)雕塑系毕业后留校任教40余年,已退休多年,仍在做雕塑。


我写这封公开信的原因,是因为近期我的雕塑园遭遇到一些不公正不合理的事,让我这个进入耄耋之年的艺术家感到非常愤怒和担忧,愤怒的是我本人的合法权益遭到侵害,担忧的是政府对本地艺术家和文化艺术遗产的不重视,对当下的艺术事业没有给予应有的支持与鼓励。

2017年11月23日,湿地公园施工单位围庇雕塑园


我是农民的孩子,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动荡岁月,在新中国有幸获得了艺术教育的机会,刘开渠、曾新泉是我的导师。当时,新中国的建设急需雕塑家,50年代我就参与了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设工程,北京十大建筑工程之一中国民族文化宫的雕塑创作。60到70年代参加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 ,北京“毛泽东纪念堂”等雕塑工程。80年代以来,我的创作紧跟国家改革开放的步伐,参与了增进海峡两岸交流、香港及澳门回归,讴歌非典英雄、奥运健儿、近当代文化名人、包括岭南地区的文化名人。我的创作扎根于广大人民群众,传播中华民族的真、善、美。迄今为止,我创作了近两千多件人物雕像,作品被国内外的权威艺术机构和政府收藏。

1961年曹崇恩创作鲁迅像-广州鲁迅纪念馆藏

曹崇恩作品《向秀丽》,大理石,1960年,中国美术馆藏

曹崇恩作品《孙中山》,大理石,1980年,中山大学中山纪念馆藏

1991年,曹崇恩为关山月塑像

1999年,曹崇恩为黎雄才塑像

1995年,曹崇恩给廖冰兄塑像


2000年,我自筹资金在著有 “广州南肺”之称的小洲村筹建曹崇恩雕塑园。当时与广州市海珠区新滘镇⼩洲村民居委会(现为华洲街小洲经济联合社)签订了一份用地合同,用于建设雕塑园,并交由海珠区瀛洲⽣态公园统一管理。2001年11月17日举办落成仪式并正式对外开放。公园占地面积约3500平方米,陈列了我六十多年艺术生涯最重要的雕塑作品约150余件汉白玉、铜、花岗岩、玻璃钢等不同材料的雕像。开园以来,接待了省市领导、美术界人士、学者、港澳名人、青少年学生等人士。广东省老省长梁灵光、中共广州市原书记欧初、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等先后前来。雕塑园也成为中小学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清明节,各学校组织前来向非典英雄烈士献花,广州市残联组织了“盲人摸象”活动,2016年组织了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的雕塑展。


2012年6月,我曾收到小洲村民委员会通知,告知本人根据市、区政府有关文件(海国土征预字【2012】1号),万亩果园征地已启动,通知本人做好终止合同等工作安排,雕塑园日后安排可向政府进行沟通协商。然而,在此前或此后,包括征收过程中,本人作为曹崇恩雕塑园的利害关系人,并没有收到任何政府或政府部门发出的任何通知告知其征收过程,或通知我参与征收过程中的会议、听证、发表意见等,也从未收到海国土征预字【2012】1号的具体内容,更无从知晓雕塑园是否已征收、何时被征收以及征收补偿情况。直到2017年10月,我收到海珠湿地维护中心的通知,要求我限期撤场。

雕塑园局部

雕塑园室内展厅


我认为土地征收过程中,应当依法进行公告,办理补偿登记,听取意见。然而作为雕塑园的直接利害关系人,我从未收到或见过任何征收公告、补偿或安置方案,也未进行任何征收补偿登记、发表意见,更未收到过任何征收补偿,因此,对于曹崇恩雕塑园的征收行为以及围庇/拆除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的法律规定,侵害本人的合法权益。


我拥护政府对湿地公园的规划和建设,为广州建成一座生态文明城市贡献一份力量,同时我也希望政府部门能够依法行政,保障民众的切身权益,尊重历史文化遗产。湿地公园除了保护生态为市民提供自然生态美景以外,也需要有能够体现本地人文生态的内容。在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同时兼顾生态、经济和文化的同步发展。因此,我于10月20日给广州市政府、海珠区政府的宣传部等领导写信,申请保留“曹崇恩雕塑园”,把它纳入海珠湿地公园的一部分,愿意把户外雕塑作品全部赠送给政府,交由海珠湿地公园统一管理。至今申请没有获得任何回复。11月23日湿地施工单位强行用铁丝围庇雕塑园。12月9日我的单位广州美术学院再给省、市委宣传部的领导写信,仍然没有得到回复。之后,施工单位进园砍伐果树,并提出让几位看管园区十几年的工人离场。

本地的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10年,广东省委十届七次全会通过了《广东省建设文化强省规划纲要(2011-2020)》,当时的省委书记汪洋提出“要把握大势,与时俱进,肩负起建设文化强省的历史使命。”今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了“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伟大号召。同时,报告还指出,要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深入实施文化惠民工程,丰富群众性文化活动。


我难以理解,把一个见证了中国百年历史,讴歌中华民族的真、善、美,同时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雕塑园赶走,我们政府是如何在建设文化强省?他们如何理解“文化惠民工程”?我们如何为群众及未来一代“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缺乏对文化的理解和视野,如何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的繁荣?不尊重当地文化,不尊重民族传统,轻视社区文化传统,这都是损害传承人群权利的行为!


我也观察到,各地政府积极建设艺术家为名的纪念馆或美术馆,其实是城市非常重要的文化名片,如北京徐悲鸿纪念馆、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深圳何香凝美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2006年广州市以岭南画派祖师著名居廉、居巢故居“十香园”改建的岭南画派纪念馆等,可见文化艺术名人对于一座城市的重要性,而雕塑艺术的美术馆或雕塑园在中国寥寥无几,在国际上则非常普遍,我们可以看到巴黎的罗丹博物馆、东京市郊日本箱根国家雕塑公园,台湾新北市金山区朱铭美术馆,能够吸引了全球的游客前往,活跃本地旅游业,拉动未来城市文化艺术的潜能量,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纵有金山银山,难买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不仅仅是古代的东西,还包括每个时期的艺术家创造出的优秀艺术作品。我在广州生活了近70年,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的感情,希望将自己的艺术遗产留给这座城市的人民。如果我们不爱护其艺术文化遗产和薪火传承,那么将是这座城市文化的严重缺憾,对于我们子孙后代,将是一座没有记忆与未来的城市!


但愿这两个月我所遇到的困难是因某种误解,相信只要各方持有明智的思想和创造积极的对话,问题终究会得到解决。



曹崇恩

2017年12月17日于广州沥滘


曹崇恩和他的三个女儿曹丹,曹小耘和曹斐(由左至右),2017年



相信广州不会让我们失望!


中国的城市在经历着一次又一次大规模的改造与更新,无论是早期的城市化,还是近期的农村城镇化,城市绅士化(Gentrification)。城市策略的制定与执行往往是一种至上而下的决策,简单粗暴甚至缺乏法律程序依据。11月下旬开始的北京市政府发起的大规模清理和整顿郊区地带“外来人口”居住地的行动之后,以“城市展场,多样共生”为主题的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刚开幕,让我们感到一阵温暖,这一话题势必会引起一定范围的社会关注,但能否影响到城市执政者和规划者的认识?能否提高公众的法律意识?


中国的许多城市建设并非以人为本,城市追求物质利益,建设盲目攀比或模仿,忽视文化生态建设和对文化遗产的保护,缺乏对本土文化的认知,结果造成了这些历史城市文化空间的破坏,历史文脉的割裂,社区邻里的解体,最终导致城市记忆的消失。建设文化大省文化小镇最后更像是一场旋风式的运动,一些口号。


另外,广东的艺术特色除了岭南画派,很多人忽视了雕塑艺术。广东是近当代中国的雕塑重镇。在中国雕塑的现代进程开端,广东具有重要的地位,不仅早期有留法的李金发,毕业于杭州国立艺专的曾新泉,以及香港归来的蔡里安等,他们将西方雕塑观念与创作方法在岭南地区传播。到了材料和语言转向阶段,广东雕塑创作在全国属领先,尤其以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为核心,经过50多年的努力,老中青三代雕塑家共同建立起一个高水平的平台。我的父亲正是属于老一代的那批艺术家,尤其是他在石刻和技法方面的教育,他培养的学生如今活跃在当代艺术、公共艺术以及教育等不同领域,其中有黎明、王度、林一林、陈克、许鸿飞等等。我们两姊妹都从事艺术工作,和父亲完全不同的领域,拥有不同的艺术观,但父亲对我们的工作一直给予默默的支持和保持开放的态度,这正是艺术能够链接过去、当下与未来的一把钥匙,它建立在延承和创新,相互了解和尊重的基础之上。我们希望如父亲这一代艺术家们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

1980年代初,曹丹和曹斐与孙中山泥塑


一座城市的执政者和文化决策者需要谦虚地了解本土的传统与当代文化,而不是抱着无知者无畏的心态,或者不作为不担当的态度。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说过:“城市文化不是化石,而是鲜活的生命,只有发展才有生命力,只有传播,才有影响力,只有具备影响力,城市发展才有持续的力量”。相信广州不会让我们失望!

[沙发:1楼] guest 2018-01-01 19:00:58
支持你!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